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净利暴跌、股东减持,问诊民生银行,“动刀”可否纾困?

原创 作者:吕笑颜 石丹 / 发布时间:2021-06-07/ 浏览次数:0
业绩大幅下滑、监管发函问询、重要股东准备清仓股份……民生银行最近风波不断。
 
作为中国第一家主要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民生银行(600016.SH)分行2021年以来频频被处罚。据银保监会官网5月14日最新披露的消息,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因发放经营性物业贷款变向用于缴纳土地出让金等6项违法违规,被罚款金额高达300万元。
 
在分行被罚的背后,是民生银行2020年资产质量的下降,而这也引来监管的问询。2021年4月30日,该行公布了上交所对其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就上交所提到的信贷资产质量恶化、金融投资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长、经营业绩下滑等疑问,逐项作出说明。
 
事实上,自公布2020年年度报告,其2020年净利润较上一年大降36.25%之后,民生银行便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4月29日晚间,民生银行发布了2021年一季报,此次民生银行净利润继续下滑,一季度净利润147.47亿元,同比下降11.43%,成为国有行与股份行当中唯一一家在今年一季度净利润负增长的银行。
 
作为首家由民营资本发起设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民生银行的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利润曾经与招商银行比肩,“小微金融”一度是其闪闪发亮的金字招牌。然而,如今的民生银行多个指标已沦落至行业垫底位置。除此之外,民生银行的重要股东也宣布即将“解绑”并拟对民生银行股份进行清仓……
 
诸多不确定性之下,让民生银行原本就表现低迷的股价在4月30日一度暴跌。该行股价自2020年7月冲高后一路下挫,从高位的6.35元/股跌至目前(截至5月19日收盘)的4.69元/股。那么,接替洪崎的新任董事长高迎欣能否带领民生银行走出困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记者发稿前,5月18日,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包括董事长高迎欣、行长郑万春在内的15位高管拟以自有资金从二级市场购入该行A股普通股股票,增持合计金额约1088万元至1097万元。


 
股东格局生变:两大股东“解绑”


 
2021年4月29日晚间,民生银行发布三份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内容显示,经友好协商,华夏人寿分别与东方股份、东方有限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并分别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解除协议》。本次权益变动后,华夏人寿与东方股份、东方有限不再有任何一致行动安排。
 
据公告披露,在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前,华夏人寿持有民生银行A股约17.34亿股,H股约4.15亿股,合计约21.49亿股,占民生银行全部已发行股份总数的4.91%;而东方股份持股比例为2.92%,东方有限持股比例为0.08%,三者合计持股7.91%,相当于民生银行第三大股东。
 
据了解,“东方系”公司与民生银行的渊源颇深。早在1999年,民生银行为筹备上市进行资产清理时,东方集团实际控制人张宏伟就斥资上亿元入股该行。2000年4月底,张宏伟进入民生银行董事会,此后一直担任该行副董事长一职。
 
东方集团与华夏人寿的“结盟”始于2016年。据公告披露,早在2016年6月29日,华夏人寿便与东方股份签署《一致行动协议》2018年12月27日,华夏人寿又与东方股份签署了补充协议,并与东方有限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一致行动协议》主要内容包括,在处理有关民生银行经营发展,且需要经民生银行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事项时,双方应采取一致行动,以加强在民生银行中的影响力。
 
这种合作关系维持了近5年,在这个时间点解除一致行动协议,或与华夏人寿被银保监会接管有关。
 
据公开资料显示,股东之一的华夏人寿已自2020年7月17日起被银保监会接管。被接管机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停止履行职责,相关职能全部由接管组承担,接管组行使被接管机构经营管理权。
 
资料显示,民生银行是中国第一家主要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1996年1月成立。成立以来股权一直较为分散,无实际控制人,这意味着,股东之间的明争暗斗可能会十分激烈,董事会席位也一直是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因此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被外界戏称为“最强男人之战”。
 
根据2020年财报显示,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大家人寿保险分别持股18.9%、16.79%,位列第一、二大股东,中国泛海控股、同方国信投资、新希望六和投资、上海健特生命科技、华夏人寿保险均为持股3%以上股东。
 
据披露的第八届董事会董事名单,总计有17名董事,其中,股东董事共9名,包括东方集团张宏伟、泛海集团卢志强、新希望集团刘永好、巨人集团史玉柱、中国船东互保协会宋春风、福信集团吴迪、重庆国际信托翁振杰等老成员,以及大家保险副总经理兼首席运营官杨晓灵、大家保险拟任总经理助理兼董事会秘书赵鹏两名来自大家保险的新成员。
 
如今,随着华夏人寿的减持,“东方系”在民生银行中的管理权也将减弱。有市场观点认为,随着结盟宣告结束,历来是市场焦点的民生银行董事会原有的格局或产生微妙变化,例如东方集团方面在民生银行中的话语权或许将受到一定影响。更多的二级市场投资者表示了担忧与焦虑,“100亿的盘子等着出货,谁会来接盘?”
 
