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抗击疫情 | 是时候关注经济了!零售消费、工业生产、餐饮娱乐、交通物流……哪个领域最受伤?

作者:陈茜 赵建琳 陈淑文 钱丽娜 / 浏览次数:0
  

北京时间2020年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日内瓦宣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已经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宣布,该决定有效期为三个月,如疫情发生重大变化,总干事有权提早召开会议,解除紧急状态,同时强调,没有必要采取限制国际旅行和贸易的措施,世卫组织不推荐限制旅行和贸易的措施。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马亮教授向《商学院》记者表示,没有限制贸易和旅行,等于是妥协版的PHEIC。

 

截至目前,国家卫健委已派出多支医疗救治队驰援武汉,各大口罩防护服企业加班加点恢复生产,各社会机构团体积极为应对此次疫情捐资捐物,三所“小汤山”模式医院加快建设,各地纷纷全员排查发热病人,分级分类就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31日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已经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有效控制并最终战胜疫情。谭德塞说,虽然会有一些经济损失,但中国采取了超常规的有力措施,中国在很多方面为应对疫情提供了榜样。

 

2020年春节假期即将结束,为减少人员流动,多地出台措施延后开工,很多人在关注疫情发展的同时,也对国内短期经济的影响表示担忧。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管涛指出,面对突发疫情,这次政府动手更早、应对更有经验,疫情有望得到更加及时、有效的控制,但可能会加大短期经济冲击。同时管涛强调,疫情对中国经济可能是心理影响大于实质冲击。

 

零售、旅游、交通、影视:影响首当其冲

 

2020年,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肆虐,科学研究显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在整个基因组水平上与蝙蝠冠状病毒的同源性为96%,这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与17年前的SARS病毒一样,其自然宿主都来自蝙蝠。

 

这也让人们联想到了2003年SARS疫情的情况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商学院》记者说:“世卫组织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短期内,将会对中国经济造成严重的影响,国外或会将对来自中国内地的商品提高准入门槛或直接禁止进入。据清晖智库统计,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会从2019年第四季度的6%降至4.5%左右。但长期来看,对中国经济影响整体有限,此次疫情的影响总体上弱于‘SARS’的影响。”

 

来自国金证券研究所的一份发布报告显示,社会零售品总额增速在2003年4-5月(非典爆发期)出现明显下滑,7月控制期结束后恢复增长势头。中西药品类和洗涤用品类、食品类销售增长,住宿和餐饮市场受到严重影响,在疫情较重的5月份,全国餐饮业零售额同比下降15.5%,交通行业也是疫情影响的一个典型行业。2003年二季度我国民航旅客运输量同比下降48.9%。

 

2003年,中国正处于经济增长周期,“SARS”对经济增长影响主要发生在第二季度,但总体未改变经济上行趋势,四季度增速分别为11.1%、9.1%、10.0%、10.0%。

 

但与“SARS”时期不同,当下我国经济正处于明显增速下行周期,2019年全年GDP增速维持在6.1%。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马晓河表示,疫情将对第一季度经济产经较大影响,特别是零售、旅游、交通、影视等领域。他预计,第一季度GDP增速或将破6。“按季度统计可能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的一个季度。”

 

在管涛看来,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被世卫组织定为PHEIC,这是世卫组织按其职责,对客观事实的承认,但这一认定不具有强制性,其他国家和地区是否对与中国的经贸人员往来实施限制,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判断,世卫组织明确表示不赞成甚至反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再次,中国已采取了严于国际标准的防控措施,并及时对外通报疫情信息,得到了国际上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最后,被认定后,有助于中国通过世卫组织动员更多国际资源应对疫情。

 

国际贸易:迫切需要对冲PHEIC带来的成本上升

 

虽然,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限制贸易和人员流动,但是,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列为PHEIC,是否会波及到中国对外出口贸易,备受关注。马亮认为,各国对WHO的建议遵守情况不一样,有些会更严厉谨慎。

 

中国是全球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制造已经深深融入到全球产业链中。面对当下的疫情,有分析认为,从疫区出口的货物将面临更加严格的检验和检疫,成本大幅增加。

 

