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秘“下山”,永辉“老矣”?

原创 作者:李婷 石丹 ​ 日期:2021-07-19 浏览次数:10000
继永辉超市(601933 SH)今年首季财报公示其净利暴跌98 51%之后,该公司董秘张经仪的“离职宣言”再度让永辉超市冲上微博热搜,引发舆论关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继永辉超市(601933.SH)今年首季财报公示其净利暴跌98.51%之后,该公司董秘张经仪的“离职宣言”再度让永辉超市冲上微博热搜,引发舆论关注。
 
近日,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发布的朋友圈截图流传网络,董秘朋友圈表示:“抱歉,我回家孝敬父母了。”对此,永辉超市一连发布多则公告,内容包括董秘离职、聘任新董秘、回购股份用途、股权激励取消等。
 
图源:微博
 
伴随了永辉超市从上市一直到现在,工作已12年的张经仪在朋友圈还表示,“我们正在下山,恢复体能、更新装备、重整后勤。但我不能和永辉人继续攀登远处的那座山峰了。”该信息一出便被外界解读,董秘离职的同时,永辉超市发展状态也不佳。
 
永辉超市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收额同比下滑9.99%,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暴跌98.51%,股价也在次日下跌9.87%,收报5.57元/股。截至7月14日收盘,永辉超市报价4.49元/股,市值为427.28亿元,相较于其巅峰期1107.30亿元的市值已然“腰斩”。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防止股价持续下跌,永辉超市自2020年开始回购股份,且大股东也宣布增持股份。而目前永辉超市发布的公告之一显示,自2020年11月到今年5月回购的3.93亿股股票共计约27亿元,回购均价为6.87元,原本该回购股票是用作员工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现今调整为“注销以减少注册资本”。
 
对此,永辉超市官方回复《商学院》记者称,这是永辉基于未来发展战略并结合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等因素做出的调整。后续企业动态等可关注永辉公告。
 
 
 
年薪396万的董秘“告老还乡”
 
 
 
永辉超市62岁董秘张经仪在7月6日宣布辞职,“抱歉,我回家孝敬父母了。”对此,永辉超市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张经仪先生因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申请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根据规定,辞职申请送达董事会当日起生效。而目前由永辉超市原证券事务代表吴乐峰担任董秘一职。至此,张经仪在永辉工作的12年也于此画上了句号。
 
图源:永辉超市公告
 
永辉超市成立于2001年,2010年年底在上交所上市,是中国企业500强之一。公开资料显示,张经仪于2009年8月起担任永辉超市董事会秘书,也就是张经仪伴随着永辉从上市一路至今。这期间,张经仪除任职董事会秘书一职,还曾任上海上蔬永辉生鲜食品有限公司董事、中百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永辉超市公告显示,张经仪在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并对张经仪为公司所做的工作与贡献表示感谢。《商学院》记者发现,永辉超市2020年年报显示,2020年张经仪于公司获得税前报酬总额为396万元。此外,搜狐证券及新浪财经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29日,张经仪对永辉超市持股约410万股。一年时间减持164万股,截至2021年4月30日,持股数约为246万股,以永辉超市7月14日收盘价4.49元/股计算,张经仪持股价值约1105万元。
 
来源:新浪财经
 
距离此次张经仪受到舆论的关注的三个月前,张经仪就曾因回复永辉超市的质检问题而登上热搜。
 
《商学院》记者通过查阅资料发现,4月初,福建省市场监管局2021年第2—9期关于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显示,今年一季度以来,永辉超市的多家门店共有15批次抽检不合格,多个食品被检出氧氟沙星、恩诺沙星等不合格。

来源:福建省市场监督管理局2021年第8期食品安全督抽检信息公告(上述的其中一期)
 
彼时,张经仪回复媒体称,“我们每天自测量达3000多批次,一个季度90天,在近30万次的检测中,出现15批次的不合格,你说多不多?当然我们自己也有问题,自测的3000多批不可能把所有的商品都检测到。”回应一出,立刻遭到网友反驳,“为什么永辉可以做到如此理直气壮?”“永辉还是那个民生超市,百姓永辉吗?”最终,永辉超市不得不发文致歉。
 
不过,除了食品安全问题,永辉超市更让舆论关注的是其股价一路以来的“跌跌不休”。
 
 
 
董秘“下山”,永辉“老了”?
 
