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刊推荐

扫码购买

// 中经商学院

清理部分存管账户,华兴银行因未获“白名单”欲舍网贷资金存管?

作者:文/吕笑颜 石丹 / 浏览次数:0
  

作为曾经的存管大户——广东华兴银行(下称“华兴银行”),自开展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业务以来,对接的平台数量一直属于行业领先。然而,近日华兴银行发布公告称将于6月21日起对部分网贷资金存管账户进行批量清理。

 

资料来源:华兴银行官网

 

据统计,近年来,华兴银行合作的网贷平台数量持续下降。2017年,与该行合作的网贷平台已逾80家,然而,截止6月14日,对接的平台数量仅剩25家。

 

事实上,在此前的2018年11月,华兴银行就陆续向其上线资金存管的网贷平台发送《关于终止合作的函》,进行网贷资金存管账户清理。

 

据了解,从2017年以来,华兴银行接连“踩雷”跑路网贷平台。对于接连踩雷的原因,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除了基数较大之外,华兴银行对接的网贷平台规模都较小、风控能力较弱,可能也是导致广东华兴银行屡屡“踩雷”的原因。

 

目前,网贷行业的试点备案时间节点越来越近,华兴银行仍未接入银行存管白名单,据多位网贷平台的回应,判断未来华兴银行退出网贷资金存管的可能性较大。

 

针对批量清理部分网贷平台存管账户的原因、与网贷平台的合作模式、未来是否会持续清退网贷平台存管账户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华兴银行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清理部分存管账户
 

华兴银行此次实施清算的账户范围为:存管账户余额为零,未在2018年4月30日前完成升级,且与该行已终止合作的网络借贷平台部分网贷资金存管账户。据悉,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的投资人大概率为退出网贷理财了。

 

据了解,华兴银行曾一度成为对接网贷平台的“大户”,在2017年,其合作的网贷平台数量已经超过80家,长期保持在业界前三位置。

 

数据显示,2018年5月底,华兴银行对接和网上资金存储管理平台降至83家,仍然是资本存贮和管理的大账户,仅次于江西银行的85个在线贷款平台。当时共有69家银行参与了资金的存管,其中48家银行是个位数的。

 

然而到了2018年底,华兴银行对接并上线的资金存管平台已经减少到60余家,直至2019年2月底,对接平台还剩37家。截止目前还剩下25家与其合作。

 

华兴银行对网贷资金存管账户批量清理一事,在宋清辉看来,一部分与该银行历史累计上线后出现问题的平台比例较高有关,更加重要的是,华兴银行迟迟未能获得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个体借贷资金存管系统测试(即业界所称的网贷平台资金存管“白名单”)。

 

宋清辉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华兴银行上线平台数量不断减少,意味着有相当部分的网贷平台“移情别恋”。”

 

他向记者强调了未获得“白名单”的后果的严重性:“我认为,华兴银行迟迟未能通过网贷平台资金存管白名单,带来的后果十分严重。在此背景下,未来即使华兴银行自己不想放弃网贷平台资金存管这部分业务,但是不少平台为了合规也会转向其他通过白名单测试的银行,这是大势所趋。”

 

而某网贷平台工作人员的说法也验证了此事,他说:“据我了解,华兴银行此前的存管费用在0.3%到0.5%之间,如果规模不是很大,一年存管费用也就几十万,对于银行来说,业务收入不多。从去年开始,网贷平台问题不断,监管越发严格,银行本身或出于安全考虑,对此业务开始收缩,再加上网贷平台因为业务萎缩,存管费用出现下降,银行对于存管业务开始放弃。”

 

实际上,在此前的2018年11月,华兴银行就陆续向其上线资金存管的网贷平台发送《关于终止合作的函》,进行网贷资金存管账户清理。

 

不可否认的是,华兴银行在资金存管业务中曾获益不少。华兴银行2018年报显示,其2018年资金监管手续费收入为1931万元,而其2017年的资金监管手续费收入仅为990.6万元。也就是说,随着资金存管业务的扩张,该项收入同比增长了184.9%。

 

不过,一方面网贷平台的资金存管为存管银行带来了显著的营收,另一方面,受网贷行业整体情况的影响,网贷平台自身的风险也不可避免地波及到资管银行,不少资金存管银行相继踩雷。

 

接连“踩雷”
 

从2017年以来,华兴银行接连“踩雷”跑路网贷平台。据不完全统计,已有9家暴雷平台与华兴银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其中,丰收贷、蝴蝶银清盘、钱途在线、海河金融、富仁金融、中融投、华银金融已由警方介入,田金所平台负责人已跑路。

 

为何华兴银行接连“踩雷”跑路网贷平台?