马亮对《商学院》记者表示,除了国内进一步防控疫情和加快企业复工,中国需要加强同国际组织的沟通和协调,尽量争取主导权。除了世界卫生组织(WHO),还有世界贸易组织(WTO)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国际组织,加强对中国疫情防控的国际协调和援助。他表示,这类国际组织有联动性,WTO涉及国际贸易争端的裁定等,可能会因为疫情发出有利于或不利于中国的建议。

 

一些国家是否会因疫情传播等为由限制中国货物进口,尚不确定。马亮认为,货物出口受限可能较小,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主要是靠飞沫和接触传播。“中国要和关键经贸合作伙伴进行沟通,推动落实应急措施,尽可能减少经贸双方的损失。”目前来看,旅游、酒店等受影响会比较大。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指出,国际贸易方面的影响主要取决于控制疫情的时间,如果较快控制住疫情,影响是能够减少的。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遭遇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缔约国或其它缔约国对人员、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物品和(或)邮包拟采取的卫生措施,其目的在于防止或减少疾病的国际传播和避免对国际交通的不必要干扰,国际贸易业务的成本会增加。这些措施会随着疫情的控制、解除而调整、撤销。

 

“由于中国已经深深嵌入到全球产业分工中,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也离不开中国,国际社会共同想办法克服PHEIC带来的各种不便。中国的国际贸易业务短期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不会中断。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越快控制住疫情,从中期来看,这些行业遭受的损失会越小。”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副教授、上海产业结构调整社科创新研究基地专家、复旦大学企业发展与管理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明宇对《商学院》记者说。

 

今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该事件表示,(中国)很多举措远超出《国际卫生条例》要求,我们完全有信心和能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如果新冠状病毒疫情在短期得到有效控制,从中期看对国际贸易业务的影响有限,但是PHEIC使得外贸型企业在短期不可避免地要承受成本上升的压力。对此,刘明宇认为政府需要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支持出口导向型工厂的正常开工,保证订单的及时交付,全力保障外贸企业资金流、商品流、人员流、信息流的通畅。其建议:首先,需要保证外贸企业一线生产工人能及时、安全到岗。包括提供必要的卫生防护用品保障和卫生防疫专业支持,为企业出现的需隔离人员提供公共支持,尽量减少企业为防疫承担的公共成本。

 

其次,加强进出口通关的服务便利,对冲PHEIC带来的成本上升,保障进口出口国际国内供应链的良好衔接,避免为应对PHEIC出现人为的物流阻滞。

 

第三,采取措施鼓励服务贸易的发展,大力发展跨国的生产性服务,包括业务流程外包(BPO)、信息技术外包(ITO)、知识流程外包(KPO)、药物研发外包(CRO)等,支持跨境服务提供模式的创新。这与中国贸易结构优化、产业转型升级的趋势是一致的,可以顺势消解PHEIC的一些不利影响。

 

服务行业:必然出现断崖式下滑

 

春节本来是娱乐业、旅游业、餐饮业等消费高峰期,但由于阻断疫情的需要,2020年整个春节假期,几乎是全国的影院、景点等娱乐场所以及大型活动基本上都停下来了,走亲访友等个人、家庭消费也由于疫情基本上停下来了。

 

事实上,疫情对消费方面的影响首当其冲。2003年SARS时期,社会零售消费从2003年1月10.0%下滑至2003年5月4.3%。不过,随后在6月份开始反弹。由于此次疫情正值春节假期,对消费的影响更为明显,特别旅游、交通、娱乐、零售、餐饮等。

 

回顾去年春节黄金周的经济增长数据,据商务部监测,2019年除夕至正月初六,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10050亿元,比2018年增长8.5%。

 

在旅游方面,经中国旅游研究院综合测算,2019年春节假期,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4.15亿人次,同比增长7.6%;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同比增长8.2%。

 

受疫情影响,2020年春节期间,将比2019年有明显的下滑。事实上,目前餐饮、娱乐影视、还有景区旅游,这些产业都受到了很直接的影响。盘和林指出至少2020年第一季度的宏观经济,包括消费、生产、建筑,餐饮、运输、物流等消费、服务行业必然出现断崖式下滑。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消费已经占了GDP的六成以上。消费下滑对2020年第一季度GDP增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核心数据可能带来不小的冲击。