 
 
进入2020年以来,中国龙头商超永辉超市接连“暴雷”,先是首季财报大跳水,后发62岁董秘宣布辞职“回家孝敬父母”,其间新业态冲击、股价疲软……董秘离职朋友圈表示,“我们正在下山”,外界声音质疑:“董秘年龄到了下山了,永辉也老了?”
 
永辉的“老”或许能从其股价的“跌跌不休”与业绩不佳中可窥一斑。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永辉超市董秘一职人事变动的当日,永辉超市便再发公告称,终止实施2017年和2018年限制性股票第三期激励计划并回购以注销减少注册资本。公告显示,自2020年11月至2021年5月,永辉超市回购的3.93亿股股票共计约27亿元,回购均价为6.87元,占公司目前总股本4.13%。而此次回购股票原本是用作员工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现在将其用途调整为“注销以减少注册资本”。
 

来源:永辉超市官方公告
 
对此,永辉超市官方解释称,“考虑到2020年业绩增长主要是由非经营性损益增长所致,没有实现股东对于公司业绩的预期,公司董事会经审慎考虑后,拟终止本次股权激励计划。”
 
在财务专家王耀武看来,“从市场角度考虑来说,当初2017、2018等年的股票激励计划更多是将员工利益与公司利益进行捆绑,可以调动员工积极性,也可以为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与利益,是利好行为。不过如今改变了其用途,用作注销注册资本,这就意味着,一方面永辉超市可操作的供应量变小,市场流通股份减少则每股收益增加,另一方面可以保护股价,防止股价继续下跌。”
 
不过即便如此,永辉超市也没能阻止股价的一路下滑。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永辉超市股价收盘价为4.49元/股,较上一个交易日下跌3.02%,对比2018年其股价的高点11.83元/股,永辉超市股价跌幅超60%,目前市值为427.28亿元,相较于其巅峰期1107.30亿元的市值已然“腰斩”。
 


来源:Wind金融终端
 
另一方面,永辉超市2021年一季度财报公布,营收额同比下滑9.99%,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暴跌98.51%。此外,2018年至2021年,永辉超市的综合毛利率正在持续走低。Wind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其毛利率分别为22.15%、21.56%和21.37%,今年一季度则进一步降至20.20%。
 

数据来源:Wind金融终端
 
而与净利润暴跌相对的是永辉高速的门店扩张。永辉超市官方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2021年以来永辉超市新开门店16家,共计已开设1033家,业务覆盖全国29个省份,筹建中的永辉超市为205家。
 
在零售电商智库及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永辉超市开店数量的增加会影响其净利润数据,且目前市场竞争加剧。庄帅表示,从2020年下半年至今,国内的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这两个商业模式在市场的大力投入对永辉超市的业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两个模式以大量补贴的方式做生鲜和快消品类,不仅仅是对永辉,对整个超市行业都产生了阶段性的影响。
 
 
 
自救之路曲折,创新业务接连失败
 
 
 
显然,在社区团购的“浪潮”和生鲜电商的快速发展背景下,实体商超业绩下滑明显。
 
“在大环境竞争下,商超生意难做,大多数零售赛道的商超都处在单位成本提升,而盈利增长低迷的情况。”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表示。
 
科尼尔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总裁贺晓青认为,“随着时代发展,商超零售的核心人群正在远离大卖场,来客数和客单价都出现了下滑,疫情期间更是如此。更可怕的是,这一‘离场’趋势不仅包括新世代的年轻群体,还包括务实家庭等传统的大卖场主力客群。究其原因,大卖场与消费者‘离心’的根本在于传统的卖场模式已经难以满足日新月异的消费者需求。面对以新零售为代表的众多替代渠道,大卖场从选品、陈列、环境、服务等多个方面都相对缺乏新意,难以给消费者提供充足的到店理由。”


