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穷人银行家”尤努斯:让弱势群体也能呼吸“金融氧气”

作者:陈茜 / 发布时间:2018-08-15/ 浏览次数:0
  穆罕默德·尤努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普惠金融之父、格莱珉银行创始人,他也被誉为“穷人的银行家”。这位78岁高龄,仍然精神矍铄的银行家来自孟加拉国。从以解决世界性贫困问题为己任,现在,他希望通过重塑金融体系,为世界带来零贫困、零失业、零碳排放的“三零世界”。2018年7月,“尤努斯中国周”开启,在7月20日由中国经营报社、格莱珉(中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郑州大学商学院协办的 “改变世界的金融力量——2018中经普惠金融暨精准扶贫论坛”上,尤努斯发表了主题演讲,讲述了他坚持了42年事业的发展情况,以及背后的精神力量。

  不平等的金融体系加剧贫困

  1983年,尤努斯在孟加拉国创立了为穷人发放小额贷款的格莱珉银行(也被称为穷人银行),借贷给无抵押无担保的穷人,还款率却高达98%以上,改变“穷-没有资金-贷不了款-接着穷或更穷”的恶性循环,并且努力推广到世界贫困人口集中的地方。在199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杜晓山主持的“小额信贷扶贫研究”课题组引进了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模式”并先后在中国的6个县进行试点。2014年,格莱珉中国成立。

  孟加拉国“格莱珉模式”可以简单地归纳为:以妇女为主体,五人小组联保,每周分期还钱,按照贷款额的5%收取小组基金和强制储蓄作为风险基金,按期还款以后还可以接着贷并可以提高借款金额,可以无限期地循环贷款。在发展过程中,“格莱珉模式”不断进行迭代。正如尤努斯所说,贷款只是其中一个工具而已,他只是借助金融的力量来改变资本主义制度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造成的不平等。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贫穷不是由穷人本身造成的,它是由一种经济体制造就的,在这种体制中,所有资源都趋向于向上流动,进而让大量的资产都集中于顶部那1%的人手中。”尤努斯在《普惠金融改变世界》一书中讲到,“我们必须承认,现行经济制度中没有展现‘财富分配’的原则。相反,该体制是为财富的单向集中而设立的,正如一场肆虐的森林大火会吸尽森林里所有的氧气,经济体制中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财富集中的过程,它本身就是为了财富垄断而不是财富分配而设计的。”

  为了改变这一不平等的金融体系,从1976年开始,尤努斯要建立的银行体系就是希望能让弱势群体也能够和“金融氧气”联系到一起。

  对于中国目前的贫富差距巨大,尤努斯也有深刻的认知。“在接下来的12年时间,中国会拥有世界上最多数量的亿万富翁。我们是应该庆祝,还是应该担忧?为什么整个社会沿着一个方向来前进?”尤努斯在现场发问。这一切能够发生都得益于我们的金融体系,如果没有金融体系的支撑就不能够创造亿万富翁。但是,金融体系没有关注穷人,只服务有钱人,这是一种不平衡。尤努斯认为,金融行业从业者必须要找到一个方向和方式,让每一个人都能够平衡获得发展。

  他指出,要实现通过量身定制的金融框架专门服务贫困人口,需要立法的支持。目前的《银行法》是支持为富人贷款的银行而制定的法律,确保贷出去的钱能够收回来,确保从其他借款人群体那里拿到一些抵押等。对于穷人这些法律工具毫无意义,因为穷人没有任何担保和抵押,因此需要构建新的《银行法》。所以格莱珉模式要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设计银行系统,这种系统不依靠任何抵押品。

  关心教育 支持创业

  除了无抵押贷款,尤努斯从一开始就认为,人们不应该去银行,银行应该找到这些需要金融服务的人。这个原则在过去42年里一直延续,现在格莱珉银行在全球已经有26000多个小银行,在孟加拉国基本上每个小村落都有格莱珉的银行系统,为很多群体提供9700多万笔贷款,其中93%都是女性,约有900万人。格莱珉银行的24000多名员工每周都要去找到这900多万客户,和她们一起沟通。他们知道这些女性的每一位家人的情况,要确保她们的孩子都有学上。

