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新政|上海绿牌新政要对小型电动汽车“下刀”?专家称:本质应是去鼓励,而非限制!

原创 作者:赵建琳 朱耘 / 发布时间:2021-05-15/ 浏览次数:0

 
上海绿牌新政要对小型电动汽车“下刀”了?
 
近日,《商学院》记者了解到,上海市正在研究新的绿牌上牌政策。受政策制定影响,多款小型电动汽车目前在上海已被暂停发放新能源汽车牌照,涉及欧拉黑猫、欧拉白猫、奇瑞小蚂蚁、奇瑞eQ、奔奔E-Star、五菱宏光MINI、荣威CLEVER等车型。
 
在业内专家看来,这次上海绿牌政策调整与特斯拉并无关系。业界对此次政策调整原因猜测,是以管理上海市的交通压力为目的进行调整。
 
伴随政策调整原因的猜测,绿牌上牌门槛近日引发业内热议。有经销商告诉记者,上牌门槛或是车身超过4.6米,价格在10万元以上;也有经销商告知,上牌门槛可能是续航超过360km,最高车速超过120km/h,两条件必须同时满足。
 
2021年5月12日,《商学院》记者向长城欧拉、上汽通用五菱、奇瑞集团、长安汽车和上汽荣威等企业发送采访函,以了解公司目前对此事所作的准备。其中,长城欧拉方面对此事暂时不作官方回复;上汽通用五菱方面表示目前还没收到正式的政策通知,对一些采访问题暂时无法回复;长安汽车方面表示由于政策具体内容还未明确,暂不方便对外界猜测作回应,会等政策明确后再根据政策做相应调整。奇瑞和上汽荣威方面则未予以回复。
 
多家经销商告知记者,新政原计划5月10日发布,但到了日子并未发布。外界有消息称会在五月底前公布。近日,记者向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了解新政出台的具体时间和原因,新能源办工作人员回复称他们只是执行部门,具体发布时间还不清楚,也在等通知。
 
 
 
多款小型电动车被暂停上牌,上牌门槛众说纷纭 
 
 
 
最近,上海调整绿牌上牌政策一事引起汽车圈热议。起初引发关注的源头是不久前上汽通用五菱的“明星”电动产品五菱宏光MINI被指暂时无法上绿牌,彼时有消息传出上海绿牌上牌门槛是车身长度要达到4.6米以上,价格在十万元以上,随后就有网友做出标价为100001元、4.61米黄金上牌尺寸的加长版五菱宏光MINI EV效果图。
 
除了五菱,欧拉、长安、奇瑞、荣威等多家拥有小型电动产品的品牌也存在近期在上海无法上牌的情况。“暂停上牌从2021年4月底开始,黑猫白猫暂时不能上牌,所以我们也不接这样的订单了。如果现在想买黑猫白猫,可以到上海以外地区买,或者考虑购买紧凑型的好猫,不受上海政策调整影响。” 欧拉上海经销商介绍说。
 
长安奔奔E-Star、奇瑞小蚂蚁、奇瑞eQ等同属于小型电动汽车的产品也被暂停上牌。当记者提出咨询小型电动产品时,经销商都会告知现状,即使有库存也无法带看现车,并建议咨询者考虑店内紧凑型及以上的电动产品。而荣威CLEVER这款小型车据经销商介绍已于上月停产,停产原因未知,但经销商猜测或与此次政策调整有关。
 
绿牌新政的悬而未决使得外界猜测四起。最为人们关心的问题之一便是上牌门槛会变成什么样。此前,上海市对已纳入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或其他相关车型目录的产品实施免费赠送绿牌的政策。有经销商猜测,新政出台后,小型电动产品大概率不能再免费送牌照了。不止一家经销商表示,如果以后小型电动车在上海上不了牌,就不在上海销售这样的产品了,现有库存也会退回厂家。
 
关于今后可能出现的上牌门槛,外界说法众说纷纭。有经销商说车身长度要超4.6米,价格要在10万元以上;也有经销商说会限定技术指标,即续航里程超360公里,最高车速超120km/h,且两指标均需满足。记者为此以前述提到的几款小型电动汽车为代表盘点了其各项指标值。
 
 
若对照外界猜测,上述几款车型终端价格均在10万元以下,车身长度均在4.6米以下,续航里程多数位于360公里以下,最高车速多位于120km/h以下,且没有产品能同时满足续航里程高于360公里和最高车速高于120km/h。看上去,此番政策调整似乎是对小型电动汽车的一次精准“狙击”。
 
不到新政出台时,外界猜测也仅仅是猜测而已,可以看作民众对政策的好奇窥探,同时也体现了民众对未来购车切身利益的关心。尤其受此次政策调整影响的产品集中在小型电动汽车,难免给外界形成限制小型电动汽车甚至限制价格便宜产品的错觉。这意味着政策制定需要慎之又慎。
 
