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的印纪危局
文/梁伟 石丹浏览次数:
曾顶着“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等光环的印纪传媒,2017年上半年,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跃居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之上。不过,如今其市值缩水近九成。

 

曾经把“钢铁侠”带进中国的印纪传媒业绩一路下滑。

 

7月12日,印纪传媒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亏损9000万元至1.35亿元,而去年同期公司盈利2170.43万元。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印纪传媒表示,受大环境影响,公司阶段性融资困难导致暂时性资金周转不畅,新业务开拓困难,维持现有业务。

 

印纪传媒主要从事娱乐影视内容和广告营销服务两大业务。2014年,印纪传媒作价60亿元借壳高金食品上市,2015年初正式更名为印纪传媒。曾顶着“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等光环的印纪传媒,2017年上半年,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跃居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之上。不过,如今其市值缩水近九成;2018年巨亏超20亿元。

 

一段时间以来,印纪传媒接连收到问询函。2018年11月,印纪传媒曾因未按要求回复问询函等违规行为,被四川证监局警示。今年4月8日,公司戴帽更名为ST印纪,随后又因为2018年年报被非标,公司“披星”为*ST印纪。

 

目前,《长安十二时辰》正在热播,该剧的联合出品之一霍尔果斯印诚纪年影视娱乐传媒有限公司与印纪传媒有着紧密关联,部分股民寄望该剧的收入能给上市公司带来转机。《商学院》记者就《长安十二时辰》热播是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印纪传媒困境、印纪传媒目前在开展哪些业务等问题向印纪传媒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由盛转危

 

以广告起家、因影视扬名的印纪传媒,曾经一度被视作影视行业的黑马。印纪传媒曾成功参与好莱坞合作的《环形使者》《钢铁侠3》等好莱坞大片。当时《钢铁侠3》在国内共获得7.54亿元票房、位列2013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榜第二位,打响了印纪传媒在影视圈的第一炮。

 

印纪传媒成立于1992年,在进入影视行业之前,公司最有实力的业务是广告,客户从嘉陵摩托发展到宝马、奥迪、耐克等,还在国内外广告节上屡获殊荣。

 

公司顺利转型,其中很大部分原因在于印纪传媒合作出品的《钢铁侠3》。印纪传媒参与了前期策划、剧本开发、投资、拍摄制作、电影宣传、发行等环节,是首家与漫威合作出品电影的中国公司。然而,如今不论是在《钢铁侠》,还是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中,都看不到印纪传媒的身影。

 

资深监制、山西传媒学院导演系主任花子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印纪传媒之前与好莱坞合作,快速发展起来。印纪传媒创始人之一丹密茨,就是来自好莱坞。1990年,丹密茨来到中国,恰逢中国影院与广告业发展的最好时机,挣了第一桶金。而后来,丹密茨的视野也在一定上限制了印纪传媒的发展。”

 

借壳完成上市后,印纪传媒前董事长、实控人肖文革个人直接持有印纪传媒65.17%的股份,其控股99%的北京印纪华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上市公司12.78%的股份,也就是说,仅肖文革一人即持股77.82%。经过三次减持,肖文革个人股份减持至44.04%,仍是第一大股东。

 

在上市一年后,肖文革把董事长职位让给了吴冰,抛头露面的也一直是吴冰,但吴冰并未持有公司股票。目前,吴冰已称病辞职回美国。

 

“印纪传媒存在的问题在于股权结构不合理,主要股东持股比例很大。之后,减持动作比较大,又缺乏充分的理由,影响股民信心。”花子表示。

 

资金承压

 

2018年7月31日,印纪传媒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的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肖文革所持公司股份被法院冻结,累计被冻结7.79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100%,占公司总股本的44.04%。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肖文革就已将其持有的所有股份全部质押。

 

自2018年2月起,肖文革两次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套现24亿元,还将自己名下的房产以6600万元的价格卖给印纪传媒作为办公地点。期间为了缓和因减持带来的股价下挫压力,印纪传媒及时发布重大资产重组,但重组事宜之后却不了了之,卖房一事也被叫停。

 

2018年,印纪传媒人员流失率超过60%,IP授权团队整体流失,导致IP授权业务陷入整体停滞状态,已购授权难以开发,并面临授权到期和被收回的风险,21部相关影视剧IP存货变现的可能性小。

 

2018年3月,演员高云翔在澳大利亚涉嫌性侵,其与范冰冰主演的《巴清传》涉及几个影视剧出品方,其中之一便是印纪。电视剧《军师联盟》纠纷案牵连多家上市公司,其中就有出资1.6亿元的印纪传媒。

 

4月4日,印纪传媒披露,因资金紧张造成的影响致使2018年公司人员流失率超过80%,而截至2019年4月3日,公司银行账户已冻结资金占公司货币资金余额的90.42%,银行账户被冻结已影响公司日常业务收支,另外,因债务违约、业务大幅下滑及业务人员流失等情况已构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以内不能恢复正常”的情形。

 

今年暑期档爆款《长安十二时辰》以豆瓣8.6分登顶目前年度国产剧口碑榜首。《商学院》记者通过企查查了解到,该剧联合出品方之一霍尔果斯印诚纪年影视娱乐传媒有限公司是印纪影视娱乐传媒有限公司的全资公司,印纪影视娱乐传媒有限公司又是印纪娱乐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印纪传媒)的全资公司。《长安十二时辰》的热播是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印纪传媒资金压力呢?

 

“目前看来,印纪传媒重组并不很顺利,一部戏难以解决太大问题。重组不仅需要大量资金注入,重组方也很重要。重组还需调整股权结构。”花子说。

 

资本退热

 

“从最初的剧本开发、广告植入开始,印纪传媒成功打造了一个信息综合发行的先例。”花子认为,影视公司需要资本的输血。没有资金支撑,一家公司将难以为继。

 

“几年前,资本纷纷涌入,出现了‘电影资本热’,目前,许多资本已经撤出。”花子介绍说:“从2016年开始,身边的金融公司开始投资影视,这是一个资金出口。影视项目对于金融公司来说往往不是大块儿投资,做好了容易得名,得名之后可以反哺金融业务。”

 

从“阴阳合同”到“范冰冰偷税漏税案”,再到霍尔果斯上百家电影公司大撤离,加之之前爆出的票房作假、明星天价片酬等等电影行业中的不良现象,不仅使得电影行业陷入了舆论的声讨,也促使政府部门在规范市场、加强监管力度等方面对行业进行重点治理。

 

而蔓延到行业中的悲观情绪,加速了资本市场对电影投资的“退热”。相较于往年,电影行业红火的场面已经冷却,先是电影文化股全线大跌,接着一些正在筹备的项目无法开展,部分电影公司在通过各种方式变卖资产、股权质押,以期获得一定的流动资金。

 

7月5日,证监会发布了《再融资业务若干问题解答》。30条再融资细则涉及募集资金、股份质押、商誉减值等多方面内容。《解答》明确指出,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游戏,将低谷中的影视行业推向趋严的监管环境中。

 

“电影行业正处于调整期,这也是一个泡沫挤出的过程,将真正想做电影的人沉淀下来。”花子如是说。

 

2019-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