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董事长刘立荣承认赌博输掉十几亿 巨债压身的金立以何“赌”明天?
文/梁伟浏览次数:10000

巨债压身的金立近日又身处“高光”之下。一则《复盘金立死亡之谜:董事长刘立荣赌博输了超100亿》的消息令外界哗然。尽管随后金立称该消息捏造事实,但在11月24日,刘立荣在香港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了在塞班岛参与了赌博,从金立“借用”了资金,但否认了赌输100亿元的说法。他坦言表示自己赌博输掉大概十几亿元。而对金立的倒下,他站在自己的立场分析说,直接原因是资金断裂,而根本的原因是长期以来公司都在亏钱。《商学院》记者就消息的真实性向金立公关进行确认,对方表示“没法回复”。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陈士忠律师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如果刘立荣赌博属实,将涉嫌犯赌博罪。另外,根据公司账目情况的审计,如果其挪用了公司资金或者利用职务便利侵占了公司资金,则可能涉嫌犯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这需要刑事立案查处。”

从中国国产手机老大哥,到巨债压身、供应商讨债、大规模裁员、老板跑路,甚至是破产重组的消息频出,金立怎么了?

带着疑问,《商学院》记者来到位于广东东莞大岭山的金立工业园。工业园非常寂静,朝园内望去,可看到三三两两有人在走动,显得厂区内异常空旷。金立工业园有三个挂牌公司——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金众电子有限公司,分别从事金立的成品手机、互联网通信与手机主板制作业务。

记者发现,工业园传达室外拉出两个显眼的红色横幅,显示着“金铭客户服务部招聘外呼及兼职线上客服人员”、“金众电子现大量招各岗位人员”。记者拨打了招聘电话,未有人接听。“前几个月,金众确实有大量裁员,员工只剩下80人左右了。最近好像人又变多了,大概有一两百人的样子。”一名途经的金立员工告诉记者。

今年年初,老牌手机厂商金立正遭遇前所未有的资金链困境,上下游供应商上门讨债。随后,金立工业园通过大规模裁员来减少成本。4月2日,金立在官方微博中发布了《关于金立工业园目前的一些情况说明》(以下简称《情况说明》),表示将大规模裁员以求自救。《商学院》记者现场了解到,金立工业园正在为其他品牌做代工,而迟迟未兑现的赔偿金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员工的斗志。记者联系到金立公关负责人询问赔偿金的发放问题,截至发稿,对方并没有回复。

由盛而衰

2002年成立的金立手机,在今年9月16日,迎来了16岁生日。作为我国国产手机的老大哥,2010年,金立手机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三,仅次于当时的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成为中国第一大国产手机厂商。

事实上,金立在造机上很有野心。一部手机从研发设计到生产制作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金立将从研发到生产制作的关键环节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这座投资23亿元、占地面积300多亩、建筑面积30多万平方米的金立工业园,承载着金立的关键技术。“危机之前,公司实行生产一条龙战略,成品手机、手机主板以及通讯等核心业务都是自己在做。”金立员工李军(化名)向《商学院》记者表示。

金立也曾高调向国际市场进军。在2016年初MWC大会上,金立在发布新机的同时也推出了全新的slogan,试图以高端制造进一步加速品牌全球化进程,全面提升品牌力。然而,以续航能力见长的金立,在海外市场却不见优势。从Gartner公布的数据来看,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TOP5中,中国厂商占据3席,分别为华为、OPPO和vivo,出货量分别为9.8%、7.3%和6.5%,较2016年相比均有所增长,三家厂商的合计出货量份额(23.6%)较2016年相比提高了4.2个百分点。

随着竞争加剧,现在手机市场已经进入结构化行情,二三线以下品牌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市场集中度不断提高。从全球来看,三星、苹果、华为、OPPO、vivo、小米六大品牌的市占率持续上升,2017年全年高达64%,2018年第一季度继续上升达到68%。从国内市场来看,市场集中的现象更加明显。

未能进入2017年国际市场销量五强的金立,在国内市场同样面临压力。随着智能手机红利渐失,国内手机厂商竞争愈发激烈。根据赛诺数据,金立手机在2018年上半年国内市场销量为377万部,排名第八。

“由于经济不景气,2017年东莞许多工厂经营惨淡,不少企业甚至面临倒闭的危险。这种危机也波及到金立。”对于金立的产品,李军坦言,“在品质上,金立手机完全可以比现在做得更好。”

从亚洲最大单体智能终端制造中心,到资产冻结、代工还债的困局,金立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今年1月,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41.4%的公司股权被法院冻结,时间为2018年1月10日到2020 年1月9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执保。金立的供应商欧菲科向媒体透露,之前因金立拖欠款项,已向法院申请了保全,冻结部分资产,目前还在有效期。“有一天,突然来了几辆警车,封了几间厂房。事后才知道由于拖欠供应商货款,公司部分资产被冻结了。”李军回忆说。

在《情况说明》中,金立公开承认存在债务危机,并表示会采用裁员降费用,引资保生产的方案。金立在《情况说明》中称,未来金立工业园将保留50%左右的员工继续生产,保证生产线的正常运转,同时也有ODM厂商协助生产金立手机,为金立在国内与海外的订单供货。据公开报道显示,金立手机自2017年年底就已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目前,债务已超过两百亿元。