 

对此宋清辉指出,除了因为基数较大的原因外,广东华兴银行对接的网贷平台规模都较小,风控能力较弱,可能也是导致广东华兴银行屡屡“踩雷”的原因。

 

根据此前网贷之家对网贷平台过去30日成交量排序情况,在华兴银行业务规模发展较大时期,与其合作存管的80家平台中,只有34家平台上榜前500位,占比42.5%。其中,只有两家平台位列前100位,4家平台处于101位至200位的区间,其余平台都排名200位之后。

 

这在宋清辉看来,尽管此前华兴银行是签约平台数量最多的银行,但是在所有存管银行里,其存管门槛相对较低,签约的大多数平台属于中小型平台,相对而言发生问题的几率也会高一些。

 

同时,宋清辉认为,华兴银行屡屡“踩雷”也与大环境有关,“受监管趋严形势影响,银行息差收窄,利润增速下降,因此需要拓展业务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在前两年P2P市场火热的时代,由于P2P市场规模庞大,存管服务费用可观,这对地方性中小银行来说是一块诱人的蛋糕。然而,由于存管平台数量增长过快,就可能导致银行存管系统支撑超负荷运营,从而留下隐患。”

 

始终未获“白名单”,网贷平台逆向选择
 

对于华兴银行而言,“白名单”测评测评仍是其最大的拦路虎。

 

2017年2月,银保监会下发《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下称“指引”),明确了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应遵循的基本规则和实施标准,并鼓励网贷机构与商业银行按照平等自愿、互利互惠的市场化原则开展业务。《指引》要求网贷机构指定唯一一家商业银行作为资金存管人,为出借人、借款人及其他网贷业务参与方等客户在银行开立网贷资金存管专用账户,同时为其在存管专用账户下分别开立子账户,对资金进行管理和监管。

 

此后,为扩大业务范围,不少银行与网贷平台合作开展业务。据统计,截止目前,共计62家银行接入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然而,双方合作后,平台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让外界质疑银行“只存不管”。

 

在尝到苦果之后,加之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推进,网贷平台上线资金存管要求越加严格,各银行机构也更加谨慎开展存管业务,压缩业务规模,严防声誉风险。

 

据了解,2018年3月底,贵州银行宣布退出P2P平台资金存管业务;2018年11月、12月,华兴银行、徽商银行、北京银行等银行清理了部分P2P平台的存管业务合作;2019年1月3日,上饶银行与部分P2P平台解约的情况被证实;随后,江西银行向部分网贷平台发函表示不予续约,并归因于业务调整。

 

有业内人士指出,资管银行主动收缩存管业务,一方面是因为资金存管系统对接的要求不断提高,另一方面银行若对接了跑路和兑付危机平台,也将面临很大的声誉风险。

 

此前中银协虽然表示:投资人需自行判断风险,存管银行不对网贷交易提供信用背书。但一旦平台跑路,投资者依然会对银行不依不饶。

 

某银行市场部的负责人坦言:“主要是业务收入不多,承担的风险却很大。我们之前服务的平台,其实没有出现过跑路或者失联这样的恶性事件,但是有过延期兑付的情况,有投资人曾经到银行咨询,已经让我们疲于应付,所以我们准备存管产品到期之后,退出该项业务。”

 

实际上,对于商业银行存管标准不一,落实不到位的问题,2017年11月,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向各省市网贷整治办和网贷存管银行下发《关于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测评工作的通知》,要求开展网贷存管业务的商业银行进行集中测试。

 

资料显示,自2018年9月份至今,已有45家银行进入到互金协会的个体借贷资金存管系统测试,也就是业内所称的网贷资金存管白名单,以城商行与农商行为主。其中,国有银行1家,股份制银行13家,民营银行6家,其余25家为城商行或农商行。

 

值得注意的是,徽商银行、北京银行、上饶银行等在清理了部分P2P平台的存管业务合作之后,已陆续通过网贷平台资金存管白名单,而曾经的网贷平台存管“大户”华兴银行却迟迟未能“通过考试”,处境也十分尴尬,也因此如上文所述网贷平台将资金存管业务纷纷变更到其他通过存管白名单测评的银行。

 

据了解,今年5月,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发〔2019〕23号)重提整治网络借贷资金存管相关业务不规范等问题。

 

如今看来,资金存管“裸奔”的华兴银行不仅存管地位尴尬,还面临着已上线资管平台“脱逃”的窘境。

 

对此,《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欢迎关注平台微信公众号

 点赞 30
 收藏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