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扶贫助农新探索 “多多果园”打造拼多多式水果自由
作者:文/董枳君 / 浏览次数:0
  

你水果自由了吗?近年来,继“车厘子自由”“香椿自由”之后,“水果自由”成了检验个人生活质量的标准之一。

 

动辄几十上百元一斤的水果们限制了我们的想象,作为电商新秀的拼多多成为不少水果爱好者的自留地。对于城市青年而言,在拼多多平台上实现“水果自由”并不遥远。

 

5月20日,拼多多(NASDAQ:PDD)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45.45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3.846亿元同比增长228%。截至3月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4.433亿,较去年同期的2.949亿净增1.484亿。财报公布后,拼多多盘前股价一度涨超6%。

 

在农产品方面,拼多多成绩增长迅猛,2018年,拼多多农产品及农副产品销售额达653亿元,直连超过700万农户,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拼多多近日还透露过,多多果园(用户种虚拟果树收获实物水果的游戏)单季新增了1100万日活用户(DAU)。

 

云南蒙自姜农

 

自成立初,扶贫助农就成为拼多多的“标签”之一,那么拼多多以“性价比”为切入点,以农产品为载体的背后,是什么在支撑其长久化运作?扶贫助农之路还将如何与互联网模式打通?
 

“多多果园”式水果自由

 

近年来,以水果为代表的农产品经常呈现周期性的异常波动,“天价水果”时常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农业农村部“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价格信息系统”监测信息显示,重点监测的7种水果的平均批发价实现了火箭式蹿升。

 

吃不起的水果怎么办?“自己的水果自己种!”多多果园的忠实粉丝小超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在多多果园收到了两箱芒果,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也都收到过自己种的水果,感觉很神奇。

 

据了解,“多多果园”是拼多多在2018年5月上线的一款公益游戏应用,用户通过社交、互动的游戏方式种植虚拟果树,果树成熟之后,多多果园会免费给用户送出真实的水果。拼多多创始人兼CEO黄峥曾经在致股东信中表示,拼多多致力于打造一个网络虚拟空间和现实世界相融合的新 “空间”,在这里用户可以用最划算的价钱买到想要的东西,同时也会在里面收获很多快乐。

 

“自今年水果大幅涨价以来,多多果园流量大涨,日活较年初增加超过1100万。不仅老用户种树收果频次明显增多,三个月来新注册用户更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加速期。”拼多多相关负责人表示。

 

拼多多数据显示,2018年下半年,多多果园每天送出的水果已经超过一百万斤。

 

“从第一季度的数据来看,目前每天送出的水果已远超去年。”随着需要对接的新供应商不断增加,这位负责人给多多果园增加了两位工作人员,负责相关采购工作。

 

一位生鲜从业者表示,影响水果价格变化的因素主要有供给变化、需求变化和中间流通环节的成本三个因素。

 

需求市场的变化,往往受诸多因素影响。比如,去年突然被商家热炒的车厘子、再早之前被热炒的牛油果等“贵族水果”,这些水果因为“概念营销”而进入公众视野,短期内需求的爆发会抬高水果价格。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系系主任、著名农业专家倪国华对记者表示,“传统产业链中,农产品需经由农民—小商贩—产地批发市场—小商贩—销地批发市场—超市/菜市场—消费者等6-8个环节,由于仓储、物流以及高强度的劳动力和资本投入,每个环节的成本增加在30%以上。

 

4月21日,拼多多在云南建立了旨在帮助农产品实现“产地直发”的“多多农园”。工作人员找到中国咖啡的主要产区云南保山时,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尽管都市的白领们以超过美国的价格享受咖啡,但咖啡原产地的咖农们,却仍旧在微薄利润之中挣扎。

 

虹霞小区排队领橙子

 

据金融数据研究服务平台 JingData 数据显示,上游种植环节生豆价值贡献约 17.1 元/公斤,中游深加工环节烘焙豆的价值贡献为 83 元/公斤,下游流通环节的价值则增至高达 1567 元/公斤;三个环节利益分配占比分别为 1%,6% 和 93%。

 

目前,“多多农园”打造了产、销、研、加工一体化的现代化咖啡产业示范项目,并致力于让贡献主要生产力和生产资料的农户成为全产业链的核心利益者。拼多多方面称,未来5年内,拼多多将深入更多农产区,打造1000个“多多农园”项目。

 

拼多多介绍,“多多农园”是由拼多多发起的探索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机制性衔接的创新模式,通过多多农园,拼多多将实现消费端“最后一公里”和原产地“最初一公里”直连,为4亿消费者提供平价高质农产品的同时,带动深度贫困地区农货上行。

 

4月22日,拼多多宣布,未来5年内将打造1000个“多多农园”项目。通过“多多农园”,拼多多将实现消费端“最后一公里”和原产地“最初一公里”直连,探索农业产业新模式。

 

“产地直发”改造供应链

 

2018年年底,上海下起了雨,但在虹霞小区,却有上百名居民打着伞在小区门口排队。他们在拼多多上预定的秭归脐橙刚刚到货。虹霞小区的居民,通过提前拼团下单的方式,直接承包了一整个果园。而通过拼团购的方式下单购买的秭归脐橙,价格为9.9元10个,为市场价的三分之一。

 

随后,记者比对了包括梨、丑橘、车厘子、油桃、山竹等多款热门水果,拼多多的爆款售价普遍仅为线下终端的一半,部分热门产品的售价甚至不到三分之一。

 

