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北京文化“封神”:爆款如何持续
文/陈茜浏览次数:
考验影视公司核心能力的是合理投入,做收益最大化的项目,但是并不是每一个项目都能生逢其时。

 

在上半年电影总票房同比下滑,影视股普遍亏损的阴云之下,出品并发行《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000802.SZ)能否一枝独秀被寄予厚望。

 

不过,7月12日,北京文化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4800万元~6800万元,同比降幅达到208.51%~253.72%。

 

乍看会有不解,细看主要原因则是《流浪地球》因确认收入周期,业绩未计入上半年。按照此前北京文化发布的公告,截至4月11日,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收益约为2.3亿元~2.6亿元。

 

这似乎是虚惊一场。但是,电影行业不缺乏爆款制造者,稀缺的是可以站稳主流市场,持续稳定输出优秀作品的公司。

 

在行业泡沫褪去,面对今年储备电影表现不佳,上半年电视剧发行下滑,大制作电影充满不确定性等问题之时,作为“新一线”影视公司,北京文化依然面临考验。

 

《商学院》记者就电影、剧集进展等相关问题联系了北京文化品牌公关部,对方表示暂不接受采访。

 

资本和幕后大佬们

 

继《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创造一个接一个票房神话后,在2013年通过收购摩天轮文化进入影视行业的北京京西文化旅游(简称:北京文化)迅速成为一线影视公司。

 

通过重组并购,非公开募资等资本运作,这家早在1998年上市的旅游公司,看似成为少数跨界影视行业后站稳脚跟的业外资本,但是,这家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影视公司却很难证明,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上市公司的“壳”之下,集结了影视圈一众“幕后大佬”。

 

“北京文化”是由“北京旅游”在2014年更名而来,2006年之前还是“京西旅游”。

 

随着2012年旅游收入的下滑,2013年,京西旅游开始涉足影视,以1.5亿元收购了摩天轮文化的前身光景瑞星。

 

该公司董事长宋歌,在2011年到2013年,曾任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完美时空董事长。而总经理杜杨曾任华谊兄弟太合影视宣传总监。

 

 被收购时,光景瑞星(2014年改名为摩天轮文化)拥有的项目有高晓松为制片人的电影《同桌的你》,并且与从华谊兄弟离职的“金牌监制”陈国富的工夫影业签有为期三年的《合作框架协议》,通过投资,分享合作电影项目收益。

 

其中,《同桌的你》在2014年收获4.55亿元票房,为北京文化带来3870万元收入,而摩天轮文化又选中《心花路放》进行保底发行,最终该片获得11.69亿元票房,成为当年国产电影票房冠军,也为北京旅游带来1.9亿元收入。

 

在中国电影产业爆发性增长的前夕,2015年北京文化开始全面转型为影视文化公司。

 

在2014年,北京文化宣布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收购世纪伙伴、星河文化和拉萨群像三家影视文化公司。其中,最大认购方为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到2016年期末,生命人寿成为北京文化的第二大股东,占公司总股本的15.37%。

 

在一个热钱奔涌的时期,能否押中优质标的成为关键。

 

北京文化分别花了13.5亿元和7.5亿元收购而来的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背后的实控人也都是影视圈的“老兵”,也都与华谊兄弟相关。

 

世纪伙伴的创始人娄晓曦,曾出品电视剧《勇敢的心》《少帅》,报道中,他曾为华谊兄弟高管;星河文化创始人则是被称为“内地经纪教母”的王京花,曾任华谊兄弟经纪公司总经理。

 

由此,北京文化的业务拓展也从影视剧,拓展至综艺栏目项目开发、投资、制作、发行,艺人经纪,新媒体等业务。到2018年年底,旗下艺人仍有陆毅、郭京飞、柯蓝等。

 

爆款电影如何持续

 

继《心花怒放》之后,在2015年、2016年,虽然北京文化旗下的摩天轮文化参投了《解救吾先生》《我不是潘金莲》《南极之恋》《挑战极限之皇家宝藏》等影片,但是,票房成绩一般。在2018年年初上映的《英雄本色2018》,票房只有6306万元。

 

如果没有《战狼2》,北京文化或许会默默无闻。2017年,北京文化参与制作并主控《战狼2》发行,最终创造出56.8亿元票房。

 

2018年,北京文化参投的《我不是药神》又成为票房黑马。2019年春节档,承制、出品并发行的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在上映90天后,票房达到46.55亿元,被称为创造了国产科幻电影元年。

 

考验影视公司核心能力的是合理投入,做收益最大化的项目,但是并不是每一个项目都能生逢其时。

 

北京文化主投的另一部影片《刀背藏身》原本定档7月19日,近日官宣因市场原因退出暑期档何时上映也是未知数。

 

随着《刀背藏身》的撤档,北京文化下半年的“子弹”并不多。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已经开始发行的影片有《刀背藏身》《妈阁是座城》。而由李少红执导,白百何、吴刚出演,拥有豪华阵容的《妈阁是座城》在暑期档表现平平,只有5千万元票房。被评论为演员演技在线,但剧本打磨不够。

 

据2018年年报显示,尚在后期制作中的有《岁月忽已暮》《诗眼倦天涯》《热带往事》《特警队》《跳舞吧!大象》《成长在明天》《全民直播》《你是凶手》8部影片。

 

目前,喜剧片《跳舞吧!大象》定档在7月暑期档,其他影片还是待定。

 

随着开心麻花系在2018年出品的电影《李茶的姑妈》口碑不及预期,轻喜剧片的票房号召力在减退。根据犀牛娱乐的预估,《跳舞吧!大象》预估票房也只有1亿元。

 

