//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招商银行被罚背后,大财富管理暗藏风险

原创 作者:吕笑颜 石丹 / 发布时间:2021-07-06/ 浏览次数:0

“大财富管理”战略是“零售之王”招商银行(600036.SH)下一个要攻克的关隘。
 
招行一直被业内誉为“零售之王”,如今,“零售之王”已经开启“大财富管理战略”征程。对于招行战略目标的实现路径,招商银行董事长缪建民提出了财富管理、金融科技、风险管理三个方面的要求。缪建民表示,财富管理能力决定招行能飞多高,风险管理决定招行能走多远。
 
然而,日前,招商银行因财富管理业务中的理财业务、同业业务等业务中的27项违规被中国银保监会罚款7170万元。
 
当前,作为公募基金“代销之王”的招行,其“大财富管理”战略仍存挑战。行长田惠宇也直言,金融科技和风险管理能力是整体战略的难点和痛点。
  

 
资管转型进行时


 
在如今行业竞争激烈的大局势下,银行业面临着金融脱媒、技术脱媒的威胁,银行理财业务就此迎来新的机遇。
 
5月21日,银保监会对包括招商银行在内的5家金融机构及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行政处罚。其中,招商银行存在27项违法违规行为,罚款金额7170万元,主要包括:理财业务14项,理财产品之间风险隔离不到位、理财资金池化运作、利用理财产品准备金调节收益等;同业业务4项,贷款、理财或同业投资资金违规投向土地储备项目等;房地产业务1项,同业投资、理财资金等违规投向地价款或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
 
事实上,除了此次处罚,据银保监会官网显示,自2018年年底以来,招商银行呼和浩特分行、招行南昌分行、泉州分行、赣州分行、厦门分行、聊城分行等多家分行都曾因理财业务违规收到过监管罚单,违规情形包括:理财和代销产品宣传材料管理不合规;代客操作销售理财、代销产品以及结构性存款;理财“双录”未完整记录销售全过程等。
 
法询金融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表示:“近年来,在银行的大罚单中,理财业务频频现身,不少国股大行因此被罚款。总体来说,借着资管新规的契机,监管部门对各家银行理财业务的合规性进行了彻底核查,而且对交叉性业务,包括理财、同业、投行、金市等各项业务进行了全方位不留死角地深入检查。这次曝光的问题数量之多,也是历年来比较罕见的,出现超大额罚单也在情理之中。”
 
自2019年至今,随着主要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银行资管业务进入崭新发展阶段。
 
以招商银行为例,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年末,招商银行全资子公司招银理财管理的理财产品余额(不含结构性存款)102.45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1.87%。其中,表外理财产品余额占比达99.97%,表外理财产品募集资金余额排名市场第二,仅次于工商银行下属的工银理财。
 
据业内人士介绍,当前,银行正在设立理财子公司,而银行理财子公司本身就是用于风险隔离。随着资管新规的实施,理财子公司在运作中会更好地规避此次处罚中的一些问题,其运作也将更加规范。
 
不过,在中信建投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看来,资管进入全面监管阶段以来,商业银行资管业务在转型发展等方面迈出了决定性的步伐,但在近期和长期也还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一是目前商业银行的监管制度框架仍然是一种过渡性安排;二是银行资管业务在过渡期还存在许多现实的困难亟待克服,比如新产品转型难,整体进度较慢;再比如,老产品化解难,其投资组合中部分资产不具备回表条件或回表后对银行监管指标形成较大压力,且投资端被动压缩后,打破原有融资体系平衡,造成一定溢出效应;三是从长期发展角度看,银行资管乃至整个资管行业的健康发展,还需全社会从长期资金安排、投资者教育、监管理念转变和司法制度完善等方面做好配套建设。
 
此次监管的处罚无疑给招行的财富管理敲了警钟。周毅钦表示:“招行的27项违法违规行为中,大部分涉及理财业务,有少量涉及到财富管理,主要集中在投资门槛、合格投资者认定等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虽然说目前这些暴露的问题并未产生实质性的重大影响,但是如果仍然放松监管合规要求,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忽视投资者权益保护工作,长此以往,未来一旦出现‘黑天鹅’事件,在法律法规日趋保护金融消费者的背景下,招行财富管理的‘金字招牌’无疑将受到重大打击,还将可能面临高额的赔偿。因此,这次也是向招行敲响了警钟。”


 
银行代销基金如何转型?


 
5月13日,基金业协会首次公布销售机构公募基金销售保有规模,其中,银行的公募基金保有量占比61%,依旧独占鳌头,公募基金销售保有量TOP20中有14家银行,而招商银行排名第一,以“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规模6711亿元,力压中国工商银行的4992亿元,另外两家是第三方销售机构,蚂蚁基金和天天基金分别以5719亿元和3750亿元排在第二位和第五位。
 
事实上,商业银行一直是公募基金代销的主要渠道。不过,基金代销受股市冷热带动,代销基金的收益亦是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用。
 
银行如何提升“股票+混合基金”保有规模?天风证券认为,这部分主要反映的是银行管理的零售客户资产(AUM)的规模差异。如果要实现更高的基金保有量,最直接的做法就是提高个人AUM规模,要么增加个人客户数,要么提升个人户均AUM体量。
 
据业内人士介绍,当前,各家零售银行都在向“大财富”管理转型,代销基金是零售银行管理客户金融支持规模(AUM)中除存款、银行理财外最主要的第三方资管产品来源,可以说反映了各家银行的零售业务“底色”。
 
