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江淮汽车1.7亿罚单令业绩承压 销量下滑“乘转新”后招乏力?
文/吕虹 朱耘浏览次数:10000

 

大众在华的新能源合作伙伴,选择了江淮,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的明星企业蔚来,也选择了江淮作为其合作伙伴,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为江淮汽车技术的背书。然而,在车市“寒冬”中,江淮汽车日子不太好过。

 

近日,江淮汽车(600418.SH)发布了2019年7月份产销快报:7月份共销售纯电乘用车1738辆,去年同期的销量是5188辆,同比下跌66.5%;出口方面,7月出口汽车3585辆,而去年同期的数据是12297辆,同比下跌70.85%,等同于腰斩。

 

相比纯电乘用车和出口销量双双腰斩,从报表来看江淮的问题更明显地表现在各条产品线处于严重下滑状态。乘用车方面,江淮轿车7月份销量为1071辆,同比下降77.49%。SUV销量为6691辆,同比下滑44.6%;MPV销量为2094辆,同比下降41.85%。商用车方面,江淮汽车7月份销量为27555辆,同比下降27.29%。

 

 

在车市下行的大环境下,作为三十年的自主老品牌,江淮目前的困境很有代表意义。“与其他自主品牌相比,江淮汽车对市场风向的把握应该说是比较有前瞻性的。不论是把握先机开发出国内首款客车专用底盘;抓住国内对大MPV需求激增时机引进了瑞风MPV;还是在乘用车市场迎来井喷时适时切入乘用车市场。”一位接近江淮汽车的业内人士对《商学院》记者说。拥有前瞻意识的江淮汽车,如今的重重危局是如何形成的呢?

 

国家发改委价格检测中心工业品价格监测处副处长程晓东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称:“就江淮销量下滑利润下降的情况而言,并非个例,国内车市整体环境偏弱连续负增长,不少车企尤其是本土企业都面临着较大的经营风险与生存压力。江淮选择两条腿走路,推进商转乘战略转型,之前期的一些负面消息影响,可能短期江淮暴露的问题更加突出一些。”

 

对此《商学院》记者向江淮汽车公关部致函,对方表示,采访函中提出的7月产销快报凸显的业绩下滑问题及相应的后续供应商及经销商政策、新能源发展规划等问题,将在8月底公司出炉2019年中报业绩之后再做回复。

 

业绩持续走低  天价罚单雪上加霜
 

事实上,近两年来,江淮财报并不好看,在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滑62.83%至4.32亿元后,2018年又同比暴跌282.02%,致亏损达7.86亿元,创下其自2010年以来最差净利。时至今年,江淮汽车的账面数据并未好转,今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69.13%,仅为0.65亿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1.05亿元。 

 

雪上加霜的是,7月15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已收到来自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将不符合排放标准的车辆当成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违反相关规定,被处以1.7亿余元罚款,无疑加重了江淮汽车今年的业绩压力。“本次罚款将计入2019年公司损益,会导致相应的减少 2019 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对公司 2019 年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对于此次1.7亿天价罚单,江淮在公告中称。

 

去年4月9日,北京市环境局对江淮生产销售的江淮牌HFC5043X XYP71K1C2V车型进行了新车环保一致性抽检。检验报告显示,江淮汽车三辆新车检测结果中的车载诊断系统(简称OBD系统)功能性检测不符合标准要求。据统计,江淮汽车在北京市场销售的同型号车辆累计765辆,约占其2018年载货汽车销量的0.29%。在盈利瓶颈难破,旗下产品表现参差不齐、不尽人意下,天价罚单显然让江淮的业绩更不堪重负。

 

除了刚缴纳了巨额罚款的商用车领域,江淮汽车的乘用车表现亦显得难堪大任。“一方面是补贴更少,另一方面毛利率又在下降。”中信建投汽车行业分析师余海坤表示。据江淮财报显示,2017年,江淮乘用车的毛利率还有11.24%,到2018年,毛利率则跌至4.12%。

 

江淮的困局也受制于整个车市的大气候。2018年国内汽车行业经历寒冬,国产自主车企境遇尤其困难。作为国产综合型汽车厂商,2018年江淮汽车累计产量46.41万辆,同比下滑6.81%,累计销量46.24万辆,同比下滑约9.48%。终端销量下滑直接影响了公司的产能利用率。根据财报,江淮现有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目前公司的年产能为79.7万辆,而2018年公司的产量合计为45.28万辆,产能利用率约56.81%。其中重型商用车工厂、乘用车工厂以及客车工厂的产能利用率均不足50%。

 

对于公司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的亏损,江淮汽车方面表示原因主要有五个:首先,行业不景气,汽车销量下滑、公司整体盈利能力下降;其次,因应收账款、存货、专用模具、专有技术等因素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增加;再次,部分合营企业项目正处于费用投入阶段,投资收益较上年减少;第四,公司继续坚持在新能源、智能网联等领域的研发投入,研发费用同比增加;最后,汇率波动和融资成本上升,导致财务费用同比增加。

 

但多位业内人士对《商学院》分析指出,江淮汽车之所以会出现销量下滑、业绩亏损,外部因素只是一部分原因,主要问题源于自身品牌力和产品力不够。

 

广撒网式布局,产品业务广泛却缺少核心竞争力
 

江淮汽车作为一家综合型汽车企业集团,其拥有商用车、乘用车、客车、零部件和汽车服务五大业务板块。其主导产品包含重、中、轻、微型卡车、多功能商用车、MPV、SUV、轿车、客车、专用底盘及变速箱、发动机、车桥等。

