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音悦台陷“倒闭风波”,十年梦碎?
作者:文/沈思涵 石丹 / 浏览次数:0

 

成立十年,音悦台正陷入倒闭风波。

 

近日有媒体曝光音悦台官方网站一度出现访问故障,视频内容无法播放,其官方APP也在苹果APP Store遭到下架处理。与此同时,有媒体报道称,音悦台位于北京三里屯SOHO写字楼的办公地点也被曝撤离,物业中心表示其早在两三个月前就已退租。《商学院》记者致电SOHO物业中心进行求证,目前音悦台官网显示的办公地点D座11层的物业已经不再是音悦台了。

 

至12月13日,《商学院》记者发现音悦台官网首页虽然可以正常打开,但官网首页推荐的位置,只有田馥甄和薛之谦两个MV。这两个MV目前可以正常播放,但通过网站搜索引擎以田馥甄为关键词搜索后发现,搜索不到更多信息。记者又试了一些头部歌手作为搜索的关键词,结果与上述一样。针对此事,记者多次致电联系音悦台,但电话号码已经无法拨通。

 

 

作为国内知名的音乐网站,音悦台曾经红极一时,但随着资金不顺、转型乏力等诸如问题浮现,其也日渐走向没落。

 

受困经营压力

 

音悦台最近出现异常,不由得让人联系到半年前的“欠债风波”。

 

5月27日,北京坤音娱乐经纪有限公司发出一份“严正声明”,称公司旗下艺人ONER在音悦台售卖音乐实体专辑所得的超过1000万元款项,被音悦台法人张斗挪作他用,且张斗也承认了此事。

 

据了解,音悦台拖欠坤音1000多万专辑销售款长达半年时间,在坤音娱乐与音悦台私下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坤音在今年5月正式对外发出声明,此举揭开了音悦台的经营危机。

 

此后一段时间,音悦台官方微博和张斗的微博评论区里,每天均有大量网友留言喊话,催音悦台还钱。但对于这件事,音悦台上下始终三缄其口,保持沉默应对。

 

事实上,回顾音悦台这十年来的发展历程,其资金和经营问题屡次见诸报端。

 

早在2013年到2014年期间,正是音悦台迅速扩张阶段,其推出了“音悦V榜年度盛典”这一活动,引起市场关注。然而,这一时期员工工资经常被推迟几天发放,引起员工不满,并在网上投诉和指责。

 

对于这一时期的艰难,张斗本人也曾有过证实。直到2015年,音悦台拿到湖畔山南资本、东方富海等多家机构3500万美元的B轮投资之后,音悦台的业绩情况有所好转。

 

不过,为了维护粉丝流量,音悦台每年要花费2000万元采购MV版权,对于音悦台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成本压力。但即便如此,音悦台网站上的盗版MV情况仍然屡禁不止,这也引起了腾讯的注意。

 

2016年4月,腾讯公司起诉音悦台盗版侵权,共涉及腾讯独家版权的452首英皇MV,共索赔总额1371万元。除此之外,2016年音悦台还遭到了旗下18位练习生联合发表声明声讨,并指责音悦台不具备做艺人培训的能力,因而其被粉丝集体围攻。

 

这一事件的曝出,也暴露了音悦台在选秀运营上的短板和弊端。更为蹊跷的是,在2017年的“音悦V榜年度盛典”上,“最受欢迎组合奖”的排名EXO一直遥遥领先,但在投票截止最后20分钟,EXO突然被内地女团战斗少女ATF反超几十万票。

 

这一结果引发EXO粉丝的强烈不满,纷纷指责音悦台“暗箱操作”。至此,音悦台的公信力和口碑形象一落千丈,平台粉丝大幅流失。

 

对此,艾媒咨询CEO张毅指出,音悦台近年来屡次出现的问题,根源在于其在资金和经营上的不足。“作为一家音乐垂直网站,音悦台运作模式单一,难以与综合性音乐平台抗衡,而且其对资金和经营管理都缺乏有效把控。”

 

转型收效甚微

 

可以说,音悦台“小而美”的发展模式,也注定了其难以做大,但音悦台本身其实也有过一番转型的尝试。

 

2015年是音悦台史上最辉煌的时期,其不仅获得B轮3500万美元融资,平台的月活人数也达到4000万人次。同时,网站MV点击量更是优酷土豆的10倍,其总营业额将近1亿元。

 

在此之后,音悦台逐渐扩张,除了通过网站的正版MV建立起粉丝社区外,还先后打造了音悦V榜、音悦商城和音悦Stage等主营业务。

 

张毅认为,音悦台这些年做的项目都是围绕粉丝经济展开。“像是音乐打榜、周边产品售卖业务,都是国内较早进行尝试的,可以说音悦台在这一块思维比较提前,但后续随着一些对手的争相模仿,音悦台后期在内容上反而没有做出突出的成绩。”

 

不温不火的业绩,让音悦台开始了转型之路。2017年,音悦台确定以短视频作为转型方向。对此,音悦台CEO战略助理郑巍曾表示,“音悦台已经不止是一家MV公司,而是以音乐短视频为主,因为短视频是一个风口。”

 

短视频的确是音悦台想要力推的方向,其希望从MV平台向短视频方向转型。

 

然而,随着“2017音悦V榜年度盛典”上疑似出现的“刷榜黑幕”事件,使得音悦台流失大量粉丝,自此失去了转型的最佳契机。音悦台还未证明“音乐+短视频”的效果,就已经备受打击。

 

到了2018年,音悦台再次调整目标,将火热一时的“区块链”作为新的切入口。

 

而作为音悦台创始人的张斗,彼时频频做客区块链节目。他计划以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与分布式记账技术,把音悦台打榜的各种粉丝数据、行为和其他各个网站的数据上链,将音悦台V榜打造成全球第一个区块链音乐榜单,并推出第一区块链偶像团体FBI( Frist Blockchain Idol)。

 

这个想法的形成除了因为区块链概念兴起,同时也是音悦台对于之前“音悦V榜年度盛典”上被曝存在刷榜黑幕的一番反思。

 

不过“区块链”的加入并没有给音悦台带来实质效果,更多只是停留在概念阶段。

 

张毅对此分析指出,“凡是以区块链作为商业目的使用的公司,近年来基本上就没有较为成功的案例。而且这些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点,只要打上区块链的概念,无一例外都是因为业绩下滑,希望借助概念来拉动资本和市场关注。”

 

转型收效甚微,张斗对此也开始进行了反思。他表示音悦台这几年的商业尝试是“大跃进”。“我们没有考虑到战略时机尚早,更忽视了音悦台在人员能力和管理能力上的缺失。”

 

无论是短视频,还是区块链,都无法帮助音悦台实现复苏。即使是看到了风口和机会,音悦台也显得“有心无力”。如今,随着音悦台官网故障、办公地人去楼空,这家知名的MV音乐平台似乎已经难以为继。

 

“奄奄一息”的音悦台,还能再坚持多久?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