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恒大与FF“闪崩” “印亭配”的幕后心机
文/ 游丛瑞 董枳君浏览次数:10000
“印亭组合”不过3个多月的时间,就走到了“闪崩”的边缘。

  2018年10月7日下午,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0708.HK,下称“恒大健康”)发布了一则内幕消息公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公告中称,Faraday Future(下称“FF”)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控人为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Smart King(恒大健康子公司时颖与FF公司的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要求恒大健康的投资子公司进行后续的付款。

  此前,恒大健康已经向FF公司支付了8亿美元的投资额。2018年10月3日,FF公司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要求,若恒大健康拒不付款,FF公司将取消恒大健康子公司时颖享有的股东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此前签订的所有协议。

  10月8日,Faraday Future在其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Faraday Future(FF)维护公司正当权益的严正声明》,其中披露的多处交易细节与恒大健康所称的不符。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收购香港时颖有限公司,并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而Smart King公司则是由时颖和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的公司,合资之初的协议为拟出资20亿美元,而目前Smart King公司仅收到了8亿美元的第一笔投资。

  恒大许家印通过投资贾跃亭的FF进入造车领域,业内称为“印亭组合”。如今距离恒大健康成为FF公司第一大股东仅仅过去百天,双方就有了场诉讼官司。

  目前,双方正是就后续投资事宜展开博弈。第一大股东恒大健康认为FF公司实际上还未到达支付后续款项的条件、实控人贾跃亭操纵董事会强迫付款,而实际控制人则表示这是恒大健康故意拖欠款项,同时拒绝其他投资者的进入。

  各执一词 恒大与Faraday Future争夺控制权

  10月8日,Faraday Future在其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Faraday Future(FF)维护公司正当权益的严正声明》,其中披露的多处交易细节与恒大健康所称的不符。

  按照FF公司的说法,在2017年11月,恒大以20亿美元的对价获得FF母公司45%的股权,约定于2018年年初支付8亿美元,并承诺在之后支付剩余12亿美元。其后,在2018年7月,恒大又主动提出签署补充修订的三方协议,同意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但是,恒大单方面出现财务违约,拒绝在支付条件达成的情况下支付剩余款项并试图获得FF的控制权、阻止其他拉远的直接融资。

  因此,FF认为,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 —— 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而在此前恒大健康披露的内幕消息公告中,原合并认购协议中8亿美元的支付时限为2018年年底,而非FF所称的2018年年初。同时,提前支付款项的补充协议也是由FF原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提出。在公告中,恒大健康称“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其投资公司付款。”

  《商学院》记者就此时向恒大官方进行求证,恒大官方表示,以发布公告的内容为准。记者向Faraday Future 求证时,FF公司给出了官方公众号上的声明文章。

  此次事件发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两方代表的上市公司股价均跌幅惨重。FF公司实控人贾跃亭所掌控的A股上市公司乐视网股价暴跌,下午两点时触及跌停板,收盘跌幅为7.93%,市值缩水12.36亿元。而恒大健康的损失则更为惨重,跌幅一度达到23%,蒸发近四分之一的市值,收盘跌幅16.38%。

  谁主FF?

  外界看来,恒大与FF之间是一场“罗生门”,谁对谁错,有待事件进一步发展,有消息称,贾跃亭可能是利用补充协议中的部分漏洞向恒大健康提出诉讼。

  造车烧钱,而贾跃亭“缺钱”;地产要转型,许家印看好造车,因此在贾跃亭资金链紧张的背景下,恒大子公司时颖与实际控制人贾跃亭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需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并随着投资协议的生效获得合资公司45%股份这样的合作一度被资本市场异常看好,2018年6月26日,在正式公布对FF的投资后,恒大健康盘中一度上涨79.61%,收盘最终报7.66港元/股,涨幅为66.16%,总市值达661.8亿港元,创下历史新高。

  在成立合资公司时,贾跃亭通过同股不同权的方式,掌握“1股10票”的投票权,保证自己对于公司的控制力。同时,与恒大签订对赌协议,若FF在2019年一季度不能量产,特别投票权将转至恒大。

  在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封士明看来,贾跃亭签署的这份对赌协议风险极大,有可能让他失去FF公司的控制权。当被问及贾跃亭能否完成量产对赌协议时,封士明持否定的看法。同时,关于FF公司与恒大签署的这份对赌协议,他也认为贾跃亭作为汽车领袖,所做的决策过度自信,背离了客观的市场规律。“主观意愿和市场规律永远有背离,连埃隆·马斯克都不能保证特斯拉的产能,更不用说毫无造车经验的贾跃亭。”封士明说,“当有限的能力承载不住无限膨胀的欲望时,悲剧就会发生。”

  腹背受敌:乐视网也面临控制权危机

  这样的“悲剧”,在贾跃亭的身上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当乐视网的案例被商科学生作为管理层过度自信导致的资金链断裂的经典教材时,还不能忽略贾跃亭为乐视帝国崩塌所承担的巨额债务。

  贾跃亭目前面临着质押股票被平仓的重大风险,这有可能让他失去上市公司乐视网的控制权。乐视网(300104.SZ)公告称,截止2018年9月25日,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102,257.6916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5.63%,其中87,685.8714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98%;102,257.6916万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机关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25.63%,冻结时间为自冻结之日起三年。

  2018年9月26日,贾跃亭所有质押的股票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行业人士指出,贾跃亭持有公司股票的处置进度一定程度受其股票质押、冻结状态的影响,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目前,天津嘉瑞汇鑫对乐融致新的持股份额增至46.05%,已经取代乐视网成为乐融致新的第一大股东。乐视网表示,据公司初步模拟测算统计,如上市公司2017年度合并范围不包含乐融致新,该模拟测算情况下上市公司与乐融致新相关的广告、会员、CDN服务费等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约为40%左右。乐融致新虽仍为乐视网的重要合作公司,但乐视网未收到孙宏斌及其关联方的增持及购买其他资产的计划。

  针对孙宏斌全面接手乐视的消息,乐视网官方表示,目前贾跃亭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并未发生变更。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