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HOT NEWS

高管离职、资金链或吃紧,小黄车怎么了?
王倩浏览次数:10000


  ofo的三周年生日过的并不开心。

  伴随着生日的是裁员、资金链紧张等传闻。ofo公关当日在朋友圈打出“ofo三周年生生不息”的海报,试图来降低裁员传闻造成的影响,但是围绕ofo单车的话题就没有停止过。

  对于裁员传闻,ofo公关负责人在朋友圈辟谣,并称“我在ofo很好,谢谢大家关心”,并且贴出一张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发布的朋友圈辟谣截图。

  然而,就在ofo公关辟谣的同时,有消息称,ofo公司高管之一、负责市场公关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离职。ofo公关负责人在回应《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南楠确认离职,由于个人原因离开。”

  事实上,这并不是ofo第一次遭到资金短缺、裁员等方面的质疑。早在去年年底,就有媒体报道称ofo资金链紧张,挪用用户押金救急。在今年1月,腾讯报道称,ofo资金账户只剩下不到6亿元人民币。虽然这一消息被ofo否认,但是共享单车资金链困境是个不争的事实。

  摩拜在卖身美团之前,债务总额高达10亿美元。小鸣单车已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整个行业所面临的是一个非理性烧钱,且无法实现盈亏平衡的现状。无法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是共享单车们困境的根本原因,这一点,ofo也无法逃避。

  目前,多个共享单车与蚂蚁金服合作,使用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可以免押金骑车。然而《商学院》记者试图从支付宝中进入ofo,却依然需要缴纳押金。在其他共享单车纷纷加入免押金行列时,ofo却将原来25个免押金城市减少至5个城市,这5个免押金城市为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和厦门。一个好的信息是,目前用户可以正常地从ofo中退还押金。

  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ofo免押城市不增反减,以及之前的恢复月卡价格,都体现了其资金紧张的局面。

  ofo的局面并不乐观。资金渠道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轻易的获得。众所周知的是,ofo与大股东滴滴已经处于僵持阶段。强势的戴威不希望被资本控制,他太希望ofo能够独立发展了。于是在滴滴派驻进入ofo的高管被悉数“离职”。这成为ofo与滴滴交恶的开端。

  不再寄希望于ofo的滴滴,开始扶植自己的嫡系——青桔单车和小蓝单车。小蓝单车在得到滴滴的收购之后,终于死灰复燃。对于小蓝单车的扶植,滴滴可谓不遗余力。除了重新铺设新的单车之外,《商学院》记者在滴滴出行APP看到,滴滴发放了10次单车免费骑行的优惠券,不容忽视的是,这10次免费骑行的优惠券,被明确标明,只能骑小蓝单车使用,并且在滴滴出行APP内扫码骑车,不需要缴纳押金。

  事实上,在共享单车领域,出现多次押金退款不顺利之后,用户们对缴纳押金已经产生焦虑,免押金则意味着能够获取更多的用户。虽然在滴滴APP端,小蓝单车和ofo都有入口,但是对小蓝单车的推广明显多于ofo。“小蓝单车免押金骑行”的字眼随处可见。

  这也就意味着,ofo在滴滴内部可能已经被边缘化。《商学院》记者就目前滴滴出行与ofo的关系采访滴滴出行,但是截止发稿前,记者并未收到回复。

  ofo在“滴滴系”被边缘化,在“阿里系”投资的共享单车项目里也不是“主角”。阿里巴巴先后通过E轮和E2-1,实现对ofo的战略投资,然而一位知情人士称,蚂蚁金服在ofo中的股份是比较低的。与ofo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蚂蚁金服对哈罗单车的增资。6月1日,蚂蚁金服子公司上海云鑫向哈罗单车增资20.6亿元人民币。阿里也在培养自己的嫡系。

  “蚂蚁金服投资很多时候是做的战略投资,除了资本投资,蚂蚁金服更愿意一起去探索一些新的模式,包括产生一定的社会价值。那么背后企业有他们自己的战略思考,包括运营方式。企业是否考虑用蚂蚁金服的能力来一起做探索,这是企业他们自己的商业决定,蚂蚁金服尊重他们的决定。”一位接近蚂蚁金服的知情人士透露,“不管是哈罗还是ofo蚂蚁金服都提供了入口,就看他们怎么用。”

  根据这位知情人士的说法,能否与蚂蚁金服取得好的合作,取决于ofo自己的态度。但是在蚂蚁金服增资哈罗单车之后,这个嫡系在免押金的推广上更符合蚂蚁金服的战略价值观。有了自己的嫡系,蚂蚁金服与ofo的关系止步不前。

  ofo这种强硬的独立态度,成为资本头疼的根源。

  对于资本而言,眼见投入ofo的真金白银得不到回报,被套牢的资本方已经坐不住。在摩拜被美团收购之后,ofo被传出拒绝滴滴出行的收购要约,也侧面证实了资本希望结束这种尴尬被动的局面。

  过于强调独立的ofo,在这一轮的融资烧完之后,又将何去何从呢?ofo真的能够独立么?或许这是戴威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

  《商学院》杂志将持续关注。

2018-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