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转让地产、造纸业务,两面针“断臂”可否自救?

作者:文/梁伟 石丹 / 发布时间:2019-12-13/ 浏览次数:0
  

近日,柳州两面针股份有限公司(600249.SH,以下简称“两面针”)拟以11.74亿元转让纸品公司和房开公司,引来了上交所“11连问”。

 

在两度延期回复问询函后,12月10日,两面针公布对《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公司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的信息披露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两面针在回复中称,此次“资产处置损益全部计入资本公积,对利润无影响”,直接表示“不存在通过资产处置收益避免亏损的交易动机”。

 

 

两面针被问询,缘起11月16日,两面针对外披露《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报告书(草案)》,拟以11.74亿元的交易总价,向控股股东广西柳州市产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出售其持有的房开公司、纸品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交易完成后,两面针将专注于发展日化、医药等核心优势业务,不再从事纸业及房地产相关业务。

 

从一支牙膏到四大板块业务,两面针在2004上市后开始探索多元化发展之路。然而,2006年至2018年,两面针连续13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值。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两面针转让其他业务,本身在于其难以多线作战,过去基于‘鸡蛋放在不同篮子’中的做法,只适合在上升期。而现在两面针主业不畅的状态下,则必须通过收缩战线来降低风险,同时确保将资金回笼来用于主业的破局之上。”

 

“多元化”之殇

 

作为中药牙膏开创者,自1996年起,两面针牙膏产量销量长期位居全国牙膏行业前三名,内资企业第一名。“两面针”曾与佳洁士和高露洁一起,长期位列国内牙膏市场份额前三,独占本土品牌销量冠军,被誉为“国民牙膏”。

 

2003年,两面针营业收入5.86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主营净利润高达2800万,其中牙膏品类收入为4.42亿。2004年,两面针A股上市,成为“中国牙膏第一股”。 

 

早在2004年上市时,两面针就已在招股书中点明隐忧。招股书指出,近年外资企业大量涌入,世界知名品牌如佳洁士、高露洁等已全部进入中国,行业竞争激烈,毛利率不断下降。中国牙膏市场价格战被点燃,牙膏价格直逼2元左右一支。

 

上市后,两面针开始多元化布局。2004年-2006年,两面针主营业务为日化和医药;2007年增加了三氯蔗糖的生产销售、房地产开发经营和物业管理等业务;2008年又纳入了生产销售宾馆酒店一次性用品;随后还拓展了纸业相关业务。

 

两面针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以日化产业为主营业务,深度融合日化与药业,致力于发展“大消费、大健康”产业。公司现有日化、医药、纸业、房地产四个板块。

 

不过,多元化发展战略并没能够给两面针带来高收益。查看历史财务数据发现,2006年至2018年,两面针连续13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值。

 

2019年第三季业绩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期共实现营收8.8亿元,同比下降1.44%;净利润779.86万元,同比增加263.51%;但在扣除非经常性收益后,净利润则为-4343万元,较去年同期的-1517.5万元有所扩大。

 

此外,两面针公告显示,房开公司2018年净利润为亏损169.64万元;2019年上半年未经审计净利润为亏损176.48万元。纸品公司2018年净利润为亏损4554.03万元;2019年上半年未经审计净利润为亏损2847.88万元。

 

记者注意到,两面针此次出售造纸与房开业务,是继2017年出售“精细化工”业务后,再次缩小业务范围。

 

12月9日,两面针发布公告称,转让地产、造纸业务事项获柳州市国资委批准。不过,两面针表示,本次重大资产出售事项尚需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商学院》记者就多元化战略、产品竞争力,以及未来发展等问题向两面针方面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回归”之路

 

2013年5月,两面针在柳州举行发布会,高调宣布其全新升级的新品—两面针中药消痛系列牙膏面世,最高售价59.9元/支。2015年2月,两面针在广州召开张嘉译代言签约发布会,宣布两面针正式启动战略复兴。此外,两面针花重金在央视打广告,并在主流电商平台开设官方旗舰店,拓展销售渠道。

 

两面针董事长林钻煌曾提出,“聚焦主业,效益先行”将是两面针今后的运营重心。

 

最新公告显示,两面针明确聚焦主业,紧紧围绕日化主业,深度融合日化与医药业务板块,发展中药日化的经营方针。

 

张书乐认为,大健康产业是一个大风口,日化和医药结合是一个趋势,两面针有一个强知名度的标签,但其优势也仅仅是这个IP的认知度,在大健康领域,需要有真正的落脚点,比如一些日化产品的健康元素,甚至是跨界产品,如马应龙的口红、六神的鸡尾酒。

 

“但此处必须有过得硬的产品和能够将原有IP跨界而形成联想的可能,如云南白药牙膏所产生的止血联想、做妇科千金片的千金药业在卫生巾上带来的其他联想等,非如此,不能跨界和真正形成用户影响力。”张书乐说。

 

“两面针缘起于植物,其自带的纯天然植物色彩,加上其本身中草药上的功效,都可以形成类似逆向云南白药的衍生能力。未必是药品,可以是基于健康的更多日化产品或食品。”张书乐表示。

 

两面针在2018年年报中称,公司在酒店牙膏市场的占有率估计超过50%。年报显示,2018年两面针共计卖出超12亿支牙膏,其中酒店牙膏约11.7亿支,占比98%左右。

 

 

“To B端主要是走量,且这种模式没有真正体现出两面针在市场占有中的护城河,而仅仅是性价比上的被选择。当然,在B端市场上寻找更多场景,对于窘境中的两面针来说,是一个最容易快速突围的路径,但不能形成依赖,还是要在大众消费市场上建立新的立足点,才能稳定。”张书乐如是说。

 

对两面针的后续发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