  “传统的银行并不关心这些,这是格莱珉银行的不同之处,提供金融服务是一方面,改变他们的生活是更具有社会效益的善举。我们要承担起责任,要确保所有农村当中所有家庭都能够逐步摆脱贫困,让整个世界没有贫困。”尤努斯说。重视贫困家庭孩子教育问题是“格莱珉模式”中重要关注点,数十万来自赤贫家庭的孩子在格莱珉的支持之下完成了本科和硕士教育,很多人都成为了专业的医生、工程师,还有很多获得了博士学位。“我们觉得倍受鼓舞,所有的孩子都有同样的能力。”尤努斯说。但是,也会遇到问题。

  因为孟加拉国没有太多的工作岗位,当有人抱怨接受完教育后仍无法找到工作时,尤努斯反问:“为什么你们需要找工作,谁告诉你们需要找工作?”他告诉孩子们,找工作是过时的想法,更有价值的是成为一个企业家去创造自己的事业。就像他们的妈妈在25年或者30年前加入了格莱珉银行时一样,通过贷款开始自己的创业人生,即使她们连字都不认识。在尤努斯看来,人类拥有无限的创造性,是人类的天性,创业可以释放自己所拥有的创造能力。

  于是,格莱珉银行设立了风投基金,帮助有创业想法的年轻人开启事业。与其它投资基金不同的是,这一基金不专注获利,只需要企业成功运转后,把借的钱还回来就行。有人质疑“格莱珉银行模式”不会成功,认为年轻人不会还钱,但是,经过实践是可行的。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通过格莱珉的贷款进行创业,不只在孟加拉国,在很多其他的国家和地区也在推广。最近尤努斯去意大利、西班牙参访时,这些失业率极高的发达国家对格莱珉投资基金激发年轻人创业热情的做法也很感兴趣。

  在意大利将近约40%的年轻人失业,西班牙年轻人失业率则达到48%。“失业率都是想找到一份工作这个想法所造成的,如果我们不去想失业率的话就没有失业率。”已经78岁高龄,但为了格莱珉在全球的推广,依然不辞劳苦奔波的尤努斯就是有这样精神力量的创业者。

  不谋私利的社会企业力量

  为什么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格莱珉模式”可以施行呢?尤努斯认为,当我们把给自己赚钱的理念去掉,我们会找到任何有需求的人,整个世界就完全会以不同的姿态展开。资本主义的世界让人变得盲目,给人们带上标有美元标志的眼镜。“人类的本性一方面是无私的,一方面是自私的。但是在资本主义世界当中,自私压抑了无私。我们必须要解开这种局面,把自私和无私都能够展现出来。”尤努斯说。

  在这种理念指导下,社会企业这一理念在尤努斯心中逐渐成形。于是,在孟加拉国,尤努斯还创建了许多财务上自给自足的项目和社会企业来改善贫困,包括销售可以预防贫困儿童经常患上的夜盲症的蔬菜种子,设立卫生医疗机构;供应安全饮用水,以及提供可再生能源的公司,提供医疗保健的公司,还有为穷人提供信息技术服务的公司等。

  虽然,这些业务设计为非免费的,但只是为了确保其可持续运营,以使其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可以帮助更多贫穷的人,并能长久运作。格莱珉公司在健康领域、医疗领域也建立了相关社会企业提供服务。

  “在这些案例中,社会需要是我们考虑的唯一问题,而为个人或公司投资者谋利则从不在考虑范围内。在这个过程中,我意识到企业可以以这种方式,以一种崭新的、只以社会需求为出发点而不考虑个人私利的理念构建。”尤努斯在书中写道。

  同时,格莱珉银行从一开始就要求贷款者养成储蓄习惯,每一个穷人必须要有个储蓄账户,每周必须存入一些钱,哪怕是一分钱。据尤努斯介绍,去年格莱珉银行放贷大约30亿元,延展贷款有25亿元,这些借贷人有自己储蓄账户,储蓄总额达到了30亿美元。储户的钱能够拿去进行贷款的发放。

  当很多人认为格莱珉模式在其他国家不会成功时,尤努斯把格莱珉银行开到了美国。面向美国的贫困人口,开设了20个分支机构,即使没有担保人、没有抵押,甚至是之前没有记录的借款人,但是,还款率可以达到99.5%~99.6%。“思维是一回事,但是真正的人会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尤努斯意味深长地说。要金融机构相信穷人,需要突破既有的思维模式,也需要有改变世界的精神诉求。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