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巴清传》受重创,唐德很受伤
文/陈茜浏览次数:
在新的内容风向下,唐德影视依然需要理性对待,不盲目跟风。真正让观众满意的巨作,并非追逐风口而来,反而是创造新的风向。

(《巴清传》起初名为《赢天下》,其无限期延播一度让唐德影视的财务状况陷入危机)

 

《巴清传》被打冷宫,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7月23日,唐德影视(300426.SZ)及董事长、董秘、财务总监因对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负有主要责任,收到浙江证监局警示函。

 

起因是2月28日,唐德影视披露的2018 年业绩快报,预计2018年度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7.68 亿元和-5.65 亿元,而4月30日披露的年报中则修正为 3.72 亿元和-9.27 亿元。

 

这中间金额差额较大,而业绩快报修正公告直到4月29日才发布。因没有及时披露重大信息,唐德影视这一行为或将记入诚信档案。

 

据查,这次业绩修正主要是因为会计师综合判断,电视剧《巴清传》海外销售收入,电视剧《十年三月三十日》《北部湾人家》等项目的营业收入未达到会计准则规定的收入确认标准。

 

2018年1月,本计划登陆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的《巴清传》临时撤档。国内播出无望后,曾一度传出在海外开播消息,如今海外销售收入却再生变。

 

随着现实主义题材成为主流风向,又深陷主演范冰冰逃税被罚、高云翔性侵案风波,《巴清传》的无限期延播一度让唐德影视的财务状况陷入危机。股价也从2018年3月的18元左右,跌至目前在5元左右徘徊,市值狂跌不止。

 

2015年,唐德影视时携范冰冰、赵薇、张丰毅等明星股东于深交所上市。资本市场的汹涌,裹挟着影视行业的泡沫,行业经历着过山车式的变化。

 

巴清之变

 

2016年,由《武媚娘传奇》原班人马打造的《巴清传》还是一部被唐德影视列为“现象级”的作品,投资称超过5亿元。在2017年已确认该剧收入6.17亿元,2018年上半年确认收入近7亿元。

 

2019年4月,唐德影视在2018年年报中称,截至目前,公司从未收到主管部门关于限制播出《巴清传》的通知,同时,该剧购片方也从未向公司提出更改或撤销合同的请求。

 

但是,鉴于该剧在电视台和视频平台依然未有排播计划,所以,按照审慎性原则,唐德影视对该项目款 5.99 亿元计提坏账准备 4.96 亿元。

 

根据唐德影视在5月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显示,公司管理层对未来电视剧《巴清传》的播映情况做出两种预估,一是等待主演复出,以现有版本播出;二是启动更换主演方案。

 

目前计提坏账方式是按照第二种方式计算。其中,预估更换演员后,首轮发行价款将调整为 3.06亿元,而更换角色需增加拍摄成本 3000 万元。

 

网上也不时传出范冰冰重拍《巴清传》的消息,继男主角从高云翔变为李晨后,近日又变成新的男主角。

 

《巴清传》是否会更换男女主演进行重新拍摄?复播后对公司业绩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商学院》记者联系了唐德影视发去采访函,对方表示,暂不接受采访。

 

虽然演员行为和政策监管的不确定性是影视投资面临的普遍问题,但是《巴清传》一部剧的折戟,对唐德影视的整体业绩产生如此重创,也应反思公司的制片战略和风险评估等问题。

 

受挫延迟

 

随着2015年《芈月传》大热, 2016年的奇幻爱情剧《微微一笑很倾城》,2017年的仙侠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些大IP的成功,催生了很多同质化IP剧被开发。

 

影视圈追逐IP大剧的跟风潮也为《巴清传》的命运多舛埋下隐雷。

 

2015年,唐德影视在年报披露,由玄幻小说《东宫》改编的电视剧剧本正在开发中;而起初名为《赢天下》的《巴清传》在2016年正在拍摄时,已经与浙江天猫签署采购协议,单集售价达800万元。

 

玄幻、架空、奇幻类IP剧改编风潮四起。对历史的无理篡改和夸张戏说,甚至是胡编乱造,颠倒是非黑白,同时,古装剧的同质化以及天价片酬和版权费也是“限古令”出台的主要原因之一。

 

影视制片人张非(化名)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古装玄幻剧大热,实际上是年轻一代通过古装戏来逃避现实压力,可以营造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但是,从内容监管层面,不鼓励大IP改编;第二,大IP类型限制很大,主要是历史、玄幻题材等,而文字和画面其实是两拨观众。

 

在张非看来,近来大热的剧集《长安十二时辰》实际上是披着古装外衣的现实主义题材。

 

