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蔚来“淡出”,阿维塔能助长安迈向高端?

原创 作者:张浩然 朱耘 / 发布时间:2021-07-06/ 浏览次数:0

图:焦震楠
 
2021年5月20日,长安汽车(000625.SZ)公告称控股子公司长安蔚来正式更名为阿维塔科技。5月28日,长安汽车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上再次强调了阿维塔科技将独立发展。 
 
一直以来,长安汽车谋求“自主向上”,独立的阿维塔科技被长安汽车寄予了厚望,那么长安汽车会集整个集团之力为阿维塔的发展“输血”吗?此外,阿维塔科技一方面有全球领先的ICT(信息与通信)巨头华为和市值突破万亿元的宁德时代(300750.SZ)做背书,另一方面有长安汽车做靠山,在与长安汽车和华为等共创平台的过程中,阿维塔科技的主要任务是什么?未来的愿景和目标是什么?其高端品牌的市场定位及用户画像是怎样的?对此,《商学院》记者向阿维塔科技总经理杨放进行了询问,截至目前,对方未予回复。
 
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赛道上,无论是自主品牌还是造车新势力都已经向高端市场迈进,阿维塔科技作为新玩家面临着哪些风险和挑战?阿维塔能否后来者居上,助力长安汽车在高端新能源品牌的赛道上立稳脚跟?


 
更名阿维塔,牵手华为


 
长安和蔚来早在3年前就“在一起”了。在造车新势力乘势而起之时,蔚来开始寻求与传统车企的合作。2017年4月,蔚来与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8年,新能源汽车发展驶入“快车道”,“长安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任长安蔚来董事长。长安汽车与蔚来汽车分别持股50%。
 
长安蔚来希望通过以自主研发结合互联网基因的方式,进军智能网联新能源车领域。李斌在长安蔚来成立之初便宣称要“打造一个中国的智能电动汽车产业联盟”。
 
然而,彼时蔚来汽车的发展也面临着资金问题。记者注意到,蔚来汽车2018年净亏损达96亿元,2019年净亏损达114亿元,而这似乎也让蔚来无暇顾及其合资公司的发展,在双方签署合作协议后近两年的时间里,除了最初打造智能电动汽车的“期许”以外,长安蔚来打造的产品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2020年6月,长安蔚来发生工商变更,长安汽车对长安蔚来进行增资,注册资本由9800万元增至1.88亿元,长安蔚来的持股比例达到95.38%,蔚来仅持有4.62%。同时,李斌卸任董事长,原副董事长李伟也同时退出,新任董事长由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担任。
 
既然在长安蔚来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没有汽车品牌推出,长安汽车为什么还会选择增资?对此,汽车行业评论人车氏分析指出,长安汽车对于长安蔚来发展高端新能源品牌是有期许和寄予厚望的,由于长安汽车本身上下游关系较为复杂,管理模式和理念也较为传统,因此长安汽车本身需要通过一个更加独立的、灵活的平台去发展其高端智能品牌,承载其以后的创新,实现自主向上的目标。而蔚来更加注重自身主体业务的发展,目前对外业务都在“收紧拳头”,因此长安的增资和蔚来的减持也较为合理,符合其各自发展的目的。
 
此次更名后,阿维塔科技也宣布了会与长安汽车、华为、宁德时代共创全球领先、自主可控的智能电动网联汽车平台。然而记者注意到,阿维塔科技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发生变化,股东仍为长安汽车和蔚来汽车,而其新的合作伙伴华为和宁德时代目前并未入股。
 
对于蔚来从长安蔚来的“淡出”,汽车行业知名评论人钟师表示,长安蔚来的成立,双方股东抱有各自的期待,但蔚来母体本身几经风浪,九死一生,实在无暇旁顾,长安汽车盼望着蔚来资源的导入,所以这个合资企业空转是必然的。招商国际证券有限公司研究部经理白毅阳也指出,在蔚来发展初期主要希望借长安、广汽分散风险和供应链经营,后来自己做起来也就不太投入精力了。 
 
近来,互联网科技公司积极进军汽车行业,让新能源市场的发展有了更多可能性。对于独立的阿维塔科技来说,除了蔚来的“淡出”,华为的加入也备受瞩目,但是5月24日华为再次官方宣布不造车,未来也不会投资任何车企,更不会控股、参股。那么,今后华为在阿维塔科技的发展过程中具体会扮演怎样的角色,又将在哪几方面进行安排和部署?《商学院》记者联系到华为相关负责人,华为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没有新的消息,华为仍然是本着帮助车企造好车的理念,为阿维塔科技提供核心技术的支持。
 
对此,钟师分析指出,阿维塔其实是三家股东扶持的一个“试验田”,华为和宁德时代基本是以自有技术入股,在智能、网联和电动三方面技术给车型赋能,车型结构研发还得靠长安自身的力量,阿维塔品牌还得靠自身慢慢养成。若阿维塔要朝品牌高端化方向迈进,在智能化、网联化和电动化技术应用上必须能体现出与一般的智电车有显著的差异,给出用户明显不同的体验,让车价的品牌溢价能够呈现出来,让长安汽车的新能源汽车板块也能借鉴到阿维塔运营经验。
 
