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网红:数字资产,变现有理?

作者:文/李孜 / 浏览次数:0

 

在数字时代的当下,人们早已习惯了缺乏隐私的环境。一些平台公司声称,中国人就是愿意用隐私换服务,大家就是愿意“裸奔”。这种偏见背后,也有着一丝无奈。

 

巨头垄断数据后的焦虑

 

互联网世界里的普通用户们在贡献了个人数据后,并不知道背后的数字游戏在怎么玩儿,也不知道产品背后到底有哪些隐私被滥用。这是在线数字社区的一个极大危机。这套玩法一旦完全透明,必然会导致整个平台信用受损和社区崩盘。在国际范围内,很多互联网平台公司都在探索,数字社区如何让用户可以真正参与其中并从中受益,该如何建立一套合理的体系。

 

由于侵犯用户隐私数据,以及涉嫌垄断,Facebook、Google等巨头公司经常被美国国会或者欧洲议会长时间质询,同时承受大量的罚金。对于欧洲人来说,他们很清楚以美国为主的跨国互联网巨头,通过平台利用欧洲各国人的数据盈利,而欧洲却并不可以为此收税,甚至不能追踪这些商业活动背后的价值和供应链体系。于是,一些如德国一样的欧洲国家掀起了抵制Facebook的运动,大量的年轻人呼吁要退出Facebook。

 

面对信息安全的风险和舆论压力,Facebook一马当先推出了加密货币项目Libra。这是一套建立在区块链基础上,并且由真实资产储备作为支持的全球通用的数字货币。

 

大家曾经幻想Libra可以解决在线参与的最后一个环节:分享利益并承认每个人在这个社区中的活动和产生的数据痕迹应该被赋予的合理的价值或者价格。

 

但从Libra的白皮书里面,我们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到,这后面仍然是一个传统的金融机构联合体,一个以法定货币为基础来支持20亿人社区的未来数字金融的规则。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还是无法进行真正的投票来参与决策的实现,或者协商到底自己所产生的数据应该被赋予怎样的价值。

 

这在中国却是另一番景象。央行已经明确指出要发行数字货币。我们不管以怎样的方式来发行,它背后和在线社区,未来拥有最多参与者的数字社区,仍然是建立在中心化的一个体系下。

 

与其让自己的数据和隐私被别人盗用,不如公开自己来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通过品牌和数字社区设定来为自己盈利。在这个情况下,全球的草根,特别是中国的草根阶级,他们走出了一条最简单、最经济、最合理的路——做网红。

 

草根的数字资产

 

顾名思义,网红也就是在网络上受到网民追捧而走红的人。有些通过在网络上营造出理想化的生活场景,吸引对自身生活状况不满的受众,有些紧抓热点策划视频来营造共鸣,拉近情感距离,有些仅仅凭借高颜值。

 

很多网红在文学艺术方面有着过人之处,通过创意内容长期占据大众的注意力。他们的共同点是有较高的关注度和影响力,并且具备大量的变现手段。

 

这是一种顺势而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通过这种简单可行的方式,在互联网世界,让自己的声量实现价值转化。存在即合理。成为聚集流量的网红,确实是一个让数字技术可以渗透到每一个草根阶层参与到数字社会的方式。

 

更重要的是,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主流沟通方式。在此获得一席之地的网红能够实现自我价值,实现自我的设定和认同,他们理应得到相应的数字资产的认可。

 

换句话说,每个人的隐私和数据能够成为自己的宝藏,而不会简单地被平台所滥用,所以这样一个简单的商业逻辑会重塑整个网络生态,甚至金融供应链。

 

我们很难判断Libra是否会成功,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网红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型的产业链,一个成型的生活方式。我们不去想这背后会带来的问题和政治风波,更重要的是我们所讨论的整个在线社区,它参与环节中的一个闭环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从个人和去中心化的层面来实现个人价值。

 

有人会提出,网红为吸引眼球创造出来的内容会存在欺骗、软色情和大量不合法不合理的因素。但是,真正能长期存在而不是稍纵即逝的网红所创造出的作品,一定是符合主流价值观,能引发共鸣的。何况,还有平台和政府的监管。

 

在这样一个社交媒体的时代,真相很难去隐藏。如果你呈现出来的东西是虚假并具有欺骗性,那只能火一时而已,而且被揭露后将很难立足。在这个数字信息爆发的年代,人们更希望追求真相和真实。能够持续地产生价值的网红必须是接近真实的。

 

笔者所跟踪的云南乡村营建的网红,阿姆九子就是在五年如一日地拍摄他们小村真实而质朴的日常生活,并且拥有大量微信好友和快手粉丝。2018年的“小村”火把节,阿姆九子从微信群里选出了30多位城里的朋友,带着他们的家庭,与从海外回来的罗洪家族亲友、小村50多户本地村民,以及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300多位彝族乡亲在小村举办了3天的火把节。从美国赶回来的彝族歌手莫西子诗与乐队为故乡奉献了世界域音乐会。而这些都是通过网红组织联络,形成了线上线下的社区。

 

为了完善参与制度,小村现在通过区块链技术来让外部社区可以在线参与到小村的发展和建设中,也成为小村发展融资的主要方式。这些都是网红与去中心化新技术的结合,让在线参与与个人及社区数字金融赋权成为现实。

 

在线社区需要跨平台治理

 

如果网红走向极端,他们会让整个社区变得封闭隔阂,充斥极端主义或者种族主义,带来社会的极端危机,这也是为什么平台和社会需要有限度地去监督。

 

这种超然于平台与国家的评判体制好似可以包容不同种族、信仰、文化等不同社群,来保障多族群的民众在服从于平台意志的基础上给予自治空间。

 

但是,这种去中心化“在线参与”也为平台巨头带来巨大的合法与合理性风险。如前所提,如果个人数据和网络上的活动无法赋予个人价值,而被平台用来盈利,占有与分配,垄断数字财富。那么,平台存在的合法性就将被质疑。因此,在线社区需要更大的一个能够跨越平台的治理体系:它超越为Facebook、Google、阿里、百度等公司的商业目的服务,而是以一种国际准则的方式,来协调和架起各个在线社区和网红之间的桥梁。通过这种方式,让整个在线社区在一个平衡的状态下持续作用。

 

当然这样一种治理体系也会跟随着一套数字金融数字化的产业模式匹配,这样才能让新兴技术在摸索中前进。让在线社区可以在合理的范畴中发展,而不会简单地被平台、公司或者中心化的组织所垄断。网红有理由需要每一个在线社区的成员用真诚和积极沟通的态度来维护网红的合理性,构建数字时代的社区。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