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现金贷之殇
作者:吕笑颜 石丹 / 浏览次数:0

   

现金贷行业正在经历寒冬。

 

在中国,最早的现金贷平台成立于2007年。在经历了无序且野蛮增长后,坏账、跑路、砍头息、暴力催收……这些极端行为伴随着如盛世狂欢一般的现金贷业务,给社会带来了不安定因素,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随着监管日趋严格, “现金贷”业务快速谢幕。

牌照制约、坏账抬头、利息下调、资金清退,摆在现金贷公司面前的每一条路似乎都被堵死了。严监管和行业现实面前,转型或者清退成了主要趋势。

 

案例一:

熊猫金控:烟花易冷、梦碎互金

 

“烟花大王”控制的P2P平台银湖网遭立案调查。

 

2019年10月9日晚间,熊猫金控(600599.SH)发布公告称,旗下公司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湖网”)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

 

熊猫金控原名熊猫烟花,为A股“烟花第一股”。熊猫金控“爆雷”背后,其实控人赵伟平是业内有名的“烟花大王”。近年来,各地禁止春节燃放鞭炮的政策,熊猫金控不得不谋求转型。英语教师出身的赵伟平,从烟花行业逐步涉猎影视、金融、新能源等行业,成为身家高达30亿元的富翁,而今却栽在了他曾经“最看好”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上。

 

随着互金整治的深入,从烟花业转型至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熊猫金控深受影响,业绩大幅下滑,出现巨额亏损,早已准备剥离互联网金融资产,转向新能源行业。然而,二次转型并不顺畅,新能源梦还没开始即宣告终止。

 

如今的熊猫金控烟花业务持续萎缩,互金资产要么剥离要么被立案,实控人赵伟平也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针对银湖网被立案带来的影响、银湖网债务兑付、熊猫金控剥离互金资产进展情况、未来熊猫金控如何扭亏为盈等问题,《商学院》记者试图电联熊猫金控方面,均未果。其中,记者拨打2019年半年报披露的电话号码已经为空号,而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的电话号码并未接通,记者向其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已被立案

 

据天眼查显示,银湖网成立于2014年4月15日,平台正式上线时间为2014年的7月1日,由熊猫金控旗下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最终受益人为银湖网创始人兼CEO赵伟平。

 

据其官网显示,银湖网采用P2P网贷的金融信息中介服务模式,为借款人和出借人提供出借信息撮合,通过撮合出借人与借款人在平台完成借贷行为,实现用户借款与出借需求的双向通道。

 

截至目前,银湖网累计出借金额约为112亿元,注册人数约122万人。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银湖网累计借贷金额为81.46亿元,累计借贷笔数35548笔,累计代偿金额3.78亿元;借贷余额为33.73亿元,当前借款人数量20330人,当前出借人数量38494人,银湖网兑付存不小压力。

 

实际上,银湖网出事早就显露端倪。2018年8月27日,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通过直播表示,公司旗下互金平台熊猫金库及银湖网出现了挤兑以及逾期问题,预计会在两年内完成兑付。在直播中,赵伟平还透露了银湖网及熊猫金库兑付危机的细节。

 

赵伟平的直播内容当时就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熊猫金控于2018年8月31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媒体报道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2018年9月21日收到中国证监会湖南监管局(下称“湖南证监局”)《关于对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其中,在熊猫金控遭证监会责令公开说明中,证监会直指公司存在信披违规的问题,要求补充披露银湖网、熊猫金库的相关情况。

 

熊猫金控随后回复称,旗下P2P平台流动性和信用风险在可控范围内,已采取措施。当时的情况说明还指出,实控人赵伟平资金情况可控,有能力偿还股权质押融资,不会影响实际控制人及大股东地位。与此同时,赵伟平也曾多次表态,愿意为出借用户“兜底”。

那么,赵伟平是否有能力兜底?