关于债务问题,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与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年与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资产保全。”金立在品牌运营上,先后请冯小刚、徐帆、余文乐、柯洁、薛之谦、刘涛等流量明星代言。此外,为提升品牌曝光度,金立还不惜重金冠名《笑傲江湖》《四大名助》《跨界歌王》《今夜百乐门》等10多档综艺节目。

危机中的企业命运总是上演相同的戏码,近两天,关于金立破产的消息纷至沓来。11月20日,近20家金立供应商经过长达几个月的上门讨债后没有结果,向深圳中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商学院》记者就消息的真实性联系到金立公关进行证实,截至发稿,对方没有回复。

刘立荣曾表示,将引入外部投资者重组自救。而此前,一位接近金立的人士告诉《商学院》记者:“董事长刘立荣与重组方在股权问题上存在分歧,导致重组计划搁浅。”

在危机面前,金立在推进重组的同时,也通过代工来维持公司的日常运营。经历了大规模裁员,园区内显得十分空旷。

金立员工王明(化名)向记者表示,“金立手机已经停产,公司现在主要为其他厂商做代工。做手机主板的金众公司正在接外单,给几家知名的国际手机厂商做代工。”记者联系金立公关负责人,询问“金立手机是否已经停产,代工情况如何?”对方并没有回答。

前路荆棘

刘立荣2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金立下个月就可能进入破产重组程序。”记者联系金立公关进行求证,对方并没有回答。

陈士忠律师表示:“破产重整和破产重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破产重整属于法律程序,而破产重组非法律程序,属于非强制,自由协商自愿。但基本上都是采用引入战略第三方收购兼并、股权转让、资产剥离、资产置换、易主经营等模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了重整、和解、破产清算三项制度,该三项制度是并列关系。重整程序适用于因暂时性经营困难濒临破产,但有可能通过重整恢复正常经营活动的企业。破产重整属于诉讼程序的一种,由法院主导,受法律框架约束,有严格的法律规定,在相关方面受法律保护,比如相关债务停止计息;解除相关合同不构成违约;阻止冻结、执行;阻止行使担保权、取回权、限制股东股权等情形。而破产重组则无需法院主导,属于协商自愿行为,不具有上述破产重整的相关法律保护措施。另外,破产重整草案无需全部债权人同意,由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数额占无财产担保债权数额的三分之二以上即可,法院可以强制批准该草案,而破产重组方案则必须取得全部债权人同意,否则方案对不同意的债权人无效。如果该企业是破产重组,可能是他们私下协商做的事情,并没有经过法院。但据该企业供应商已向深圳中院申请破产重整的实际情况分析,法院经审查认为符合破产法相关规定,则会裁定该企业重整,并予以公告。” 陈士忠律师说。

陈士忠律师进一步表示:“法院裁定重整后,如果该企业经营状况和财产状况继续恶化、无法挽救,或者该企业有欺诈、恶意减少其财产等情形,经过管理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向法院请求,法院会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宣告该企业破产。”

如果金立超200亿元债务属实,没有大额资金输血,将会陷入危险境地。“如果企业严重资不抵债,并且没有实力雄厚的企业进入,导致资金停摆,无法正常经营的话,意味着破产重整失败,将进入破产清算。” 陈士忠律师表示。

悬而未决的赔偿金

在金立决定 “壮士割腕”,大规模裁员来减少运营成本后,公开承诺为员工发放一定数量的补偿金。根据金立发布的《情况说明》,金立集团与员工解约是以平等自愿为原则,协商一致为目标,并非强迫行为,尊重员工自主选择,不强迫、不威胁、不利诱、不欺骗。补偿标准严格执行《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款,对离职员工按照“n+1”的方式进行补偿,并与员工签订补偿协议书,经济补偿金分期支付,自补偿协议签订次月起开始支付,按每月支付1个月补偿金的方式进行,最长8个月内支付完毕。如果补偿金不能按期支付,员工未支付补偿金依然受《劳动合同法》保护,并且可以到劳动局进行仲裁。

而目前最令员工们困扰的就是补偿金的发放问题。“由于效益不好,今年三四月份时,公司辞掉很多员工,还有一些自动离职的工友。离职的工友已经拿到了补偿金,而在职的员工却为补偿金而奔走。为争取到补偿金,一些工友到政府相关部门寻求帮助,维护自己合法权益。” 王明告诉《商学院》记者。

由于迟迟不能给付赔偿金,或将影响员工的劳动积极性,“之前与金铭签订了三年劳动合同,合同期未满,公司又让改签,与金卓重新签订合同。不知公司这样做是出于什么考虑?联想到之前与公司签过的赔偿协议,身边不少工友担心不能按照约定领取到补偿金,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怠工的情况。” 王明说。记者就改签劳动合同的原因询问金立相关负责人,对方并未回复。

眼前的工业园不仅见证了金立的繁荣,也是金立辉煌时刻的写照。目前,资金链断裂、供应商讨债、补偿金拖欠等多个问题在金立交织并发。自救中的金立是否能渡过目前的危机,需要时间验证。

 

2018-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