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永辉,“濒危”物种?

原创 作者:李婷 石丹 / 发布时间:2021-06-03/ 浏览次数:0

 
中国龙头商超永辉超市(601933.SH)2021年首季财报大跳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98.51%,引发舆论关注。
 
日前,永辉超市公布了2020年年报和2021年一季度财报。《商学院》记者通过比较发现,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营收额同比猛增31.56%,净利润增长39.5%。而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公布,营收额同比下滑9.99%,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暴跌98.51%。财报发布后次日,永辉超市股价下跌9.87%,收报5.57元/股。对比2020年的最高价11.20元/股,永辉超市市值跌幅几近腰斩。
 
5月6日,天风证券发布研报称,由于社区团购等冲击超出前期预期,对永辉超市评级由买入下调至增持评级。而“五一”假期过后,永辉超市股价并未回温,至5月10日连续4个交易日内,其股价累计跌幅逾14%。5月8日晚,永辉超市官方披露共耗资21.12亿元回购约2.8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3%。业内人士评论,永辉超市回购股份可视为自救措施,以防股价继续下跌,而大股东也宣布增持股份。
 
对比永辉超市两份财报的猛增与暴跌,很大程度上与疫情“黑天鹅”事件难脱关系。但生鲜零售行业利润一向不高,而永辉超市在新零售赛道的发展承压显然引发了外界质疑,永辉怎么了?是在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日益凶猛下支撑不住了,还是新业务尝试屡败后的结果?


 
财务“暴雷”,永辉超市净利下跌近99%


 
日前,永辉超市发布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永辉超市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931.33亿元,同比增长9.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94亿元,同比增长14.6%。显然,疫情暴发初期导致的居家隔离给商超的到家业务带来一个机会,居家的日常饮食消费让商超的生鲜商品采购规模激增,而永辉超市也因此从客单量增长中获益。
 
但随着国内疫情控制的日渐转好,特殊时期带给永辉超市的红利正在消退。从其2020年的财报走向可以看出,永辉超市在2020年Q1营收增速骤升,而随着国内防控疫情进入常态化,其营收同比增速在逐季下滑。数据显示,Q2、Q3和Q4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2.24%、-0.95%和-3.77%。到了2021年的Q1季度更是同比下降9.99%,实现营业收入263.34亿元,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只有一年前的零头,仅为2331.84万元,同比大幅下滑98.51%。
 
另一方面,与净利润下跌相对的是永辉营销费用率的上涨。2020年期间永辉超市费用率为19.3%,同比增加0.28%;2021年Q1期间费用率达19.47%,同比增长2.81%。其中,销售费用成为其主要增长。永辉超市曾在财报业绩说明会上解释称,主要是2020年下半年全行业受线上业务特别是社区团购等新兴业务的冲击导致成本投入增加,收入和毛利率下滑明显。
 
在零售电商智库及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永辉超市净利润的下跌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永辉超市开店数量的增加会影响其净利润,二是竞争加剧。“2020年下半年至今近三个季度,国内的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这两个商业模式在市场的大力投入对永辉超市的业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两个模式以大量补贴的方式做生鲜和快消品类,不仅仅是对永辉,对整个超市行业都产生了阶段性的影响。”
 
零售行业专家、电商行业观察者李成东也对《商学院》记者表示,总体来说是超市行业难做的问题。从外部因素来说,永辉超市净利润暴跌的原因是外部竞争环境导致了整个销售额的下降;而从内部来说,永辉超市处于一个调整期,其运营、租赁等成本增加但收入并不见好,导致净利润下跌严重。
 
对此,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告诉记者,“从我的走访和观察来看,传统的线下商超业务依然会为消费者提供在线服务所无法提供的价值,就比如逛街购物的休闲体验。”当社区团购纯靠价格吸引用户的阶段过去,会给商超和生鲜业态带来机会。
 