 

根据银湖网的债权处理建议公告显示,目前银湖网累积兑付金额仅1.3亿元,占借贷总金额3.86%。目前来看,赵伟平所言的两年完成兑付的目标十分渺茫。

 

2019年3月11日,熊猫金控又发布公告称,赵伟平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而被立案调查。此外,在2019年4月8日的债权处理建议公告中,银湖网首次披露了实控人赵伟平所拥有的资产情况,其拥有的资金及上市公司等资产估值总计为30亿元。

 

同时,据熊猫金控在今年的2月2日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熊猫资本”)拟与实际控制人赵伟平签署协议,将持有的银湖网100%股权作价2.19亿元转让给赵伟平。熊猫金控当时表示,转让的目的是公司整合业务资源,将经营风险较高的P2P业务进行剥离,降低公司经营风险,确保公司可持续经营。

 

此外,《商学院》记者注意到,熊猫金控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表现也不佳: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19.48万元,与上年同期的302.88万元相比大幅下滑535.65%。其中,银湖网亏损3930.47万元,较去年同期盈利1813.29万元减少316.76%。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6月30日,熊猫金控总户数约为2.81万户。10月10日,熊猫金控开盘“一字”跌停,当日该公司股价报收11.34元,总市值仅剩下18.8亿元。

 

屡败屡战

 

随着熊猫金控官宣银湖网被警方立案调查,有分析指出,“烟花大王”赵伟平转型互联网金融的梦宣告彻底破碎。据半年报显示,熊猫金控主要业务为互联网金融和烟花出口业务,其中互联网金融业务主要通过网贷平台“银湖网”与广州市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熊猫小贷”)开展。据了解,在2018年9月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被剥离前,熊猫金控还持有其运营的P2P平台“熊猫金库”70%股权。目前,熊猫金库的用户数达104万,累计交易额达149亿5730万元。

 

实际上,熊猫金控早已着手剥离互金资产。除了今年2月份熊猫金控拟将持有的银湖网100%股权转让给赵伟平外,1月17日,熊猫金控发布的重大资产出售报告书显示,拟出售莱商银行3.33%股份、湖南银港70%股权和广州熊猫小贷100%股权。

 

此前的2018年10月19日,熊猫金控宣布,拟与深圳正前方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作价2.1亿元向其转让旗下广州熊猫小贷100%的股权,同时还拟向湖南华晨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转让旗下浏阳银湖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作价1688万元。2018年9月14日,熊猫金控宣布将所持有的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银港”,“熊猫金库”运营主体)70%股权以5712.3万元转让给赵伟平。

 

赵伟平此前曾公开表示互联网金融是其未来最看好的行业。在此之前,他的主要标签是“烟花大王”“A股烟花行业唯一上市公司实控人”。赵伟平是国家烟花爆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08年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鸟巢及长城烟花燃放总指挥,专注烟花行业近30年。

经历了在烟花爆竹外贸出口的国企工作事业“瓶颈”后,赵伟平1989年辞职“下海”创立了中国烟花行业第一家私营企业——广州攀达(Panda)贸易有限公司。他收购了全球烟花行业唯一上市公司——湖南浏阳花炮股份有限公司,一跃成为业内老大。

 

不久,赵伟平就迎来了人生中的“高光时刻”,陆续担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式、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上烟花燃放的实施总指挥。而当年销售商口中一句“奥运会鸟巢上放的焰火”,则成为熊猫烟花最具说服力的广告语。

然而,“烟花易冷”。

 

受政策调整、民众环保意识加强、雾霾天气、安全事故多发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熊猫烟花的市场逐步萎缩,赵伟平开始着眼新的领域。据悉,熊猫烟花自2009年起先后进军房地产、酒店等领域,但收效甚微。

 

最受人关注的一次转型发生在2014年。当年的3月14日,赵伟平宣布进军影视行业,熊猫烟花拟以5.5亿元估值收购华海时代影业传媒有限公司100%股权。此消息带来了公司股价暴涨50%,不过最终这笔交易被搁浅。

 

转型失败后,赵伟平曾对媒体表示,“什么赚钱做什么”。2014年,互联网金融开始成为风口。于是,赵伟平果断进军P2P,于当年7月成立了银湖网。2015年,赵伟平又将“熊猫烟花”更名为“熊猫金控”,主营业务由烟花销售转向互联网金融。2016年成立了熊猫金库,之后陆续涉足小贷、投资地方银行,初步完成在金融行业的布局。