事实上,当前隐秘的第三方销售机构依靠互联网优势正在逐渐崛起。周毅钦认为,第三方机构的崛起呈现两个特点:一是头部效应日趋明显,在三方机构不断抢占银行、券商市场规模的同时,传统非互金系的三方机构例如诺亚、海银、恒天等的销售地盘也在不断被蚕食,日渐式微;二是进攻手段不断丰富,产品创新、营销创新、打法创新,让银行和券商面临了比较大的压力。
 
国信证券认为,行业领先的基金销售渠道通常在投研服务、合规性、用户体验等方面具有优势,可以引导投资者形成长期投资理念,抑制“赎旧买新”行为,这有助于保护投资者长期利益。
 
周毅钦也认为第三方机构在行业中发挥着“鲇鱼效应”:“随着近年来监管部门不断整治P2P等非持牌金融机构,大型互金公司也被纳入了监管范围内不断整改,把‘创新关进了监管的笼子’里,大量资金回流到传统金融机构中,银行的财富管理优势有所加强。银行的财富管理思路也在不断创新,这就是‘鲇鱼效应’。”
 
当前,招行管理层瞄准的未来方向是“大财富管理”。事实上,所谓的“大财富管理”可以理解为一个金融平台,将资金的供需双方都引入招行,更多地依靠表外业务赚取手续费和服务费,最典型者如基金代销。
 
不过,在“大财富管理”方面,招商银行依然存在挑战。3月22日的业绩发布会上,田惠宇谈到两大挑战:一是产品组织和创设,二是风险管理。“大财富管理”战略中,“大客群”也是重要的一环,在开拓“长尾客户”理财需求的同时,也意味着招行将面临更多风险管理层面的挑战。


 
新零售团队能否解决难点与痛点?


 
2020年年报显示,招商银行首次提出了要打造“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的概念。未来五年,招行会将“大财富管理”定位为主线业务,并计划建立基于大财富管理的闭环圈层,形成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
 
田惠宇在2020年业绩发布会上坦言,招行的“大财富管理”并不是“一时兴起”,“大财富管理”是银行穿过未来的迷雾所能看到的、离3.0模式最贴近的方向之一,是“轻型银行”向纵深推进的高级形态,也是在低利率时代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的战略支点。
 
但与此同时,招商银行“老将”纷纷挂印离去。5月11日,招行发布公告,招商银行行长助理刘辉因工作变动原因,自2021年5月11日起不再担任公司行长助理。从2015年起,刘辉出任招商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部(招银理财前身)总经理兼投资管理部总经理,开始主导招行的资管业务。她还于2017年12月起任总行投行与金融市场总部总裁兼资产管理部总经理。2019年4月,刘辉升任招商银行行长助理,成为招商银行的管理层,并负责招银理财的筹建工作。同年,招商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成立营业,刘辉也开始兼任招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在这之后,官网显示,刘辉的正式职务包括招商银行行长助理、招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招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在领导层中,她也是对招行资管业务最熟悉的高层。
 
实际上,早在刘辉挂印离去之前,让招行登顶“零售之王”的多位零售条线高管已纷纷离职。
 
2019年年底,曾任招行财富管理部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的老将王洪栋离职赴任天风证券。2020年1月,在招行工作25年的老将王菁辞任私人银行部总经理,转投瑞士信贷担任其中国内地私行业务负责人。
 
据媒体报道,今年3月左右,招行调整了零售组织架构,将原一级部门零售金融总部的大部分团队、原财富管理部合并组建财富平台部。
 
架构调整后,零售金融总部“瘦身”,只保留策略、考核等后台团队。新组建财富平台部,则意在强化该行财富管理业务上的投入,以带动零售业务增长。这是自2018年招行将财务部、私人银行部、信用卡中心、零售信贷部整合成为零售金融总部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调整。
 
此外,招商银行为理财子公司招银理财引入了JP摩根作为战略投资者。招商银行3月19日公告显示,JP摩根将出资约26.67亿元人民币,其中5.56亿元计入招银理财的注册资本。增资完成后,招银理财注册资本将由人民币50亿元增加至约人民币55.56亿元,摩根大通战略投资者持股10%。
 
田惠宇表示,JP摩根在大财富管理上的能力值得招商银行学习。引入JP摩根是为了加强招银理财的资产管理和产品组织能力,将对招行理财子公司业务发展有所帮助。
 
“大财富管理”战略的难点和痛点也是显而易见的。田惠宇认为,一个是风险管理,一个是金融科技,还有一个是整个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中的各个环节。三个能力中,金融科技和风险管理能力是整体的难点和痛点。“就‘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中的各环节来讲,相较于市场化的资产管理机构而言,我们银行的资产组织和产品创设能力是我们的难点和痛点,尽管招行过去几年已经持续布局,但是相较于我们渠道的优势和能力,这两个还是弱一些。”
 
就风险管理而言,“更多看到的是基于整个‘大财富管理’的资产组织、产品创设、产品配置、合作伙伴选择、投资者教育、投资者全过程陪伴、投后管理等等,这些风险管理能力相对我们传统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管理来说也是难点和痛点,这些问题都是我们下一步要去做的。”田惠宇表示。
 
 在危机并存的“大财富管理”战略时代,新的零售条线班子能否带领招行妥善解决金融科技和风险管理能力的难点和痛点,再创“零售之王”的辉煌,仍待时间证明。
 

除《商学院》杂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学院》杂志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