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亵童事件”身后事 新城控股危局已现
文/胡嘉琦 朱耘浏览次数:

  

7月26日晚间,新城控股发布公告,公司继续出售5个项目公司,交易对价合计约为27.07亿元,均以现金支付。这已经是两天以来新城控股第二次售卖项目,截至目前,新城控股累计出售项目15个,回笼资金合计68.61亿元,四天时间里,新城控股150亿目标交易金额已经“落实”了近一半。

 

根据新城控股7月24日晚发布的董事会决议显示,公司拟转让项目公司股权及相关债权总额为不超过150亿元。新城控股方面称,为了增加公司货币资金、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已在洽谈、协商出售的项目约为40个(含合联营项目)如交易完成,公司可收回部分上半年已支付的土地款,预计可新增净现金约150亿元,可减少该部分项目当年度后续开发成本及费用支出约30亿元。

 

新城控股大规模出售股权绝非偶然。2019年7月,新城控股出现了一起“黑天鹅”事件。

 

7月3日下午15时许,“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因猥亵9岁女童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将这家公司推向风口浪尖。

 

直到2019年7月10日晚间,新城控股才发布公告,上海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对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振华批准逮捕。资本市场对此反应强烈,截至7月12日,新城控股股价下探至27.09元/股,集团总市值蒸发逾500亿元。

 

就在事件热度渐渐散去之时,7月22日晚间,新城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在洽谈、协商出售的项目约40个(含合联营项目),截至目前,公司已就5个项目与交易对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成交总额约为24亿元,约占公司2018年年末经审计归母净资产的8%。

 

另据新城控股《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被刑拘事项的监管工作函》回复的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已开业吾悦广场44座,据新城控股官网显示,2020年,将建100座吾悦广场,此次王振华的“黑天鹅”事件还能将此前愿景如期实现吗?此外,新城控股于2013年创办了公益品牌“七色光计划”将受到怎样的影响?继任者王晓松将如何带领新城控走出阴霾?

 

股价持续波动

 

自7月3日,新城控股董事长“黑天鹅”事件持续发酵,新城控股的股价就如过山车般持续波动。

 

《商学院》记者计算发现,7月8日,A股新城控股已连续3天一字跌停,其中,A股市场新城控股累计下跌33.59%,港股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累计下跌31.53%,新城悦服务(01755.HK)累计下跌31.98%。

 

据公开资料显示,王振华透过信托持有新城发展(新城控股香港上市平台)71.14%的股权,是公司的绝对控制人。而在A股平台的新城控股,由富域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域发展)和常州德润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德润)分别持有61.06%和6.1%的股份,新城发展持有富域发展和常州德润100%股权(新城发展合计持有新城控股67.17%股份),因而王振华持有新城控股的股份占比或在48%左右。

 

除去王振华持有的两家公司,新城控股十大股东中出现多名机构投资者,其中,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为1.25%,UBSAG、东证资管-招行-东方红内需增长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交银施罗德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中国银行-华夏回报证券投资基金和东证资管-工行-东方红8号双向策略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也出现在新城控股十大股东之列。

 

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黄真平认为,资本不追求道德和不道德,公司是否有价值是由公司现有的土地、物业、商业模式等因素客观衡量的。因此,王振华猥亵女童事件对新城控股股价影响是短暂的、有限的。从该事件来看,并不像当年的长生生物那样,系公司的产品出现了致命的问题。

 

7月22日,新城控股发布公告出售项目之后,7月23日新城控股的股价跌停,新城控股方面在回复《商学院》记者采访时称,出售项目,从行业背景看,在下半年房地产行业融资趋紧、市场调控未见放松的情况下,房企纷纷以现金流为王,和行业企业一样,新城控股也要做提前谋划,增加公司货币资金;公司目前的处置,是为了确保财务结构平稳,在规模、利润和现金流之间取得一个平衡,确保公司经营稳定、优化公司资产结构,这是当下必要的措施,也对其后续稳定发展比较有利;从转让资产看,目前新城转让的是今年新获取的住宅项目,特别是一些不操盘的合联营项目,通过平价转让这些项目,收回土地款,增加现金流,可以增强公司经营的“安全垫”,增厚防范风险的“防火墙”,企业后续经营的安全性、稳健度都会更好。