此外,4月30日,永辉超市两份财报发布的次日,其股价下跌9.87%,对比2020年的千亿市值,永辉超市市值缩水至约500亿元。对此,基金机构正在对永辉超市进行减仓操作。数据显示,2020年首季共有145家基金机构持仓永辉超市,持仓市值达83.51亿元,占总股本比例的8.75%,而截至2020年Q4季末,基金机构持股总量仅占总股本的3.42%。
 
面对净利暴跌、股价跳水和机构减仓,永辉超市展开了自救措施。永辉超市5月8日晚公布称,共耗资21.12亿元,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约2.8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3%。易观分析师何懿轩告诉《商学院》记者,永辉回购股份主要原因可能是维护市值,给予市场信心,稳住股价不再让其继续下跌。


 
线上业务亮眼,但重点或是线下门店业态发展


 
2020年岁末,社区团购的“浪潮”和生鲜电商的发展席卷全国。经历多年的用户习惯培养和厂商运营区域的扩张,生鲜电商活跃用户在近年呈现稳步增长态势。易观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网活跃用户渗透率由2017年的2.0%提升到了4.2%,2019年全年及同期增速平均增速超过20%。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的生鲜电商领域发生投融资事件达33起。2021年更是生鲜电商的热门风口之一。而这些生鲜产品同时也成为互联网巨头们“社区团购”业务的重点补贴品类。
 
面对此种态势,永辉超市也在进行线上业务与新业务的协同探索。根据数据显示,永辉超市虽然净利润下滑高达98.51%,但依旧有所盈利,在疫情“黑天鹅”下实现了增长。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表示,“在大环境竞争下,商超生意难做,大多数零售赛道的商超都处在单位成本提升,而盈利增长低迷的情况。永辉超市属于社区生鲜超市,不亏损实际上已属不易。” 
 
而永辉超市的线上业务增长或可成为其营收增长的部分解释。财报显示,2021年永辉超市Q1线上销售额达到36.7亿元,同比增长75.6%,占总营收的十分之一达13.3%,相较于2020年整年10%的占比是进一步上升的趋势。
 
庄帅认为,面对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的冲击,如果永辉超市要和互联网公司竞争,就必须转换互联网的经营思维,线上业务的发展是其中之一,比如它的“永辉生活”和与京东合作的“京东到家”业务等。“但是线下客户有多少可以转换为线上流量,转换的周期多长、效率多高更是永辉需要考虑的,从目前永辉超市线上业务的体验来看,更多的是用商品本身,也就是通过价格同步,牺牲利润来进行客户的转换。”
 
葛甲表示,永辉超市的线上业务有所增长但是对整体营收帮助并没有这么大。“线上是帮助永辉超市怎么销售出去,但如今要换取线上流量红利对永辉超市来说,成本太大,线下门店才是关键。”
 
显然,永辉超市也深谙其道。永辉CFO兼财务总监吴莉敏曾公开表示,永辉线上业务的毛利率要低于线下的业务水平。而从永辉超市2020年各行业营收构成来看,其零售业和服务业是两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中零售业占比93.12%,服务业占比6.88%。而永辉超市的线下门店是其零售业重要组成部分。 


 
永辉云创断臂又重归,弯路后的回归还好吗?


 
公开资料显示,永辉旗下业务包含“云超”“云创”“云商”“云金”四大板块。其中2015年成立的“云创”同样作为新零售业务板块曾被视为永辉发展的重要一环,涵盖了永辉超市除商超业务之外的所有新业务探索。永辉生活(含APP)、超级物种、永辉到家业务均诞生于永辉云创。
 
其中,超级物种作为永辉超市重点尝试的新业务曾被入选“2017年上半年新物种榜单”,并位列商超类零售业态第一名。2017年,永辉云创打造并推出了“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的混合业态即超级物种。该产品是对标盒马鲜生等零售超市,同时上线“永辉生活”。同年底,获得了腾讯42亿元融资,一度被市场视为A股生鲜零售龙头,被看作是“中国的沃尔玛”。
 
