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叶飞“爆料门”,揭开“市值管理”那些“暗门”

原创 作者:刘青青 吕笑颜 石丹 / 发布时间:2021-06-03/ 浏览次数:0
 
私募冠军叶飞微博发难中源家居并公开“讨债”,一石激起千层浪。
 
随着叶飞“爆料”的不断发酵,从上市公司到中间人,再蔓延到券商和公募基金等金融机构,也让所谓的“市值管理”的利益链条走到聚光灯下。
 
5月19日下午,证监会约谈了叶飞。叶飞在微博上表示,已经与监管层沟通过,并附上了一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作为实名举报人,叶飞自称被“黑吃黑”,做了2次中介(上市公司合谋操作股价的中间人),“对不起受到伤害的散户”。
 
根据梳理,叶飞爆料中源家居通过与盘方合谋进行“市值管理”、操纵股价,但“市值管理”失败后不肯付尾款,“坐庄赖账”,导致“下家天天催债”。于是叶飞自曝,将一众关联方拉下水。经此一事,中源家居市值蒸发超9亿元。
 
此后,隆基机械、维信诺、昊志机电、ST华钰(华钰矿业)、东方时尚、今创集团、法兰泰克、祥鑫科技、城地香江、*ST众应等10家上市公司也被叶飞“点名”举报,成为“叶飞概念股”,股价集体暴跌。
 
据了解,此前叶飞多次在微博上贴出收款码,言明“筹集5万继续爆料”,并要求绝密视频付费观看、付费采访。不过,后续叶飞又表示付费采访“只是玩笑”。《商学院》记者就爆料细节向叶飞求证,对方几次表示“晚点回复”,但截至发稿仍未回复。此外,关于证监会领导见面结果,对方也并未给出回复。 
 
5月22日,在中国证券业协会第七次会员大会上,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以《坚持稳中求进 优化发展生态 推动证券行业高质量发展新进步》为题进行了讲话,强调要严厉打击伪市值管理利益链条上的相关方。
 
在业内人士看来,叶飞隔空喊话中源家居“讨债”的本质,表面是作为中间人与盘方之间的利益纠纷,实际上折射出部分A股公司“伪市值管理”的黑洞。穿梭其间的,既有上市公司及其股东方,盘方、中间人、基金、券商资管等多方的利益纠葛,更可能有不为人知的灰色地带。
 
原本合法合规的“市值管理”操作,缘何在事件中与“操纵股价”划上了等号?那么,市值管理与操纵股价的界限在哪里?哪些行为是阳光的市值管理,哪些又是见不得光的违规行为?
 
中国市场学会委员付立春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资本市场的不规范操作,正在使市值管理出现污名化趋势。“市值管理是把双刃剑,一方面需要防止短期化、过激化和泡沫化;另一方面也有待正本清源,防止失序。”


 
 “痛殴”中源家居


 
早在4月底,叶飞“预告”华钰矿业要ST,并指明下一个要举报的是中源家居,就让这部“揭底上市公司暗箱做庄”的连续剧牵动无数股民和“吃瓜群众”的心。 
 
接着,华钰矿业真的“变身”ST华钰,中源家居也被拖下质疑的深渊。
 
根据叶飞微博爆料,可以梳理事件大致脉络:上市公司中源家居想要做“市值管理”,而此“市值管理”实际是通过找到盘方将股价拉升,再通过中间人找到叶飞,叶飞联系了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让这些机构作为接盘方“锁仓”代持。
 
按照原本的设想,盘方会让中源家居的股票拉升30%以上,然后接盘方“锁仓”帮助“出货”(即庄家在高价时,不动声色地卖出股票),接盘方则可以赚取保证金。
 
但是,事情的发展超乎预料。在叶飞看来,盘方“太不是东西”,股价不仅没有拉升反而在约定拉升当日(3月31日)大跌。盘方出了状况,导致接盘方也有了异变——叶飞的下家民生证券买入中源家居股票1543万元;天风证券则没有如约“锁仓”。
 
