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和中弘股份终止合作 加多宝“闪婚闪离”上市之路艰难
文/图:赵正浏览次数:10000
  加多宝和中宏股份的合作就像一场“闪婚闪离”的闹剧,让周围的看客大跌眼镜。

  10月9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2018年9月30日,中弘股份与加多宝集团及银谊资本签署了《终止合作协议》,协商一致,三方同意终止一切形式的合作,各方不再履行任何权利和义务,而且也不承担违约责任。从双方的态度看,属于“感情破裂”,和平分手,因此,都没有提出任何附加赔偿等条件。

  公告中还披露了终止这次合作的原因,因为加多宝集团认为此前中弘股份披露的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数据的描述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引发了双方的分歧,最终导致《原协议》约定的相关合作全面终止。

  对于这次双方终止合作的具体情况,《商学院》记者多次致电加多宝集团总部,但是都未能联系到其媒体联络部门,而中弘股份的总机则处于持续的占线状态无法打通。为此,记者第一时间来到加多宝杭州的生产工厂,实地调查了解加多宝集团生产和经营情况。

  缺乏默契的合作

  一个是上市公司长期亏损,一个是想上市却上市无门,于是一场借壳上市的剧情就这样上演。

  成立于2001年的中弘股份是一家总部在北京的地产上市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是王永红。但是多年来业绩不佳持续亏损,中弘股份已经背上几十亿元的债务。为了躲避债务王永红避走香港,却凑巧认识了同样在香港“避难”的加多宝创始人陈鸿道,两人“惺惺相惜”,“一见钟情”,很快就达成合作的意向。

  作为上市公司的中弘股份如果得到加多宝的支持,将解决中弘股份的债务纠纷,可以免遭退市的损失;而加多宝则入主中弘股份,如果双方达成合作协议,未来加多宝将实现借壳上市的重大发展战略。

  8月27日,中弘股份披露了中弘股份、公司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弘集团”)与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加多宝集团”)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简称“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称上述两家公司将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资金的支持和资产的注入。

  这次重组公告,中弘股份还披露了2015年—2017年之间,加多宝主营收入的数据,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89亿元,盈利14.89亿元和亏损5.83亿元。

  这一数据的披露令业界一片哗然,这与加多宝一直以为对外披露的数据相去甚远。于是,8月28日,加多宝集团声明中坚称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中弘股份则表示,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公司,公司已在公告中如实作出披露。

  就在中弘股份与加多宝集团对峙的这段时间,吸引了众多游资入场,这间接“挽救”了水深火热的中弘股份。从8月28日开始,中弘股份迎来了多日的涨停,股价向着1元股迈进。不过好景不长,中弘股份的股价只在1元处停留一日,此后其股价一路起伏,截至10月9日,中弘股份以0.93元/股报收。

  显然,由于中弘股份擅自披露了加多宝最不愿意披露的真实的销售数据,让外界看到加多宝真实的销售情况,从而彻底激怒了对方,加剧了彼此的矛盾,让这场“闪婚”最终变成了“闪离”。显然,这次合作的失败没有赢家,加多宝未来的上市之路更少了一种可能。

  业绩真相背后的尴尬

  一直以来,加多宝凉茶的业绩都是国内饮料的标杆,其销售业绩甚至一度超过可口可乐,成就了一段营销神话。然而,2015年推出金罐加多宝之后,加多宝凉茶就开始走下坡路,尽管如此,其业绩对外披露也是250亿元、240亿元和150亿元。然而,中弘股份意外披露的数据像揭开了加多宝“皇帝的新装”一样,让外界更加质疑其实际的生产和销售情况。

  近期,有媒体报道加多宝东莞工厂已经停产,清远工厂减员,其他地区的工厂也存在部分停产和减产的情况。为了实际调查其工厂生产的情况,《商学院》记者来到位于杭州下沙经济开发区的杭州加多宝。

  与杭州加多宝毗邻的是杭州百事可乐公司,尽管已经过了销售旺季,但是杭州百事可乐厂区门外还是排列着多辆大货车等待装货,而厂区门内更是并排多辆大货车在进行装货。然而,杭州加多宝的厂区内则看不到一辆大货车,厂区门外也是冷冷清清。记者在厂区门外守候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仅有一辆大货车从厂区驶出,而且是空驶出。

  而杭州加多宝厂区内也显得人很少,冷冷清清,一点都看不出生产的迹象,从下午五点到六点这段下班的时间段,从该厂区走出的员工仅有三十余人,大部分都不是一线生产人员。六点以后天彻底黑之后,偌大的杭州加多宝工厂则几乎一片漆黑。

  根据天眼查信息,杭州加多宝2018年的人员规模在500-999人之间,参保人数是869人,然而,在2018年10月11日这一天,从该厂区主门走出的员工不到50人,这与其近千人的规模相去甚远。仅仅有几十名员工在厂区里,这让人联想杭州加多宝可能已经处于停产状态,大多数工人处于停工歇业状态。尽管如此,厂区的大门上还醒目的挂着招聘广告。

  下班时间,记者随机采访了数位从厂区走出的加多宝员工,他们多数对记者的采访比较防备,一位中年的陈先生尽管对之前几个月没有发工资的事情不置可否,但是还是承认最近几个月生产确实没有那么忙了,和以前相比轻松了很多,但是并没有停工,生产还在继续;而年轻一些的刘先生则强调,公司会对员工负责的,暗示之前拖欠工资的事情,并对公司未来保持乐观。

  《商学院》也将持续关注。

2018-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