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拉闸限电”凸显供需失衡?专家称:因地制宜,弹性空间是关键

原创 作者:张浩然 朱耘 日期:2021-10-02 浏览次数:0
东北地区限电话题频频登上微博热搜,备受关注。
近期,包括辽宁、吉林、广东等地的部分地区出现电力供需形势紧张情况,一些地区采取了有序用电、“拉闸限电”等举措。限电既包括工业企业,也包括居民生活用电,东北地区多地没有提前通知就突然停电,导致居民措手不及,有些地方一天停电几次,有些地方停电超过12小时。
 
来自蒙东地区的某国家电网工作人员秦力(化名)对《商学院》记者表示,9月27日,其单位也发布了相应的“有序用电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由于煤价上涨、燃煤质量、燃煤供应等原因,导致火电机组发电能力受阻,电厂缺乏燃煤情况短期难以恢复,各供电单位和用电客户做好有序用电长期执行的准备,并且明确限定了几十家高耗能企业的用电额度。这些高耗能企业以砖瓦、石材等建筑材料制造等高耗能企业为主。

为何在2021年集中出现了“拉闸限电”?秦力收到的通知,将矛头指向了煤炭价格与质量问题,发电企业与煤炭供应企业多年来形成的供应机制为何被打破?是否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呢?
 
供需失衡下的“用电荒”

限电和“双碳双控”政策有关,去低端高耗能的产业,控制恶性竞争,是国家这五年的重点工作。
 
东北地区“拉闸限电”将能源利用的问题直逼在公众面前,那么,为何东北地区出现严重的“用电荒”?这背后有哪些原因?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国际大宗商品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王永中认为,东北地区出现“拉闸限电”的原因,是需求增长与供应下降双重因素叠加造成的。

“受疫情影响,进口需求提升,中国出口订单增加,加之国内经济复苏,都使得企业增加产能从而导致用电需求激增;同时居民生活用电需求增加,近期东北地区天气转凉,气温在10度左右,居民开始陆续开空调取暖。”

但供应方面,由于煤炭价格大幅度上涨,而电价不变,导致发电企业亏损,从而降低了发电企业积极性。王永中坦言,国企也是有利润指标的,追求盈利是企业的合理诉求,总是亏损是违反经济规律的,因此就需要国家调控。此外,东北地区近期可再生能源,如风电的减少也加剧了供电不足的情况。
 
对于东北地区可再生能源需求的不足,一位国电系统的业内人士告诉《商学院》记者:“9月23日至25日,由于风电骤减等原因,电力供应缺口进一步增加至严重级别,辽宁省启动3轮II级(负荷缺口10%-20%)有序用电措施,个别时段在实施有序用电措施最大错避峰416.92万千瓦的情况下,电网仍存在供电缺口。为防止全电网崩溃,根据《电网调度管理条例》,东北地区电网调度部门依照有关预案,直接下达指令执行“电网事故拉闸限电”。“拉闸限电”不同于有序用电,是保电网安全的最终手段,用电影响范围扩大到居民和非实施有序用电措施企业。”
 
此外,上述国电系统业内人士直言:“此次事件主要是电力需求过猛,于国外疫情导致只有中国产能跟得上,今年中国GDP预计增长8.3%。一方面,新能源企业并入电网,引起电压不稳定,电力缺口大;另一方面,煤价上涨严重,但电价不能涨,所以企业发电越多亏得越多,电厂积极性降低。火电这几年不让扩张,新能源没有把这个缺口补上,再加上国家要控产能,多方面因素就导致了东北地区的这次 ‘用电荒’。此外,限电和‘双碳双控’政策有关,去低端高耗能的产业,控制恶性竞争,是这五年的重点。”
 
随着我国“双碳”目标的持续推进,各省都在向这一目标看齐。王永中表示,东北地区此次“拉闸限电”与“双碳”的目标是有关系的,在国家推出了“双控”政策以后,下定碳排放总量指标后,有的地方政府存在侥幸心理,前几个月拼命排放,到最后实行突击行为“一刀切”以完成目标。这种情况下一般是先停工业用电,而东北地区则出现了停工业用电也无法满足的情况,进而波及居民用电。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东北地区突然的“电力短缺”跟重工业、高耗能企业动力比较足有关系,由于疫情原因和通货膨胀的因素,今年诸如铝、铁的市场价格很好,企业希望抓住机会增加生产获得利润,但与此同时,耗电量激增导致供应不足。此外,与煤炭价格上涨也有一定的关系。大宗商品的成本上涨很多,发电企业就比较难支撑,供给端和需求端各有问题。
 
王永中还指出,由于节能减碳政策的推进,煤炭企业限制生产,导致煤炭供应紧张,进而造成发电成本提高。另外,一些发电企业储存煤炭计划到冬天的时候用于供热,也造成了用电紧张。
 