最终,中源家居多日跌停,盘方赖账,叶飞的上家申万宏源拿不到钱,相关中间人离职;下家民生证券巨亏,相关经理离职;下家恒泰证券亏损,相关经理离职;天风证券“违约”遭叶飞声讨……
 
原本是“帮人干脏活”,没想到却是“黑吃黑”。对此,叶飞出离愤怒:“一开始说的是‘锁仓’代持保底给保证金,盘方拉升30%以上,结果呢?不仅不是‘锁仓’,还直接出货给我们,而且还不付保底的保证金。”
 
如今,叶飞的下家“一直问我要尾款几百万,我又没有收到上家的费用。公募和券商这边的损失大概几百万。”
 
雪球数据显示,正是在3月31日,中源家居股价大跌8.82%,此后又经历了连续5日下跌,分别下跌10.02%、9.99%、2.35%、1.64%、0.93%。而在4月底,随着叶飞爆料事件的发酵,中源家居又迎来新一轮暴跌,从4月29日到5月19日期间共计12个交易日当中,仅有3日股票飘红,股价也从20.37元/股跌至17.33元/股。
 
对比“市值管理”事件前(3月30日)的市值,中源家居市值已从23.04亿元缩水至如今(5月19日)的13.83亿元,市值蒸发了9.21亿元,缩水近4成。


 
10余家上市企业暴跌


 
值得一提的是,在“痛殴”ST华钰、中源家居的过程中,叶飞还陆续“点名”其他上市公司通过“市值管理”的方式操纵股价。
5月14日,叶飞发微博称,计划爆料18家上市公司,“只多不少”。此后,叶飞在微博上声明称没有披露18家具体股票名单,仅“选中”了部分股票。
 
具体来看,遭叶飞“点名”的上市公司已达11家,包括中源家居、隆基机械、维信诺、昊志机电、ST华钰(华钰矿业)、东方时尚、今创集团、法兰泰克、祥鑫科技、城地香江、*ST众应(众应互联)。
 
《商学院》记者梳理发现,中源家居、隆基机械、维信诺、昊志机电、ST华钰、东方时尚6家上市公司遭到监管“点名”,收到了来自交易所的关注函或监管工作函。其中,隆基机械、维信诺、昊志机电均在5月17日发布延期回复公告。
 
此外,中源家居、ST华钰、东方时尚、法兰泰克、城地香江、*ST众应6家上市公司也纷纷发布说明公告。
 
其中,中源家居、城地香江公告内容基本一致,称自上市以来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任何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所谓“市值管理”,也未接触市值管理盘方蒲菲迪(恒泰证券资管经理管宣)、微博大V“叶飞私募冠军直说”。 
 
而ST华钰、东方时尚、法兰泰克、*ST众应则均发布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除已公开披露的事项外,不存在其他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法兰泰克和*ST众应还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在公司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期间未买卖本公司股票。
 
对于被曝进行“市值管理”一事,《商学院》记者分别向上述上市公司核实求证,截至发稿,中源家居、隆基机械、维信诺、昊志机电、今创集团、祥鑫科技、*ST众应7家公司并未作出回复。
 
此外,城地香江相关人员回复《商学院》记者称,5月17日的股价波动肯定是和叶飞微博爆料有关系的,“但是如果(关于公司的)爆料内容是真的,公司的股价会是现在的水平吗?有证据证监会肯定会立案的,关于我们的肯定是不实言论,我们也第一时间出来澄清了。”
 
东方时尚相关人员表示,公司已经就相关事项进行了自查,并且发布了自查情况的公告,在上交所进行了披露。截至目前,公司没有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没有会影响股价的信息需要披露。
 
法兰泰克相关人员则告诉《商学院》记者,公司在5月18日召开了业绩说明会,董事长在会上也作了官方正式的澄清,“我们确定不存在这种情况”。股价方面,二级市场很容易受情绪的带动。
 