2017年年初,超级物种在福州开设第一家门店,并在之后持续扩张,截至2018年年底共开设门店73家。按照永辉超市的计划,超级物种将在之后达到在全国开设100家门店的成绩。然而,超级物种却逐年亏损,今年1月,永辉超市宣布关闭杭州的所有门店。此外,《商学院》记者打开美团发现,北京、深圳、重庆等地多家门店均显示歇业关闭。据永辉APP显示,目前超级物种在全国7个城市仅剩20多家门店。
 
据媒体报道,超级物种还将关闭全国除福州外的所有店铺,但具体关闭时间暂未确定。就超级物种的失利现象和相关事宜《商学院》记者多次联系并向永辉超市官方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前,对方未予回复。
 
超级物种曾经作为永辉超市的重点孵化项目,但也许是快速扩张导致了其之后的大面积亏损。对此,永辉超市曾在财报中解释为“新业务需要培育”。据公开数据显示,永辉云创2016年、2017年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2018年亏损幅度扩大至9.4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永辉年报披露时,永辉超市宣布以超级物种为主要业务的永辉云创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原因是亏损严重。
 
此前,在2018年6月,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曾在股东交流大会中表示,“对于超级物种,我和CEO张轩宁有分歧。他偏重餐饮,我认为重心应该做‘到家’。”至此,同年12月5日,永辉超市张轩松、张轩宁两兄弟签订了《关于解除一致行动的协议》,这意味着永辉超市创始人张氏兄弟长达8年的“一致行动关系”正式解除,也意味着包括永辉生活APP、超级物种和永辉生活店在内的“云创”业务被剥离出上市公司板块。
 
对此,永辉超市曾向公众解释,张轩松和张轩宁两人在公司的发展方向、战略以及管理机制等许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分歧。而对于永辉云创这一板块,两人的定位以及发展方向更是不一。为了避免出现进一步的分歧,影响到公司其他股东以及利益,所以两人决定解除之前签署的行动一致协议。
 
也许是意见不合,也或许是不让超级物种继续亏损,永辉云创截至目前依旧没能成功孵化超级物种。而据媒体报道称,永辉超市首席技术官、副总裁李松峰表示,超级物种是新零售时代下的探索,只是目前看来这个并不适合“后疫情时代”的用户需求,而现在永辉目标是全面数字化,所以跟不上的就会进行压缩。他也坦言,这是永辉走过的弯路。
 
不过,距离永辉云创被剥离的两年后,2020年7月底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永辉超市与张轩宁签订《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张轩宁以3.8亿元的价格向公司转让永辉云创20%股权。此次交易完成后,永辉超市将持有永辉云创46.6%股权,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重新拥有永辉云创的管理权和经营权。这也意味着,永辉云创回归上市公司体系。
 
“‘云创’是永辉超市的一个关键业务,本身投入就非常大,不太可能完全舍弃,而且本身也是会赚钱的,我们可以说是永辉超市商业模式微调的一部分。”葛甲告诉记者。
 
在庄帅看来,超级物种在永辉超市的后续发展中被验证并不适合,但超级物种的过程实际上为永辉积累了大量的技术储备,比如无人配送、线上的运营和终端的管理技术等。而这些技术在公司的未来发展是有帮助的。
 
另一方面,庄帅告诉《商学院》记者:“永辉的‘到家业务’和京东合作也给了永辉一个机会,即永辉超市能否通过技术赋能链接到更多的超市,然后做出自己的‘到家平台’。因为整个超市的数字化转型或升级的核心还是在软硬件技术的结合,而从目前的业态发展来看,阿里、京东和腾讯对超市某个业态的数字化升级的帮助不多。因此,作为龙头商超的永辉超市有机会做好超市数字化升级技术。同时把自己做成熟或者失败的经验输出给中腰部的超市从业者,帮助这些超市提升数字化能力,从而提升整个行业的水平和竞争能力来应对互联网公司和创新平台对他们的冲击,而这个实际上是永辉‘云创’的一个价值所在。”


 
新业务再起,永辉再寻“活路”


