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默克:“中国速度”快与慢的平衡之术
朱耘浏览次数:
  默克中国生物制药董事总经理罗杰仁

  一年前的2017年8月,默克中国宣布其生物制药业务董事总经理人选。时任默克俄罗斯生物制药业务总经理的罗杰仁勇挑重任。

  罗杰仁2013年加入默克,中国是他工作过的第6个国家,在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聚焦在药品销售与市场领域。尽管新工作与之前俄罗斯的工作有很大的相似性,但是刚上任的那几个月,罗杰仁的最大精力就是拜访医生和患者,在其看来,“拿来主义”行不通,必须到一线了解患者的需求,了解中国的医疗体系、制度,这样才能更好地服务病人,这是罗杰仁上任以来做得最重要的一件事。

  基于对中国医疗健康事业发展的信心, 默克制定了DOIT战略,即依靠数字技术(Digital)、组织就绪(Organization)、产品创新(innovation)、业务变革(Transformation),通过不断推出新产品以及创新服务帮助中国患者创造生命、改善生命、延长生命。在该战略的指引下,默克医药健康完成了一系列项目落地,中国团队用实际行动向默克总部证明了“中国速度”。

  第一部:不看短期利益中国有句老话——欲速则不达。罗杰仁坦言,在数字化领域,中国走在了全世界的前列,默克的数字化发展,正是与“中国速度”完美结合的印证。但在他看来,在“快”之前,要先“慢”。

  今年恰逢默克成立350周年,“如果一个公司没有战略眼光,不可能有这么长的历史。”在默克深耕多年的罗杰仁认为,默克从不是一个看短期利益的公司,更不是机会主义的公司。

  公司的发展,“人才”是最重要的。作为默克在华生物制药业务的负责人,罗杰仁对员工的要求,从来不是各司其积,仅做好本职工作即可,而他希望帮助员工建立自己的事业与职业发展路径,让员工实现长期发展,这和默克全球的理念也是一致的。如今默克集团真正的大股东是默克家族,持有默克70%的股权。默克家族的成员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从来不像华尔街的那些投资分析师一样,去看季度表现,我们看的是对一代甚至几代人,我们能带来什么影响。“

  “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以患者为中心,‘齐心协力,助力病患’。默克公司所有员工都是众志成城向一个目标努力,拧成一股绳,为患者创造价值。”罗杰仁说,默克中国在生物制药的战略是 “到2025年,改善中国4000万患者的生命”。

  中国是默克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但本地化的工作无法完全依靠德国总部的指导进行,而罗杰仁的工作就是让相关政策在中国落地,包括实现本地化的生产,拥有一个组织健全和高效的本地化的团队,这是默克实现2025年目标的重要基础。

  “作为一个领导者,更好地让员工发挥绩效,必须充分鼓励员工,让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感觉到满足感和成就感,这是非常重要的。到2025年,改善中国4000万患者的生命,不是一个小目标,只有所有的员工保持受激励的状态,才能拧成一股绳,最后完成愿景目标。”罗杰仁如是说。

  第二部:成为 “全球特药创新者”医药企业的DNA就是创新驱动,但对于默克而言,医药研发的创新,不仅是化合物的发现与筛选,同时也十分注重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共同开发。“现在很多的创新药都是不同的公司之间联合进行开发的成果,在心血管和糖尿病领域,我们主要的战略就是携手合作伙伴一起来推出创新药,而不是自己进行研发。”罗杰仁说。

  默克全球在医药领域有四大研发中心,分别位于德国总部达姆施塔特、美国波士顿、中国北京和日本东京。全球的研发人员通过协同工作,通过研发推动创新,将默克的产品带给有需要的病人。

  2017年5月,中国成为ICH(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正式成员,推动中国参与更多的全球临床试验,使中国对全球临床试验的贡献率大大提升。而对默克而言更是极大的利好。例如爱必妥®就是全球研发的成果,目前是中国唯一精准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的药物,默克不断投入在中国的临床研究,拓展其适应症,包括在国外已经上市多年但中国尚未审批的头颈癌适应症。

  又如Bavencio ®这款药则是与辉瑞一起合作研发的,目前正在中国的患者中针对不同类型癌症进行临床试验。“所有研发的努力实际上都是为了实现一个目标,成为 ‘全球特药创新者‘。”

