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陈欧再抛私有化要约,聚美优品或将退市?

作者:李晓光 石丹 / 发布时间:2020-01-19/ 浏览次数:0

 

聚美优品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1月12日,聚美优品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已收到首席执行官兼代理首席财务官陈欧及其关联公司于2020年1月11日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

 

据聚美优品披露的要约文件显示,陈欧及其关联方一共持有聚美优品42.9%的股份,并拥有公司约88.3%的投票权。据了解,此次私有化的价格为每ADS(美国存托股份)20美元。以1月10日17.43美元/股的收盘价计算,陈欧此次要约溢价在15%左右。

 

交易一旦完成,聚美优品将从纽交所退市,成为私有公司。目前,聚美优品董事会已经聘请华利安(中国)作为财务顾问,对“私有化”方案进行评估。

 

2010年成立的聚美优品曾是电商行业的明星公司,2014年聚美优品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市值一度超过35亿美元。陈欧成为纽交所220余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其所持股份市值超过11亿美元。

 

但时移世易,在竞争激烈的电商赛道里,新模式、新公司不断涌现,已经成立十年的聚美优品颓势渐显。截至记者发稿,聚美优品总市值仅为2.19亿美元,较上市之初缩水超过90%。

 

聚美优品还能翻盘吗?

 

再度私有化

 

这并不是陈欧第一次向聚美优品发出私有化要约。

 

2016年2月,陈欧就曾联合产品副总裁戴雨森及股东红杉资本等提出对聚美优品进行私有化,当时给出的收购价格为每ADS 7美元。对于私有化的具体原因,陈欧在公开信中表示,聚美优品在美股市场被严重低估了,私有化意味着公司再次进入创业的过程。

 

但由于该价格还不到其发行价的1/3,且在当时聚美优品上市接近两年的时间里,多数时间其股价都在7美元以上,引起了中小股东的强烈反对。

 

2017年9月,聚美优品股东Heng Ren Partners还发表一封致聚美优品董事长陈欧和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的公开信称,陈欧“提出的每股7.00美元的‘私有化’交易提议大大低估公司的价值”,并表示在陈欧在位期间的这18个月股价“灾难”中,一系列错误使得聚美股票下跌45.2%,市值损失3.97亿美元。

 

在一片质疑声中,要约发出半年后,私有化买方团宣布撤回收购方案。对于撤回私有化要约的决定,聚美优品相关负责人解释称,这是基于公司当前业务发展情况及多元化转型进展做出的战略性选择。

 

时隔四年后,陈欧再度抛出私有化要约,收购价格为每ADS 20美元。

表面上看相对上次溢价不少,但在今年1月10日,聚美优品实施了合股计划。

 

具体来说,聚美优品调整了美国存托凭证与A级普通股之间的比率,由原来的1股美国存托凭证代表1股A类普通股调整为1股美国存托凭证代表10股A类普通股。

 

换而言之,陈欧及其关联公司拟以每股2美元的价格将聚美优品私有化,相对于2016年的要约价格大幅度缩水,陈欧是否能得到股东的支持仍未可知。

 

此外,资金也是私有化中重要的一环。根据美国监管层的要求,提出私有化的股东收购流通股需全部以现金进行,因此,私有化退市必须有雄厚的资金财力作为基础。

 

陈欧在要约文件中表示:“我打算用借贷和股权融资相结合的方式为收购提供资金。如果需要,贷款将由第三方贷款提供,我相信我能及时获得足够的资金来完成收购。”

 

聚美优品还能翻盘吗?

 

自诞生之日起,聚美优品就备受假货的质疑。假货风波爆发的标志性事件是2013年聚美优品“三周年”活动遭兰蔻、娇兰、DHC等全球知名品牌撇清。

 

2014年7月,聚美优品被曝其供应商祎鹏恒业通过多个电商平台销售假冒服装和手表,聚美优品因此事陷入信任危机,股价大幅下跌,并遭到了八家美律所起诉。

 

此后,聚美优品尝试砍掉第三方平台、进军跨境电商,但一直未见起色。

 

据财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期间,聚美优品的活跃客户数分别为1540万、1510万、1070万,新客户数分别为900万、890万、610万,呈逐年下降趋势。

 

其核心的电商业务,2016年至2018年的订单总数分别为6150万、6350万、3800万;营业收入由62.77亿元降至42.89亿元,分别同比下降14.51%、7.33%和26.27%;归母净利润则为人民币1.42亿元、人民币-3698万元和人民币1.17亿元。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四季度》显示,聚美优品的市场份额仅占到了0.1%。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则表示,聚美走上下坡路,与平台曝出假货有着密切的关系。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聚美优品的发展之路也反映了国内垂直电商的困境。“相对平台型电商,垂直电商的获客成本太高了,很难形成核心壁垒。”他说到。

 

困境之下,陈欧试图通过转型,将聚美带出困境。

 

2015年7月,聚美优品投资垂直母婴社区宝宝树(01761.HK)2.5亿美元,持有11.6%的股份,但这笔投资并没有给陈欧带来丰厚的回报。

 

2018年,陈欧以8650万美元的价格向阿里巴巴出售宝宝树4%的股份,自己仍持有3.33%的股份,按宝宝树当下28.87亿港元(约合3.7152亿美元)的市值来算,聚美优品甚至难以收回成本。

 

2017年5月,聚美优品宣布收购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截至2019年3月31日,聚美优品持有街电82.07%的股权。

 

财报显示,共享充电宝部分的营收则由2017年的7373万元大幅上涨至2018年的8.79亿元,占比总营收的22%,成为聚美优品的新支柱。对于后续共享充电宝是否会成为聚美优品的主营业务,聚美优品方面并没有回应《商学院》记者的采访。

 

曹磊表示,虽然聚美逐渐正在边缘化,但是还有翻身的可能性。多元转型的理想状态是跨界领域与主营业务相关联,且能够串联起形成有效的闭环,建立小型生态圈,从而形成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但是,聚美的投资过于分散,当下应该选择适当收缩投资,瞄准有回报的项目,如果聚美能够在正品、口碑方面重新树立起形象,可以‘小而美’的垂直平台存在经营。”他进一步表示。

 

对于聚美优品后续将如何发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