 
“云创”在永辉超市“断臂”又重归,可以看出永辉超市并没有厘清其发展路径,也从侧面说明永辉新业务之路行进艰难。
 
显然,超级物种的快速闭店和巨额损失从侧面展示了永辉的生鲜优势被竞争压缩了。要知道,生鲜一直是永辉超市的优势之一。2020年财报显示,永辉的零售业务占比93.12%达867.85亿元,其中生鲜及加工业务占比47.80%达414.81亿元,毛利率为10.51%。相较于其他国内大型商超,永辉超市用低毛利跑量的方式,通过产地直发和集成配送的方式压缩配送时间,既降低生鲜损耗率也减缓了生鲜品类低毛利的压力。而此时,这个优势似乎在被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一压再压。
 
众所周知,近两年的新零售赛道成为热门赛道,竞争激烈。其中,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在不断利用自身用户群资源和“烧钱”的方式瓜分超市市场,并迅速扩张门店,对于传统商超来说,冲击力和压力可想而知。
 
而面对超级物种的失利和数字业态的竞争压力,永辉超市开始了其在零售市场的另一新业务尝试——永辉mini店,是永辉对标盒马鲜生模式发展的单店面积为500平方米的超市mini店,通过这种形式,永辉在尝试更贴近社区,带动线上线下的客量与频率。据了解,在扩张高峰期时,永辉mini店的开店速度曾达到每天开一店。
 
不过,永辉mini店的新业务尝试似乎走在了收缩与微调的区间。2020年财报显示,永辉全年关闭mini店373家,只留下156家。而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永辉mini店又关闭86家店,仅剩70家。对此,永辉曾公开表示,关闭mini店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后疫情时代,线上交易与社区团购对小型业态造成了很大地冲击;二是公司在战略上会继续聚焦,小型业态尚未跑通的模式将会继续打磨。而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开小店商业模式没问题,就是我们急了点。 ”
 
对此,葛甲认为,“蔬菜瓜果、禽蛋奶等生鲜产品是互联网公司巨头们砸大量资金用于社区团购业务的重点补贴品类,它们用极低的毛利甚至是负毛利进行市场竞争。比如之前在美团上客户可以用1元就能买到1个西瓜,价格补贴战对永辉的业务造成了实质性地影响。”但是在另一方面,价格补贴不是长久之计,社区团购依旧处在低端发展区间,而中国市场很大,永辉的线下零售依旧有很大的机会。
 
在庄帅看来,“在财务风险的管控下,新模式的尝试是很正常的,也是必须的,也就是说这些尝试是企业可接受的试错方式,并且在零售业,新业务的探索是停不下来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固守一个模式一直做下去。但是一个模式是否适合这个公司,需要从市场的竞争、市场的接受度、自身的经营能力以及资金规模下进行调整。”
 
显然,生鲜电商、新零售的崛起和互联网巨头社区团购的风起云涌让永辉超市备受打击,但从永辉的商业动作来看,永辉想要在市场上生存并重回辉煌,新零售市场与运营的调整与改进是必经之路。张轩松也在2021年的财报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先争取不亏损,再考虑增长。目前正在进行供应链改革和数字化进程,希望市场给永辉超市一点儿时间。”
 
天风证券5月6日曾在研报中表示,受社区团购、到家等业态冲击,超市行业整体压力较大,且从社区团购公司扩SKU、区域拓展的情况看,传统超市行业外部压力或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进一步增大,未来行业或可能存在较大的变革。
 
在庄帅看来,永辉超市和互联网巨头的合作给其带来了一定的收益,但是是以牺牲商品本身获取较低的利润达到的,并不能长久。就目前市场环境的竞争情况而言,不再是超市与超市之间的竞争,而是超市抱团和互联网公司竞争。所以跑在前面的龙头超市去帮助后面的超市,在帮助的过程中自己再往前跑,这应该是龙头企业的核心经营理念。
 
显然,永辉超市依旧被市场认为存在发展潜力和价值。但在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日益凶猛地冲击下,留给永辉超市的时间显然被压缩了,对于永辉如何有效地应对巨大的市场竞争以及发展其数字化能力,仍是一个问号。因此,不亏损和活下去或许是永辉超市目前最重要的命题。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