  第三部:中国本地化经验影响全球说起“中国速度”,最让罗杰仁引以为豪的就是默克在中国进行的“互联网+医疗”尝试。

  数字化是罗杰仁制订的中国战略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如何让这个战略落地,并不是雇一堆IT技术人员就可以搞定。今年6月,默克与阿里健康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打造以患者为中心的数字化健康服务,为中国患者及家庭带来触手可及的医药健康服务,双方将在药品追溯、互联网健康服务等方面深入合作,并在医药电商、人工智能等领域探索。

  该协议签署后,在执行过程中得到了德国总部的高度关注,想了解中国市场的数字化进程情况。“就数字化领域而言,默克在全球找不到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去对标,因为无论是从基础医疗还是从专业医疗,中国正在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推进着数字化。世界上除了中国以外并没有其他国家可以作为我们参照的对象。”

  深入一线探访,罗杰仁认为,中国医药领域缺少全科医生制度是很大的掣肘,但正因如此,在中国就需要更多地借助互联网技术帮助患者得到高质量、快速的医疗服务,这也给了“互联网+医疗”更大的发展空间。

  事实上,默克在医药领域的数字化探索,不仅仅局限于药品追溯和互联网健康这两大领域,数字化的探索亦不是“从0开始”,例如默克和Palantir公司的合作,就是在物流和供应链组织方面应用了数字化的技术,以此提升物流效率和药品分销效率。

  近年来默克也跟其它领先的高科技企业开展了合作,找到那些需要帮助却没有得到帮助的病人,为其提供相关的服务。

  总之,数字化的应用,不仅仅是体现在以患者为中心展开的患者教育和患者用药方面,还包括了对供应链的管理,分销体系、营销和医学宣传计划方面的制定。

  每做一个决定,罗杰仁都会问自己,这能否助力默克实现2025年改善4000万患者生命这一愿景。他坚定地认为,数字化并不是靠特别高深的甚至是很难领悟的技术去实现,而是通过应用更多平凡的技术改变现状。比如在慢病管理方面,默克正努力研究,通过怎样的生活方式和药物干预,能够推动疾病症状改善,研究导致特定人群疾病发生的特定行为,从而通过不同方式来给予适当的干预,更好地帮助他们改善生命。

  第四部:纵深发展包含内分泌代谢疾病,(例如常见的糖尿病、甲状腺疾病)及心血管疾病(例如高血压、冠心病,心衰等)在内的慢性疾病已成为目前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因素,如何做好慢病管理,也成为各大外资医药企业在华发展的重中之重。

  在慢病管理方面,默克特别强调“纵深”发展,即不仅着眼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为患者带来服务和产品,更关注欠发达城市和地区,特别是乡镇地区,实现产品覆盖的广度。

  一直以来,默克还建立与三四线城市以及乡镇医生的交流渠道,让当地医生们了解到某种疾病最新的治疗方案、学术进展,以期使患者受益于医学的进展。调研发现,三四线城市医生治疗时,有时对治疗选择并不是很清晰,默克通过传递医学信息,帮助医生了解最新的临床指南和治疗路径。“最新的学术知识不光对医生、对药店的药剂师也很重要,因为很多人是通过药店买药的。通过对这两个渠道中各级医护人员、连锁药店和药剂师医学信息的传递,帮助提升对患者的服务。“罗杰仁表示。

  药品是特殊的商品,对于产品的生命周期,远比一般的消费品更长。一款药品上市,并不意味着产品研发的结束,而是新的开始,默克一直对已上市的药品持续进行技术升级,比如从常释片升级为缓释片,以方便患者服用。

  防患于未然是策略需求,预防重于治疗也是大国解决健康问题的利器。默克也不断与政府合作,例如糖尿病患者预防管理项目,通过对高危人群早期干预,并实行可以落地的管理机制,来尝试延缓全民2型糖尿病的发生。

  事实上,“中国速度”不一定都是快,在慢病管理方面,默克一直在深耕,当下可能并不能立即看到成效,但从长远看,罗杰仁相信,这种方式会有效果,创造生命、改善生命、延长生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默克正进行着一场“快”与“慢”的平衡之术。

2018-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