ST华钰方面相关人员指出,公司被ST是因为关联交易违反新规,引发风险警示提醒,这与叶飞的爆料没有任何关联。“叶飞好像去年就在微博上对我们公司进行了举报,但是截至目前都没有接到上交所、证监局或者其他有关部门对我们进行调查的通知,所以也有可能是他帮别人投资,但是没有达到投资预期,就认为是我们导致了亏损,但事实不是这样的,我们没有故意操纵股价,更多的是市场波动导致的。”对方表示。


 
 多家券商被卷入


 
在叶飞爆料事件中,有申万宏源、民生证券、恒泰证券和天风证券几家商券被卷入,叶飞声称这些券商涉及相关上市公司的“市值管理”。
 
叶飞在微博中透露,其下家为恒泰证券资管经理管宣。在合作达成后,管宣安排民生证券买入中源家居股票约1500万元,另外再安排天风证券买入1500万元。但由于期间中源家居股价跌停,因此只买了1543万元,还有1500万元未买入。另外,叶飞于5月17日在微博发文称,民生证券的经理已经离职。
 
对于上述事件,恒泰证券相关负责人向《商学院》记者表示,管宣已经在3月初从恒泰证券离职,自媒体提到他所参与中源家居事项,恒泰证券并不知情,公司与此没有任何关联。此外,经核查,自2021年至今,公司自营投资、资产管理计划产品均未交易过“中源家居”股票,两融业务的信用账户中也没有客户持有,该股票也不在恒泰证券融资买入标的范围内。
 
而《商学院》记者联系民生证券、天风证券、申万宏源证券等方面,截至发稿,并未受到回复。
 
5月17日,民生证券针对此事向外回应称,民生资管并未参与中源家居市值管理,今年一季度确实有自营部门的投资经理在投资权限内买入中源家居股票,但公司肯定不会参与上市公司市值管理。而天风证券也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从未参与叶飞所述中源家居市值管理的相关行为,自营和资管部门2021年也未发生过疑似中源家居市值管理相关的股票交易记录,自媒体大V所言存在不实。另一方面,关于自营业务与中源家居情况,天风证券对自营业务的主要负责人员均进行了问询核实,相关负责人均表示未收到过叶飞所述相关方曾联系其付费购买中源家居股票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天风证券现为恒泰证券第一大股东,目前尚未控股恒泰证券,但已经向恒泰证券派驻了董事、联席总裁、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等多名高管。
 
另外,叶飞曾在微博中爆料他的上家是申万宏源证券青岛营业部的刘鹏。据中证协信息显示,刘鹏于2012年9月加入申万宏源证券,执业岗位为证券经纪业务营销,目前的登记状态为正常。但据叶飞此前公布与刘鹏的一段电话录音内容显示,刘鹏目前已从公司离职。
 
有关刘鹏目前的执业状态及公司对所涉事件的知情情况,《商学院》记者发函采访申万宏源证券。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尚未收到相关回复。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爆料,刘鹏目前确已离职。
 
机构风波尚未平息,叶飞再爆猛料,“公募基金也参与其中”。一时间市场震惊。目前,部分公募基金已启动了内部自查,包括头部公募基金。


 
被污名化的“市值管理”


 
在叶飞“要死一起死”的喊话下,上市公司利用“市值管理”操纵股价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但实际上,“市值管理”原本并非妖魔。
 
市值管理(Market Value Management)是一个管理学名词,也是中国资本市场独特的管理概念。市值管理于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启动后首次提出。2014年5月9日,国务院颁布《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鼓励上市公司建立市值管理制度”。从此,市值管理进入到全新的规范化和制度化阶段。
 
证监会曾表示,市值管理的主要目的是鼓励上市公司通过制定正确发展战略、完善公司治理、改善经营管理、培育核心竞争力,实实在在地、可持续地创造公司价值,以及通过资本运作工具实现公司市值与内在价值的动态平衡。
 
