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向善“人设”背后 腾讯很焦虑

作者:陈茜 / 发布时间:2019-12-16/ 浏览次数:0
企业以科技向善为使命,意味着“善”成为评估技术、产品、服务的重要价值和维度。这意味着在进行创新时,需要做利益权衡,要综合技术和伦理的复合性。

 

11月11日,21岁的腾讯提出了新的企业愿景和使命——“用户为本,科技向善”,并将公司价值观更新为“正直、进取、协作、创造”。

 

虽然,这不是互联网企业第一次以“善恶”维度来限定科技趋势走向,但是,作为国内深刻影响并改造人们行为习惯、产业发展的互联网巨头,腾讯如此旗帜鲜明地提出“科技向善”,还是引发了超越技术和商业领域的关注。

 

无论是从腾讯自身价值观升级的角度,还是反思科技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这时提出“科技向善”都是在表明一种态度——腾讯要以“善”为准则接受公众监督,承担更大责任。有勇气提出这一愿景需要深思熟虑,不过也只是走好了“向善”最容易迈出的一步。

 

打造“向善”人设背后的身份焦虑

 

2019年4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院长、知名管理学者陈春花和腾讯总办成员开了一场聚焦文化升级的“务虚会”,放下业务和KPI,只讨论价值观。几个月前,她受邀对这家企业的文化进行一次诊断。经过深度调研和坦诚布公讨论,最终确定了“用户为本,科技向善”的使命和愿景。

 

今年5月,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微信朋友圈首次透露“科技向善,我们新的愿景和使命”的表述,11月11日,腾讯正式发全员信公布。

 

这是一次未雨绸缪的自我反思和文化布局。在陈春花看来,虽然,腾讯目前的经营状况并没有出现大问题,但是对外面临着角色困惑。游戏公司、社交公司,还是娱乐文化公司,抑或是金融公司?

 

根据2019年腾讯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收入占比达到27%,已经接近网络游戏的29%。不过,游戏增速只有11%。社交网络营收占比23%,网络广告为19%。

 

在主客观原因的共同作用下,老引擎在降速。随着腾讯在社交广告、金融服务和云服务等领域多元化布局,新兴业务的快速增长,改变了游戏独大局面,不过,腾讯依然存在焦虑。

 

陈春花认为,对于今天已经拥有十亿级用户,深刻影响人们生活,构成社会细胞的腾讯,不能仅仅要求自己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还要做对十亿人有担当的企业。这时就需要旗帜鲜明地提出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价值主张。无论是未来吸引优秀人才,与年轻人对话,以及应对全球化,都需要升级现有的文化体系。

 

“数字化社会因为技术的确带来种种新问题,但是我们更需要确信技术可以造福于人类,推动社会进步以及创造更大的价值。”陈春花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指出,“做到这一点是需要掌握技术与决策权的人,拥有向善的力量。理解自己的责任,融入到人类生活和社会进步之中,而不仅仅是把技术与商业联系在一起,而应该与生活联系在一起。”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技术和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段伟文认为,与其他从事游戏、短视频、社交等领域的互联网公司一样,腾讯也难免在游戏、娱乐方面存在一定争议,特别青少年的游戏沉迷问题。腾讯也在做这方面研究和实践,设计防沉迷机制等。这也是腾讯在极力改善的。

 

对于腾讯迫于企业形象和社会责任方面压力,而提出新的愿景和使命的观点,斯道资本执行董事张矩认为,在扭转形象方面,近年腾讯已经做得不错,无论是对用户、伙伴,还是政府关系等方面。整体来看,腾讯是一家非常低调的企业。

 

“没有预料大家反映比较强烈,因为在发达国家,越大企业越应该受到ESG监管(Environment、Socail Responsibility、Corporate Governance)是非常明确的趋势。”张矩说。他曾在Google从事多年技术工作,也是中国云计算发展的早期参与者。

 

他认为,之所以腾讯这么做,与中国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发展到现阶段,需要有一个标杆企业站出来发挥领头效应有关。由此来促使更多人关注科技发展的方向和边界问题。

 

必须“向善”的选择

 

除了明确向外传达核心价值观的需要,主动打造“向善”人设,对腾讯来说,也是直面当下科技变革带来的冲击。段伟文指出,腾讯提出科技向善,与当下大环境有关,比如各类数据造假、隐私安全、流量至上等问题。

 

正如马化腾在全员邮件指出:“科技本身力量巨大,科技发展日益迅猛,如何善用科技,将极大程度上影响到人类社会的福祉。科技是一种能力,向善是一种选择,我们选择科技向善,不仅意味着要坚定不移地提升我们的科技能力,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持续提升人们的生产效率和生活品质,还要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艺术家徐冰认为,人类现在处于一种非常恐慌和紧张的状态,不知道未来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强大的、突如其来的科技裂变对人类旧有的思维冲击巨大,相比科技,所有领域好像都非常被动,包括哲学、艺术,甚至宗教。