借华为的光环,阿维塔科技就能顺利“出圈”吗?钟师认为,华为和宁德时代都是开放性地为其他车企提供最关键的套件,所以阿维塔所能获得的技术也不会比其他车企更加先进独特,阿维塔仍然要作为一家新兴车企参加到公平的市场竞争中去,没有先天性的任何优势。多年前入场的第一轮新造车势力至今步履蹒跚,注定后面跟进的新企业将面临市场知名度的第一道坎。
 
盖世汽车研究院高级分析师王显斌认为,阿维塔科技的独立运作以及与第三方的合作,首先有利于借助华为的技术以及营销体系,比如华为的自动驾驶、鸿蒙操作系统、车联网、V2X、5G、底层软件技术,未来可能也会入驻华为的直营店;其次在高端品牌向上的尝试上,有华为与宁德时代为其背书;最后有利于资本的积累,实现阿维塔科技从被“输血”到主动“造血”的过程。


 
向高端发力,仍存挑战


 
阿维塔科技是长安汽车向高端新能源品牌迈进的新尝试,在此之前,长安汽车也在新能源赛道上做了努力,然而从目前的发展来看,表现并不突出。
 
对于长安汽车来说,除了目前长安新能源在售的四款新能源车型奔奔E-Star、CS55纯电版、CS15 E-Pro 和逸动EV460以外,并无其他新能源车型及品牌,且这4款车型均定位中低端市场。
 
 2017年,长安汽车就提出了“第三次创业——创新创业计划”,次年4月正式启动。长安汽车当时宣布了2020年、2025年发展目标:2020年,目标销量400万辆,市占率12.7%;其中自主品牌销量246万辆,新能源销量35万辆。2025年,目标销量600万辆,市占率15.7%;其中自主品牌销量350万辆,新能源车销量116万辆。然而据长安汽车2020年年报显示,长安汽车新能源产销量分别为3.07万辆、3.49万辆。其营业收入21.5亿元,净亏损11.6亿元。这与其2020年新能源35万辆的销量目标还相差甚远。
 
对于这一现象,汽车行业知名分析师贾新光认为,第一,现在汽车市场在发生剧烈变化,90后消费者成为主力人群,其对于新能源车型的选购存在“要买就买好的,买不起就不买了”的消费心理,长安新能源车型的价格在10万元左右,不太符合这种消费者的需求,价格上不去也下不来;第二,长安新能源车型存在“油改电”的模式,在性能上不如纯电动车;第三,长安汽车在新能源的布局上还不够完善,电动车的高端平台还没有出来。
 
围绕“第三次创业计划”,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长安汽车陆续发布“香格里拉”新能源汽车计划、“四大品牌”发展思路、“北斗天枢”智能化战略等。“香格里拉”计划到2020年,完成三大新能源专用平台的打造;到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燃油车,实现全谱系产品电气化。如今,2021年即将过半,长安汽车的新能源品牌发展仍没有新的进展。
 
对此,白毅阳分析指出,长安汽车2017年发布“香格里拉”计划之后,新能源发展确实不如一些同业。主要还是技术积累需要时间,产品矩阵也没有跟上,没有销量自然会亏损。整体上长安新能源两大布局,自主做入门级,高端绑定华为,未来起量之后盈利会有所改观。公司最新的新能源目标是2021年计划销售7万辆,2025年50万辆,2030年计划到100万辆。今年的目标比较适中,中长期还是要看产品。
 
长安汽车“第三次创业——创新创业计划”的关键词为“新能源化”“品牌向上”和“智能化”。此次长安蔚来的更名也体现了长安汽车向这三个关键词靠拢。车氏认为,此次更名表现了长安汽车在发展高端新能源独立品牌的决心,另外与其他传统车企相比,长安汽车的创业计划比较清晰,对于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有着比较明确的规划,此外,长安汽车在传统燃油车的发展上一直属于领军企业,燃油车的品质比较好,这也能够为新能源高端品牌的发展提供一个比较可靠的基础。
 
然而,此时的新能源市场群雄逐鹿,正如王显斌所说,阿维塔科技是长安品牌升级的尝试,但是整个电动化新玩家的冲击以及跨界玩家的冲击对于阿维塔科技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作为刚刚独立的阿维塔科技,各个方面还有待完善和成熟,在布局高端品牌上确实有太多路需要走。从目前来看,长安汽车的高端自主品牌的发展仍然面临着各路夹击的竞争。
 
传统车企纷纷布局,长安汽车的高端品牌似乎慢了半拍。一汽集团举整个集团之力打造了一汽红旗,已经进入豪华车领域;北汽希望通过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实现弯道超车,北汽高端新能源品牌极狐αS 华为HI版引起最多关注;广汽埃安是广汽旗下的高端智能电动车品牌,其中AION S经常上榜乘联会新能源销量榜TOP15;上汽推出了R品牌和智己汽车,东风拥有自己的岚图品牌,而阿维塔科技的E11还仅停留在设计样车、整车调试阶段,长安在这一赛道上属于后来者。
 