 

然而,正当互金业务经过几年培育稍有起色之时,2018年P2P行业平台相继爆雷,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熊猫金控重注的互金业务瞬间垮塌。

 

2018年11月中旬,赵伟平将手中的莱商银行股权出售,拟以11.55亿元现金收购新三板挂牌公司南通欧贝黎新能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欧贝黎电力”)55%的股权,意欲转型新能源行业。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表示,此举有利于上市公司盘活资产、释放资源;同时也有助于上市公司调整优化业务布局,进入国家政策大力支持的新能源电力产业,未来熊猫金控有望形成金控、烟花、新能源电力三大业务格局。不过最终该收购计划于今年1月告吹,转型再次宣告失败。

 

由于转型不畅,互金业务大幅削减、平台陷入“兑付泥潭”,熊猫金控业绩持续下滑。截至上半年末,熊猫金控总资产为8.42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9.42亿元减少10.66%。上年年实现营收8666.71万元,相较去年同期的1.53亿元减少43.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19.48万元,相较去年同期的302.88万元暴减535.65%;基本每股收益为-0.079元/股,同比减少534.07%,盈利能力大幅降低。其中,银湖网总资产为1.85亿元,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344.13万元,较上年同期的4107.7万元减少91.62%;亏损3930.47万元,较去年同期盈利1813.29万元大幅下滑316.76%。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互金没那么好做。

 

为什么P2P都陷入了死胡同?某资深业务人士认为这与一些平台法人的粗犷和盲目自大有关。

 

他认为做金融包括P2P都是有门槛的:“个人角度来看可能确实不一定有恶意的出发点,但行业本身确实是对运营风控等专业技能有很高要求”,他解释道:“P2P贷款平台在风控、运营方面存在很多问题,以至于在信贷环境恶化的情况下资金最终难以周转,无法偿付投资人。平台的结局以失联、法人跑路居多,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另外还有些平台陷入套路贷和暴力催收的模式中,也产生了很多社会问题。”

 

熊猫金控路在何方,或许已是正深陷网贷泥潭的赵伟平难解之题。

 

案例二:

先锋集团:700亿元欠款“窟窿”何解?

文|王倩

 

英国外交部出具的公证函,终于给先锋系实际控制人张振新的去世“盖棺定论”。

 

10月5日,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网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网信官微”联合发布讣告,称现年48岁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去世。这份迟到的讣告,遭到了包括众多投资人在内的质疑。更有人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有出借人与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取得联系,医院并没有在9月18日和19日收治过张振新这个病人,只收到过预约信息。

 

10月8日,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网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网信官微”联合发文,进一步披露了关于张振新救治的一些细节。事件之所以变得扑朔迷离,源于张振新的“死亡”背后,是高达700多亿元无法按时兑付的危机。

 

兑付“危机”

 

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份,先锋旗下网信普惠已经出现兑付危机。彼时,网信普惠尝试良性清退,但经过多方协商,良性清退变成最终的“正常经营”。

 

一位网信内部人士向《商学院》记者透露,目前“先锋系”涉及借贷金额高达700亿元,涉及17万投资人。

根据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一份核心材料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块: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近60亿元;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

 

网信平台成为兑付危机最严重的板块,也是涉及资金最大的板块。网信平台上线于2013年,平台销售范围包括P2P产品、契约型基金、券商资管计划、货币基金等等。据了解,先锋系拥有多家P2P平台,除了网信普惠,还有工厂微金、首山金融以及其收购的掌众金融等。记者从投资人中了解到,这些投资人不仅仅有外部投资人,也包含网信自己的在职员工。他们投资的金额从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

 

7月4日,网信被传“良性清退”,引发了投资人的恐慌。随后,网信发布公告称,“全体人员将齐心协力,共渡难关,集团将加强内部风控,加大对欠款企业的催收力度,集团母公司先锋集团也会积极帮助支持兑付工作,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回到良性健康的运营状态。”

