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热点 | 开工日即裁员日 新潮传媒:“踩死刹车,确保活着!”
作者:梁伟 石丹 / 浏览次数:0
楼宇广告行业的创新难度比较大,电梯智慧屏更多的是一种技术上的创新,而非模式上的创新。

 

图:焦震楠

 

2020年2月10日,新潮传媒迎来开工。据相关媒体报道,员工大会上,新潮传媒创始人张继学宣布裁员500人,占总员工数的10%,高管集体降薪20%,据了解,此次新潮的裁员将涉及公司的销售、开发、服务等部门。

 

随后,新潮传媒集团微信公众号发布《复工第一天,新潮传媒宣布减员500人》, 公布了CEO的内部讲话内容。

 

“我沉重地宣布自救之路,从减员10%开始,此次减员规模为500人左右,其中包括20名管理干部。”

 

对于裁员的理由,张继学表示:“一、2019年绩效考核271末尾淘汰10%,二、业务减少,人员就相对冗余。减员后员工总数保持在4000多人的合理规模。大家不要过度解读,企业调整发展节奏很正常,新潮的投资方京东、百度都通过2019年的人员调整,取得了新的发展。”

 

《商学院》记者就业务减少、资金承压的主要原因等问题向新潮传媒方面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节流可否自救?

 

“我是一名成都的中年创业者,我带领团队战胜过2003年的非典,战胜过2008年的地震,但害怕败给2020年的新冠,因为街上没有人,也就没有消费者,这个有点可怕。新潮账上尽管还有近10亿现金,但如果收入归零,也只能活六七个月,要战胜此次疫情,必须踩死刹车,卡死现金流,降低成本,确保活着。” 张继学在内部讲话中表示。

 

2月12日,新潮传媒集团微信公众号发布《新潮传媒回应减员500人的背后》,张继学对外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回应。这次疫情对新潮传媒的运营影响有多大?“新冠病毒给新潮传媒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公司二月份的营业额可能会下降近70%,预计这种情况会延续到二季度。”张继学说。

 

张继学表示:“正常情况下,新潮今年是能活得很好的。我们毕竟发展6年了,已经投入了40多亿元,在全国近百个城市拥有60多万个电梯智慧屏,年度合作的客户数超过了2万个,今年的收入目标定的是26-30亿元。但是疫情来了之后,大家都不上街了,也就没有了消费者,客户对广告投放的需求急剧下降。如果没有收入,新潮账上的钱也只能撑6个月,因为一个月的广告位租金就要花1亿元左右,工资4000多万。六个月的资金储备对一个还没盈利的企业来说,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必须全方位降低成本,努力活下去,等待春天的到来。”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成都新潮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由传媒老兵张继学、二三四五网络创始人庞升东和力美DSP平台创始人舒义联合创立于成都,是一家“传统媒体+互联网”的科技媒体创新企业。

 

2018年4月新潮传媒获得成都高新区产业引导基金20亿元投资,2018年11月新潮传媒获得百度领投的21亿元战略融资,2019年8月新潮传媒获得京东近10亿元战略融资。除此之外,新潮传媒投资方还包括顾家家居、欧普照明、红星美凯龙等。

 

在资本加持下,新潮传媒快速扩张。尽管已经是一只估值超过百亿的独角兽, 一年有20亿的收入,但到目前为止,新潮传媒还没有盈利。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其所称和疫情有关,应该是实情,其本身尽管账面资金丰富,但所谓智慧屏、传统媒体的展示等既有业务,本身在融媒体冲击下,市场正在急剧萎缩。选择断腕,也是难免。只是正好在疫情期间,就变得瞩目。”

 

“疫情表面上会导致宅经济下用户关注度转移到新媒体,而远离新潮传媒的既有业务,但这都只是暂时和表面现象,也不是其压力主要来源。关键还是传统的广告模式,已经被融媒体、新媒体切割走了极大部分的用户注意力。”张书乐说。

 

约架分众走进误区?

 

2018年4月,新潮传媒公司向全国营销中心发出了一份通知,《关于全面争夺分众亿元级客户的通知》,向分众传媒宣战,声称“2018年要打一场千亿级的群架”。

 

《通知》中说只要是2015年到2017年在分众传媒投放超过1亿元的客户,如果其广告的决策人和新潮合伙人见面,就可以获得1000万的广告资源,同时在分众传媒价格的基础上直接打5折。

 

张继学曾公开表示:“电梯广告市场很大,现在620万部电梯,未来800万部。五年内,这个市场将会从130亿发展到600-1000亿,这是个大赛道,足以容下两个千亿市值的公司。”

 

在新潮传媒2019年启动大会上,张继学曾表示,“2016年,我们是老大的1/118;2017年,我们是老大的1/60;2018年,我们是老大的1/15;2019年,我们要达到老大的1/6。2021年我们要挑战100亿营收。”

 

作为后来者,新潮传媒的模式相较分众传媒似乎没有太大的创新。两者都是通过电梯投放广告获得收益,不同的就是当分众传媒“吃下”一二线城市商务楼宇市场之时,新潮传媒则选择主攻社区市场,而这种差异似乎也成为新潮传媒挑战分众传媒的核心。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告诉《商学院》记者:“楼宇广告行业的创新难度比较大,电梯智慧屏更多的是一种技术上的创新,而非模式上的创新。”

 

“当然,在目前看来,所谓的一些‘智慧’还是停留在简单的展示和浅程度的社交交互,离真正的‘智慧’还差得较远。无论是新潮还是分众,在技术上的创新都不是很强大,目前还主要是通过规模效应和组织效应来赢得市场竞争。”丁道师说。

 

张书乐认为,和分众传媒的战争,最后导致了新潮传媒走进了误区。智慧屏尽管依然有受众,但没有大数据支撑,无法针对用户进行定制和投放,其效果远没有融媒体、新媒体的个性化投放精准。

 

面对今年的困难,张继学表示:“我们也有一些具体的应对措施,第一、调整特殊时期的广告价格策略,推出优惠广告套餐,与客户共渡难关;第二、全员营销,以我为首,带着高管、团队,全部都要冲出去;第三、升级技术和数据算法的能力,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总之,通过各种措施做到‘销售最大化,费用最小化’,新潮活下去不会有问题,而是应该思考如何逆势发展。”

 

关于新潮传媒的最新进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