除了传统车企,以新能源起家的造车新势力也是阿维塔科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新势力的发展过程中,蔚来、理想、小鹏纷纷占据了消费者的心智,那么长安汽车的高端新能源品牌在如何夺取消费者的关注,让消费者在选择新能源汽车的时候能够把长安的高端新能源品牌作为自己的优先选择,这个过程是非常困难的。此外,阿维塔科技的高端新能源品牌从推出到产品的交付中间要经过至少1~ 2年的时间,在这中间,又会有很多其他高端品牌车型推出,长安的高端品牌要想赢得市场必须形成自己的差异化竞争,但是在目前已有的商业模式上去突破仍需要很长时间。”王显斌分析指出。
 
长安不仅要应对来自外部的竞争,自身也面临诸多挑战。王显斌认为,阿维塔科技面临的挑战首先在于会受制于传统造车集团的观念,缺乏自主性和灵活性;其次在于如何组织核心零部件公司,做到集成和开发,把行业里最好的资源“为我所用”,构建完整健康的汽车供应链体系,拥有自己的核心资源能力和技术。此外,长安汽车作为传统车企,之前在发展新能源上更多的靠“油改电”技术,并且基于中国新能源政策的制定,更多地依赖政府补贴,随着政府补贴的减少以及长安要面向高端的新消费市场,阿维塔科技最关键的是要转变发展观念。
 
钟师认为,对于传统车企集团要把产品矩阵逐步转型到智能网联电动汽车上是一个很艰巨、很痛苦的过程,这涉及到车企战略转型的方方面面,需要车企自身脱胎换骨,打破原有企业组织结构中不适应转型的各种桎梏,不是多投点钱、多投点人、搞几个新产品那么简单。目前来看,在十大车企中仅有广汽新能源做得略有亮色,其他车企都表现平平。正因为长安汽车内生性地搞新能源汽车暂遭挫折,希望嫁接外部资源来尝试振兴,既然要转型,前期的开拓代价必然是巨大的,一开始就抱着要减少亏损的想法是不现实的,这是一个“烧钱”和冒险的新荆棘之路。
 
 钟师进一步指出,更名后拉入两大技术资源提供方入场,阿维塔科技应该能够重生。问题又回到了原点,长安汽车作为阿维塔科技的运营主体是否做好了进军高端智能网联电动汽车的各项准备?这是一个涉及到全价值链革新与创新的过程,与传统汽车的营销观念将有很大的差别。高端智电汽车已经变成一个容量暂不大,增量较缓慢,入局者却众多的尴尬局面,意味着任何车企都无法一时靠它贡献销量和利润的板块,唯有“苦撑”活到最后的车企才能看到未来市场的曙光。


 
上市为时尚早?


 
据同花顺金融研究中心消息,阿维塔科技表示有独立上市计划。记者在某招聘软件上注意到,阿维塔科技发布了“投融资总监”岗位,在职务描述中有一条明确指出“参与公司上市路径设计,配合头部投行、券商、律所做好全套上市准备工作”。此外,该岗位还要求“根据公司战略及发展需要寻找融资资本,对接主流投资机构,负责规划资本运营方案设计及落地”。
 
阿维塔科技作为刚刚独立的公司,目前仍处于要站稳脚跟的阶段。对于这一上市计划,钟师表示,最近流行一股风,上汽的智己汽车、吉利的极氪汽车,包括阿维塔等多家传统车企新嫁接出来的新车企都朝着上市目标而行。但是站在风险投资者的角度,必然要观察新车企的初期表现是否能体现出未来的市场潜力,车企必须要前期做到大量投入,而且要做出一定的业绩,展现出能让投资者信服的潜力,但是这步很难。
 
王显斌同样认为,IPO是要有过程的,要做到上市首先要有足够的规模和体量,摆脱母公司的输血,转为自身能够造血;其次要打造核心技术,得到行业或者社会认可;最后在于整个上市的资源能力与管理治理能力与A股、科创板或者美股等的要求是匹配的。对于阿维塔科技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能够在市场上存活下来,谈上市还为时尚早。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长安汽车的高端新能源品牌的发展道阻且长,如何更好的生存下来是阿维塔科技走下去的第一步。贾新光认为,长安汽车应该摒弃传统车企固有的观念,积极引进战略投资,引进外资和人才技术。
 
王显斌也指出,阿维塔科技的发展,首先要有全新的商业模式和运营体系;其次要有高效独立运营的组织架构,这对于后续的业务发展、决策、融资比较容易;再而要精准定位消费群体,做好高端品牌的客户服务体系。通过大数据做增值服务,比如用电量有没有套餐,OTA自动驾驶技术性能的需求,及时了解车主的信息,倾听车主吐槽的意见,做好与用户的沟通工作对于产品的升级改进作用很大;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要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不被第三方“卡脖子”。
 
群雄逐鹿,长安汽车高端新能源品牌如何冲出重围?阿维塔科技究竟能否帮助长安汽车在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的赛道上立稳脚跟?让我们拭目以待。
 

除《商学院》杂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学院》杂志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