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控盘FF 大佬的超限战争
文/董枳君 游丛瑞浏览次数:
FF与恒大扯皮过程中,国内众多造车新势力已纷纷加速,留给FF的时间并不多了。


  恒大和FF(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彻底撕破了脸。

  2018年10月25日晚间,恒大与FF紧急仲裁结果出炉。FF发布声明称,针对贾跃亭与恒大的纠纷,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这意味着,裁决之后,FF在一定条件下可对外开放融资,但也不能阻止恒大继续对FF融资的权利。随后恒大健康则发布公告强调,仲裁驳回了贾跃亭方面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了贾跃亭方面突然提出的解除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今年6月恒大与FF合作,然而,这笔交易合作未满四个月,双方就因7亿美元开撕。

  许家印步步为营,贾跃亭也不甘示弱,一边忙于仲裁,一边积极寻找新的投资人。对于贾跃亭而言,他孤注一掷造车,或许是翻身的唯一机会。所以,他的底线是不能失去FF控制权,恒大和FF究竟是彻底决裂还是协商和解尚不可知,但留给FF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控制权之争

  2017年11月30日,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今年6月,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FF持有Smart King33%的股份,剩下22%的股份将预留作为根据股权激励计划配发予雇员的股权。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FF。8月14日,恒大宣布成立FF中国总部,揭牌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以下简称恒大FF)。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贾跃亭的FF。

  值得注意的是,恒大入股的同时,还与FF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做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贾跃亭将失去对公司控制。

  如今这份对赌为纠纷关键。

  贾跃亭找到许家印后,外界一度以为FF将涅槃重生,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双方仅有三个月“蜜月期”,便对簿公堂。

  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公告称,FF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针对该公告,10月8日,FF在其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Faraday Future(FF)维护公司正当权益的严正声明》,其中披露的多处交易细节与恒大健康所称的不符。

  FF认为,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 —— 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而在此前恒大健康披露的内幕消息公告中,原合并认购协议中8亿美元的支付时限为2018年年底,而非FF所称的2018年年初。同时,提前支付款项的补充协议也是由FF原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提出。在公告中,恒大健康称“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其投资公司付款。”

  《商学院》记者就此时向恒大官方进行求证,恒大官方表示,以发布公告的内容为准。记者向Faraday Future 求证时,FF公司也称以官方声明为准。

  外界看来,恒大与FF之间是一场“罗生门”,谁对谁错,有待事件进一步发展,有消息称,贾跃亭可能是利用补充协议中的部分漏洞向恒大健康提出诉讼。

  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控制权争夺,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会使用什么样的方法进行判决?

  《商学院》记者采访了法律行业专业人士,对方表示,视补充协议的具体内容而定,目前协议还未出来。香港仲裁中心的平均裁决时间是两周。一般来说并无和解可能,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给出的裁定是要强制执行的。

  “按照许老板一贯的强势,对FF的掌控势在必得,随着恒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不断发力,也不想把未来发展的一大重点操之于他人之手。而贾跃亭一手打造的FF,并且在很大程度上视之为翻身利器,又不想放弃掌控权,为他人徒做嫁衣。”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认为,贾跃亭有着FF的1:10的投票权,他舍弃FF利益而保留投票权为FF续命,所以绝不会放弃FF,FF去贾跃亭化也没有谈判空间。

  裁员降薪风波

  10月22日,一份FF内部邮件流传出来,邮件显示, FF宣布将从下周开始裁员,同时给非正式雇员的时薪下调20%、全职雇员的年薪下调20%;公司高管团队自愿在降薪20%基础上为公司进一步减负,CEO贾跃亭的年薪调整为1美元。

  《商学院》记者向FF方面证实这一消息,但对方并未正面回应。

  FF公司在邮件中坦言,公司此举是为了度过财务困难期,一旦财务状况转良,将给员工恢复工资水平。在全员邮件中,FF还将此次出现财务困难的原因归结为原投资方恒大健康违约。

  在FF与恒大关系紧张后,FF中国方面员工也被“殃及”。此前的10月16日,有媒体曝出恒大FF中国拖欠工资,随后,恒大FF中国派出代表与讨薪员工代表进行协商。

  对此,《商学院》记者联系到恒大FF,对方回应称,该60余名员工未与恒大法拉第续签任何劳动合同,且目前尚未到公司规定的发薪日期,完全不存在停止发薪一说。恒大的发薪日为每月5日和20日。

