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在决策时,充分利用不确定性

作者:文/【美】安妮•杜克 / 浏览次数:0
  接受“我不确定”是很困难的。承认我们对某事的无知总会被不当地冠以恶名。当然,我们鼓励知识的获取,但获取知识的第一步应该是明确哪些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神经科学家斯图亚特·法尔斯坦在他的《无知如何驱动科学》一书中认可了意识到自身知识局限性的益处。

  好的决策之所以好并不是因为它产生了好的结果。好的决策来自好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必定包括了准确表达我们自身知识状态的尝试。这种知识状态同样也是某种“我不确定”的表现形式。“我不确定”并不意味着没有客观事实。事实上,法尔斯坦的观点是,承认不确定性是我们接近客观事实这一目标的首要步骤。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停止像看待肮脏字眼似的看待诸如“我不知道”和“我不确定”的表达。

  如果我们将“我不知道”的定义从负面框架(像“我毫无头绪”或“我对此一无所知”这类给人感觉缺乏能力或信心的表达)转移到比较中立的框架会怎样,虽然我们可能对一些事情的发生概率有所了解,但仍然无法确定在特定情况下会发生什么,这就是事实。如果我们接受事实,“我不确定”的说法就不会显得那么糟糕。

  优秀的扑克玩家和英明的决策者之间的共同之处就是他们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世界是无常的和不可预知的。他们根据不同结果的发生概率来做出最佳判断。这些判断的准确性将取决于他们拥有多少信息,以及他们是否具有丰富的判断经验。这是所有对赌的基本要素之一。

  有些时候,即使我们做出了最佳选择也无法提升成功的可能性。一名审判律师在处理艰难的案件时更有可能会选择失败而不是成功的策略。在这种情况下,律师的目标是明确各种可行的策略、判断出每一种不乐观方案的成功概率,并从中选出最好的一种以便最大限度地为客户提升结果质量。这在任何企业都不外乎如此。创业公司成功的可能性非常低,但它们仍然尽力寻找制胜的最佳策略。即使没有任何战略能为公司带来成功,这种努力仍然是值得的,因为一旦成功,随之而来的将会是巨大的回报。

  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接受不确定性并给它一个热烈地拥抱会帮助我们成为更好的决策者。这里提供两个例子。首先,“我不确定”仅仅代表一种对世界更准确的描述;其次,当我们接受了自己对某事物无法确定的时候,就不容易陷入黑白思维的陷阱。

  这同样适用于我们所有的决策。如果错误地将世界歪曲为非此即彼的极端,不存在中间灰色地带,那么我们做出正确选择的能力将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这种影响涉及我们应该如何分配资源,做出何种决定以及采取何种行动等方面的抉择。

  避免出现以上极端情况的秘诀就是,坦然地接受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这样一个事实,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随着我们对人类大脑的运作方式有了更多地了解,我们认识到自己对世界的感知并不客观,但我们仍然应该将勇于尝试作为目标。

  《对赌:信息不足时如何做出高明决策》

  作者:[美]安妮·杜克(Annie Duke)

  译者:李光辉

  出 版 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9年1月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