从本质上来说,市值管理是有利于市场的健康发展。市值管理是公司建立一种长效组织机制,效力于追求公司价值最大化,为股东创造价值,并通过与资本市场保持准确、及时的信息交互传导,维持各关联方之间关系的相对动态平衡。是一种将企业经营发展、资本市场运作、利益相关方管理三方面管理相结合的战略管理模式。
 
但是,有利于市场健康发展的市值管理却走向了另外一条路。不少人将市值管理等同于管理市值,于是走上了操纵股价的道路追去短期效益。还有一些机构利用这种误解,浑水摸鱼,大发横财。 
 
此次“叶飞案”中被反复提及的市值管理,并非运用科学、合规的价值经营方式和手段,其实是对市值管理造成了污名化。叶飞在微博爆料就是上市公司以市值管理名义,找中介拉来下家机构接盘,结果随后股价便大跌,不仅下家被套牢,上市公司还赖掉了约定的尾款。多家上市公司以及机构被卷入这一事件的风波中。
 
IPG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指出,其实这种“市值管理”的问题与现象是行业里长期存在的一种潜规则,也是各家机构与圈内人员的一种边缘性业务,只是每个阶段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已,以前在各方矛盾没有爆发的时候大家心照不宣。
 
柏文喜还认为,叶飞之所以选择爆料,与此次交易相关各方的矛盾激化有关。但是问题表面化以后,之前的小圈子特殊生态下的潜规则就变成了资本市场的公众事件,资本市场缺乏诚信的问题本来就比较严重,如此一来就引发了一场更严重的诚信危机,监管部门因涉及监管责任问题马上表态并介入,市场也给出了强烈反应,表现是相关个股普遍大跌。
 
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专家丁继华进一步指出,强监管新常态下,企业以市值管理之名实施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时常发生的原因,“一是此类违法行为带来收益高,而违法的成本相对较低。”
 
“二是通过市值管理来操纵股价的行为比较隐蔽,容易披上合法合规的外衣从事违法违规行为。正因为其隐蔽性,如果在没有内容举报的情况下,是很难被发现的。所以会给有效与高效监管带来困难。”丁继华表示。
 
“市值管理应该在市场博弈与监管之下回归其本源。”柏文喜认为,企业应聚焦于战略研判与产业经营这一基础,恰当运营相应的金融工具并加强与市场的沟通互动,让市场充分认知企业自身价值与发展前景,从而给出一个较为理想的企业估值,而不是目前这种实控人联合外部资金对企业自身股价的操纵,这就涉嫌违规甚至可能是犯罪。


 
 “市值管理”应回归正途


 
 付立春分析认为:“中介、私募等机构进行市值管理往往会失之于短期化、过激化,甚至影响市场秩序正常运转,带来市值管理的污名化。从近些年来的发展趋势来看,市场上以各种方式拉抬股价的市值管理行为层出不穷,将市值管理等同于股价管理,通过操纵股价或进行资本运作来推高市值,这无疑背离了市值管理的初衷,也成为监管重点关注的方面。”
 
投行人士高阳认为,从目前监管动向来看,更倾向于从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视角对不规范的市值管理进行纠偏。实际上,从更广的视角考量,A股市值管理应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例如,按照常规市值管理的市场逻辑,若某一上市公司股价被低估了,股东拿现金买回股票来注销,提高每股收益;成熟市场通常做法是回购自家股票并注销,而国内回购不注销则更为常见,通过股权激励等方式进行留存,从客观效果来看,后者往往不会带来股价的上升。”
 
实际上,市值并不能管理。深圳证监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张云东认为,市值无法真实全面代表公司价值,应放弃市值追逐,回归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初心和本原:“从公司经营管理的范畴,市值似乎可以管理。但市值的大小却往往与企业的经营管理不是正相关的,在很大程度上还受制于外部市场条件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市值是无法管理的。近年来,市值概念广泛流行,价值误导十分明显。在市值追逐的价值观下,实体经济投资受到了冷落。上市公司的本分是排除干扰,心无旁骛地做好自己的主业,加强技术管理和经营管理,深挖产业发展潜力,埋头创新、创造内在价值。”