有分析人士表示:“此次解除关系后,东方集团对民生银行的投票权下降,东方集团话语权由7.91%降至3%,其在民生银行管理决策权将有所下降。一般来说,上市银行的两个股东解除一致行动,可能削弱彼此在上市公司内部的话语权,进而影响各个股东话语权。”
 
对于是否对公司治理的持续性造成影响,上述分析人士认为:“只要没有对现有管理团队、公司治理造成实质性影响,公司经营有望保持相对稳定和经营连续性。”
 
事实上,在华夏人寿被接管时就有分析指出,在重要盟友被接管后,东方集团在民生银行的话语权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华夏人寿与‘东方系’解除一致行动人会降低‘东方系’的话语权,张宏伟及‘东方系’对民生银行的话语权可能减弱,或者至少话语权的基础被削弱。对民生银行的日常经营可能会带来新的变化。”不过,他补充道:“民生银行特殊的股东结构,话语权博弈完全靠股东之间的合纵连横。‘东方系’对民生银行的话语权非常看重,所以不排除后续会通过其他方式再次扩大。”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转型6年来,民生银行股东之一的泛海控股涉足证券、保险及信托等业务领域,已成为拥有全金融牌照的民营金控集团,旗下还拥有民生信托和亚太保险等。但据公开报道,4月20日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冻结中国泛海所持泛海控股8.03亿股股份。
 
近一年来泛海控股频频变卖资产,今年以来泛海控股将民生证券13.49%股权,武汉中央商务区一幅8.4万平方米的土地,武汉万怡酒店及宗地14B地块上商业等出售,以缓解债务危机。
 
长期分散的股权结构势必对公司的治理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沈萌表示:“民生银行作为最早的民营股份制银行,曾经长期在股东的强势影响下经营,而后期股东结构的不断分化整合也局限了民生银行的快速发展能力,错过了好的发展周期。”
 
对于公司的经营,《商学院》记者注意到,有股民在互动平台上向民生银行董秘表示,“希望刘永好、卢志强、张宏伟、史玉柱等大股东善于算大账,假设民行市值上万亿元,你们都会产生几百亿元的收入,身家产生质的飞跃。因此,希望大股东们一起向民生银行提供正能量,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使民生银行的经营业绩重回巅峰状态。”对此,民生银行回复称:“感谢您的建议。”


 
一季度业绩继续“倒车”


 
华夏人寿此前因为偿付能力不足被接管,而民生银行近年则是业绩出现明显下滑。该行在2019年取得“史上最好成绩”后,2020年业绩反转,令投资者大跌眼镜。
 
2020年6月末,因任职年龄原因,此前已在民生银行服务25个年头的洪崎辞任该行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来自中国银行的高迎欣为民生银行新的掌舵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也就是洪崎退休前的最后一个完整会计年度,民生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804.41亿元,同比增长15.1%;归母净利润538.19亿元,同比增长6.94%,被洪崎称作是该行“近几年来最好的经营业绩”。
 
2021年3月30日晚间,民生银行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民生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849.51亿元,同比增长2.50%;实现归属于本行股东的净利润343.09亿元,同比减少36.25%,这是民生银行20年以来首次净利润下滑。
 
具体分季度来看,该行净利润逐渐下降,一季度净利润为166.5亿元,二季度净利润为118.03亿元,三季度净利润为88.76亿元,四季度净利润为-30.20亿元,这是近年来首次出现单季度业绩亏损。
 
同时,该行多个盈利能力指标均呈下降趋势。具体来看,2020年民生银行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6.81%,比上年同期下降5.59个百分点;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6.85%,比上年同期下降5.53个百分点;净利差为2.12%,比上年同期下降0.02个百分点。
 
净利润超30%的降幅在银行业中较为罕见,在年报发布的第二天,该行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
 
至于为何净利润如此大跌,民生银行董事长高迎欣在年报致辞中表示:“利润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加快问题资产处置节奏,加大拨备计提力度。”
 