来源:科尼尔分析
 
对于大环境下的竞争压力冲击,永辉超市也在不断尝试,包括曾被重点推出的超级物种以及布局永辉mini店。不过以目前态势来看,两个项目的发展并不顺遂。自2017年初在福州开设第一家超级物种后,其业绩就在逐年亏损,今年1月,永辉超市宣布关闭杭州的所有门店。此外,《商学院》记者搜索发现,北京、深圳、重庆等地多家门店均显示歇业关闭。
 
而开店速度曾达到每天开一店的永辉mini店也难逃关店命运。2020年财报显示,永辉全年关闭mini店373家,只留下156家。而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永辉mini店又关闭86家店,仅剩70家。彼时仍是董秘的张经仪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开小店商业模式没问题,就是我们急了点。”对此种种,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在2021年的财报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先争取不亏损,再考虑增长。目前正在进行供应链改革和数字化进程,希望市场给永辉超市一点儿时间。”
 
 
 
靠近Costco,转型仓储模式能成吗?
 
 
 
一方面是永辉超市业绩承压、股价跳水的“内忧”,另一方面是面对新零售鹊起、社区团购、生鲜电商竞争威胁的“外患”,留给永辉超市的时间还剩多少?
 
显然,时间紧张。5月初,永辉超市便再次尝试新业务,一改此前的大卖场模式,选择靠近Costco,启航仓储超市。
 
5月1日,永辉超市在福州开出自己的首家仓储超市。据永辉超市官方数据,该店于2015年9月开业,但此前经营业绩并不理想,于今年3月10日停业对之前的大卖场模式进行改造。永辉超市表示,永辉超市的福州仓储店是经过扩大经营面积,采用工业货架陈列,SKU从1万精简到6000左右,同时引入商品量贩装,主打民生流量型商品。永辉超市表示,2个月的时间,这家门店“活”了。6月该店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仓储店模式颇具成效,希望以此方式让大卖场过去流失的消费者再回归门店。”目前,永辉仓储店进行了跨区域复制,已在福州、重庆、上海、深圳、北京等多个城市开业,仅2个月的时间,快速复制了30家门店。 
 
对于永辉启航仓储超市模式,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认为,“由于近年来电商对线下门店的冲击,以及很多社区便利店的崛起,特别是京东便利店、天猫小店、苏宁易购小店等对永辉超市的冲击也不小。事实上,永辉超市能够成为中国超市的领先品牌,生意还是不错的,但是已经到达了高峰期,这两年虽然门店还在疯狂增长,但颓势已显。而物美价廉是所有商超要生存发展的根本出路,因此,目前仓储超市可以说是永辉超市被迫要做出的自救转型和自我创新革命。”
 
贺晓青则认为,“传统的大卖场门店以商品展示为核心,常常带给人‘枯燥’的体验感和‘冷淡’的距离感。目前,大卖场的店内管理已经进入以引领消费者生活方式、传达品质生活理念为核心,试图唤起消费者情感共鸣的阶段。因此,大卖场转型很重要的一点是都需要升级门店运营。”
 
不过,会员制仓储超市在国内已有先例,该业态两大龙头之一的山姆会员进入国内已有20余年,另一家Costco也于2019年入驻上海,并在三天时间内就售出会员卡16万张。据报道,今年5月,北京首家主打生鲜的仓储式会员店Fudi在东四环开业,并计划3年内开设20家门店。此外,新老玩家如家乐福、盒马、麦德龙等也先后入局。其中,美股研究社数据显示,Costco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数据中,Costco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9.2%为432.1亿美元,其中会员费收入同比增长约7%为8.61亿美元,而其美国、加拿大、国际地区等地的同店销售额均增长10%以上。
 

