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与谁共创,如何共生,能否共赢
文|陈茜浏览次数:
合作共赢是商业社会的共识,但与谁共创,如何共生,能否共赢,在实践中仍然存在诸多问题。本次论坛嘉宾就企业应如何在共创共生中创造新价值做出了不同解读。
  “我更在意前面的‘共’字。没有‘共’就没有‘创’,也就不会‘生’,更没有‘赢’。‘共’的概念变得更重要,如果不理解这一点,企业就可能被外部颠覆掉。”2018年9月10日,在由《商学院》杂志、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联合主办的“共创·共生·共赢——2018《商学院》商业领袖高峰论坛论坛暨寻找中国最具价值企业颁奖典礼”上,价值型企业模型的提出者、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如是说。

  本次论坛云集了近40位来自制造、零售、互联网科技、快消、文化、医药等多领域的优秀企业管理者,以及多位中国知名商学院院长及教授。他们分别从数字化生态下的行业变革、技术创新、组织变革、管理升级等不同角度分享了他们对价值型企业的认识,以及如何以“共创、共生、共赢”逻辑引领企业应对挑战,不断前进。

  商业与价值同行

  陈春花认为,在所有东西都在迭代升级、转换为数据的当下,企业要从竞争逻辑转向共生逻辑,要生产与人“交心”的产品。这就要求企业成为全新价值的塑造者,打造面向未来的共生型组织,寻求更广阔的生长空间。

  谈及商业与价值的本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商学院》杂志社总编辑金碚教授指出,作为优秀的企业经营者不仅要有商业理性,而且要有本真的理性。如果人们只追求工具性价值,赤裸裸地追求利益,那么人类世界将充满战争。企业家不能仅仅靠工具理性经济学的原教理论,来应对现实,否则会头破血流。所以,要做到商业与价值同行。

  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公共关系及企业社会责任副总裁杨美虹指出,公司在承担企业社会责任创造共享价值时,保持45度角是最佳均衡状态。解决具体的社会问题,还要为公司以及品牌要做出贡献。这样能够同时达到社会利益和公司利益的最大化。

  光辉国际全球合伙人梅竹指出,全球领先企业的价值主张很重视主观层面,当企业有很正向的主观价值取向时,才可能打造更有价值的事业。以玛氏就将企业价值观致力于做到商业与价值同行。玛氏中国宠物营养总经理牛英华举例说,在与全社会合作实践的“一代人”可持续发展计划中,玛氏集中在环境改善、权益维护和福祉建设三个方面来实现互惠共赢。

  清华大学-北卡罗莱纳大学MEM+MBA双学位硕士中心主任饶培伦认为价值型企业是能坚持以人为本,注重企业长久发展,传承价值的企业。这与携程旅行网首席执行官孙洁的观点不谋而合,孙杰认为中国企业原来是经营产品,而现在是经营人心。过去以盈利为主,而现在要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寻找商业竞争中企业安身立命的核心价值非常重要。远东控股从90年代的乡镇企业起步,发展到今天,已经在智慧能源领域深度布局。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对如何与时代和国家共创共赢深有体会。他指出,企业需要不断变革来适应时代,但只思考如何打造利益共同体,建立事业合伙人机制,给核心员工更多股份、更多机会还不够,还要从使命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来回报社会,来回报国家。

  开放边界,赋能共生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宋华指出,企业要打破思维上的界限去接近实现共生、共赢。

  正如京东集团副总裁、大数据与智能供应链事业部总裁裴健所言,对于零售业来说,核心是打开零售的边界。作为一个零售商,京东正在转型成为一个基础设施的提供商。线下的家电零售商也在拓展边界,国美零售CFO方巍指出,国美推出的共享零售平台,致力于将零售去中心化,打造社交+商务+分享闭环,C端用户均可以在免费的共享平台上得到国美的赋能,并实现经营价值。同样作为电商平台,唯品会也在与平台上的商家共享价值链。唯品会副总裁黄红英分享了唯品会旗下创新平台——唯品仓,为线上两万多家品牌提供连贯的库存一条龙解决方案,高效清理库存,帮助品牌快速回笼资金。而唯品会的赋能思想也体现在通过“唯爱工坊”项目关注中国非遗,帮助手工艺者脱贫。

  作为传统制造企业,安踏在多品牌战略驱动下也在不断地扩展边界。安踏集团副总裁李玲指出,真正的价值企业能可持续为消费者创造价值,让人们的生活更健康和美好。安踏集团的多品牌、全渠道的发展战略核心就是为了提升商品价值和消费者体验,让消费者从“买得起”到“想要买”,是安踏集团变革创新的重点所在。

  对于打造了《功夫熊猫3》的东方梦工厂来说,也在通过在全球各个地方寻找合作艺术家和创意人才,融入全球动画产业链,打造中国故事,实现共生共赢。正如东方梦工厂首席执行官朱承华所言,要给全世界家庭的公众带来高品质的娱乐内容,最重要的就是要建立起创意体系。

  不过,里昂商学院副校长、里昂商学院亚洲校长王华也提醒,当企业的边界和业务不断扩大时,不能忘记企业的价值主张,不能违背最为基本的商业道德准则和行为准则。

  在协同共生中建立核心竞争力

  当协同共生的逻辑比竞争逻辑更适合企业的发展,如何在共生中确立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至关重要。

  对于电商平台的激烈竞争来说,裴健指出,京东作为零售基础设施提供商和服务商,平台的概念更多是服务。竞争和协同同时存在,核心是如何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李玲表示,安踏旗下各个品牌定位差异化很大,每一个品牌在管理上独立运作。同时,在后台形成共生力量,比如人才平台、物流平台、大数据平台及终端管理等。

  历经堪称惨烈的出行领域的竞争,神州优车副总裁臧中堂指出,神州优车在发展过程中一直坚持自己的商业逻辑,重视产品结构和用户体验。在他看来,对于价值型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对于爱普生来说,始终致力于成为不可或缺的公司。爱普生(中国)有限公司市场支持部部长袁雪指出,这就需要抓住企业的核心价值和核心优势,比如技术或者人才。爱普生目前所走的是垂直整合商业模式,即从技术到产品的研发、生产、设计、制造,以及服务、支持都由一家公司来完成。这样可以提供原创技术,建立核心价值。

  辉瑞大中华区总裁苗天祥也指出,创新是辉瑞的灵魂。每年辉瑞会举办超级种子创新大赛,号召全公司的员工和一些商业合作伙伴公开来PK,公司会给予奖励和资源支持。

  由此可见,价值型企业的成长之路千差万别,应对的挑战无处不在,最终则殊途同归。面对科技变革加速产品迭代,社会环境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只有真正实践共创、共生的战略,才能实现共赢。价值型企业越来越多,也将促进中国经济更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并且也将推动社会的进步。

2018-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