  同时,《商学院》记者也向FF方面求证,FF公关部负责人对《商学院》表示,该60余名员工隶属睿驭公司,睿驭是恒大法拉第未来的全资子公司,签订新的劳动合同,是要征求员工同意的,如果员工不同意,是可以解除劳动关系,但是要给予法定的赔偿。而且签订新的劳动合同时,绝大部分员工的既有劳动合同应该都尚未到期,所以不存在合同过期的问题。但该信息并未得到恒大方面证实。

  《商学院》记者从天眼查上获悉,睿驭汽车(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4月23日,法人代表是王志刚,股东方面是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FF公关负责人还向记者透露,60余名未收到工资的员工,“(劳动合同)以前签的睿驭的,恒大要员工换签。但员工要去广州工作,并且薪资减半,但不少员工并未同意,依然在北京公司办公。”

  显然,恒大与FF双方各执一词。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了恒大集团正式入主FF。在恒大的注资下,FF造车进程全面提速,不断传出产品研发、工厂建设、工商信息变动等消息。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一行还曾前往美国考察,FF官方称许家印对于FF 91的内外饰设计和产品性能给予了赞赏。他认为投资FF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

  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恒大中心正式揭牌,该公司未来将负责FF技术、研发和所有生产经营管理。恒大一众高管出席,从企业命名到高层设定都打上了非常鲜明的恒大“烙印”。

  但好景不长,蜜月期过后便直接进入战争。恒大健康10月7日晚公告称,贾跃亭一方在未达到付款条件下要求付款,且提出仲裁要求撕毁合约。“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 ,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

  10月8日,FF称,恒大未能履行协议支付其同意的款项,并表示其遵守了协议中规定的责任和全部要求。恒大健康迟迟不进行支付,以期获得对法拉第未来中国及其所有资产的控制权。

  在记者发稿前,恒大方面对《商学院》记者表示,10月19日,讨薪员工工资已经陆续到账。

  量产遥遥无期

  与许家印闹翻之后,FF再次陷入钱荒。

  对于FF能否在2019年实现量产,更多人持悲观态度。距离交付的日子越来越近,此前恒大投资8亿美元已经用完,失去公司的控制权成为贾跃亭的隐忧,毕竟FF或是他能够翻身的最后机会。

  造车需要多少资金?《商学院》记者此前曾采访过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他表示,没有200亿元最好不要造车,从恒大投资的8亿美元已经基本花完也能看出,造车行业的花钱速度。

  2015年,乐视与阿斯顿马丁宣布共同启动研发项目,联手推进下一代互联网汽车技术,然而合作到最后,阿斯顿马丁指责贾跃亭是庞氏骗局,更多扩张项目没有实质性推进。

  根据贾跃亭在2016年11月公开信里首次披露以及后续屡次提及,他为美国造车已经投入了100多亿元,加上恒大投资的8亿美元迅速见底,不完全统计,这几年来FF烧掉了至少160亿元,却依然没能量产。

  而如今距离年底不到三个月,贾跃亭的量产车完成几何?

  据外媒报道,在9月底召开的“Futurist Day”活动之后的几小时后,用于展示的首台FF91量产车起火,这无疑对今年年底实现大规模量产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报道中还提到,有FF前员工透露目前FF仍然非常缺钱,已经拖欠了部分供应商货款及员工数周的工资。

  为此,FF曾尝试融资,但FF表示恒大阻止其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增加融资意味着可能摊薄稀释恒大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股份,因此恒大不会轻意同意接受FF增加其他融资。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资金曾经一度是限制FF发展的最大障碍,恒大的介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FF后续的资金压力。然而,已经花掉恒大8亿美元的贾跃亭,如何处理与恒大的关系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汽车行业资深研究员凌然指出。 “对于恒大而言,在房地产市场收紧的情况下,布局多元业务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投资FF或许是真的希望在汽车领域大干一场。”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指出,恒大投资FF诚意十足,2018年9月23日,恒大宣布以144.9亿元,入股新疆广汇集团,取得40.964%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新疆广汇旗下的广汇汽车则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有着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汽车销售服务网络。

  双方签订协议后,也在积极推进工厂建设,FF在美国和中国都加速推进。6月7日,FF曾宣布其位于加州汉福德的工厂获得了当地政府的正式许可,并公布了工厂的总承包商。第一批生产设备已安装并测试完成,汉福德当地生产和技术保障的大规模人员招聘也已展开。

  同时,广州南沙工厂已经正式落地并开工建设,并相继在北京、上海成立研究中心。目前FF在推动FF 91交付和量产项目上取得了新进展,FF已经跑通了包括供应链在内的所有量产准备。8月28日,FF在汉福德工厂庆祝了首台预量产车的按时顺利下线,并量产在即。

  但找不到钱,如何实现FF91量产?贾跃亭又如何保持自己的控制权?

