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火箭少女101折翼,造星模式速生之弊
陈茜浏览次数:
  负面风波不断,姗姗来迟的“火箭少女101”在成团56天后的8月18日,北京“水立方”举办了成团发布会,现场演唱首张EP主打歌《撞》。虽然,乐华娱乐、麦锐娱乐和腾讯旗下的周天娱乐在前一天发布联合声明握手言和,但是,由于此前涉及“退团风波”的三位艺人暂停了团内工作,又有报批等原因,在发布会现场,孟美岐、吴宣仪和张紫宁依然缺席。身体不适的Sunne撑到表演结束,过度劳累晕倒在地。目前11人的团队终于团圆,未来两年内,面对成长速度、商业变现速度的压力,对女孩们的身心考验仍将继续。

  是两团并行,还是独家经纪权?

  2018年6月23日第一季《创造101》节目收官,由女团创始人Pick出道的火箭少女们,原定7月11日的成团发布会被推迟。主要原因是一些原生经纪公司和平台的合约及利益纠纷。协商未果后的事态爆发是在8月9日。

  当天下午,孟美岐、吴宣仪原属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张紫宁原属的经纪公司麦锐娱乐联合发布声明称,双方已经于8月7日分别致函海南周天娱乐公司(以下简称周天公司)提前终止合作。究其原因,三位艺人的“原生家庭”希望自己的艺人,在最听话、人气最高的时候尽快退出“火箭少女101”,不要再为“后妈”打工。周天公司即腾讯旗下具体承担《创造101》项目的法人公司,2016年9月由企鹅影视全资控股成立,业务包含影视制作、发行、艺人经纪等。

  在声明中,两家公司给出的理由是,由于周天公司及“火箭少女101”经纪管理团队不顾艺人身心健康,超负荷工作安排,造成艺人精神压力大,甚至身体损伤,无法及时医治。其次,独断专行,抛弃此前达成共识的“两团并行”原则,拒绝孟美岐、吴宣仪兼顾原本所属的“宇宙少女”组合。鉴于以上原因,作为原生经纪公司,为了保护自己的艺人,提出了提前终止合作的声明。

  按照此前签订的合约,出道后的“火箭少女101”的成员跟企鹅影视签订两年合约,由企鹅影视授权龙丹妮成立的艺人经纪公司哇唧唧哇团队来运营。据相关报道,选手以团体形象所获收入和以个人形象(个人广告代言等)所获收入的分配方式,企鹅影视与原属经纪公司将按照7:3的分成标准分配。

  虽然有合约在先,但是,在爆红带来的利益面前,先进行君子协商,如不达目的,则面临着“短兵相见”。

  是乐华、麦锐不甘心为他人做嫁衣,不惜抛弃契约精神?还是腾讯这样的大平台,变现心切,过度“压榨”艺人,店大欺客、排挤原生经纪公司?由选秀节目而成立的“限定团”为何频频受挫?“共享经纪模式”目前为何在中国行不通?

  面对乐华娱乐、麦锐娱乐公司的退出声明,腾讯将如何回应?是否存在超负荷工作安排造成艺人身心受伤?是否拒绝孟美岐、吴宣仪兼顾“宇宙少女”组合的工作?《商学院》记者在当日联系了腾讯公司的品牌公关,对方表示官方声明即是全部回应。

  在周天公司回应声明中指出,“全然不顾艺人身心健康,独断专行的处事方式”不属实,单方面提出解约,无法律依据。在声明中,腾讯强调,周天娱乐拥有“火箭少女101”成团后两年内独家经纪权,即独家、全权代表女团全部11人在任何国家或地区安排演艺事业和活动的权利。未经同意,其他合作伙伴不可开展侵犯周天娱乐正当权益的工作。

  但是,乐华在声明中则表示,“两团并行是双方合作初始就已达成的共识,合同中对此亦有明确约定。”若要两团并行,需经腾讯同意。如何并行,在落地执行时,必然会出现时间、利益上的冲突。可见,双方的博弈,随着节目不断进入高潮,一直在较量。

  据新浪娱乐早前的报道,根据30余页的经济合同内容明确可知,腾讯从一开始便与经纪公司签署的是“割裂合约”,合同中亦不涉及“单方解约权”。据相关律师解释,如果有解约权,还可通过违约赔偿来终止合作。但在没有解约权的情况下,如果艺人方不履行合同,腾讯可以要求艺人不能上其它节目,并进行“封杀”。在市场较为规范、比较遵守契约精神的韩国,真有可能因此被“封杀”。而经纪公司也并不会与大平台撕破脸,因为练习生多,出道渺茫,这下能“躺着分钱”,何乐而不为。即便真不愿意合作,打解约官司,时间成本太高。

  正如曾在乐华娱乐任职,也打造过女团的“一起拍电影”创始人张志远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所说的,只有偶像经纪公司足够大,才可以跟渠道来博弈,而不是在于共赢或者共输。对于更多中小偶像公司必须得依靠渠道的力量。

  平衡各方利益的契约是否存在?

