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企业

VALUE COMPANY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商学院》杂志社总编辑 金碚:《商业与价值同行》

      各位来宾大家好!今天我在这里第一个来根据会务组的要求,讲一个话题,叫商业与价值。他们给我是这么个题目。

首先,什么是价值?我们大家上学的时候大概一开始就上政治学,劳动价值论,大概最早接触的价值,我估计大部分年轻人从这开始接触。其实价值不这么简单,我们可以把价值的概念给它广义化,什么叫价值?价值其实上就是选择者认为重要的东西,所谓选择者就是说在你面前有很多东西,你认为哪个重要,这就是价值。

当然人家有很多重要的东西,所以每个人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如果是很多的人有很多的想法,有很多的价值观,那么这个社会它的经济成长缺乏动力。200、300年前,西方的文艺复兴、宗教的改革,以及到工业革命的时候,开始注入了一个,在所有重要的东西里面,它注入了一个经济的价值,经济的理性。

经济的理性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所有的价值里头,在过去人类几千年都不认为挣钱是一个重要的东西,是一个值得追求的东西。所有的意识形态,没有把挣钱放在价值的这个里面的,而且都是鄙视钱,所有的宗教都是这样,中国也是这样。中国人老说为什么轻商呢?不仅是中国人轻商,在所有过去意识形态都是轻商的。这有道理吗?有道理,道理什么呢?你挣的这个钱没用,你挣它干吗?

但是到了近现代社会发生了一个重要的人类思想上的一个重大的革命,就认为人追求财富是正当的。现在我们讲的很容易,很了不起,人类的一个重大的观念的一个解放,所谓观念的解放,人追求财富是正当的。而且这个财富可以是个人的财富,通俗的讲,就是人自私是正当的,这个很了不起。

人类是这样,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也是这样的。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认为挣钱是不正当的,企业也不是追求利润的。各位都年轻,我像各位这么大的时候,如果你讲企业是追求利润的,那不正确,你就是资本主义思想。

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解放思想,解放思想是什么啊?就是跟西方一样,追求财富是正当的,企业追求利润是天经地义的,而且是应该的。你有没有竞争力?一定程度上看你能不能持续的获得竞争力?这就是价值。

但是这个价值它不是本真的价值,德国一个学者叫马克思卫沃(音),他就说这个价值,追求财富的价值,追求利润的价值,叫“工具价值”,叫工具理性。它的本质是说,你把人类追求的原本的东西,和你本来是为了实现你这个原本东西的手段,你把它颠倒过来,原来吃穿用这是目的,然后你挣钱是为了吃穿用,挣钱是手段,但是你的手段是为了追求你要实现的本真的价值,本真最重要的东西。但是市场经济是什么?市场经济把这关系倒过来了。所以手段变成目的,目的变成手段。你生产什么东西本来是你的目的,在市场经济下生产什么东西也是挣钱的手段,而挣钱变成了价值,大家都去挣钱,企业也挣钱,这么一个市场经济的价值观,但是是工具理性,这个价值是工具价值。

在过去大多数人不理解,传统社会没有人理解,怎么会这样呢?讲一个故事,过去南美洲巴西那时候也很富饶,欧洲的人先去了,后来西班牙、法国都去了,当时巴西有一个红木,据说它那个意思就是红树的意思。都去砍红数,让巴西人帮着砍红树,巴西人很不理解,说你们西方人到这里砍红树做什么?西方人说可以做染料,巴西人你搞这么多染料干什么?他说染料可以换钱,换了钱可以买很多东西,可以买布,有镜子,有剪刀,反正有各种财富。

土著人就说,你要这么多财富干吗?西方人就说采访多好啊,这个财富显示了你这个人很富裕,土著人想了半天说,你要这么多财富,有钱人会死吗?一想,西方人说有钱人会死啊,当然也会死啊,那他死了以后那个财富有什么用呢?那个西方人说,死了以后他的财富可以让他的儿子继承,或者把他其他没死的人来继承啊。

这个土著人想明白了,说你们简直是疯了,你们跑到这么遥远的地方,吃了千辛万苦,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说创造这么多财富,为那些比你们后死的人,交给比你们后死的人,这就是你们要做的事情吗?你们这些人简直是疯了。他说我们巴西人没你们这么傻,我们巴西人认为土地可以养活我们,土地也会养活我们的子孙,所以我们一点不担心,我们不需要财富。你们弄的财富,不就是为比你们死的晚的人,给他们,他说你们自己还是会死的嘛,对不对?

大家看看,这就是传统社会和所谓近现代社会巨大价值观的差距,但是到了现代,你们会认为那个土著人,他的话一点道理都没有吗?他和现代文明的价值观又相连,它体现了人类追求金钱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追求金钱的过程中间,你要保护生态,所以养活人的归根到底是那个土地,而不是金钱。这就是人类价值观现在好像又回头了,在追求工具理性的过程中,我们人类要想一想真正的价值是什么?本真的价值是什么?

