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贷款中断 股东生变 理想汽车也遇“交付难”

作者:林咏梅 朱耘 / 浏览次数:0
  

2019年12月18日,中信银行宣布恢复理想汽车的信贷业务。银行公告显示,车主想要重启借贷业务必须签署中信银行的风险承担协议书,有车主反映重新借贷手续复杂。

 

停贷事件发酵一周后,银行恢复借贷的公告终于让理想汽车走出负面新闻循环的怪圈。短短半个月内,理想汽车的车主们先后经历了车型更换、延迟下线,银行停贷无法提车,再到新车多次出现质量问题,理想提车之路一波三折。

 

屋漏偏逢连夜雨。日前,理想汽车被曝工商信息再生变化,注册资本缩水1/4,17位股东同时撤资,一时间唱衰理想汽车的言论甚嚣尘上,理想汽车的诸多问题再次暴露在大众视野。

 

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理想汽车将如何回应并解决目前遇到的经营难题?理想汽车为何多位股东撤资,这对理想汽车来说又意味着什么?理想汽车未来的业务发展方向是什么? 针对上述问题,《商学院》记者向理想汽车发去采访邀请,截止发稿前,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银行停贷 故障频发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12月理想智造再增两条被执行人信息,引发银行信任危机,首批交付的新车持续出现车辆故障问题,理想汽车CEO频繁致歉。理想ONE新车交付状况频发,造车新势力进军市场挑战重重。

 

2019年12月11日,部分准备提车的理想车主发现,本应发放贷款的中信银行却没有进行相应的放贷流程,车主咨询银行方面却被告知,是理想汽车单方面原因造成银行不放款。随后,理想汽车发布官方说明,并给出解决贷款问题的应急办法。

 

(图片来源:理想汽车APP)

 

不过,理想的官方回应并没有获得所有车主的认同。一方面,中信银行突然中止放款,激发了车主对理想汽车是否有其他隐性经营风险的焦虑;另外一方面,理想给出的解决办法并不实际,理想汽车自有金融渠道不能解决车主无法提车的问题。在停贷风波在持续一周后,事情迎来转机,中信银行宣布恢复理想汽车的信贷业务,并表示之前银行停贷是因为理想智造涉及的债务纠纷。

 

重庆理想智造汽车有限公司,原名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2018年12月,理想汽车为了获得了乘用车生产资质,以6.5亿元收购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

 

就中信银行考虑的债权纠纷问题,理想汽车曾公开发表声明称,在这起收购事宜中,针对力帆汽车所负担的债权债务,力帆集团与理想汽车做出了明确的书面约定,收购时点前发生的所有债权债务均由力帆集团承担。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认为,债权纠纷不是银行停贷的主要原因,理想汽车在新车交付过程中的欠佳表现和理想ONE最新的市场销量评估,或是中信银行进行风险规避的主要因素。

 

随着银行停贷风波逐渐平息后,理想第一批新车交付又起车辆故障波澜。近日,理想汽车就车辆故障问题再次获得极高关注度。

 

目前,理想汽车已出现3起汽车问题,分别是“发动机故障误报警”“PDI忘记取消物流模式、用户被限速”以及“动力电池误故障报警,并导致车辆停驶”。理想汽车售后及其创始人李想在事件发生后快速进行售后服务和发声,从理想汽车APP评论反应,理想车主的售后服务满意度高。

 

纵观已经交付新车的威马和蔚来汽车等新能源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出现车辆问题的情况并不独特。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理想汽车研发汽车时间短、经验少,汽车出现问题似乎无法避免。不可否认,针对汽车故障问题,理想车主的售后服务满意度高,但作为企业面向大众交付的首批汽车,理想汽车发生故障会对品牌声誉产生打击,影响后期汽车销售。

 

股东退股 上市存疑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在2019年4月10日江苏常州的工厂开放日上公开表示,“造车新势力的融资窗口期剩余时间不会超过一年,一年之内会有大批企业淘汰出局,90%的投资人都会损失惨重。”理想多位股东退股的行为仿佛印证这句话,就在理想新车交付不久后,2019年12月13日,理想汽车的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原来的约9.15亿元下降至约6.83亿元人民币,降幅约25%。除注册资本降低外,理想汽车还有17位投资人及2位董事退出,投资人纷纷出走理想汽车。 

 

(图片来源:企查查)

 