来源:美股研究社
 
不过,不同于一般的仓储超市靠着会员费进行盈利,永辉超市表示,永辉仓储店并未设置会员,不收取会员费,实行零门槛进店,提出“天天平价”、“样样都是批发价”的经营理念。这就意味着,永辉超市不靠会员费盈利但又要提供“批发价”商品给消费者。那么,这位龙头商超打造的“裸价”仓储店真的能成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贺晓青认为,“随着社区超市等中小型业态的发展,以及电商、O2O、社区团购等新渠道的涌现,商超的大卖场风光不再,‘以人为场’零售时代已经到来。目前,在‘极致高效’店型的基础上,部分传统的卖场玩家已经开始探索向仓储式会员店转型的路径。随着消费力的提升和对品质生活的追求,仓储式会员店在中国日渐成熟。然而,会员店的本质不在于收取会费,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特色选品等运营‘硬功夫’打造‘护城河’。”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认为,“商超卖不卖会员是取决其经营状况和发展趋势,目前我认为永辉超市还不具备这个条件,没有办法做成会员制。”但是葛甲也表示,“这是一个过程,永辉超市需要一步步走的循环过程。而仓储店必定是未来商超大卖场转型的重要方向。”
 
葛甲解释,“主要问题还是供应链问题,这导致了永辉很难做会员,因为如果你的供应链和其他商超是一样的,消费者其实在哪里买都一样,商超只有发展到一定程度,在这个领域做到了一定的优势,使其背后的供应链能持续提供给消费者独特的商品和低价商品,才能向会员制去转变。”葛甲表示,“永辉不同于沃尔玛和Costco,后两者都是供应链管理专家,它们门店里的很多品类是可以不赚钱甚至贴钱,因为它们赚的是大流量带来的背后供应商给的让利以及大流量的会员费和竞争力,像Costco赚的就是会员费,它卖的东西可以以进价卖出甚至把供应链商家给的利益让利一部分给消费者,只要可以保证它的体内循环得以运作以及保持门店和品牌的竞争力。这就是仓储超市的模式,和以往的大卖场模式完全不同。但是永辉的供应链管理还没有到这个‘段位’,永辉超市的仓储超市能不能成尚待观察,而其供应链是关键。永辉需要做的是把自己的供应链打磨得更有竞争力。”
 
对此,贺晓青也认为,“供应链是‘护城河’也是商品力的根本支撑,而商品力是核心竞争力,其要点在于如何在 3000至5000个有限的SKU内做出特色,打造壁垒。面对目前商超大卖场的普遍困境,‘新奇’‘品质’等关键词是大卖场未来的努力方向,而‘实惠’‘齐全’仍然是大卖场吸引核心客群的关键价值点。”贺晓青建议,“对于大卖场的价格管理,可以聚焦‘尖刀’商品,把资源用在具有竞争力的核心商品上,同时打造‘极致性价比’,击穿低价。最后,也要保证低价‘诚信度’,长期塑造消费者的品牌心智。”
 
显然,永辉业绩及股价表现不佳情况下,自救革新之路曲折,而押宝仓储店模式能否成功尚待观察。但不可否认,对于线下门店的传统大卖场模式,消费者的流失之势不可逆转,而仓储超市无疑是漫漫转型路上的一大方向。

关于智库

  • 中经报智库于2011年成立,是由中国经营报社集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作为智慧支持单位,集专家、机构、平台、媒体资源于一体的整合型智库。整合传播平台包括《中国经营报》、《商学院》、《家族企业》、中国经营网及两微一端。结合中国经营报社集团36年积累的优势资源,中经报智库一方面利用媒体优势助力高端智库的研究成果广泛传播、提升影响力;另一方面搭建头部专家和企业交流的平台,助力企业在全球实现业务突围及创新发展。

    中经报智库公众号
    中经报智库微博
  • 创建于1985年的《中国经营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报社始终秉承“终身学习、智慧经营、达善社会”的理念,洞察商业现象,解读商业规律,助推商业文明。经过31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拥有一报两刊、网站、新媒体的大型传媒集团,是国内领先的综合财经媒体服务商。

    《商学院》杂志创刊于2004年,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一本高端管理类杂志。秉承终身学习、智慧经营、达善社会的理念,以传播商业新知为己任,以“国际视野+中国功夫”为办刊宗旨。为读者提供一切对管理有益的方法、工具和理念,是管理他人和企业的一本实战、实用的杂志。

    《家族企业》杂志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中国经营报社主办。是中国率先关注家族企业实际控制权传递过程中风险与危机管控以及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