 

自90年代开始,JAC轻卡及JAC重卡就成为卡车领域的领头羊,持续十几年占据着中国商用车业务的大半销量。还获得众多荣誉:中高端轻卡市场保有量第一、轻卡再购率第一、中高端轻卡出口量连续15年全国第一等等。此外,江淮汽车在MVP、SUV领域也曾一时风光无两。2002年上市的江淮MPV汽车,2004年就在国内MPV市场取得了第二名,2005年继续保持领先夺得MPV行业销量冠军,以瑞风MPV切入乘用车市场的江淮,彼时赚了个金钵满盆。2013年又首推小型SUV—瑞风S3,作为国产小型SUV的开山鼻祖,瑞风S3很快火了起来,在激烈的SUV市场蝉联2015、2016全国小型SUV销量冠军。然而好景不长,近几年瑞风系列MPV车型销量已持续走下坡路;而随着SUV品牌的崛起,瑞风S3较高的售价、创新不足的弊端显露,随后在SUV浪潮中沉沦。

 

余海坤对《商学院》记者称:“随着SUV市场逐步进入红海,江淮汽车产品面临同质化严重、小毛病多、缺乏核心竞争力等问题。江淮推出产品节奏速度过快以致产品亮点不多,又缺少足够的验证、测试时间,导致产品问题突出。”中汽协数据统计显示:江淮瑞风S3在2016年年初的月销量可达到2.4万辆,到2017年年底该车的月均销量仅为5,442辆,2018年5月该车的月均销量仅为2,029辆,缩水了将近10倍,支柱车型瑞风S3的衰落也直接导致江淮乘用车在SUV市场兵败如山倒。

 

从“商转乘”到“乘转新”  后招乏力
 

随着SUV、MPV销量在2015年接连陷入低迷,江淮汽车在当年提出了新能源发展战略,力争到2025年将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提升至总销量的30%以上。汽车电气化、智能化、网联化的变革成为江淮最后一次翻盘的机会,江淮汽车对此洞若观火,亦提前抢占布局。

 

与江淮汽车传统燃油车相比,江淮汽车新能源汽车进步神速,这是江淮汽车“由商转乘”发展路线后的新方向——“由乘转新”。

 

“江淮汽车在乘用车市场大热的时候缺少核心竞争力,难以在众多知名品牌中让消费者选中。只有紧跟新能源潮流发展、专研技术才是其稳根固本的选择。”中国汽车零部件工业有限公司行业协会总监曾国松对《商学院》表示。

 

自2018年以来,江淮汽车先后推出了江淮M3、M4等MPV车型以及首款搭载“安+”系统的瑞风S7超级版和瑞风S4等SUV车型,还有iEVA50、iEV6E和iEV7S等多款新能源车型。2018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125.28%的涨幅,看起来颇有在新能源领域重回赛道的趋势,然而时间走到今年,虽然江淮1-7月纯电动车销量同比增长超6成,但补贴退坡执行后的7月份“裸泳”效应明显,仅卖了1738辆。“补贴少了,市场的消费心理也受到一定抑制,有些消费者干脆选择了观望,等政策明朗再出手。”程晓东表示,“进入竞争更加激烈的新能源和乘用车领域时,江淮在商用车领域的那套打法已不那么适用,品牌创新驱动和很重要。”

 

补贴退潮后的“裸泳”
 

“江淮新能源汽车的兴旺和国家政策补贴有着直接关系,但是随着政策退坡在即,江淮新能源将面临巨大挑战。如果在资金和产品力方面跟不上,或将难以为继。”一位蔚来汽车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此前他曾负责对接江淮汽车为蔚来的代加工事宜。“江淮的盈利构成受政策影响太大了,营利构成并不健康。”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2018年期间,江淮汽车及其子公司合计收到各类政府补贴高达87.18亿元,仅2018年江淮就至少拿到了6轮政府补助,总金额约为11.06亿人民币。而就在日前,江淮汽车发布公告表示,截至2019年8月14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贴8159.61万元,该补贴不含公司前期已披露的政府补贴。

 

而在江淮新能源目前的产品矩阵中,仅有6款产品,包括iEVS4、iEVA50、iEV4、iEV7L、iEV7S、iEV6E,主打中低端产品,靠性价比打天下。在核心三电技术上,江淮部分车型的电机电控零件采用的是与安徽巨一合资开发的零件,部分车型的电池则采用了天津力神的21700三元锂电池。作为最早进入新能源领域的车企之一,三电技术却未能“独立自主”,研发情况滞后颇令外界费解。 无怪乎江淮此前“埋怨”研发成本难控,其在今年6月对上交所问询的回复中表示,“新能源乘用车单台成本约是燃油乘用车单台成本的2倍,新能源乘用车销量的翻倍增长使得乘用车成本占总成本比例增加。”

 

在研发投入过大的同时,关于国家补贴赔偿金迟未到账也使江淮汽车苦不堪言。截止目前,新能源退补阶段已正式落实。在无法主靠国家补贴的情况下,315造假风波和1.7亿天价罚款背后的江淮汽车,已经走到业绩承压、销量下滑、旗下产品表现不尽人意,新能源变脸等多重困局的关口,前路扑朔迷离。

 

江淮能否走出天价罚单的负面效应,对于未来“乘转新”的发展路线图又会有哪些破局之路,《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2019-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