  乐华娱乐自信有足够的砝码来与腾讯博弈。在“火箭少女101”这支能力参差不齐的少女团里,出过道的孟美岐、吴宣仪无疑是最具实力和人气的。作为团队里的杠把子,其原生经纪公司自然希望自己培养的艺人能走得更快,能更为自己所用。

  早在《偶像练习生》节目中,乐华娱乐与爱奇艺签订了两团并行的合约,在节目成团的男团NinePercent九位成员中,有“乐华三子”——范丞丞、朱正廷、Justin。不过,在乐华的干预下,他们一直以“乐华九子”的身份对外。而爱奇艺打造的NinePercent九位成员只在拍广告和巡演时合体,基本各忙各的,而蔡徐坤等人气偶像更是很少参与该团活动,基本名存实亡。

  吸取了教训,腾讯虽然与经纪公司签订了“割裂合约”,但是仍然没能逃过与乐华娱乐的纠纷。

  目前,旗下拥有韩庚、周笔畅、范丞丞等艺人的乐华娱乐,在从新三板退出,卖身不成的情况下,正在寻求独立IPO的关键阶段。面对业绩的压力,乐华娱乐对旗下艺人的争夺更加迫切。

  有网友在乐华娱乐官微评论下评价:“ 如果你们不能接受节目的条款和未来的定位那么就不应该来参加选秀。 ”也有称乐华娱乐没有游戏精神等等。

  而2016年成立的创业公司麦锐娱乐,也受益于偶像选秀节目的火热,在资本市场赢得信任,于6月拿到了数千万元A轮融资。麦锐娱乐创始人王丛还曾表示,“太需要这样的机会了,很幸运我们被找上了。”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节目中,麦锐娱乐旗下的练习生李希侃、张紫宁圈粉无数。但是,这次麦锐娱乐选择和乐华一起“控诉”平台方,除了因声明中张紫宁的身体透支状况,或也与利益分配歧义有关。

  在上述新浪娱乐的采访中,有经纪公司方代表表示:“作为公司来说,培养女团已经砸了不少钱,都希望能变现的嘛,至少你给我一个变现的可能性啊。但现在个人活动什么都不让接,就是基本断了这条(财)路。”利益的分配不均是主要矛盾点。

  是平台助推的力量更大,还是原生经纪公司的发现培养作用更重要,无法去拿尺子衡量,只能是互相协商。

  8月14日,周天娱乐再次发表声明,不接受解约要求,并宣称拥有“火箭少女101”团队11人安排演艺工作和活动的权利。到8月15日,腾讯官方正式发表声明决定起诉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称对方不接受由腾讯提出的解决方案,执意解约。

  然而,在利益博弈中事件发生反转。8月17日,三方发布和解联合声明,宣布三位艺人将回归团队,掀起退团风波的两家原生经纪公司向女团创始人和支持者们致歉,称尊重契约精神,遵守已签订的合约。至此,经纪公司与平台的较量以“皆大欢喜”的方式结束。

  但是,该声明中并未对“火箭少女”和“宇宙少女”未来是否依然会两团并行作出解释。有网友表示,“闹一出又回去,好感已经败完。”

  跟哪个东家更有发展需要抉择

  在8月18日的成团发布会上,“火箭少女101”女团首席运营、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总裁龙丹妮称,未来两年运营团队将从四个方面对女团进行打造:音乐、粉丝群体、综艺、商业广告。比如要制作20首以上音乐作品,包括团作品和个人单曲;办10余场粉丝见面会;并且推出轻团综合两季大团综。龙丹妮还表示,未来不一定都会以全团形式来运管,会以小组或单人形式。进行各方面活动等。

  未来两年密集的工作安排,既是对目前演艺水平仍参差不齐的火箭少女的培养,也是拔苗助长。通过选秀打造出来的“限定团”,从一开始就要背负更多流量变现的压力。

  不可否认,密集的工作安排同时也是保证女团热度的方式。腾讯视频也打造了轻团综《火箭少女101研究所》在线上推广。对于艺人未来的发展来说,是回到原生经纪公司能得到更好地保护和发展,还是维持现状,甚至是忍受这种高强工作更好?这种抉择,每个人都会不同。

  在接受采访中张志远表示,中国目前通过集聚流量的快速造星模式需要变成体系化的慢速造星模式,培养真正的实力偶像。“没有这样的体系,即使一朝成名的偶像,基础很不牢固。”张志远表示,“打铁还需自身硬,以后随着竞争的激烈,类似杨超越这样靠聚光灯聚集走红的偶像,很难有第二个、第三个,最终必须得拼实力。”

  对于艺人自己来说,更多是身不由己。

  由于转发暗讽杨超越等没有实力选手的文章,遭到粉丝围攻的张紫宁曾感叹,“我现在不知道出道对我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之前在公司练习时间也不长,我知道要成为一个很稳艺人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胜任,我现在有点懵。”

  正如一飞冲天的火箭要把卫星送入运行轨道,需要多级发动机点火,持续提供动力。火箭少女们的成长之路才刚刚开始。

201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