但是这样说,意味着工具理性不重要吗?不是,工具理性仍然重要,利润仍然重要,市场经济仍然需要提高效率去追求金钱,这个社会还没有说到不要金钱的时代。但是,在这个时代我们就可以看,当我们追求商业工具理性的时候,我们真的要想一想我们的价值观,我们本真的价值观是什么?如果我们仅仅是追求经济的价值,好像你很理性,这是工具理性。但是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赤裸裸的彻底存在的工具理性的价值,从来没有,在经济理性注入这个社会的时候,这个社会已经有了价值,传统社会人类几千年、上万年已经有它的价值体系。那么我们近现代的工业革命只是说,在这个价值体系上,我们注入了一个经济性,从而人类社会进入近现代的市场经济的社会,如此而已。

相反,如果我们这个经济理性注入的是一个完全没有价值环境的这么样一个社会,经济理性不能成立,所有的人赤裸裸的,这个也是逻辑上不能成立,它会变成什么样?有专门学者讲,如果是那样的话,没有文明,只有战争,文明是什么?文明是价值观体系下人心的自律。你追求财富,你有自律。

现在中国遇到的问题是,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要更深刻的考虑,我们的企业的经营,它的价值基础是什么?我们的制度,也要来考虑这个制度的价值是什么?所谓价值是我刚才讲它追求的理念是什么?如果我们的经营或者制度设计没有价值理念的话,我们的活动包括我们的制度,它长期的教化作用是非常的不能,至少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就是说,你制度也是工具理性,企业经营也是工具理性,现在你可能实现了你现在当今的工具性的目标,但是长远来看,你会损害这个社会的价值,就是真正你要追求什么?

比如说,我举一个企业之外,跟企业其实一样,道理是一样,上个星期,北京在开中非论坛,所有进北京的人、车辆,还有旅客,都要经过严密的检查。我那个时候在那天晚上,我是从郑州东站坐高铁回北京,高铁要进行二次安检,第一次安检过了之后要进行二次安检,你坐这辆车,要第二次安检。第一次安检肯定是没问题,为什么到了第二次安检再检还会有问题吗?我拎了一个包,从来是上飞机也是它,上高铁也是它,经过无数次的安检,但是进行到郑州,进入北京的第二次安检的时候,还是被查出了一个必须不能带的东西,说这个东西不能带。什么东西不能带呢?他说你里面有一个剪鼻毛的小镊子,跟剪刀一样,我说这个东西也会杀人吗?头是圆圆的,只有大拇指一半那么长,功能是剪鼻毛的。安检的那个小姑娘也很客气,她说规定上不能带,这属于是剪刀一类,所以只要是剪刀就不能带。我也没有办法,我就说,那就没收了吧。

大家想一想,这样的制度,它的社会教化作用是什么?尽管你工具理性执行了这个制度,但是这个制度告诉了你,潜移默化的告诉了你,如果你违反这个制度是何种的?你执行这个制度是很可笑的。安检的人心里也知道很可笑,但是必须执行。所以就会产生一个社会教化的作用,教育你,教师节教育你,很多制度是可以违反的,因为制度本身很可笑。

这个事情,这种现象在中国现在普遍的存在,前两年好一点,有一次我坐飞机我带了一把小刀子,那么长,安检员说不能进,我说这个刀我经常带着都进了,为什么这次不行呢?正好那个时候他们一个领导来了,说怎么回事?我说有把小刀,这个安检员捉不能带,他的领导看了看说可以带。为什么可以带呢?他给了我一个解释,他说安检员也没错,但是我可以让你带,是因为我们规定刀不可以带,但是刀只要不超过一定的长度我们有自由裁量权,所以我看你没问题,你可以带。为这个事情我还专门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善心执法,才是真诚的法制》,就是说你法制也得有价值观,你到底要干什么?而不仅仅是维持一个工具的合理性。

所以我就讲,到了我们今天来讨论这个问题,给我的题目叫《商业与价值同行》,确确实实,商业与价值同行,挣钱这个逻辑,工具理性很重要,但是价值也很重要。现在的企业家们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们其实在商业上非常的成功,但是走到今天这一代,他们如果要长期的走下去,必须要有价值,有价值观。而且价值会成为他们竞争力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按照商业的理论,我刚刚讲了,自私是合理的,是正当的,但是在现实中间没有人愿意跟自私的人合作。

抽象的经济理论和现实存在巨大的差距,我们不能仅仅靠工具理性经济学的原教理论,来应对现实,否则会头破血流。没有人愿意跟自私的人产生共识,没有一个企业愿意招收自私的员工,没有一个员工会衷心拥护一个非常自私的领导,但是经济学告诉我们自私是天经地义的。这就是商业与价值要同行。

作为优秀的企业经营者不仅要有商业理性,而且要有本真的理性,这就是商业与价值的同行。

谢谢大家!

2018-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