这份年报发布后,普遍被市场认为是民生银行在新领导治下的“财务大洗澡”。
 
有股评大V曾点评称:“民生银行2020年对公客户的平均贷款利率大幅下调了。这说明新董事长到任后彻底放弃了前任在去年年底的‘赌博思路’,转向‘佛系’的低风险低收益资产配置策略。民生银行很可能会放弃快速扩张,用2年至3年的时间修复过去遗留的问题。换句话说,未来2年至3年民生银行的营收增速堪忧。”
 
沈萌表示:“银行业目前的发展环境并不理想,过于激进的发展可能会招致更大的风险,因此选择稳扎稳打不仅是民生银行自身经营现状决定的,也是整个行业决定的。”
 
法询金融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表示:“对公客户的平均贷款利率下调也是改变过去信用下沉的偏激进信贷政策,向优质的大型央企、国企倾斜,这也和其有不少来自国有大行的高管有关。另外,利润的大幅下降也和按‘资管新规’要求对表外资产进行处置有关,其实并非是业内独家,不少银行也会有类似操作,只不过大部分是分散进行或者延后进行,而民生银行这次是财务彻底‘大洗澡’,符合新领导上岗后一贯的‘轻装上阵’风格。”
 
在计提如此大的信用减值下,民生银行资产质量也在下降。截至2020年末,该行不良贷款总额700.49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56.15亿元,增幅28.69%;不良贷款率1.82%,比上年末上升0.26个百分点。
 
在此背景下,风险抵御指标拨备覆盖率却在下降。截至2020年,民生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为139.38%,较上年末下降了16.12个百分点。
 
同时,该行的不良率和拨备覆盖率在已发布年报的A股股份行中均垫底。
 
对于民生银行的2020年业绩波动和指标变化,上交所也有所关注,并向民生银行发出了《监管工作函》,对该行的信贷资产、金融投资资产以及经营业绩的具体指标变化进行问询。民生银行也于4月30日盘后正式做出回应。
 
周毅钦表示:“民生银行这次被交易所问询,其核心问题还是贷款的不良问题。”
 
可以看到的是,民生银行在加快资产处置,另一面该行却因内控不严成为2020年“罚单王”。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民生银行共获25张罚单,被罚金额在所有银行中排名第一,高达1.11亿元。其中,2020年9月4日,民生银行接银保监会1.08亿元罚单,刷新了年内银行罚金纪录,此罚单中显示民生银行涉及违规为房地产企业缴纳土地出让金提供融资、股东持股份额发生重大变化未向监管部门报告等共计30项违法违规行为。
 
进入2021年,民生银行又收到监管罚单。据不完全统计,2021 年前4个月,民生银行共收罚单12张。根据银保监会官网5月14日披露的消息,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因发放经营性物业贷款变向用于缴纳土地出让金等6项违法违规,被罚款金额高达300万元。
 
此外,民生银行2021年一季报显示,该行业绩继续“倒车”,一季度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147.47亿元,同比减少19.03亿元,降幅11.43%;实现营业收入430.72亿元,同比减少62.61亿元,降幅12.69%。这使得民生银行成为国有行与股份行当中唯一一家一季度营收、净利润同时大降的上市股份行。
 
对于营业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民生银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持续压降非标准化投资,全行非标投资规模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相关收益同比下降35.38亿元;二是债券收益率区间震荡,缺乏上年同期债券趋势性交易机会,导致相关收益同比下降26.86亿元。”
 
由于业绩不佳,民生银行的股价也不断走低, 该行股价自2020年7月冲高后一路下挫,从高位的6.35元/股跌至目前(截至5月19日收盘)的4.69元/股。


 
部门中层“起立”竞聘上岗


 
作为民生银行董事长高迎欣上任后的首份年报,由于拨备和消耗的大幅增加,该行2020年净利润出现了下降,全年业绩表现在上市股份行中已处于“掉队”状态。作为股份制银行改革的先行者,民生银行一直走在市场化发展的前沿,但在2020年度年报发布期,该行进行的大规模人事调整也受到市场关注。
 
这次调整也是高迎欣接棒民生银行董事长职务后迎来的首次大规模人事调整。对于市场而言,这或许意味着民生银行在新掌门人的带领下,正在开启新的发展战略。
 
据了解,今年以来,民生银行在总行层面进行了部门和岗位整合,并重新进行了公开竞聘,同时加快推进了总行部室、分行领导层面的优化调整。目前已有约20位总行部门、分行一把手出现更替,还有从分行部门总经理升任总行部门总经理助理的人员。
 
