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理想汽车召回频发 “增程”何以走好下一程?

原创 作者:牛小欧 朱耘 / 发布时间:2021-03-04/ 浏览次数:0

理想汽车因为中保研公布了最新一批车型碰撞测试结果上了微博热搜,由此理想ONE的安全性问题受到了不少网友的关注,频发的安全问题,引发了网友对其测试结果的热烈讨论。
 
 2020年是理想汽车的交付元年,也是理想饱受争议和质疑的一年,《商学院》记者就理想汽车安全问题及未来规划等问题向理想汽车发去采访函,理想汽车方面回复记者称:“最近时间有点紧张,相关负责人没有时间接受采访。”
 
 质量事故频发
 
2020年,对理想汽车口碑影响最为严重的就是频发的事故。
 
2020年5月8日,长沙街头一辆理想ONE起火,车辆前机舱部分烧损严重,这是理想品牌的首次“起火自燃”事故。官方的致歉声明显示,此次自燃事故与增程器、电池包、油路都没有关系,导致自燃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一块遗落在前机舱内的车漆防护垫。仅5月一个月,理想汽车就爆出了四起事故,包括高速路上刹车失灵、车辆“断轴”和暴雨中车内漏水。
 
断轴事故最早一起是发生在2020年1月,一辆理想ONE汽车与一辆宝马3系汽车相撞导致断轴的发生。由于是初次发生,所以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但随后越来越高的发生频率,才让大众意识到断轴事故并非个例。
 
从2020年8月开始,理想ONE“断轴”事故的发生频率加剧。
 
理想汽车曾在沟通会中表示,截至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97起,其中有10起事故出现了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即理想ONE“断轴”现象),经媒体报道的有6起,球头脱出率超10%,已经高于同级别车型。理想汽车在这几起断轴事故的声明里大多表示原因是用户的不良驾驶习惯所致,和车辆本身的质量无关。
 
“嘴硬”终“打脸”
 
尽管理想汽车一直声称质量并无问题,却在2020年11月1日宣布为2020年6月1日及之前生产的理想ONE车辆“升级”球销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以降低用户在车辆发生碰撞事故后前悬架下摆臂球头脱出的概率。同日,理想汽车创始人兼CEO李想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理想ONE存在设计缺陷,导致前悬架容易断裂,他表示:“需要升级就说明存在缺陷。”
 
这种硬件的更换被官方称为“升级”的说法显然并不能说服消费者,也与大众的认知不符,业内舆论指出,这更应该被称为“召回”。但理想汽车即使承认设计存在缺陷也始终不承认在质量方面存在问题,且一直没有明确向消费者诚恳地认错从而引发公众不满。
 
2020年11月6日,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通告,重庆理想汽车有限公司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的要求,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
 
召回后,重庆理想汽车有限公司将为该批次车辆免费更换球销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以消除安全隐患。
 
对于召回原因,公告中表示召回范围内的车辆由于前悬架下摆臂球销脱销力设计原因,受到碰撞冲击时可能导致前悬架下摆臂球销脱开,可能会影响车辆的操控,极端情况下会增加发生事故的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通告显示,自即日起,理想汽车将召回生产日期在2019年11月14日至2020年6月1日的理想ONE电动汽车,共计10469辆。而理想ONE是目前理想汽车唯一的在售车型。
 
理想汽车也迫于“OTA升级”的说法备受讨论和争议的压力,最终更改说辞,并发布道歉信,承认 “召回”。理想汽车在信中称:“信息发布后,许多车主、媒体和专家朋友们都指出:此次行动应该按照‘召回’来定义,而非‘升级’,理想汽车的表述不符合行业和公众的认知。”
 
《商学院》记者查询盖世汽车官网根据乘联会批发销量整理出的数据了解到,2020年前10个月,理想ONE交付21852辆,加上2019年交付的1000辆理想ONE,理想汽车共计交付车辆22852辆。由于召回事件发生在11月,如果以宣布召回时10月底前的交付量为基数计算,理想汽车召回比例高达45.8%。用目前所有交付量为基数计算,这个召回比例也达到了31.1%,这一数据远高于特斯拉、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同行。
 
盖世汽车研究院行业高级分析师王显斌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理想汽车频发的事故暴露了产品的质量问题,这也意味着理想汽车的产品可靠性有待提升。从技术层面来说,理想汽车背后所要面对的技术难题,远远高于纯电动车。理想汽车的增程式技术路线,因为它涉及混合动力有两套系统,技术难点在于发动机和电机也就是增程器的控制策略,因此与纯电动车型相比技术方面更为复杂。”
 