巴黎商学院教授赵克锋表示,坊间的一些传言如 “用电紧张纯属人为设限”、“为了限产而限电”等难以解析这次事件,本轮限电并非中国特有而是全球性的,受传统能源投入不足、疫情突发、能源供需节奏被打乱导致供需矛盾加剧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还可能是由于能源管理工作不到位和未适应产业升级节奏等原因,例如国家近期的限制电动车就凸显了供需两端的不平衡。
 
赵克锋分析指出,在国内煤炭供给方面,一方面由于煤炭价格的长期低迷,国内煤炭企业面临很大的生存压力,各地煤炭产能一直没有增加,另一方面突然迎来煤炭超级周期,产能无法立即跟上;进口煤炭供给方面,由于我国对澳大利亚煤炭的进口限制,2021年前七个月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总量仅为 78 万吨,份额断崖式下降至0.4%,虽然扩大了其他几大煤炭进口国的煤炭进口量,但也只是保证进口煤炭量不出现断崖式下跌,并无增长,所以出现了供给短缺。
 
在需求方面,电力需求使得对煤炭的需求大增。中国一直是电力需求大国,由于电力需求的地区性和季节性差异,我国每年都需要大量进口电力来弥补和满足需求,冬季用电高峰期就要到来,伴随疫情恢复工作的推进,各行各业都在恢复产能,用电需求一直维持在高位,需求很大。
 
而对于煤炭价格的调整,赵克锋表示,调控煤炭价格也要从供需两端入手,供给端要增加煤炭产能,国内供给方面,在不对环境保护造成压力的前提下提高优质煤炭企业产能,进口方面,继续发展和推进优质煤炭进口贸易,减小停止从澳洲进口煤炭的影响。
 
提电价以缓解供需平衡?
 
发电企业保障电力的供应,需要政府的协调,让企业有积极性多发电,增加供应。可以适当提升电价,根据供需平衡的经济规律,居民也是需要承担煤价上涨的成本,国家发展改革委应适时调升电价,改变供需失衡的现状。
 
长期的充足供电使中国居民已经形成了习惯,但当突然停电时却会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对此,王永中认为,如果未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有可能会波及到全国,那么居民就需要承担相应的成本压力。最根本的是发电企业如何保障电力的供应,这就需要政府的协调,让企业有积极性多发电,增加供应。可以适当提升电价,因为大宗商品价格、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电价不涨不合理,根据供需平衡的经济规律,居民也是需要承担煤价上涨的成本,国家发展改革委应适时调升电价,改变供需失衡的现状。
 
王永中同时指出,虽然,电价上涨会导致物价上涨,通货膨胀率上升,但这是煤价上涨带来的一个自然结果。
 
那么,调电价这一措施对于企业和居民来讲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林伯强表示,提高电价既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调电价以前也实施过,历史上“拉闸限电”比较猛的时候也调过电价,上调电价的正面影响就是可以保证供需,满足用电需求,抑制高耗能企业,提高电力消费效率。负面影响是会提高下游产品成本,对经济有一定的影响,但如果只调一点点的话,影响应该不大。”而对于价格调控的空间,林伯强表示是需要深入研究的。
 
世界低碳城市联盟秘书长章柏幸表示,如果由于发电成本上升而发生电价倒挂导致大幅度亏损,可以通过召开听证会,按照程序适当提高电价,但是不能随意停电,影响居民正常生活。电价问题可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牵头召开听证会,合理提价本身就是法定渠道。
 
拒绝“一刀切”,弹性发展与因地制宜并行
 
低碳要保障生产和居民正常生活,不能破坏生产,也就是国家说的不能“运动式减碳”,要有弹性指标,因地制宜。

林伯强坦言,居民消费用电仅占东北地区总发电量的15%左右,而工业用电达到70%。只要关掉一个高耗能的工厂就可以保障所有居民的用电。居民的用电比例很小,动用居民的生活用电对电力有序供应其实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反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对东北地区造成了负面影响。此次事件可以说是一次偶发性事件,政府会保障居民用电,问题会很快解决的。
 
而对于关闭高耗能企业,林伯强表示,这只是一个说法,现实中不会这样,可以限产,但是全关影响太大。秦力表示,现在河北地区的很多企业都搬到了蒙东地区,以唐山某钢铁企业为例,搬迁到蒙东地区之后,还专门为其建设供电厂,这都是需要巨大电量的。类似于这样总投资超过100亿元的企业,直接关闭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赵克锋认为,政府对哪些高耗能企业对社会贡献的大小应该心里有数,如验证比特币一个交易,用电足够美国普通家庭一个月的耗电,在这个阶段,关闭部分是合乎优化原则,中国可充分利用国家意志跟市场经济作相互补充。这次也是对地方经济的一大考验,要加快能耗的升级换代和管理。

对于“双碳”目标之下,各地区后续如何有序保障供电情况,章柏幸表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今年7月30日就已经召开会议要求,要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尽快出台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坚持全国一盘棋,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对于近期各地限电的原因,要客观分析实际情况,务必要避免为了“双碳”目标而破坏民生,务必要杜绝为了“双碳”目标而紧急上马某些不成熟的项目。

此次东北地区限电问题也反映了能源结构的产能规划问题,此次事件是否能够给高耗能企业一点压力,倒逼高耗能企业被迫关停?
 
