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嘉楠耘智,可否撕掉“矿机”标签?

作者:李晓光 石丹 / 发布时间:2020-01-15/ 浏览次数:0
在招股书中,嘉楠耘智将自己定性为一家聚焦AI芯片研发生产的“半导体公司”和“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 它能撕去“矿机厂商”的标签吗?

 

顶着“全球区块链第一股”的光环,嘉楠耘智以嘉楠科技(CAN)为名在2019年11月21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初始发行价9美元,募资金额为9000万美元。

 

至2020年1月14日美股收盘,嘉楠科技股价为6.14美元,较9美元的发行价已经跌去32%。

 

公开资料显示,嘉楠耘智成立于2013年,是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根据2019年1月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显示,嘉楠耘智的估值为150亿元人民币。

 

但在上市首日,嘉楠耘智的股价经历剧烈了波动。截至《商学院》记者发稿,嘉楠耘智的每股股价为4.63美元,总市值达7.31亿美元,上市仅才一个多月,股价接近腰斩,尽管中概股已经逐渐由寒回暖。

 

针对接下来的发展策略规划以及如何向海外市场进一步扩张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嘉楠耘智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对方的回复。

 

但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现如今的嘉楠耘智正试图撕去“矿机厂商”的标签,在招股书中,嘉楠耘智将自己定性为一家聚焦AI芯片研发生产的“半导体公司”和“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

 

但招股书显示,近三年嘉楠耘智在矿机销售及其相关业务的营收依旧在总营收中占比高达99%以上,上市之后的嘉楠耘智能如愿向一家高科技公司转型吗?

 

曲折上市

 

嘉楠耘智的上市充满曲折。

 

在2016年,嘉楠耘智就曾尝试“借壳”鲁亿通(300423.SZ)登陆A股。但是嘉楠耘智作为被收购对象,在当时就受到诸多质疑。产品单一、客户不稳定以及持续经营能力是最常被提及的三个问题。在监管部门的反复质询下,鲁亿通放弃了交易申请。

 

首次上市之路以失败而告终,不死心的嘉楠耘智很快就进行了第二次的尝试。2017年8月,嘉楠耘智转战新三板,试图再次登陆二级市场。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因为在一个月后的9月4日,国内加密货币市场遭遇政策强监管。嘉楠耘智也在当年10月和11月连续四次收到股转公司询问意见,最终在次年3月主动放弃挂牌。

 

2018年5月15日,嘉楠耘智又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申请,拟以红筹形式在香港主板上市,摩根士丹利、德意志证券、瑞士信贷和招银国际担任联席保荐人。

 

6个月后港交所官网将嘉楠耘智的上市申请归为“失效”一列,上市之路再度失败。同样在港交所折戟的还有另外两家矿机巨头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

 

实际上,早在2018年12月,就有香港媒体报道称,港交所对矿机巨头的IPO申请“非常犹豫”,由于行业非常不稳定,港交所不希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此类IPO的交易所。

 

在2019年1月23日举办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就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IPO问题回应称“不符合港交所的上市适应性的原则”。

 

在经历了三次失败之后,11月21日嘉楠耘智终于在纳斯达克上市。嘉楠耘智CEO张楠赓在现场表示,“科技是提升社会运行效率、改善人类生活方式最有效的途径,嘉楠从诞生伊始就是为了这个愿景而奋斗的,而资本是帮助科技飞速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我们希望通过上市获得更多资本的支持,最终实现我们的愿景。”

 

嘉楠耘智能实现这样的愿景吗?

 

公司转型

 

对于嘉楠耘智而言,上市首日破发,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就在嘉楠科技上市后次日,整个虚拟货币圈迎来一轮强监管。

 

2019年11月22日,央行上海总部发布《加大监管防控力度打击虚拟货币交易》称,对上海地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开展专项整治,责令在摸排中发现的为注册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提供宣传、引流等服务的问题企业立即整改退出。

 

在当日晚间,有报道称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人行营业管理部也将对虚拟货币交易等非法金融活动严厉打击,坚持“露头就打”,持续保持监管高压态势。

 

随后,深圳也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称近期借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宣传,虚拟货币炒作有所抬头,部分非法活动有死灰复燃迹象。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将对上述非法活动展开排查取证,一经发现,将按照《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严肃处置。

 

受上述监管政策影响,比特币短短几天内就跌破7000美元关口,为5月份以来首次。而于嘉楠科技而言,比特币价格下跌,对公司营收前景显然会有影响。

 

嘉楠耘智解释认为,2017年末,比特币价格的强劲上涨推动了2018年上半年比特币矿机需求和平均售价的大幅增长;2018年比特币价格下跌,特币矿机需求和平均售价开始下降,从而导致收入减少,库存增加。

 

在招股书中披露的风险因素,嘉楠耘智预计将继续受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跌的负面影响。

 

中国社科院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杨延超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只是做单纯的矿机企业存在很大的政策风险。赛迪区块链研究院院长也表示,矿机企业的发展和政策走向是密不可分的。

 

或许是处于这种因素的考虑,在招股书中嘉楠耘智将自己定位为一家聚焦AI芯片研发生产的“半导体公司”和“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

 

何去何从?

 

嘉楠耘智和AI的故事很早就开始了。在2015年,嘉楠耘智开始进行人工智能芯片的研发。2017年12月,嘉楠耘智预发布了全球最早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

 

2018年,嘉楠耘智正式推出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产品的商业化从今年3月份正式启动。资料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公司在半年内向AI产品开发商发货53000多块芯片和开发套件。

 

对于未来芯片的发展规划,嘉楠耘智在招股书中给出了规划:目前正在开发第二代28nm AI芯片产品,并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量产第二代芯片。同时,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推出第三代12nm AI芯片。

 

2019世界半导体大会期间,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曾对媒体透露,2019年公司的AI业务的收入预计达数千万元级别,公司的目标是计划用3年时间实现公司矿机与AI业务收入比例达到1:1。

 

但根据招股书,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比特币矿机以及其他比特币矿机零件和配件的销售额分别占嘉楠耘智总收入的99.6%,99.7%和99.4%,公司对矿机销售的依赖程度可见一斑。

 

2017年、2018年研发支出为2510万元、960万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半年,嘉楠耘智研发支出为480万元。研发经费一直在压缩。

 

AI团队共有127名技术研发人员,61人隶属于高效能技术团队,也就是挖矿业务团队,50人隶属于AI团队。

 

由此可见,嘉楠耘智AI芯片的投入和研发都是非常一般。众所周知,AI芯片是一项烧钱的项目,只有大量的投入人力和财力才产生良好的商业回报。

 

但杨延超向记者表示,从发展策略来讲转战AI和芯片是没有错的,但从经营策略的角度来讲可以“采取两条腿走路”,一边继续深耕矿机市场,一边向AI和芯片延展。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