据悉,该行已有5位民生银行分行行长、副行长调任总行担任部门总经理,分别是:民生银行天津分行行长李稳狮出任总行战略客户部总经理,民生银行广州分行行长黄红日出任总行评审部总经理,民生银行深圳分行副行长王县洪出任总行个人金融部总经理,民生银行西安分行副行长齐国华出任总行小微金融事业部总经理,民生银行合肥分行副行长吴庭出任总行零售质量控制部/消费者权益保护部总经理。其中,零售质量控制部/消费者权益保护部从以前总行二级部升为了一级部。
 
同时,还有两家分行行长进行了区域调动:民生银行汕头分行行长闫新国出任南宁分行行长,民生银行南宁分行行长杨济生出任广州分行行长。
 
此外,民生银行控股孙子公司民生加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鲲鹏出任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此前,杨鲲鹏为民生银行天津分行副行长。
 
原本在总行任职的部门领导也出现了较大调整。具体有:民生银行个人金融部总经理鞠伟宇出任天津分行行长,民生银行原集团金融事业部总经理马琳出任总行公司业务总监,民生银行评审部总经理黄绍辉出任信贷管理部总经理,民生银行改革转型办公室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周晓出任公司业务部总经理,民生银行个人金融部副总经理黄晋出任财富管理部/私人银行部总经理,民生银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王磊出任监事会办公室主任。
 
值得关注的是,民生银行撤销了总行渠道管理部门,原总经理黄岚出任总行零售数字总监(新设),民生银行原小微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周伯婷出任总行零售资产质量总监(新设),总行票据部业已撤销。
 
从上述来看,此次优化调整更为强调零售业务,新设了两个零售岗位,并将零售质量控制部升级,着重强化零售业务第一道防线的作用。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民生银行累计召开各类会议85次,审议批准了377项议案,在这些议案内容里,出现了前三年不曾在年报中列举过的“关联交易”和“内部机构优化调整”这两项议案,进一步缩小范围的话,仅有“内部机构优化调整”这项未出现在2020年上半年度报告中。
 
高迎欣在2020年年报致辞中提到,新一届经营层深入剖析业务发展、风险合规、管理机制等方面的“沉疴固疾”,大力推进一系列立足当前、关系长远的根本性改革,打基础、补短板、强弱项,重塑民生银行的市场竞争力。
 
提及体制机制变革方面,高迎欣称,要破除“部门银行”思维禁锢,优化机构和人员配置,建立客户中心型的组织体系,同时启动绩效考核和薪酬制度改革,搭建专业技术序列体系,完善青年员工成长激励制度,加强人员规范化管理。
 
实际上,民生银行这场大调整早在2020年下半年随着新管理层的到位,便已开始酝酿。
 
2020年6月29日,民生银行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选举高迎欣为执行董事,6月30日接任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7月16日,银保监会核准高迎欣担任民生银行执行董事、董事长;10月16日,民生银行顺利完成董监事会换届,聘任产生了新一届经营管理层。
 
目前,民生银行领导班子为董事长高迎欣,行长郑万春,副行长袁桂军、陈琼、石杰、李彬、林云山、胡庆华,党委委员邵亚平,行长助理欧阳勇。
 
据了解,民生银行的董事长、行长和第一副行长均是去年履新,他们均来自国有大行。其中,董事长高迎欣来自中行,行长郑万春来自工行,第一副行长袁桂军来自建行,这几位民生银行的领衔高管均并非“土生土长”的“民生人”。
 
那么,高管的“国有大行”化是否将民生银行的管理模式趋于国有大行?
 
对此,周毅钦认为:“一家商业银行的管理文化主要看董事长,新任来自于国有大行的董事长到位后,在发展和风险这两端重新定位平衡点,相比较民生银行过去比较激进的风格,国有大行一贯的合规文化会改造‘新民生’。”
 
沈萌表示:“在严格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和压缩民营企业波动空间的背景下,民营股份制银行吸纳国有大行的人力资源,更符合当前的发展要求。而此前民生银行的治理结构也一直是为人诟病最多的问题,此次整顿可以说是更彻底地清理历史遗留隐患。”
 
在股份行的灵活、迅速的优点缺失之后,民生银行又将如何破局?
 
周毅钦表示:“合规经营并不一定意味着业务发展的缓慢,股份制行灵活的薪酬激励机制和既有的大量优秀人才,重新崛起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此次大幅人事变动及机制变革是否给民生银行治理的持续性带来影响,新任董事长高迎欣带领行长等15位高管斥资千万增持自家股票更否提振民生银行股价,以及该行后续的发展状况,《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