据了解,第三季度《流浪地球》收入将确认,且与之前预估的2.3亿元~2.6亿元接近。即使有了这项收入,虽然可以缓解目前的亏损,但是,如果下半年的电影表现不佳,也难以实现2018年约为12.05亿元的收入规模和3.26亿元的净利润规模。

 

 

“封神”的挑战

 

在内容监管收紧的当下,一连踩中观众情绪和政策导向的北京文化,也在寻找下一个《流浪地球》。不过,这次类型选择则是备受争议的神话题材。

 

北京文化将重金打造的类型片爆款电影《封神三部曲》备受瞩目。2018年9月5日,该片正式开机。

 

据报道,这部三部连拍的神话电影计划投资30亿,被定位为“中国人自己的神话史诗大片”。导演编剧由魔幻片导演乌尔善担任,邀请《指环王》团队担任特效总监和创作指导,以及华人著名监制江志强担任监制,意欲打造成中国《指环王》。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北京文化用于《封神》超级 IP 项目前期开发费用及投资已经达到 3.6亿元。其中3亿元为此前公司原用于“对全资子公司艾美投资进行增资”的2016年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3亿元。

 

7月5日,证监会发布《再融资业务若干问题解答》30条,提出上市公司募集资金应服务于实体经济,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主要投向主营业务,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游戏。

 

关于《封神三部曲》的投资资金是否已经全部到位,预计为多少,主要参投方等内容,北京文化方面并未回答《商学院》记者的提问。

 

除了资金问题,对于封神题材的电影来说,更大风险或许来自内容。

 

目前,根据“封神榜”的神话故事改编的电影、电视剧非常之多,制作质量也参差不齐。在“限古令”的影响下,今年,在湖南卫视播出的新版《封神演义》被人民网点名“毁经典”,在尚未播出完毕后,直接被停播。

 

把握住主流价值观和艺术创作尺度的平衡,对于主创来说依然充满考验。

 

这次,《封神三部曲》北京文化扛起的是“中国电影工业化”的大旗。

 

在6月接受众媒体采访时,《封神三部曲》导演乌尔善曾多次提到中国电影工业化势在必行,并提出电影工业化可以分为三个方面:第一个是类型化的创作,每个类型都要有一定的创作标准,剧本、制作都有一定的规范;第二方面是科学且系统化的制片管理,以保障大规模的生产;第三方面是新技术的应用,科学和艺术的结合也是电影工业化考量的重要标准。

 

中国电影工业化体系建立是行业内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是,真正实践无法单纯靠一部影片的力量。《封神三部曲》提出电影工业化,宣传目的性更浓。

 

电影制片人严新(化名)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在当下中国电影圈的环境下,《封神三部曲》宣称要真正采用工业化运营方式,基本还是要靠自己去摸索。

 

同时,在好莱坞大片单纯凭借视效已经很难吸引观众的当下,被过度开发的封神IP,能否创造票房奇迹,依然充满不确定性。

 

电影产业和电影受众研究者、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封神》这类大导演、大明星、大制作组合的电影投资需要更慎重,现在观众并不看重电影花了多少钱,有多大明星,制作上多经典,团队多厉害,更看重的是故事本身和电影里每一个角色真正牵动人心,引发共鸣。

 

 

不确定性增加

 

除了受电影业务收入确认周期影响,北京文化半年报报表将呈现亏损。在电视剧业务上,受行业政策及市场环境影响,今年上半年收入下降明显,而去年同期去年有《大宋宫词》《云巅之上》等影视作品确认收入。

 

据了解,《大宋宫词》在2018年12月杀青,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确认收入约为1.02亿元。根据第一季报,该剧仍处于后期制作期,尚未确定开播时间。

 

在限古令的影响下,多部古装历史题材的影片在确定播出平台和档期后,被临时叫停,导致后续回款难。比如迟迟未播的《天下长安》等剧。

 

同时,视频平台也对版权作品压价。关于,目前已经确认收入的《大宋宫词》确定播出的平台,排播情况,以及版权收入在半年内是否发生变化等问题。北京文化方面并未给予回复。

 

 

质押危机

 

在极其烧钱的影视行业,资金也是公司的生命线。北京文化当前的股票在9.5元徘徊,距离2017年的股价高点22.29元已经跌去57%。

 

根据7月的公告,北京文化持股5%以上股东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西藏金宝藏)质押给第一创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002797.SZ)的公司股份涉及违约,被质权人第一创业实施违约处置而导致强制平仓。截至7月18日,已经被动减持公司总股本0.65%股票。

 

北京文化表示,西藏金宝藏不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减持不会影响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持续经营,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并且被动减持可能继续。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西藏金宝藏为北京文化第三大股东,持股约7.38%,而其实际控制人就是北京文化的副董事长娄晓曦。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第一大股东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5.9%,而全部处于质押状态且被冻结。西藏九达投资所持的6.64%,石河子无极股权投资5.32%也几近全部质押。

 

在西藏金宝藏因质权人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公司股票的情况下,其他股权处于质押状态的投资人是否有被强平的风险?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会带来哪些负面影响?针对这一问题,北京文化并未回复。

 

7月18日,北京文化董事兼副总裁张云龙曾对外表示,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公司始终坚持以投资制作优质的影视作品为目标。公司管理层一直关注股价的情况,如有增持计划,公司将及时对外披露。

 

关于北京文化的经营策略,严新认为,北京文化战略上会激进一些,但战术操作非常谨慎。

 

在接连投中现象级影片之后,作为新一线影视公司的北京文化依然需要把握节奏,保持谨慎。

 

2019-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