但是从目前来看,网信并没有从母公司先锋集团获得较为有效的支持与帮助。

 

从7月5日投资人资金被冻结无法提现到现在,网信仍未给出行之有效的兑付方案。一位投资人提供的回款日历显示,本应9月份到期的三笔回款,至今仍未到账。

 

庞大组织

 

除了网信集团,先锋系另一个金融板块是中新控股(8207.HK),由先锋系旗下联合创业集团来控股。主要业务涉及第三方支付、在线投资、互联网贷款、传统贷款以及融资服务、社交游戏、保险、资产管理和区块链等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中新控股在2018年11月底遭暴跌,一个月内股价从0.4港元暴跌至0.1港元。10月4日,中新控股发布公告称,先锋支付在2019年7月8日左右已经暂时停止运营。

 

根据先锋集团官网显示,创立于2003年的先锋集团,其旗下有网信集团、港股上市公司中新控股、产业基金管理公司开源投资。其业务涉及金融科技、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领域,涉及的持牌领域有银行、证券、担保、保险理财、第三方支付、融资租赁、拍卖、典当、货币兑换、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销售、保险经纪、互联网小贷、金交所等等。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由张振新全资控股或者参股的企业共有9家,其中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是先锋系持牌最多的核心企业。先锋系的金融业务主要通过联合创业集团来搭建。先锋系通过联合创业集团共投资47家企业,包括中新控股、网信证券、先锋支付有限公司、先锋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此外还持有几个小贷公司的股权。据了解,其所投资的47家企业中,有24家已经注销。

 

担保是先锋系早年的主要业务。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100%控股了3家融资担保公司,分别为北京联合开元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天津联合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大连联合创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先锋系的保险经纪牌照则由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持有,其持有北京江山保险经纪有限公司69.23%股份;货币兑换牌照则由先锋创业有限公司持有,其持有北京联合货币兑换股份有限公司87.52%股份。

 

先锋集团通过旗下子公司的运作,成为一家金融业务全牌照企业。

 

钱去哪里?

 

一位投资人向记者介绍,在网信出现兑付危机的主要是其“尊享产品”,该产品属于较为大额的标的。

 

按照7月5日网信官微发布的公告所说,“由于大额企业标的无法及时还款,及部分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等原因,导致集团部分产品出现逾期情况。”

 

记者依据网信官微公布的所借款逾期企业统计,网信从2019年8月1日起,分三批公布共计40家借款逾期企业,涉及本金约为5.7亿元。在这些名录中,不乏多家知名企业现身其中,包括知名企业汇源集团。按照网信官微发布的逾期企业及相关各方名单显示,汇源生态产业钟祥发展有限公司、北京汇源康民有机农业有限公司、北京万萌汇达商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赫然在列。

 

7月29日,汇源集团发布公开声明称“我司与网信集团属于长期合作关系。2013年至今,我司与网信集团陆续就我司主导的5个农业项目展开金融合作,此合作与汇源果汁及上市公司无关,双方一直处于平等互利的合作中。由于合作项目均为农业项目,具有回报期较长等特点。截至7月28日,我司逾期款项为4900万元,仅仅占据网信集团逾期总金额的一小部分,就网信集团逾期负债的规模来说,无法成为网信集团负债逾期事件的主导。”

 

但是在网信官微发布的《逾期企业及相关各方名单》中,汇源集团所涉及的5家公司逾期金额远远超出了汇源所声明的4900万。

 

在“先锋系”旗下另一家P2P平台工场微金9月9日披露的4家借款企业信息披露报告显示,其所披露的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液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均属于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由北京汇源集团(伊春)有限公司百分百持股,虎林汇源新生态乳液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朱新礼。工场微金称,该4家企业选择以汇源果汁系列产品来抵顶总额微400万元的债务。

 

事实上,汇源与“先锋系”的源远已久。早在2014年10月网信普惠的A轮融资中,汇源集团创始人朱新礼就是投资人之一。

 