“平抑非正常水果市价”,源自于拼多多在农产品产区建立了一整套“产地直发”模式。

 

我们可以看出,拼多多“平抑非正常水果市价”的背后是从供应链到消费端链条完整改造。

 

首先,线上通过“拼农货”模式连接农产品和4.433亿用户,线上减少中间商、广告费、流量费等环节成本,线下以“产地直发”的模式,让果农和消费者实现利益共享。

 

为了做到这一点,拼多多花费四年时间打造了“农货中央处理系统”,输入各大产区包括地理位置、特色产品、 成熟周期等信息,系统会进行供需匹配,将水果种植信息与市场信息并加以连接。另一方面,创新重塑线下“最初一公里”,比如4月21日,拼多多平台在云南开始试验“多多农园”,就是通过打造产、销、研、加工一体化,扎入农产品供应链的前端。

 

脐橙果农从背果出山

 

同时,为了确保农产品供应链的稳定,拼多多还通过“多多大学”和“新农人返乡体系”,带动有能力的、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人返乡创业,让技术和人力回归供应端。三年间累计带动了6万余人,基本覆盖各大农产区。人才,成为了拼多多平台的农货第一生产力。

 

拼多多平抑水果价格,靠的是自身数字化升级以及产业赋能。而且随着拼多多对农产品从生产到销售各环节数字化的梳理与打通,也为之后更广范围的产业升级奠定基础。

 

从“水果自由”的运营模式来看,拼多多或许正在尝试打造一种全新的电商模式切入消费升级市场。

 

拼多多相关负责人解释称,这一模式相当于把交易大厅直接建在了农民地头,城市居民足不出户就能在田间直接向农民们预订水果,“果农们知道该摘多少,消费者也不会担心被骗,明码标价,自由买卖”。

 

新电商平台拼多多以解决供应端痛点为切入,间接去提升大众最“接地气”的消费体验。这样的优势在于可以避免通过简单粗暴的“互联网式扶持”来攫取流量,而是以“超级用户思维”取而代之,通过满足供与求、质量与价格等用户最根本的需求,来提升用户体验。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院主任曹磊指出,从前端看,拼多多是为了解决“水果自由”这一问题,从后端看,拼多多则做了从人才、资源引流,信息化平台打造,运营模式的变化。

 

电商扶贫长效机制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拼多多深谙此道。

 

在农业扶贫中,受限于农业分散化,直接针对种植散户或养殖散户进行扶贫较为困难,如何突破分散化的制约仍是行业难题。对此,拼多多利用“农货中央处理系统”和“山村直连小区”模式,为短时间内聚集大量需求,快速消化当季农产品提供了解决方案。

 

2019年年初,《互联网周刊》& eNet研究院发布“2018年度扶贫企业”榜单,拼多多位居第二。数据显示,2018年度,拼多多平台农产品及农副产品订单总额达653亿元,较2017年的196亿元同比增长233%,已成为我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拼多多平台注册地址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商户数量超过14万家,年订单总额达162亿元;预计带动当地物流、运营、农产品加工等新增就业岗位超过30万个。

 

基于长期投入和创新,2018年,拼多多农产品及农副产品销售额达653亿元,较2017年的196亿元同比增长233%。同时,已累积带动6.2万余名新农人返乡,平台及新农人直连的农业生产者超过700万人。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扶贫专家李小云指出,我们精准扶贫里有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产业没有利益,负担一定在农民身上,可即使农村有产业,产业的主要利益也一定不在农民身上。以往的电商扶贫,更侧重解决商品流通环节,尤其是物流的问题,但实际上,产品卖出去,因为中间链条的层层切割,处在上游的农民往往所得不多。

 

渭南模式凌晨发车

 

这是侧重于下游扶贫的传统电商平台难以触及的问题,不过,拼多多的“最初一公里”“最后一公里”的“两公里”直连,则延伸到上游生产端,并切入农业产业利益的分配问题,以及农村人才留存,这一变化给电商扶贫带来了更大的想象力。

 

具体到落实上,拼多多的“两网”计划,已经在打造契合新消费需求的农产品上行极速供应链系统,而多多农园则是计划的核心组成部分。

 

黄峥表示,作为一家社会性企业,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是拼多多的本分。

 

从创业伊始,西部大开发、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农民工返乡创业,这些两会经常热议的经济发展话题焦点,无一不都与拼多多的创新扶贫模式相暗合。以“新农人返乡体系”为例,仅去年,拼多多就带动了18,390名新农人,其中有超过11,000名为返乡人才。

 

与新农商机制一致,宏观上看,拼多多助农扶贫的最终目的,也是探索和形成真正惠及农村农民的长效机制。而要形成稳固有效的机制,最关键的即是利益统一。在这点上,多多农园用创新机制平衡产业链和农户的利益,称得上是最前沿的试验。

 

一旦这一模式得以走通,电商扶贫就不单单只是农产品进城的问题,而是从产业链上确保农民的根本利益,如此一来,才能真正强化扶贫的效果,甚至更长远地推而广之。

 

正如李小云的期待,“30年的农村扶贫历程里,我第一次看到有企业瞄准了农业产业利益分配、农村人才留存等核心问题,这个模式如若成功,将推动很多农村发展方式发生转变,形成伟大变革”。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