王显斌进一步指出:“产品质量产生问题时,厂家可以通过更改设计方案、优化生产流程、提高质检标准来有针对性地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迫于舆论压力发布道歉信之前,理想汽车并未公开承认过车身的质量问题。
 
王显斌表示:“汽车本身作为一个精密机器,拥有上万个零部件,对于生产制造工艺品质都有着很高的要求,零部件配合也千差万别,因此所有的汽车产品都要做车规级的验证,召回问题在所难免。理想汽车这样的新势力企业发展历程仅几年,第一批车型出现问题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但是负责任的企业就应该在出现问题之后及时采取行动纠错纠偏,维护客户率。理想汽车这一点显然没有做好。今年频发的故障与事故,对理想汽车品牌、口碑或多或少造成了一定的打击和伤害,理想未来还是要在口碑维护上多做努力。”
 
技术小众成为发展桎梏
 
除了频繁暴露的质量问题,理想目前仅推出理想ONE(中大型SUV )一款增程新能源车型,在产品布局上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根据理想汽车此前公布的产品计划来看,理想汽车的下一款产品将在2022年推出,这也表明理想汽车在2021年是没有新车型的。
 
汽车行业分析师郑谊向《商学院》记者分析指出:“理想汽车仅靠理想ONE一款车支撑好几年可以减少亏损,活得更久,这也是为什么理想汽车相比蔚来、小鹏都更早地实现了正毛利率。但理想汽车的短板也随之暴露,比如存在感不高,且理想ONE出现质量问题后对品牌带来的影响就很大。另外,理想ONE是2019年上市,到2021年也是三年的时间了,按说理想要在2021年推出中期改款。如果没有中期改款,又没有全新车型的话,那么理想品牌的竞争力就大打折扣了。”
 
在技术层面,王显斌告诉《商学院》记者:“增程式技术对中国市场来说就是一个小众市场,它很难跟PHEV(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或者 BEV(纯电动汽车)去抗衡。另外一点,在资产方面,理想汽车其实挺危险的。因为增程式市场太过小众,整个供应链上面没有人给它做资产分担,也就是没有成本分担。如果做纯电动,供应商有很多家可以选择,大家靠着行业经验、规模经济可以把成本做得更低。但是如果东西很偏门,会导致整个供应链上面的供应商很少,不可能做到规模经济。”
 
近期已有理想高层向媒体透露,理想的第二款新车理想X01仍将定位为大型SUV,同样采用增程式技术路线,将于2022年推出,售价预计在40万元左右。
 
根据中汽数据终端零售数据此前公布的2020年1-9月中大型SUV销量排名来看,2-10位的车型售价均在50万元-180万元之间,销量上,该细分市场体量不大且消费者更偏爱豪华车型,从这个角度来说,售价32.8万元的理想ONE能否脱颖而出存在很多未知数。
 
而从中汽数据终端零售数据最新公布的2020年1-12月新能源SUV销量排名中可以看到,15万元-30万元的车型上榜率最高,威马EX5、比亚迪唐DM、荣威ERX5、小鹏G3、比亚迪宋Pro DM、上汽大众途观L PHEV指导价均在这个区间,理想ONE在售价上的优势也并不明显。
 
郑谊表示:“据目前可知信息,理想的下一款车型是大型SUV,依然是增程式混动。目前,中大型SUV的理想ONE在尺寸上已经是偏大的了,如果第二款车的尺寸更大的话,势必价格也会在40万元以上,那么到时候,无论是受众群还是价格,恐怕也会拒消费者千里之外了,所以第二款车型对理想汽车来说至关重要。如果不能在产品力和价格上吸引到用户,那么只依靠理想ONE恐怕难以再火下去,所以对理想品牌来说,今后的道路或许更难走。”
 
此外,在接下来的2021年里,新能源市场挑战重重,竞争将更加激烈。比如已准备交付的特斯拉Model Y就来势汹汹,大众ID.4也是今年的一款重磅车型,这两款车型的价格也都与理想ONE处在差不多的售价区间里。
 
郑谊进一步指出:“随着技术的进步,纯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也能达到不错的水平,能够满足绝大多数场景的使用需求了。如果到时候理想汽车还在走增程式路线,主打没有里程焦虑的新能源车就不再具备优势,自然也要临更大的压力。”

除《商学院》杂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学院》杂志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