除了汇源集团以外,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广森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三家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均出现在逾期名录上。

 

自融之谜

 

让投资人质疑的是,这些借款是真实存在的,还是网信利用其“壳”公司进行“自融”资金。

这种质疑不无道理。调查显示,一些公司背后,都有着先锋系的背景。

 

根据记者获悉的一份产品合同显示,其咨询服务方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根据理财产品合同产品要求,一份理财产品需要同时有甲乙丙丁四方存在。甲方为平台注册用户,有资金出借需求;乙方为平台注册用户,有借款需求;丙方为一家从事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的专业化公司,其运营的网信普惠平台作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为客户提供借贷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服务;丁方为一家合法设立并有效存续的咨询服务机构,其所提供的服务包括推荐借款人、借款项目及接受本合同相关方委托从事的其他辅助服务等。

 

在该合同中,其咨询服务方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也就是该产品的推荐方。而根据工商资料显示,联合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为先锋系企业。也就意味着,先锋系通过旗下公司来推荐借款产品。

 

根据鼎闻咨询推荐的标的公司一共有五家,包括中郁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国祈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深圳市鑫聚宝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中盈(深圳)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深圳中扶聚力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目前均已逾期,且共逾期金额成为网信官微所披露的逾期企业金额之最。

 

企查查资料显示,深圳市鑫聚宝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股东为孙书阳,持股比例为93.33%。从表面上看,属于自然人持股。但是根据网易清流报道,深圳市鑫聚宝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已经出售给上海驿圆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驿圆”),股份仍有孙书阳代持,而上海驿圆也属于先锋系公司。

 

有投资人表示,早在今年5月份,其私募基金部分已经全部逾期。投资人质疑,先锋系是否挪用线下资金来填补线上的资金缺口。

 

事实上,从2018年5月开始,先锋系在港股的三家上市公司中新控股(8207.HK)、弘达金融控股(1822.HK)、平安证券集团控股(0231.HK,不是中国平安旗下的平安证券)均出现了持续下跌。其中跌幅最大的当属先锋系旗下最主要的上市公司中新控股,去年5月,该公司市值超200亿港元,而现在已不到3亿港元。

 

真正大规模的逾期发生在2019年7月初,一个值得注意的调整是,原本周期在半年、一年的标的,变成了15天、7天的周期。有投资人购买完理财之后,逾期随后就发生了。

 

同时,有投资人质疑,网信是否把钱借给了那些信用极低的企业。 

 

就在张振新离世之后,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网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发布公告称,为持续化解危机,坚持在岗的管理团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第一时间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推举张利群为组长。公告称,工作组将以维护债权人利益、维护社会稳定、保护公司资产不流失、继续完成各类产品兑付为核心工作内容,建立并加强三部分的工作,即资产管理工作、债权人管理及兑付工作、催收管理工作”。

 

700亿的欠款到底将何去何从?一切才刚刚开始。

 

案例三:

51信用卡涉暴下的“坑”

文|吕笑颜 石丹

 

在被警方带走调查次日,头部P2P平台51信用卡(2051.HK)创始人兼CEO孙海涛终于“在线”了。10月22日早间,孙海涛通过微博回应了51信用卡被查事件并向公众致歉,同时也转发了杭州公安于10月21日深夜发布的官微公告。

 

杭州公安在微博官宣,警方开展调查的原因是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涉嫌寻衅滋事。

 

10月21日上午, 51信用卡位于杭州西湖区紫霞街80号西溪谷国际商务中心的办公地点遭遇警方突击清查,创始人兼CEO孙海涛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值得玩味的是,51信用卡二股东新湖中宝(600208.SH)在事发当晚发布公告称:公司对51信用卡分次累计投资2亿美元,占其总股本的21.83%,未向51信用卡派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未参与其经营管理,也无任何业务和资金往来。

 

事发之后,《商学院》记者第一时间致电51信用卡CEO孙海涛,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而相关工作人员也并未回应记者的采访。

 

又见“爬虫”?

