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房租之殇:是谁推高了大城市的房租?
王倩浏览次数:10000

  “以后连房都租不起了。”曾经的玩笑一语成谶。

  小黄来北京10年,从一个单身贵族到成为丈夫,再到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角色在不停的发生着变化,但是一直不变的,是自己租房的“命运”。在没有孩子的时候,他与妻子在西五环外租了一间平房,虽然条件艰苦了一些,但是俩人自得其乐,也是在这个平房里,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

  后来,有了第二个孩子,由于长期住在阴冷潮湿的平房中,妻子产后感染,再加上第一个孩子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非京籍的人可以凭租赁产权证等证件,在租赁房屋区域内就近上学。小黄终于在今年从平房搬入了一套五环外即将接近六环的位置的60平的小两居,房租3680,冬季取暖费需要自己掏。他的同事,在同一小区租了一套同样大小的房子,房租3800元。同样,取暖费也需要自付。

  北京的房租,越往城里越贵。一位租住在五道口附近的白领告诉记者,她租的一套四十多平的一居室,价格是5300。房东说,想租就租,不想租有的是人抢。

  他们的故事,只是北京租房故事的一个缩影。

  房租年年涨,今年格外多。

  中国房情网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7月,北京房租同比上涨21.89%;深圳同比上涨29.68%;广州同比增长21.64%。当房价已经成为年轻人不能承受之重时,水涨船高的房租也正在成为压倒年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到底是谁推高了大城市的房租?

  原我爱我家副总裁兼我爱我家研究院院长胡景晖认为部分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20%~40%的价格争抢房源。被点名的包括链家自如和蛋壳公寓。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推高房租的事情,一时间掀起一场中介风云。就在胡景晖的言论引起热议的同时,胡景晖发文称自己“被辞职。”

  胡景晖认为,除了供给、需求、季节等因素外,资本大幅度进入长租公寓,也是推高价格的主要原因之一。随后,我爱我家发布声明称,上述言论时胡景晖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我爱我家集团的观点。《商学院》记者就此话题采访我爱我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以声明为准。

  随后,胡景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左晖两次主动联系谢勇要求管管胡景晖的嘴,不然就让链家全面在舆论上跟我爱我家开战”。

 

  随后,胡景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左晖两次主动联系谢勇要求管管胡景晖的嘴,不然就让链家全面在舆论上跟我爱我家开战”。

  8月18日,链家迅速做出反应。根据链家相关负责人给到《商学院》记者官方声明中显示,链家董事长左晖公布聊天记录,澄清是谢勇主动联系他。左晖还强调“不希望行业内斗,希望公司高层保持及时的信息沟通。”

 

  一场风雨在中介中展开。虽然中介们都不肯背房租上涨的锅,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房租却在水涨船高。

  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影响房租上涨的原因有8个:季节效应、违法房源的减少、房源收储力度加大、租房需求增加、价格示范效应、棘轮效应(就是只进不退,只涨不跌的价格走势)、吃差价现象、装修成本的增加。

  胡景晖认为,一些被收购的房屋其实根本不需要重装修、重装配,但他们仍坚持包装后高价出租,以此赚取租金上涨的差价。同时,运营企业不顾及房屋租赁市场长期稳定发展和租客的利润,超出正常市场规律,收房、重修房。这种情况下,如果再继续高价收房、重装修,继续违规的N+1出租,资金链断裂,业主收不到房租,就会驱赶承租人,后果比P2P爆仓还要严重。

  8月17日,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集中约谈了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明确提出“三不得”和“三严查”。其中包括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方式抢占房源等。严查不按约定用途使用融资资金的行为;严查哄抬租金扰乱市场的行为;严查不按规定进行租赁登记备案的行为。

  约谈是有效的。据了解,北京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在19日召开座谈会,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10家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参加,共同承诺落实“三不得”要求,并承诺不涨租金且拿出手中共计超过12万套的全部存量房源投向市场。

  严跃进认为,此次北京中介协会进行座谈会,其实是通过座谈方面来规范市场,对于解决当前租赁市场的问题是有积极作用的。尤其是我爱我家的高管“控诉”事件后,租赁市场成为当前的市场热点,对于资本介入租赁市场的问题也需要积极做管控。

  此次约谈的企业来说,主要包括自如、相寓、蛋壳、魔方等机构,都属于做长租公寓相对较好的企业。“所以本质上说,约谈也是有针对性的调控,本身也是为了让此类骨干企业发挥社会责任,以严要求来对待当前租赁业务,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内容。”

  在严跃进看来,从此次约谈的内容看,其实体现为三个特点,表现为管资金、管房源、管业务。从管资金方面看,政策和此前住建委的规定意义,即银行贷款等资金不允许进入房源收储的工作中来。而从管房源的角度看,政策明确提到了让租赁企业积极投入房源的导向,这是为了增加市场更多的可租房源。而从管业务的角度看,其实是对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等业务设定了红线,不允许触碰。

  “此次政策比较务实的地方,就在于给机构企业设定了房源投入的数量,这样有助于对此类中介机构进行考核,同时此类房源也规定了不允许涨租金。这有助于形成房源充足、租金稳定的租赁市场。”严跃进说。

2018-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