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全球化需要新思维

作者:文/吴晨 / 发布时间:2019-08-02/ 浏览次数:0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启的这一轮全球化中,得益于信息技术的发展,跨国公司成为全球化最大的推手,制造业的外包、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构建、全球金融的大开放与资本流动加速,营造了全球经济的欣欣向荣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的崛起。

 

但是在全球经济大发展的同时,全球化也制造了明显的输家,尤其以西方发达市场的蓝领阶层为甚,技术、外包和移民带来的工作转移与工资停滞,与精英阶层获得的财富增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英国脱欧的本质因此是对这一轮全球化的收益和责任不均衡所提出的抗议。

 

《世界不是平的》更是一再强调,全球化所崇尚的四大自由——商品、服务、金融与人的流动——依赖一套机制和体制来支持和约束,仅仅靠市场的“看不见的手”,无法解决全球化可能造成的问题,或者说无法克服市场本身所造成的波动和周期。

 

历史上的全球化都曾经面临挑战而停滞甚至反复,究其原因,恰恰是它所塑造的全球体制和机制无法跟上不断变化的国际经济与政治的现实。19世纪工业革命之后的全球化,依靠的是英国的法治和皇家海军的武力来维护的,但这样的秩序面临列强的竞争之后便无法维持,需要用两次世界大战的血腥来解局。

 

“二战”之后的国际经济秩序则依赖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及其背后的武力来背书。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有一系列的全球机制来支持,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贸协定和之后的世界贸易组织,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而这些机制的建设无一不是以西方国家美国以及战后恢复起来的欧洲和日本——的利益与诉求为出发点的。

 

“冷战”结束之后,美国的影响力达到顶峰,福山甚至预言了《历史的终结》。他们都没有看到,内外部环境的变化—— 一个更加整合和多元的全球经济格局,以及一个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国内经济格局,都需要现有的体制与机制做出改变。欧元区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当政治整合滞后于经济整合的时候,当民族国家的利益与欧盟整体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张力就特别明显。欧元区的整合,恰恰是因为没有统一的银行体系,没有推进统一的政府而导致更为严重的南北分化。同样,国际贸易和资本的自由流动,也恰恰因为没有适应性的国际治理体系,而放任了贫富分化的加剧。

 

当今的全球化正面临着三个方面的挑战。

 

一是全球经济多元化的挑战。随着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的崛起,全新一批全球化的参与者有完全不同的历史背景、历史叙事和对全球化的认知,它们对全球化的方向和目标有不同的想法,全球化往哪里去,需要达成新共识。

 

二是全球治理的滞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由美欧主导,无法适应全球大规模储蓄的不平衡和支付危机。而如果没有全球治理的全球化,或者说没有非西方国家参与讨论全球治理新思维,并达成共识,那么全球化面临的问题就很难解决,解决这些问题的责任就很难去分担,西方民粹主义的抬头就会进一步瓦解全球化。

 

三是随着全球经济的整合更为深入,经济周期下行时对全球经济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的打击也更为严重,需要有预防与纾困机制。《世界不是平的》这本书就提出应该建立起一套新的机制——全球金融流动组织(Global Organization of Financial Flows)来治理热钱盲动给全球经济带来的负面打击。

 

《世界不是平的》

作者:[英]简世勋

译者:于展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2月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