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银行 | 贵阳银行定增计划一波三折 ,一天9罚单背后资产质量现隐忧

作者:吕笑颜 石丹 / 发布时间:2020-08-11/ 浏览次数:0
  

继贵阳银行(601997.SH)决定撤回定增申请文件并将重新申报消息之后,日前,该行定增计划取得进一步进展。

 

据贵阳银行8月5日晚间公告显示,当日,该行召开了2020年第三届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审核通过了包括关于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二次修订稿)在内的多项议案。

 

事实上,在延期回复证监会对其定增方案的反馈意见两个月后,7月20日晚,贵阳银行发布公告称,公司将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申请文件并将重新申报。这一公告引发了诸多关注。

 

除了定增“命途多舛”之外,近期贵阳银行麻烦不断。继6月底一次性领到10张罚单后,该行近日再提9张罚单。虽非巨额罚单,但如此高频地被处罚并不多见。

 

针对距证监会定增新规4个月才决定撤回申请、二次修订后的定增方案的定价问题、频收罚单原因、资产质量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贵阳银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定增计划“一波三折”:因政策调整两次修改方案

 

此前,贵阳银行因定增延迟回复证监会反馈意见受到了市场的关注,市场一度出现“延迟答卷,定增受阻”的猜疑。7月20日晚,贵阳银行发布公告称,公司将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申请文件并将重新申报。这一公告引发了诸多关注。

 

事实上,贵阳银行自去年以来一直在谋划不超过45亿元的A股定增事宜。根据7月20日的公告,由于上一次修订后的定增方案的战略投资者不符合新的监管规定,贵阳银行第二次修改定增方案。

 

实际上,此次撤回定增申请再申报对于贵阳银行来说会有何影响也备受市场关注。对此,投行人士刘晓(化名)对记者表示:“撤回定增整体影响不大,但会拖慢定增实施进度,不利于定增募资的尽早完成。”

 

贵阳银行在7月20日的公告中表示,公司将结合监管政策、资本市场情况、公司战略规划及发展需求等,修改调整非公开发行方案并尽快重新申报。

 

对于证监会提出的问题是否还需回复,贵阳银行公告表示,申请文件撤回后,公司不需再对问题进行回复。如重新申报后证监会再次出具相关反馈意见的,公司届时将根据证监会要求进行回复。

 

事实上,该行定增过程可谓“一波三折”。

 

今年1月贵阳银行董事会通过了定增方案。然而,不巧的是,随即便“撞上”再融资新规,3月2日,贵阳银行依据新规对定增方案进行了第一次调整;4月24日,证监会向贵阳银行出具了《行政许可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要求该行30日内对认购对象、关联交易、理财业务风险等11个问题进行说明。5月20日,贵阳银行公告称,由于本次反馈意见部分问题回复需要进行充分论证和补充完善,整体回复工作量较大,公司已申请延期至7月23日前回复。

 

事实上,彼时也掀起了市场对于贵阳银行“延期交卷”是否因为其对证监会提出的问题存在回复困难的讨论。

 

7月20日的公告将谜底揭开。根据公告,贵阳银行原定增方案的8名认购对象不满足证监会3月20日下发的《发行监管问答——关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有关事项的监管要求》。

 

根据贵阳银行公告,贵阳银行原认购对象厦门国贸、贵阳市国资公司、贵阳投资控股、贵阳工商产投、贵州乌江能源、贵阳城发集团、百年资管、太平洋资管退出。在贵阳银行7月20日新披露的二次修订后的定增方案中,定增发行对象由原来的8名对象修订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目前本次发行尚未确定发行对象。

 

不过,此项“不满足”距离证监会提出要求已有4个月。那么,为何时隔数月才决定撤回申请?对此,截至发稿,贵阳银行并未回复《商学院》记者在采访函中的提出的疑问。

 

根据7月20日的定增计划,贵阳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为不超过5亿股(含本数),募集资金总额为不超过人民币45亿元(含),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据了解,贵阳银行成立于1997年4月9日,2016年8月16日该行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是我国中西部首家A股上市城商行。自上市以来,贵阳银行一直未通过发行普通股进行股权融资。至2019年末,贵阳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上一年度的9.61%下降0.22个百分点至9.39%,截至今年3月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回升至9.59%。

 

贵阳银行在定增方案中指出,公司有必要通过进一步充实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水平,以增强应对复杂国际环境和国内宏观经济变化的风险抵御能力。

 

据公告显示,修订后的定增方案改为市场询价方式,即定价方式由定价调整为竞价,也即定增方案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后,采用市场化方式按照价格优先的原则进行发行,按照市场询价的发行规则,市场询价不能提前锁定投资者,因此,贵阳银行与厦门国贸等8名发行对象签署了终止协议。

 

调整后的定增方案,定价基准日为非公开发行的发行期首日。发行价格原则保持不变,仍为不低于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80%(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A股股票交易均价=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A股股票交易总额/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A股股票交易总量)与本次发行前公司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者。在限售期方面,由改为发行对象认购本次发行的股票自发行结束之日起由18个月改为6个月内不得转让。若相关监管机构对于发行对象所认购股份限售期及到期转让股份另有要求的,从其规定。

