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过度投机、加密货币,周小川这样说

作者: 日期:2021-06-16 浏览次数:10000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至少有三方面含义:第一是支付体系,第二是为企业提供流动资金的支持,第三是为实体经济的研发投资、设备投资进行融资服务。 二级市场交易更复杂的金融衍生产品,有可能不同程度地脱离实体经济,甚至基本上离开实体经济,对此需要加以警惕,甚至在政策上也要加以控制。 从现在看,有一些加密货币要想再回到支付领域,可能已经不太合适,也不被大家所接受。

  

要点速读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至少有三方面含义:第一是支付体系,第二是为企业提供流动资金的支持,第三是为实体经济的研发投资、设备投资进行融资服务。

二级市场交易更复杂的金融衍生产品,有可能不同程度地脱离实体经济,甚至基本上离开实体经济,对此需要加以警惕,甚至在政策上也要加以控制。

从现在看,有一些加密货币要想再回到支付领域,可能已经不太合适,也不被大家所接受。

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6月10日至11日在上海举办。在主题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与科技创新发展”的全体大会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方首席代表、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表示,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从长期来讲会获得巨大的好处。过度投机后如果摔跟头,以后爬起来成本代价非常之大,中国要继续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事办好。

“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从长期来讲会获得巨大的好处”

图片

要认识到金融业和实体经济的关系,有一部分金融业就是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也是直接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的。还有一些金融服务和金融市场的交易,有可能离实体经济稍微远一些,二者之间的近远程度可以用“0-1”区间分布来说明。

从国别来看,中国特别强调金融服务、金融市场要和实体经济保持紧密联系,强调为实体经济服务,如果在“0-1”之间趋近于“1”。而在一些金融业发达的国家,更多认为金融可以独立运行,可视为“0-1”之间趋近于“0”。

处在“1”的位置上,至少有三方面含义:

第一是支付体系,没有支付体系,实体经济转不起来,因此金融在做支付体系的过程中可以看作实体经济运行的一部分;

第二是为企业提供流动资金的支持,特别是流动资金贷款,因为企业生产要有原材料、半成品、投入品的投入,产品可能还需要库存、运输才能卖出去,在这个过程中流动资金支持了企业的连续运转,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

第三,实体经济必然要进行新的研发投资、设备投资,为这种投资所进行的融资服务,比如银行信贷、资本市场融资,也应该看作是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

近年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个问题有一定热度,特别是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这次金融危机的发生,是有一些过度投机的金融产品脱离了实体经济,应当予以注意。

2010年至2012年期间,中央和国务院都反复强调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央行也推出了社会融资总额的口径,也表明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视。

周小川强调,“我个人认为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从长期来讲会获得巨大的好处。”

他感慨道,最近十几年,中美之间GDP的差距是在缩小。但是,要继续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件事办好,同时,国际上美国是不是也可以花一点注意力在这方面思考、研究一下,以便大家共同探讨金融业和实体经济的相互关系,把这件事关系摆正,促进可持续长久发展。

“如果出现一些过度投机的活动,当时很兴奋觉得可能很好,但摔跟头以后爬起来的成本代价非常之大,之间的差距会随之拉大。”

究竟如何判断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

      金融市场的交易也有一些主要是为了风险管理,有的是可以被投机活动所使用,可以起到“标度”作用,衡量某种金融产品、金融服务与实体经济联系程度。比如,企业通过IPO融资,绝大多数是用来投入研发、设备更新、技术更新、创新产品等领域,这明显是为实体经济服务。但也有二级市场交易更复杂的衍生产品,有可能不同程度地脱离实体经济,甚至有一些走到“0”地步,这基本上离开实体经济,对此是需要加以警惕,甚至在政策上也要加以控制。

事实上,政策取向也能体现对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的重视。当市场出现过度投机创造机会时,中国往往是会采取控制做法。结合以往案例来看,基本采取“冷却”做法,这也表明中国政策取向是力求克服过度投机。

周小川还坦言,“这也看对人的教育培养和方向的引导,我们常说你不要搞赌博,也不要去吸毒,不要老想着一夜暴富,从事过度的投机活动,也不要超出自己的收入能力借太多的钱。”

究竟如何看待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可以从三方面作出判断:

一是正和博弈还是零和博弈关系。正和博弈实现双赢、多赢,通过金融引导一些投资进入实体经济。比如上市公司融资投入研发、新设备、新技术、新产品等领域,企业价值、市值因此有所提高,股东可以获得不错分红,市场产品也随之丰富,投资者也有钱可以赚,这样是正和博弈。

二是从宏观调控或者政策调控上来讲,究竟是不是以实体经济基础面来进行调控,还是说脱离了基础面来制定的相关调控政策。

三是三大主体的财务平衡。政府、企业、家庭或个人应该财务收支平衡,你创造了多少财富,你有多少收入,你可以有多少花销。

“一些加密货币要想再回到支付领域,它已经失去了机会”

      谈及加密货币创新,周小川直言,中国更多探讨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与很多发达国家讨论的会有很大不同,他们往往比较强调这些产品具有一些定价功能,同时可以对冲一些特定的风险。值得探究的是,加密货币究竟对实体经济有什么好处?特别是有一些加密货币慢慢脱离了支付业,纯粹变为一种数字资产。

从金融科技角度看,为什么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周小川认为,加密货币从原理、设计思想来讲,还是有可能成为为实体经济服务有用的工具,能够在支付领域中起一定作用。但从加密货币启动的前期上来看,加密货币还有些不足,比如说它的TPS——每秒钟所处理的交易笔数还不够高,且占用较多网络资源和处理能力,再有因为去中心化等特性而强调去监管的一些争议,其后期发展也拭目以待。

如果参与主导的人过于想挣快钱,着急挣快钱,就很容易想通过交易来回收自己的投资甚至是赚大钱,那就把它搞成了数字资产、加密资产。从现在看,有一些加密货币要想再回到支付领域,它已经失去了机会,可能已经不太合适,也不被大家所接受。这个要从理念上搞清楚这些是否有助于金融科技发展为实体经济服务。(来源:国际金融报)

 

关于智库

  • 中经报智库于2011年成立,是由中国经营报社集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作为智慧支持单位,集专家、机构、平台、媒体资源于一体的整合型智库。整合传播平台包括《中国经营报》、《商学院》、《家族企业》、中国经营网及两微一端。结合中国经营报社集团36年积累的优势资源,中经报智库一方面利用媒体优势助力高端智库的研究成果广泛传播、提升影响力;另一方面搭建头部专家和企业交流的平台,助力企业在全球实现业务突围及创新发展。

    中经报智库公众号
    中经报智库微博
  • 创建于1985年的《中国经营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报社始终秉承“终身学习、智慧经营、达善社会”的理念,洞察商业现象,解读商业规律,助推商业文明。经过31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拥有一报两刊、网站、新媒体的大型传媒集团,是国内领先的综合财经媒体服务商。

    《商学院》杂志创刊于2004年,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一本高端管理类杂志。秉承终身学习、智慧经营、达善社会的理念,以传播商业新知为己任,以“国际视野+中国功夫”为办刊宗旨。为读者提供一切对管理有益的方法、工具和理念,是管理他人和企业的一本实战、实用的杂志。

    《家族企业》杂志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中国经营报社主办。是中国率先关注家族企业实际控制权传递过程中风险与危机管控以及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