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资本生变,影业“过冬”
文/陈茜浏览次数:
让电影回归好故事的本质,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打磨好作品,是“寒冬”之下的生存之道。


  2018年国庆档以电影票房19亿元收官,同比下降22.85%。据统计,2018年10月上映37部影片,收获36.46亿票房,同比下降29%。而范冰冰因逃税遭天价罚款也发生在这个月。

  伴随着票房上的寒意,影视行业渐渐进入寒冬。整个行业能否随着《毒液》《无名之辈》等个别影片的票房回暖,仍不乐观。

  资本是把双刃剑,当影视行业从业者只追求影视作品的商品属性而弱化其文化属性,甚至成为资本逐利工具时,可能会引发种种行业乱象。头部影视和院线公司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希望成为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型公司来抗击风险。做为一线的影视行业从业者们纷纷表示,目前的寒冬是阶段性需要,也是行业回归理性的过程。或许让电影回归好故事的本质,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打磨好作品,才是“寒冬”之下的生存之道。

  政策变量下,资本投机,行业生变

  近半年以来,影视行业进入调整期,影视股集体惨跌。

  今年年初(2018年1月2日),文化传媒板块总市值高达10953亿元,截至11月2日只剩下6481亿元,缩水超过40%。

  政策成为行业发展的最大变量。10月中旬,证监会向各大券商下发了《再融资审核财务知识问答》,该文件明确指出,为引导上市公司合理确定募集资金投向,防止募集资金投向“脱实向虚”,上市公司募集资金应服务于实体经济、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主要投向主营业务。募集资金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游戏。

  对于这一政策有解读认为,影视和游戏产业成为经济“脱虚向实”的反面典型。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长江商学院创办副院长薛云奎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对这一文件精神持支持态度。他指出,严格意义上,影视公司都是以项目制为主的商业模式,可以为拍一部电影设立一个项目公司,可能拍出一部好作品就能满足上市公司门槛要求,但是一上市后立马就变成空壳公司,因为项目具有不可持续性,有可能变成纯粹的圈钱工具。由于壳资源短缺,还可以卖钱,所以存在一定投机性。

  其实,今年以来,上市通道和资产重组已经持续收紧,多家影视企业撤回IPO申请,有些摘牌新三板,一些企业并购重组屡屡以失败告终。比如新三板“喜剧第一股”开心麻花在2018年3月撤回IPO申请,而杨幂持股的嘉行传媒今年终止挂牌新三板,如今股份又遭股东转卖,估值下降10亿元。据渤海证券统计,截至11月22日,今年已有 38 家影视公司从新三板摘牌。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8-2023年中国电影产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统计,从2012年开始,影视投融资事件不断增多,2016年达到顶峰,随着中国电影票房增速的放缓,从2017年开始,影视圈投融事件明显下降,截至2018年11月13日,国内影视圈共发起68起投融资事件,较上年同期的111起,同比下降了38.73%。近1年多来,影视圈的投资热度明显下降,即全民影视投资热正在逐步褪去。

  政策开放后,大量资本涌入,也催生了影视行业里乱象丛生,从票房造假、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到流量神剧、流量明星等,这些因高速增长留下的后遗症也导致了行业泡沫。

  薛云奎认为,未来像游戏类、影视类公司上市门槛会比过去高很多。虽然政策上会出现“一刀切”,但是真正有规模有实力的公司也可能有机会,那些只拍了一两部成功片子就希望上市的公司机会会越来越少。一些影视公司会看到这种前景,可能会转退,或者是把公司卖掉或暂停。而对于已经上市的影视公司来说,再融资会比较困难。对具体的公司业绩要求会更高。

  有“IP女王”之称的一未文化创始人、知名出版人、IP全版权运营管理专家吴凤未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行业处于寒冬期,很多人现在处在观望状态。”但这其中也孕育着新的机遇,专业的人会在这种局面中跳出来,不专业的必然会被淘汰出局掉。

  吴凤未认为,目前影视行业的大整顿实际上是一次规范行业,依法依规治理乱像,从长远来看是有利行业发展。

  阴云集聚,做为头部的影视公司,华谊兄弟股价遭重创,万达电影重组前路未定。

  备受质疑的华谊兄弟

  华谊兄弟两位创始人的高质押股权,以及此前两起高溢价收购明星股东公司的资本运作也一直被质疑。

  根据10月19日最新的质押公告中,王中军和王中磊所质押的股权平均占所持公司股份比例高达 94%,占公司总股本的26.7%。随着华谊兄弟股价暴跌,爆仓风险也时时被提及。王中军在今年6月11日针对股权质押问题发的一封公开信中,对质疑收购东阳美拉和东阳浩瀚合理问题解释到:影视行业有其独特的属性,轻资产和重人才,而评判一家影视公司最核心的资产和价值是对核心创作人才的把控,对影视项目运营管理的经验。在他看来,华谊收购这两家公司是为了绑定核心创作人才。