王永中表示,政府在推动高耗能、高排放企业退出的时候要谨慎,因为现有的高耗能企业对于生产发展是有帮助的,比如水泥。总的来讲,低碳要保障生产和居民正常生活,不能破坏生产,也就是国家说的不能“运动式减碳”,要有弹性指标,因地制宜。比如东北地区突然的季节性变化,天气冷了,或者企业突然订单增加,需要留有可调控的空间,指标不能过于死板,否则地方完不成作业,还是会“一刀切”,这样对经济和能源的长远发展不利。
 
王永中认为,一方面要推动企业减排,另一方面要有弹性空间,既不能给太大压力同时又能主动减排。现在通过碳市场方式,能耗低的企业经营得很好,能耗高的企业就慢慢被市场淘汰,要通过市场竞争的方式淘汰,而不能通过行政手段“一刀切”的手段去关停。
 
东北地区“拉闸限电”对于其他省份和地区进行节能减排、合理安排产能有着怎样的启示?王永中表示,从全国角度来讲,一方面,对于国家规定的指标,地方政府每个月都要控制,不能集中到后几个月再去控制,减排要平缓,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每个月都要监控;另一方面指标要有弹性,面对突发情况要有可调整的空间。
 
对于各地方的产能平衡问题,林伯强表示,各地方平时就需要关注用电问题,提前预警并提出解决方案,针对所有企业和居民有计划地安排,不能出了问题以后采取“一刀切”的措施。
 
对于未来如何更好地保障用电平衡,赵克锋表示,本轮限电并非中国特有,而是全球性的,源于全球能源结构过快过早地向绿色能源调整,传统能源投入不足。疫情突发,能源供需节奏被打乱,供需矛盾加剧,造成全球性的缺电。在“双碳”目标推行的当下,国内需要采取更加有效的用电调控,从开源节流两个方向努力解决用电困难问题。
 
他指出,开源方面,基于疫情造成的产能萎缩问题,要重新规划能源结构的优化进程,提高动力煤发电产能,优先保障人民生活、企业生产的稳定。
 
节流方面,政府要以平稳度过今年冬天用电高峰期为短期目标,加强对民众和企业用电的计划和指导,平滑电力使用,共度缺电期。
 
王永中认为,“双碳”目标不断推进之下,各种问题慢慢显露,但是也会随着市场的发展和政策的推进不断解决。未来,高耗能的落后企业会逐步被淘汰,整个行业大洗牌是有可能的。

由近期各地出台的有序用电政策可以看到,随着“双碳”目标的持续推进,未来仍然会出现一些问题,如何避免“一刀切”和“赶作业”,成了地方政府和企业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正如章柏幸所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双碳”目标带来的产业结构转型必然会带来阵痛,但不能因为“阵痛必然存在”就可以不经过科学规划而“胡乱动刀”。
 

关于智库

  • 中经传媒智库成立于2011年,由《中国经营报》社有限公司主办。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智慧支持和战略指导下,中经传媒智库汇聚了中国社会院科学院及顶级机构专家资源,是集专家、机构、平台、媒体资源于一体的媒体融合型智库,整合了旗下包括《中国经营报》《商学院》《家族企业》、中国经营网及两微一端,具有5000万+的全媒体传播平台影响力。智库利用自身媒体平台开拓整合资源能力和广泛平台优势,为企业家和经营管理者提供全方位的信息服务和智慧支持。

    中经传媒智库公众号
    中经传媒智库微博
  • 创建于1985年的《中国经营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主办,报社始终秉承“终身学习、智慧经营、达善社会”的理念,洞察商业现象,解读商业规律,助推商业文明。经过37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拥有一报两刊、网站、新媒体的大型传媒集团,是国内领先的综合财经媒体服务商。

    《商学院》杂志创刊于200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主办,《中国经营报》社有限公司出版的一本高端管理类杂志。秉承终身学习、智慧经营、达善社会的理念,以传播商业新知为己任,以“国际视野+中国功夫”为办刊宗旨。为读者提供一切对管理有益的方法、工具和理念,是管理他人和企业的一本实战、实用的杂志。

    《家族企业》杂志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主办,《中国经营报》社有限公司出版。是中国率先关注家族企业实际控制权传递过程中风险与危机管控以及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