对于上述变动出于何种原因以及是否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理想汽车曾公开表示,减资属于企业发展及优化企业股权结构的正常行为,是出于企业发展需要,不影响公司业务持续健康运行。

 

在同为新能源造车新势力的小鹏汽车47位股东同时出质股权时,理想汽车CEO李想也在相关微博下评论称,“在搭建红筹或VIE的结构,很正常的事情,新一轮融资有美金进入。我们和蔚来都有这样的操作。”然而,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曾向媒体公开表示,一般情况下,股东退出反映投资者对该公司前景的预期不佳,同时也意味着企业能用的钱变少了。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对记者表示,自己并不看好理想汽车这类增程式电动车的发展前景。张翔认为,公司注册资本的减少并不意味着理想汽车在搭建VIE架构,而是投资方在规避风险。理想汽车在交付方面频繁出现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投资者信心,给车企融资前景带来负面影响,理想汽车的未来并不“理想”。

 

增程式电动车,又被称为串联式混合动力车,是指汽车单纯依靠发电机的动力进行行驶,其配备的发动机输出的动力仅用于推动发电机进行发电,系统输出动力等于电动机输出动力,发动机则用来驱动发电机给电池充电,相当于在普通电动车上装了一台用于充电的汽油发动机。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张翔认为,理想作为增程式发电汽车,不属于主流方向新能源汽车类型,业内并认可度低,其核心技术不成熟,增程器研发、使用成本高,车辆性价比降低;并且,理想汽车目前十分依赖资本维持运营,汽车市场遇冷,融资困度提升,理想难以为继;加之,2019年汽车市场购车补贴政策全面退坡,理想汽车价格优势进一步丧失;同时,国内外各大汽车品牌陆续布局新能源领域,理想汽车品牌知名度低,会在更加激烈市场竞争中,承受更大压力,种种因素会导致理想汽车进一步失去市场竞争力。

 

据了解,在2018年李想就曾为理想汽车规划销量目标:理想汽车将在2019年实现量产交付,到2020年卖出10万辆,到2025年能卖出100万辆。针对理想汽车销量问题,记者致电理想官网的客服,客服表示目前没有统计交付汽车的具体数量。

 

2019年12月18日,与理想汽车同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汽车官网发布公告,“喜大普奔!”蔚来汽车在当日达成累计交付30000辆新能源汽车的目标,此时距离蔚来汽车成立已过去5年,同时记者观察到,根据蔚来汽车官网披露的汽车销量,前11个月蔚来仅完成年度目标的43.5%。

 

从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蔚来汽车面临的销量增长缓慢,实际销量与预期销量存在巨大断层等问题来看,足以窥见新下线的理想汽车的市场情况,想在2020年实现10万辆的销售目标,则需要平均每月交付约8000辆的新车,对于当下的理想汽车和新能源市场来说存在困难。

 

资本寒冬 困难重重

 

根据中国汽车协会数据显示,在1-11月,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303.8万辆和2311万辆,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9%和9.1%。其中,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09.3万辆和104.3万辆,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占比较小,分别完成20.1万辆和21万辆,销量占总体市场份额的0.9%,在新能源市场份额占比20%左右。

 

在当今车市整体下行、增程式电动车市场占比小的环境下,理想汽车能够实现量产并完成第一批交付实属不易,但这只是理想走向市场的第一步。

 

行业寒冬下“新生儿”理想汽车今后的发展方向备受业内外人士关注。《商学院》记者就该问题采访了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他分析认为,只有制造出适合中国消费者的产品,理想汽车才能立足于中国汽车市场:一要深化市场定位,提升汽车性价比,实现产品价格合适;二要开展核心技术攻关,提高产品核心技术研发能力,不断提升提升汽车性能;理想汽车还要进行企业发展目标规划,优化产业布局,确保技术路线合适;还需保障质量,增强电动汽车安全性,坚持高质量交付。在产品合适的基础上,理想汽车要切实解决服务方面的用户痛点问题,提升服务体验,搭建高水平服务体系,同时,理想汽车还需逐步提升大众认可度,建设理想汽车品牌价值,提高市场认可度与竞争力。崔东树也表示,理想汽车想要实现上述目标并不容易。

 

新能源汽车市场凛冬已至,理想汽车会采取哪些措施解决经营问题?理想汽车于2025年能否达成100万汽车的销量目标,开辟新能源领域的发展新道路?对此,《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