  薛云奎指出,收购了一家公司和绑定这家公司的股东或员工,在逻辑上不是一个概念。做为股东的明星可能会出于一种责任感为公司拍摄更多作品,但是,这都是一种愿望或自觉,并没有法律约束力。真正要绑定明星导演或者明星演员应该收购他们的劳动合同,锁定未来五年或者三年的排他性劳动合同。但是,这样会直接导致高额个人所得税。所以通过成立公司的方式变相避税方式,是把收购空壳公司变为利益输送的引擎。薛云奎认为,以后这种绑定明星的收购不会那么轻易被监管机构通过。

  而过度绑定明星导演冯小刚也让华谊兄弟需要承担其代价。华谊兄弟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冯小刚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营业收入约1.15亿元,净利润达到5139万元,目前仍有高达8000万元的业绩承诺缺口。

  关于东阳美拉的业绩压力和华谊兄弟在实景娱乐领域的运营情况等问题,《商学院》记者联系了华谊兄弟品牌负责人,但一直未收到回复。

  万达重组疑云未散

  同样,不甘愿只做影视产业链一环而是希望建构影视生态型公司的还有万达电影。这家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重组进程一直被关注。

  11月5日,万达电影(002739.SZ)历经长达16个月的停牌后,带着三度修改的重组方案复牌,却遭到多个跌停。新的重组方案显示,万达电影拟以106.51亿元的对价收购万达影视的96.8%的股权。而106.51亿元的重组对价相比今年6月份重组方案中的116.19亿元,缩水约10亿元,而较于2016年第一次发起重组时的372亿元,更是下调266亿,标的估值缩水近70%。不过,当下标的已经剥离了好莱坞传奇影业,新增了电视剧制作公司新媒诚品。

  关于最新的重组方案尚未得到证监会核准通过。如万达公告所言,“本次交易能否取得上述核准以及最终取得核准的时间均存在不确定性。”关于重组进展,《商学院》记者联系了万达电影品牌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以公告为准。

  一波三折的重组方案背后,一方面是万达电影希望打造成影视投资、制作和发行以及网络游戏发行和运营的全产业链,一方面是近两年来证监会对影视公司进行资本重组的监管收紧。

  有观点认为,万达电影通过资本运作,从一级市场和新三板收购一些游戏比如互爱互动,电视剧公司新媒诚品,然后注入到上市公司,其实对二级股东毫无裨益。

  万达电影所讲述的“渠道+内容”生态型公司的故事,是分散了风险还是加大了风险,最终能否被监管机构认可还未知。

  让影视回归内容本质,触底反弹

  头部公司在资本市场上扩张遇阻,但仍能够生存下去。一些小的影视公司因为资金链问题,则可能面临关门的命运。

  吴凤未告诉《商学院》记者,“最近她经常和导演、演员朋友们在一起,确实感觉到寒冬和限价多重原因给了从业者巨大压力,大家都在寻求新的商业模式生存下去。经验丰富的演员团队开始考虑参与制作参与投资求多元化收入。稳定型艺人常年在剧组拍戏,他们对制作全流程操盘也是最直接学习的过程。市场大洗牌后,一定留下了纯粹和专业度,这本身是发展。”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团委书记、制片人、编剧张旭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他担任一部电影的总策划和编剧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大家都更加专注在剧本上了。

  资本退出会挤出一些行业泡沫,也会让一些影视公司丧失试错的勇气。张旭现在能感觉到的“影视寒冬”就是青年导演机会变少,因为大家更谨慎,这也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因为这些年轻导演是后备军。

  张旭认为,当下的融资难问题对影视公司是一个挑战,很多可能会关门大吉,但是坚持下来有机会走出来。因为对好作品、好故事的需求是永远存在的。这是一个回归理性的过程,短时间内,钱没有原来那么好赚,但是,从业者们冷静下来把剧本和作品打磨更好,这是市场回暖的重要前提。“只有用好作品让观众更加喜欢,重拾信心,这也是一个触底反弹的过程,所以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张旭说。

2018-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