 

有消息称,51信用卡此次被查或许和爬虫数据抓取有关。据网上传出的一封某银行致函51信用卡公司的函件显示,该行技术监控发现,51信用卡通过爬虫程序对该行用户信息进行抓取,但51信用卡并未与银行签署授权书、同意书或默认其获取用户个人信息。

 

该银行在函件中指出,经律师事务所出具意见,51信用卡管家等APP全方位且数量巨大的获取用户个人信息,涉嫌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函件最后称,为保障银行与51信用卡之间友好合作关系,督促51信用卡立即停止针对银行用户网银数据和其他个人信息的抓取行为。

 

当前,互金行业正在经历多事之秋。9月,大数据风控平台魔蝎科技的高管以及新颜科技的高管相继被警方带走;公信宝运营公司亦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古荡派出所查封。同一时期,同样位于杭州的大数据风控内知名企业同盾科技也受到风波影响,而据百融云创员工透漏,其杭州分部遭爬虫排查。

 

事实上,51信用卡被警方调查之后,业内人士第一时间分析认为,互金机构有三大雷区不可触碰:一是涉及暴力催收的;二是通过爬虫程序非法获取用户信息的;三是涉为境外违法平台提供支付通道。

 

暴力催收 

 

催收公司一直是扫黑除恶的重点对象,近期非法爬虫贩卖个人隐私行为屡遭公安机关整肃(摩羯科技、同盾科技等均被整顿)。据业内某知情人士称,此次被查事件大概率的原因是“催收惹的祸”,他向记者透露:“公安部门正开展数据安全的专项整顿,而这一切的根源则是7.14高炮、现金贷平台的催收案件调查,这些案件的调查引起了他们对数据信息的注意。”

 

据51信用卡官网介绍,51信用卡是中国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拥有“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51人品贷”“给你花”等多款APP。公司以信用卡管理服务作为流量入口,帮助银行发放信用卡、提供信贷产品金融增值服务。51人品贷是51信用卡旗下主要的主要贷款产品,对有信用的优质客户提供最高20万的纯线上、无抵押借款,最快2小时到账。

 

不过,在各大投诉平台上,51人品贷涉嫌高利贷、暴利催收、高额服务费等问题的投诉量不在少数。其中,在21聚投诉上,51人品贷相关投诉量就超过4000条。

 

而影响恶劣的则是暴力催收问题。在21聚投诉上,据多位用户反映51人品贷,骚扰辱骂亲朋好友,进行暴力催收,已经影响到正常生活。

 

事实上,就在7月初,51人品贷因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而被工信部官网点名批评。

 

今年上半年,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发布的《网络安全实践指南——移动互联网应用基本业务功能必要信息规范》(下称《规范》)就明确指出,移动互联网应用在收集个人信息时应遵循最少够用原则,不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

 

《规范》指出,金融借贷APP可收集的必要信息包括“账号信息”“身份信息”“手机号码”“银行账户信息”“个人征信信息”“紧急联系人信息”“借贷交易记录”等7项。其中,“紧急联系人信息”可以收集用户两个常用联系人信息,仅供金融机构用于在借款人未能偿还贷款时进行催款,且应允许用户在金融借贷应用中手动输入紧急联系人信息,而不应强制允许读取用户的通讯录。

 

业务整治

 

在51信用卡突遭调查消息不胫而走后,该公司股价盘中“闪崩”,一度跌逾40%,最后不得不临时停牌。

 

无论此次涉事究竟是何原因,但作为一家国内头部互金企业、港股上市公司,此番来自警方的“大张旗鼓”的介入,给投资者可能带来的恐慌情绪,或许才是51信用卡近期最大的危机所在。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51信用卡运营主体为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旗下拥有“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51人品贷”等多款APP,于2018年7月于香港主板上市。

 

2012年,孙海涛创办了51信用卡,聚焦于信用卡管理类的工具。不过,由于盈利模式不清晰,最初并不被投资人看好。从2014年开始,51信用卡切入P2P业务,与宜信合作推出“瞬时贷”面向信用卡持卡人群的快速贷款产品。直到2015年,51信用卡从应用类“信用卡管理工具”向“小额信贷业务”业务转型,开始大幅盈利,投资机构随之蜂拥而至。51信用卡曾历经多轮融资,融资方包括纪源资本、小米、京东、顺为资本、前海母基金、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的泛城资本、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