 

面对科技给人们带来的对未知的恐惧,也是喊出“科技向善”会引发共鸣的原因。

 

不过在张矩看来,如果仅仅从道德角度敦促一个企业做“向善”选择,就会陷入一种模糊状态。“企业在文化层面,用道德性词汇来表述价值观能引发情感共鸣,但是对于解决行业和社会问题,道德层面约束的力量很难评估。”

 

如何去定义“善”,又如何做到“向善”?这一问题是立下Flag之后的腾讯要面对的问题。

 

段伟文认为,提比不提要好,关键还是要看行动。他指出,企业以科技向善为使命,意味着“善”成为评估技术、产品、服务的重要价值和维度。这意味着在进行创新时,需要做利益权衡,要综合技术和伦理的复合性。从短期来看,有可能会付出一定的代价,特别是商业利益上。这只能根据个案来具体应对,渐进式发展。最重要的是,在认识和观念上要重视“善”的价值取向。

 

陈春花坦言,在此前讨论中,“科技向善”与业务潜在的冲突无法回避,比如业务结构中游戏比例要降下来。

 

探索向善的实践

 

将价值观定为向善,这将影响整个业务体系,包括产品、设计、研发、商业模式、机会选择等一系列问题。

 

能实现商业利益的产品,不一定是向善的,但是也不意味着,选择向善就无法实现盈利。有些商业行为虽然是出于善心而为,但也有可能触犯法律。可以说,善恶标准,与商业考量、法律法规相比,并没有高低之分,而是在具体场景中互相交织。

 

其实“科技向善”在不同人心目中含义不同。腾讯云文创行业高级架构师常江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企业需要承担一定社会责任,作为云计算从业者,在文创方面积累的一些能力也是一种“向善”的选择,比如在内容审核、安全管理等方面,都是为了能让更多美好的内容呈现给用户,过滤掉一些低俗、糟粕的内容。

 

对“向善”的选择落实到每一条产品线上,更多会与其商业价值重合。不过,有时候也会遇到灵魂拷问——这个钱来的安心吗?关于道德感和商业诉求之间的博弈,在公益领域也有体现。

 

对于腾讯CDC中心负责人、设计师ENYA来说,“将善念变成善行,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设计问题。”CDC是腾讯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中心缩写,把握着腾讯产品体系统一性原则,是腾讯核心部门之一。

 

目前,CDC中心的工作重点之一是服务腾讯公益的产品体验。与诸多业务层面无法直接触及到善恶标准不同,腾讯公益是科技向善最直接的表达。或许也正是因为公益被认为是最纯粹的善,也会成为商业运作最敏感之处。

 

ENYA指出,在人们心目中,好公益意味着,动机无私+行为正直+结果很棒。但是,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应该坚持做立意良好,但是成效甚微的公益创新吗?这是需要在纠结中探索的。

 

在唤醒人们向善初心,变为一种向善习惯时,更注重保护发心的设计师和更注重结果的产品经理之间会经常互相Battle。比如,是否应该让用户在玩游戏,娱乐自己的过程中做公益,是否应该以做好事,行好运的噱头卖“好运符”来筹集善款,以及是否应该在用户捐款,企业配捐之后说“谢谢”等。这些问题都会引发人们内心道德小天使的“双标”。

 

通过研究希腊神话和英文中“慈善”一词更重视行动结果的本意,以及佛教“欲令入佛智,先以欲勾牵”的善巧,ENYA和团队最终达成的共识是,应以受助者为用户,从“关注我们需要帮助的人”的理念出发,以最终结果为衡量标准,将公益行为推广到更多人,帮助更多人。

 

公益要依靠技术和商业创新来实现可持续。这一刻,“道德天使和亚当斯密握手言和。”

 

ENYA和团队也向腾讯业务层面的伙伴们呼吁,在业务中寻找结合业务目标和公益结果的创新点,勇敢尝试。同时,在腾讯发起成立设计师志愿者平台,直接投身到腾讯公益项目,贡献专业设计能力。

 

正如段伟文所言,向善是企业本然的责任,这是理想主义者的期望,具体到现实环境,要做到向善并不容易,很多企业在这方面做的并不是很好。在现实世界里,要实现“向善”是一个渐进过程。

 

他认为,从务实角度来,企业提出科技向善,应该要有一种更加谦卑、真正造福和回馈社会的态度。这对企业基业长青是有价值的。因为,无论是商业发展还是技术创新,不能仅仅追求利润,这是基本共识。

 

张矩认为,要实现“科技向善”,一方面是需要法律法规完善,一方面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合适的生意(商业选择)。“只有正向的生意,才能降低社会成本,这样也能促进企业不断发展。”

 

向善是一种“人设”,更是一种责任。使命和愿景的力量正在于,这会成为一种文化约束力,引导修正我们的行为,让我们趋于这一目标。可以说,只有刀口向内,才能实现获得持续的成长。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