 

不过,国际评级机构纷纷下调新城控股信用评级。7月4日,多家基金公司对新城控股给出估值31.12元/股,其中,汇丰晋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给出最低估值:25.21元/股。中诚信、联合资信等多家国际投行、信评机构对新城控股表示关注。

 

《商学院》记者注意到Wind数据显示,7月1日~7月3日王振华事件曝光前,新城控股出现了5笔大宗交易,卖方营业部均发生在宁波,其中4起发生在中国银行证券柳汀街,1起发生在海通证券宁波解放北路。这意味着在陆股通、国家队、多家券商资管、公募基金等机构还深陷新城控股跌停的时候,来自宁波的卖方已经提前离场。

 

令“七色光”品牌蒙污?

 

新城控股“商业+地产”的开发模式,与万达“开遍全国”的模式十分相似。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能以较为优惠的地价去地方上拿地,再通过销售住宅来反哺商业地产,支撑商业运营。

 

素有“小万达”之称的新城控股还引入了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兼商管公司常务副总裁陈德力任新城控股联席总裁,追随王健林17年的曲德君也于近日加盟新城控股。

 

据此前多方媒体报道,曲德君要加入的新城,其商业战略全面对标万达。曲德君将负责新城发展旗下的多奇妙乐园。

 

据《商学院》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吾悦广场融合了精品超市、各品类零售、运动休闲、儿童娱乐、餐饮、健身、影院等,并积极引入多奇妙亲子乐园,据悉,多奇妙乐园于2015年创立,按照其官网介绍,该乐园主要为2-6岁亲子陪伴空间和儿童成长体验空间,截至2019年3月,多奇妙乐园已开业52家。

 

按照此前新城的设想,截至2019年底,开业乐园数量将达到75家,会员总数超过200万人,未来三年预计达到150家乐园的规模。

 

据企查查显示,上海新城多奇妙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新城控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吕小平,其股东分别为常州凯拓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冉悦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上海序悦企业管理咨询中心,其中常州凯拓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为大股东持股94%,而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王振华。王振华事件对新城控股的商业业态尤其是儿童业态构成了怎样的影响?

 

对此,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对《商学院》记者表示,这属于非常恶劣的事件,会对新城控股品牌、项目、股价、融资等领域形成不良影响,而且此类负面影响是比较持续的。从商业项目的营销角度看,尤其是一些儿童类的项目来说,在营销过程中确实是很尴尬了,即过多的营销话语容易引起反驳,说服力也是不够的。

 

新城控股在资本、品牌、营销、公益方面将如何规划?

 

黄真平认为,王振华作为新城控股的董事长应向董事会负责,而董事会有公开对王振华的行为做出谴责或澄清的义务。黄真平认为,假若事后新城控股成立儿童成长基金,王振华事件属于非常恶劣的事件,会对新城控股品牌、项目、股价、融资等领域形成不良影响,而且此类负面影响是比较持续的。拿出一定资金作为补偿基金,以此作为补偿性罚款,或许更有诚意。

 

新城控股于2013年创办了公益品牌“七色光计划”,致力于抚育、培养和教育贫困地区青少年,从教育平权、儿童健康、绿色社区、环境保护、人道救助、文化工程、体育运动七大方面开展慈善事业,投入累计超过3亿元。如今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被抓,七色光公益计划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提出质疑,在新城控股2018年度年报中,与扶贫和慈善相关的信息长达4页,但是公司没有披露任何其他方面的社会责任信息,不由让人质疑公司进行扶贫慈善活动的真正目的,到底是出于社会责任的考量,还是为了包装公司良好的社会形象。