2019年3月,“最严限古令”被传,根据规定,一段时间内,包括武侠、玄幻、历史、神话、穿越、传记、宫斗等在内的所有古装题材网剧、电视剧、网络大电影,都不允许播出,未上线的古装剧不能上线,正在筹拍的立即叫停。

 

虽然行业内容风向已转,但是,影视剧创作周期长,产品迭代滞后。唐德影视已经拍摄完成的两部大剧只能逆势上映。

 

最终,投资巨大的《巴清传》触雷,且遇上主演问题,深陷舆论风波漩涡。玄幻剧《东宫》在2018年也遭到延播,最终于2019年2月在视频平台播出。

 

其实,唐德影视在2017年重点投资制作的电视剧中,古代传奇剧只有三部,其他多为当代都市题材和近代题材。

 

随着2018年的影视行业进入寒冬期,唐德影视在投入制作上也更关注主旋律题材。从2018年年报可知,新筹备的电视剧多为近代革命题材,比如《枪杆子 1949》《香山叶正红》《为了明天》,以及两部都市情感剧。

 

这些投资是在现实压力下,及时调整投资策略的应急之举,还是深思熟虑后的决策,还需要最后的作品来证明。

 

艺人品行成最大风险

 

除了政策风险,影视投资的一大风险来自于艺人。

 

面对选角风险,唐德影视曾回应投资者,公司除了会对艺人进行专业能力方面的考察外,还会重点关注艺人过往的品行情况,以选取德艺兼优的艺人。

 

同时,也会通过合同约束减少风险。唐德影视曾在2018年度半年报中表示:若《巴清传》主要演员相关传闻最终对公司造成实质不利影响和损失,公司将根据与相关演员签署的演员聘用协议要求其赔偿公司因此遭受的一切损失。

 

2019年4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唐德影视诉高云翔及北京艺璇文化的演出合同纠纷一案,并定于2019年7月12日进行证据交换,7月19日9点30分公开审理。

 

但也有消息称,唐德影视要求冻结财产不是因为《巴清传》,而是因为由董璇、高云翔主演的新剧《阿那亚恋情》。

 

根据唐德影视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目前《阿那亚恋情》一剧正在进行后期制作和前期销售沟通工作。

 

关于起诉“高云翔案件”进展,是否影响《阿那亚恋情》顺利播放,如何对影片进行技术处理来规避风险,以及如何消除高云翔案对公司的品牌声誉影响等问题,唐德影视并未对此回复。

 

回归追求内容品质的航道,流量明星渐渐失宠,观众也将更关注故事、表演、角色是否牵动人心,引发共鸣。

 

当下,头部视频平台经历了版权厮杀期之后,为构筑差异化竞争优势,也纷纷开始布局内容孵化和自制,内容市场的竞争加剧。

 

而电视剧、网络剧、电影网络版权价格也开始下滑。传统影视也需要在类型上不断创新。

 

除了IP长剧,网络短剧集也在走向精品化。

 

如唐德影视在年报所言,在用户需求方面,用户的消费习惯逐渐趋向观看时间耗费量更小、内容承载更丰富、情节进度更快的视频内容。单集时长更短、集数更少的电视剧、网络剧是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

 

而唐德影视在网剧上的投入如何,对方并未回复。

 

由于重磅大剧极大影响回款,唐德影视现金流遭受极大不利。在2018年年报中,唐德影视指出,这也导致公司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进度滞后,并且受行业氛围影响,影视剧项目销售进度低于预期。

 

股东减持,质押承压

 

一方面需要通过内容创新,一方面在资金上也需要有更多举措,缓解压力。

 

7月12日,唐德影视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亏损7250万元至 7750万元,同比下滑180.45%至186%。

 

自6月26日开始,股东李钊从持股 4.47%减为3.35%,目前所持均为有限售条件股份。这是继明星股东范冰冰转让唐德股份后,又一大股东发起减持。

 

不过,一边是大股东减持受让,一边又在引入新的投资人。根据2018年年报披露,新入局的股东有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旗下京报长安、中信建投(601066.SH)证券旗下元达信资本,以及金汇金投资集团之鼎璟投资基金。前两者均有国资本背景。

 

目前,唐德影视的实际控制人吴宏亮先生所持唐德影视公司股权的质押比例为 99.99%。面对股价下行承压,还需要应对存在的平仓和实际控制人易主的风险。

 

新入局的投资者能否解困危机中的唐德影视?

 

即使在新的内容风向下,唐德影视依然需要理性对待,不盲目跟风。真正让观众满意的巨作,并非追逐风口而来,反而是创造新的风向。

2019-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