 
 “抓住”上市公司


 
叶飞通过微博爆料一批上市公司与盘方合谋借市值管理名义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与内幕交易,也反映出一批上市公司的合规经营意识与合规管理能力让人担忧。
 
丁继华认为,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的关键与主体,证券监管部门应该抓住上市公司这个关键,落实上市公司在市场上的主体责任。全面推动上市公司强化合规经营,建立有效的合规管理体系,完善合规内部控制机制,促进上市公司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自我监督与管理。
 
“上市公司建立了合规管理体系,自然会将合规管理要求向合作的中介等商业伙伴进行传递,对他们进行约束,也会加强对商业伙伴的合规培训,提升商业伙伴的合规经营意识,从而促进资本市场形成合规生态圈。”丁继华表示。
 
对此,丁继华对证券监管部门应加快推动上市公司建立合规管理体系提出部分建议:
 
一是应用“大棒”与“胡萝卜”的执法新理念。严厉打击上市公司不合规行为的同时,还要激励企业强化合规管理,对建立合规管理体系并开展有效合规管理的上市公司在发债、增发、审批等方面提供便利。
 
二是要完善《证券法》的“吹哨人”机制。出台包括奖励举报人与保护举报人的机制,特别是鼓励公司内部知情人士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的举报,并明确举报者的奖金分配规则。建议分配比例为处罚金额的15%至20%,这样才能使举报者获得与风险相当的收益,从而让内部举报者愿意举报、敢于举报、乐于举报。
 
三是指定举报人咨询的律师服务机构。明确数家公益律师事务所,帮助证券监管部门建立举报人咨询与举报流程,负责帮助举报人解答举报中的法律问题,并给予意见指导,让举报人善于举报。此外,公益律师事务所应该参与部分奖金分配。
 
四是建立“污点证人”减免责任机制。像叶飞这样的参与到证券操纵的,只要及时举报,可以认定为“污点证人”,减免部分责任。
 
五是推动上市公司建立首席合规官制度。证券监管部门发布上市公司合规管理体系建设指引,明确建立有效合规管理体系的要素,明确首席合规官制度,增强首席合规官的权威性,授权首席合规官对上市公司不合规行为进行监督与整改。


 
证监会重拳出击


 
如今,叶飞爆料的上市公司与盘方合谋进行市值管理、“坐庄赖账”等情况,已经引发监管部门高度关注。5月16日,证监会官网披露,决定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利通电子、中源家居等股票价格立案调查。
 
据了解,2020年以来,证监会累计对65起涉嫌操纵市场的违法行为立案调查,王某操纵“恺英网络”、吴某模操纵“凯瑞德”等一批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被严肃查处。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衍行认为,证监会此次立案调查非同寻常。证监会义正词严地提出要“从重打击”。明白人一看便知,这个“重”才是打击恶性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在内的各类重大违法行为的关键。种种迹象表明,证监会此次手中握有了“从重打击”的尚方宝剑,下一步必然采取雷霆手段。
 
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持股、资金、信息、技术优势,多方合谋实施操纵的案件仍时有发生。操纵市场严重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扰乱市场秩序,必须坚决铲除这类市场“毒瘤”。
 
此外,证监会提出,重拳打击肆意妄为、逃避监管的各类操纵市场行为,对于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私募基金、公募基金等相关机构和个人从事或参与的,证监会将会同公安机关依法彻查严处。
 
王衍行分析认为,今年证监会治理的力度前所未有,释放的信号极为明显,在“依法从严从快从重打击包括恶性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在内的各类重大违法行为”上有重大变化,人们必然期待,在“重拳打击肆意妄为、逃避监管的各类操纵市场行为”上的惊天动地的效果。
 
“在现代数字社会,任何的操纵案件都没有秘密可言,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可以预计,言出必然法随,随着调查的深入,事实的水落石出,后续将会有一批处罚案例树立典型。”王衍行总结道。
 

除《商学院》杂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学院》杂志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