 

黄真平认为,新城控股应考虑七色光项目此前的规划的适用性,从另一方面,这也是公关的选择,新城控股应结合经验教训,将公益项目融入防止儿童受性侵害的内容中。

 

王晓松临危受命能否扛起大旗

 

据《商学院》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处获悉,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新城控股的法定代表人已由王振华变更为王晓松,两人为父子关系。

 

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将王振华与新城控股进行“切割”。

 

据新城控股披露,7月2日,王晓松于当日23:00左右前往派出所,得知王振华被采取强制措施。7月3日9时30分起,王晓松逐一通知公司董事及主要高管要求召开紧急会议。当日13时-14时,在进入会议室后,王晓松统一口头告知与会董事及主要高管关于王振华被采取强制措施事宜。7月3日19时20分左右,新城控股董事会审议通过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为公司新董事长。

 

这位1987年的“少东家”正式取代其父王振华作为新城控股的董事长应向董事会负责,而董事会有公开对王振华的行为做出谴责或澄清的义务。

 

王振华成为这家千亿房企的掌舵人,与此同时,新城控股也在公告中强调王振华事件与公司经营层面无关。尽管新城控股方面发布公告称与公司经营无关,但该事件将会对公司未来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然而,虽然公司法人的“名头”不再,但股权层面上,王振华仍为新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实控人。

 

王振华是否会将其股权转让给王晓松,王晓松作为经验尚浅的年轻一辈是否能接的住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对此,商业领导力专家毕波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王振华作为新城控股的董事长,在公司的运营当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虽然其子王晓松接班,但是王振华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是公司的精神领袖,而企业精神领袖出现问题,也意味着新城控股“主心骨”,即真正决策的焦点和关键人物缺失。

 

在员工层面,会使得广大的员工对企业出现质疑;对于外界而言,也会使得新城控股上下游的商业伙伴对其保持疏远的态度;另外,房地产行业作为高杠杆的公司,银行有可能对其收紧融资渠道,提前收款,这种情况有可能导致最终公司“随风而去”。新城控股的债权人、银行、赊销的供应商、下游的合作伙伴如果出现提前收款,会引起公司资金链断裂。

 

7月15日,在新城控股半年度经营工作会议上,集团新任董事长王晓松首次发声,从个人价值追求、新城的感情寄托、企业家的责任三个方面承担起新城控股。

 

与此同时,新城控股明确了三个“不变”:双轮驱动战略不变,今年2700亿元销售目标不变,以及下半年开业20座吾悦广场不变。

 

资料显示,王晓松生于1987年12月,南京大学本科学历。2009年8月加入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曾任江苏新城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总裁助理、总裁。2015年3月至2016年10月,任公司总裁;2013年10月至今,任新城发展控股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2015年3月至今,任公司董事。此后,新城控股于2015年12月合并新城地产后,12月14日,王晓松被聘任为新城控股总经理,成为迄今最年轻的A股公司总裁。

 

但是在2016年10月下旬,王晓松却突然发出一封题为《不忘初心同心同在》的内部邮件,以“个人事务”为由,表示将离开公司,并提到“是和董事长充分沟通后做出的慎重决定”。

 

王晓松去职后,王振华便出任新城控股总裁,全面掌舵。对于儿子的辞职,彼时王振华回应称,王晓松主要是去深造,多接触了解新业务,同时他仍然是公司的董事。而就接班人事宜,王振华则笑言,自己还比较年轻,再干十年没有问题。

 

不过,王振华总归是没有“再干十年”。2018年8月,新城控股发布了公司总裁变更的公告:公司总裁王振华因工作原因辞职,公司聘王晓松为公司总裁。

 

王晓松回归新城后能否胜任总裁的职位,去职公司总裁的事件是否会再度毫无征兆地发生?王晓松能否带领新城控股转危为安,《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2019-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