 

刘晓认为,即使贵阳银行调整方案,仍将面临目前破净银行定增的难题——定价问题。由于目前贵阳银行处于破净的状态,定增底价大概率将是发行前本行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这一价格显然高于公司在二级市场价格,如何吸引机构入局,以及到期后如何确保机构退出,都将是难题。

 

一天领9张罚单,资产质量承压

 

事实上,贵阳银行近期的“烦心事”不断。

 

据银保监会官网7月28日信息显示,贵州银保监局对贵阳银行开具9张罚单,共涉及贵阳银行2家分行4家支行,罚款金额总计230万元。此外,还有一名员工被罚款5万元,另有一名员工因利用工作之便挪用客户资金及骗贷被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

 

监管部门分别将上述7张罚单开给了贵阳银行云岩支行、贵安分行、成都分行、中南支行、观山湖支行、息烽支行。

 

与此同时,贵州银保监局此次处罚除了贵阳银行的分支机构,还将一些罚单直接下到了责任人,例如因为对贵阳银行贵安分行自有资金借道违规转存定期存款,并质押发放贷款虚增存贷款负有领导责任,该行胡霄恬被罚款5万元。

 

此外,贵阳银行云岩支行何赣平因为利用工作之便挪用客户资金及骗贷,被监管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

 

其中,贵阳银行贵安分行因自有资金借道违规转存定期存款,并质押发放贷款虚增存贷款,被罚50万元;贵阳银行成都分行因对借款企业划型不准,填报数据不准确,被罚20万元;贵阳银行云岩支行因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承兑业务、违规发放借名贷款,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四证不全”的房地产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被罚50万元,因对员工行为管控不力被罚20万元;贵阳银行中南支行因贷款资金被挪用,被罚20万元;贵阳银行观山湖支行因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并将部分资金转为通知存款,虚增资产负债规模,被罚50万元;贵阳银行息烽支行因滚动贴现商业承兑汇票,且以部分贴现资金兑付到期商票,掩盖信用风险违规情况等被罚20万元。

 

资料来源:银保监会官网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不是贵阳银行第一次收到密集罚单,就在此前的6月30日,贵阳银行也一次性收到了10张罚单,而这10张罚单均是针对贵阳银行总行开出,其中有3张是处罚个人。

 

其中,该行被罚案由主要涉及:因理财资金借助通道发放委托贷款,部分资金被挪用于兑付融资人发行的私募债、从部分理财产品中提取投资风险互换金,用于调节收益,刚性兑付被罚50万元;因理财资金投资本行信贷资产收益权被罚20万元等。

 

资料来源:银保监会官网

 

北京银行业风控人士张申(化名)认为,贵阳银行上述违规行为是监管明确禁止的,被罚金额并不算大,通常罚款金额与违规金额、严重程度等有关,有些严重违规的可能被罚上亿元。他表示:“当前,企业整体经营压力较大,很多资金需求都是为了借新还旧,且近期有银行理财产品受债市影响很多都出现浮亏,这些对于中小银行而言,资产质量会进一步承压。”

 

事实上,贵阳银行被罚案由中也多次提到,其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大部分用于置换表内信贷资产及承接类信贷资产,隐匿不良。

 

资料来源:银保监会官网

 

从该行近年来的业绩看,贵阳银行资产质量和净利润稳步增长,但不良率也随之持续提升。截至2019年末,贵阳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9.61亿元,较年初增长6.55亿元;不良贷款率1.45%,较上年末上升0.10个百分点。受疫情影响,2020年1季度不良率上升 17BP至 1.62%。

 

而在风险抵御方面,截至2019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291.86%,较上年同期上升25.81个百分点;不过,到了2020年1季度末,该行拨备覆盖率环比下降13.27个百分点至278.5%。

 

同时,截至2019年末,该行拨贷比4.23%,较上年末上升0.63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该行拨贷比进一步提升至4.51%。

 

对此,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杨仁文认为,该行拨贷比提升较为明显,说明 2019 年核销力度较小,低认定、低核销,保证了不良率不出现过大上行。他表示:“不良净生成率下降显著,而2019 年与 2020年1季度拨贷比达 4.2%、4.5%,提升较为明显。说明贵阳银行 19 年末不良认定标准有所放松,使不良生成速度减缓,配合不良资产核销力度减小,来保证不良率不出现较大上行。实际上的不良生成压力可能比看到的要更大一些。”

 

而在未来资产质量衡量指标方面,截至2019年末,关注类贷款占比为2.76%,同比增长0.17%,而2020年一季度关注类贷款占比进一步上升13bp至2.89%,同比上升21bp。对此,天风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也认为该行未来资产质量存在隐忧。

 

资料来源:贵阳银行2020年1季报

 

资料来源:贵阳银行2019年年报

 

对于贵阳银行资产质量及定增计划后续发展状况,《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