 

“消费信心的恢复需要持续一段时间,比如说在疫情解除时,消费行业不像工厂制造业一样,一解除就马上可以恢复开工,恢复消费信心要有一个过程可能有一定时间。”盘和林对《商学院》记者说。

 

尽管PHEIC并没有限制中国的贸易和旅行,但不排除有些国家会对湖北地区实行暂时的出入境限制,但盘和林认为,待疫情结束之后,或许对中国旅游业更是机会。因为中国现在是全球旅游一支非常重要的消费力量,如果有些地方会限制,尤其是来自湖北武汉的,甚至限制中国的游客,这个对中国的影响不算太大,很可能反而把这一部分国外的消费旅游留在国内。这样一来对国内的旅游业可能对第二、三、四季度说不定还有一个恢复性的一个增长。假如采取限制国际旅行和贸易的措施,整体来说,不利于全球旅游业的复苏。

 

工业生产:延期开工“伤口”如何愈合?

 

2020年春节,亿万中国民众关注疫情,多地在春节期间出台政策,延迟复工时间,这让很多中小企业主感觉“压力山大”。

 

很多制造业企业人员劳动密集度较高,同时也是很多关键领域的“上下游”产业链,延期开工,是否会对行业造成一定的影响,盘和林给出的答案是否定。“通过转型升级后,我们现在对劳动密集型的依赖时间很少了,”从制造生产业的角度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在经过智能化改造之后,同样时间生产率比以前传统型的工厂高两三倍以上,所以这块的话他觉得我们国家现在不是生产率的问题。

 

事实上,目前政府对防控疫情的决心是空前的,不惜以工厂推迟开工等代价,一方面是从人道主义考虑,另一方面也是想以最短时间遏制住疫情发展,把经济损失降到最小。同时,也给未来经济“弥补”或者是对冲留下更多的时间和空间。

 

中小企业:“生死攸关”的时刻到了

 

疫情不会对工业生产造成影响,但是中小企业的“生存”问题,却不得不受到更多的关注。 这次可能对中小企业这次冲击比较大。因为一旦停工一到两个月,对他们来说可能生死攸关的时期。

 

管涛指出,受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经济活动趋缓,市场有效的贷款需求下降,银行信贷投放有可能受阻。企业经营困难加大依然是客观事实。此种情形下,降准降息等总量货币政策工具可能针对性和有效性不足,更多应该发挥积极财政政策的结构性调节功能,包括:增加公共卫生支出;增加对疫情重灾区的转移支付,保就业、保民生,进一步减税降赋,为缓解财政压力,可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特定地区和行业定向实施。

 

盘和林建议,通过一定的财政扩张政策,比如说免税,尤其是对重点行业、受影响行业较大的行业。比如说旅游行业确实可能是做一些民生投资,可以适当提前的民生的补短板的。甚至像一些5G技术类的基础设施还是可以提前补短板、提早谋划。减少对技术类产业的冲击力度。

 

适当宽松的货币政策也是专家们给予的重要建议,降低融资成本,防止经济泡沫是重点,盘和林强掉,对于恢复经济,不主张对所有行业的全部刺激,还是要注重高质量发展,如果还是去扶持那些低端的重复性的产业可能对我们国家没什么意义。

 

“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关键在于疫情的发展。这次疫情发现和处置得较早,为疫情防治争取了一定的主动。如果疫情能够在短期内得到控制,就不会对宏观经济造成太大影响,更不会影响去年底以来中国经济逐渐寻底企稳的中期走势。在疫情集中爆发期,政府可加大对疫情管控需求较大行业及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和地区的政策支持力度,但提质增效的积极财政政策和灵活适度的稳健货币政策总基调不会发生改变。如果疫情影响持续并加重,则将会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对中国经济增长和就业产生更大冲击。对于这种黑天鹅事件,我们需要密切跟踪疫情发展,加强监测分析,不断充实财政货币政策工具箱,适时加大财政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积极应对挑战。”管涛如是说。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