 

2015年初,51信用卡接受了由纪源资本领投,小米及顺为资本、京东跟投的5000万美金B轮融资,又引入上市公司新湖中宝的B+轮融资。几乎在宣布B轮融资的同时期,51信用卡也上线了自己的网络借贷撮合服务平台“51人品”,这很快成为51信用卡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由于2015年现金贷远未普及,就在51信用卡信贷业务上线后的第二年,51信用卡迅速实现超过2亿元的净利润。2018年7月13日,51信用卡正式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

 

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51信用卡实现营收14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年同期增长9.8%;经调整净利润为3.09亿人民币,较去年同期2.73亿增长12.9%。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标榜主营业务为信用卡管理服务,51信用卡的营收主要来源则是信贷撮合及服务费。据半年报显示,51信用卡目前的业务收益主要来自信贷撮合及服务费(57.4%)、介绍服务费(14.1%)、信用卡科技服务费(7.9%)、其他收益(20.6%)四个方面。虽然信贷撮合业务的收益占比有所下降,但依然是51信用卡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同时,虽然信贷撮合服务收入下降,但51信用卡并未放缓其贷款业务量。今年上半年,其撮合放款达到138.33亿元,同比增长6.5%。

 

事实上,单靠信用卡科技服务费显然撑不起51信用卡这个“互金独角兽”的体量。那么,信贷服务(即P2P业务)是必经之路。

 

据北京资深互联网金融人士介绍,在个人端方面,信贷撮合业务的本质是小额网贷业务,即俗称的P2P机构。其平台上接入数十种小额网贷业务,贷款额度从5万元至100万元不等。

 

2018年,各地就开始对互联网金融风险开始专项整治,要求P2P平台落实“三降”(即出借人人数、业务规模、借款人人数下降)。在此背景下,51信用卡个人投资者数量急剧减少。而这最终导致了公司上半年信贷服务收入的下滑。据财报显示,2018年中期,来自非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约为10亿元,占当期信贷总额的比例达到91.5%;2019年6月份来自非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约为23.91亿元,占当期总信贷规模的49.5%,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6月是51信用卡的中小网贷资金首次低于来自金融机构的资金。

 

在信贷服务收入下降的同时,51信用卡的另一项业务——介绍服务费却增长迅猛。介绍服务费本质是51信用卡对其他互金平台的渠道费,公司利用自身的流量将一部分客户导给外部的线上借贷平台。51信用卡在半年报中提到,2019年6月,公司赋能其他金融机构向公司客户提供的信贷规模已经超过自身P2P平台。

 

而这说明51信用卡自身P2P平台的发展受到了很大限制,一方面是因为政策监管,另一方面可能源自公司P2P业务粗放发展带来的损失。

 

尽管51信用卡已经面临诸多问题,不过,2019上半年该公司经调整纯利还是达到3.08亿元,同比增长12.9%。“节流”在其中做了最大贡献。据半年报显示,51信用卡在营收增长9.8%的同时,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分别同比下滑9.8%、30%、30.7%,显得很反常。事实上,51信用卡进行了持续的裁员。根据财报资料显示,2017年51信用卡雇员人数为1441人,2018年末下降至1145人,裁员比例超过20%;而2019年6月末人数进一步减少为1030人,相较于2017年末裁员28.5%。

 

在互金整治大潮中,尽管51信用卡能够顺利赴港上市,但是股价早已断崖式下跌。截至2019年10月24日收盘,51信用卡股价为1.92港元/每股,这较之发行价的每股8.5港元跌去了77%。

 

在该公司官网首页,目前还展示着“浙江‘凤凰行动’独角兽上市代表”宣传图。如今,随着51信用卡被查,孙海涛离他“摒弃银行,每个人都有更好的交易”的梦想越来越远。在51信用卡事件之后,P2P还能走多远?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