  “我们看到留给FF的时间并不多了。”凌然指出,就在FF不断扯皮的过程中,国内众多造车新势力都已经纷纷加速。目前已有多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实现量产并交付。其中,新势力代表蔚来汽车已经于9月13日在纽交所正式上市。根据其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31日,蔚来汽车已经累计生产了2399台ES8,并将1602台ES8交付到用户手中。9月28日,威马汽车开始向车主批量交付,当天,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明确提出了今年将交付1万辆的目标。去年10月,小鹏汽车实现小批量下线,随后分批交付小鹏汽车内部员工。截至目前,小鹏汽车1.0量产车已经交付了近200位员工,累计测试里程近500万公里。此外,小鹏汽车与蔚来汽车对赌,表示今年年底将交付1万辆G3。

  相较之下,内忧外患的FF,还有多少机会?

  融创、恒大之后还有谁

  虽然贾跃亭一直深陷资金泥潭,但总能迎来新的“金主”。

  在许家印之前,孙宏斌也曾被贾跃亭的豪情打动,不过在百亿资金打了水漂后,孙宏斌终于意识到,乐视就是一个无底洞,现实远比梦想残酷。

  2017年1月,当时乐视网已经深陷资金危机,孙宏斌以“白衣骑士”形象出现。融创以150亿资金,获得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和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三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派驻董事和财务人员。

  但就在一年后的2018年3月,孙宏斌无奈辞去乐视董事长职务。在谈及乐视时,孙宏斌一度哽咽落泪,甚至直言“乐视系我们计提损失165.5亿元,这已经不算壮士断臂了,这是把脑袋都砍了。”此后的9月,融创中国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7.73亿元底价竞得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等全部股分。

  要说对“造车梦”的坚持,贾跃亭的确够“执着”。在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后,贾跃亭为了能够继续造车又引来了新的资本注入,其在2017年11月携旗下的FF Top公司与恒大签订协议,并计划在三年内恒大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入主法拉第未来(FF)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许家印接盘FF后,投资了8亿美元帮助其渡过难关(FF一度因资金问题停产),但最后双方却陷入决裂的僵局。但值得注意的是,恒大入股的同时,还与FF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做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贾跃亭将失去对公司控制。

  为什么在贾跃亭不守信之下,还有人要投资FF?对于《商学院》记者的问题,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表示,“FF还是有真材实料的,也拥有很多项造车专利,并不是空壳。因此恒大想借此接手FF,但贾跃亭肯定不肯放手。”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此次事件将会对FF带来重大影响,FF91量产计划将不得不延迟。至于FF的后续融资,不管是香港还是美国市场,难度都很大。同时,国内造车势力很多,FF又处于这么复杂的情况,一般企业根本无法兜底。至于FF和恒大集团的仲裁,最大双赢是双方和解。

  如果仲裁成功,贾跃亭将为实现他的汽车梦而继续找钱,但作为曾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目前仍滞留美国的贾跃亭,此前获得恒大支持是他在国内唯一的救命稻草,而如今双方仅过三个月的蜜月期就毁约,很难再找到新的投资人。

  而如仲裁失败,贾跃亭则有可能失去FF的控制权,由恒大掌握。而无论怎样,此次风波都将给即将交付的FF91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

  不过,对于接下来的融资,业内普遍不太看好。崔东树表示,目前中国电动车投资泡沫太严重,出现了投入过大、估值过高,以及产品推出速度太快、缺乏技术积累等乱象,FF也未能幸免。这并非FF首次面临这种局面。FF曾在两年内烧掉9亿美元,2017年年底恒大入股之前,因为资金匮乏,FF研发工作曾中断近一年。

  目前,FF正加紧寻找新的投资人,但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融资之路注定更加艰难。

201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