在罗兰贝格全球高级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方寅亮看来,他相信政策的本质是去鼓励,而非限制,只是看政策鼓励的方向是什么。“我相信政策大概率考虑的是小型车免费送绿牌这件事是不是合适。外界有种种猜测,或许也有一种压力测试的意味吧,看看市场上对这些猜测是什么样的反应。”
 
在鼓励性质的大方向下,方寅亮认为需要仔细斟酌门槛指标,不建议简单“一刀切”。小巧的产品也可能是产品竞争力很强或技术含量较高的产品;同时,续航、车长在大部分情况下与价格相关,只是有些属于过程指标,有些属于结果指标,可以通过敏感性分析和相关性测试去评估到底选择哪些指标更有利于政策鼓励方向的落地。
 
 
 
绿牌政策调整可能透露了哪些信息? 
 
 
 
上牌门槛引发热议背后的本质问题,就是为什么要调整上牌政策的问题。采访中,不止一家经销商认为或许与上海的交通压力有关,有经销商认为,去年续航一百多的产品都在送牌照,未来国家对新能源车的要求肯定是越来越高,不可能越来越低。
 
近年,上海不遗余力地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最为典型的是引入特斯拉,“飞速”建厂投产,2020年这家企业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中最大的“鲶鱼”;蔚来汽车最早成立于上海,接下来,集度汽车选择“落户”上海,理想汽车将在上海建立研发总部。
 
上海新能源汽车销量正急速攀升。数据显示,2020年上海新能源汽车完成产量23.86万辆,同比增长190%;同期新增推广新能源汽车12.1万辆,同比增长92%。该年上海新能源车销量占同期全国销量的8.85%,上海成为2020年全国新能源车销量最高的城市。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提供的数据显示,上海新能源车渗透率从2016年的6%增长至2020年的20%。其中,2020年相比2019年10%增长了一倍,增速远高于北京、广州、深圳等特大城市,预计2021年的渗透率能达到31%,该预测值也高于其他城市。

图源:崔东树个人公众号
 
2021年上海制定的《上海市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实施计划(2021-2025年)》(简称实施计划)提出更大的目标,即到2025年上海市新能源汽车年产量超过120万辆。这一数字相当于2020年上海新能源车年产量的5倍多。
 
上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裘文进在上述实施计划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介绍,2020年以来,上海新能源汽车增长势头明显加快,一方面凸显了市民对绿色低碳出行的热情,另一方面也确实加大了全市交通排堵保畅的工作难度。
 
尤其是在燃油车尚未被新能源车替代的时候。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钟师接受采访时说:“作为特大城市,上海的交通压力一直比较大,在燃油车方面通过拍牌来控制,新能源汽车方面又有政策倾斜,所以新能源汽车现在是一个新的增量,那么上海实际上就在评估这对将来交通总量的影响会有多大。”
 
上海也确实已出台一些限牌政策管控交通压力。比如从2020年11月起,上海开始实施外牌限行新政;2021年2月,上海提出将自2023年起,不再对含增程式在内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发放新能源汽车专用牌照。而此次看似针对小型电动汽车的绿牌政策调整或可看作是上海管控交通压力的一部分。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若小型电动汽车未来在上海无法再享受免费送牌照的政策倾斜,会给这些产品的销量带来多大冲击?崔东树认为,出台新政对这些小型电动汽车的影响比较小,原因在于上海的新能源车销量主要以A级车和B级车为主,两级别产品占比高达84%;A0、A00级小型车占比则非常小,各为6%。
 
图源:崔东树个人公众号
 
那些全国销量表现很好的小型电动产品在上海地区没有了“光环”。根据盖世汽车研究院提供的上险量数据计算可得,2020年国内自主新能源汽车中的销量王者五菱宏光MINI EV在上海地区的上险量仅占同期全国销量的2.3%;欧拉黑猫该比值为2%,欧拉白猫为2.9%;荣威CLEVER为8.4%;奇瑞小蚂蚁为12%;奇瑞eQ1为3.3%;奔奔E-Star为2.8%。
 
矛盾的地方出现了,既然上海并不是小型电动汽车的主销地区,为什么此次新政似乎“剑指”小型电动汽车呢?“由于当下小型电动汽车价格都较便宜,很好入门,所以容易上量,导致购车占号的现象出现,进而使得相关部门担心占号现象若日益加剧可能会给道路交通带来更大压力。”钟师对记者讲道。
 
在方寅亮看来,政策的最终目的都是引导市场。一方面通过政策引导缓解交通拥堵压力;另一方面,在支持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大方向的基础上,通过政策引导帮助产业更加良性有序发展。待政策落定后,企业也会根据鼓励方向做相应产品优化,就看政策引导方向和产品优化可行性上的匹配度如何,无论如何,政策的核心目的一定是希望企业真正将产品做实。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