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伽蓝,用东方价值开启消费者心智
浏览次数:
  时光回溯到2001年,郑春影从沈阳来到上海,创立了伽蓝集团。

  《洛阳伽蓝记》中记载的伽蓝,乃花果蔚茂,芳草蔓合之地。它开满鲜花、布满芳草,充满着生命力和东方美学。

  伽蓝的英文名JALA在梵语中为“水”之意。作为一个化妆品公司,伽蓝集团JALA所取用的原料离不开水,伽蓝之名的灵感源自于此。

  寓意虽然美好,但当时的美妆市场却是异常残酷。如日中天的全是欧美和日本品牌,国产品牌难觅一席之地。

  2001年,阿里巴巴刚拿到孙正义的投资,未来还没开始。这一年,腾讯刚刚拿到南非的投资。一切都还未知,一切都有可能。

  在事业的起点,郑春影看准了三个关键点,一是选对行业,二是选对城市,三是选对创立企业的目的。而第三点至为关键,企业有什么样的初心就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此刻,郑春影给伽蓝定下的发展目标,一是在2008年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化妆品企业集团;二是打造中国人自己的世界级品牌。

  用技术立品牌之本

  一个品牌要有生命和灵魂,首先是从消费者的认可开始。在人们对品牌意识初醒的年代,品牌与产品的功能和品质相关联。培养出自己的研发能力,建立起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是伽蓝初期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2005年开始,伽蓝集团开始进入自主创新阶段,尝试打造具有独特识别力的品牌形象和产品形象。

  2009年开始,伽蓝明确以市场和研发做为双引擎来驱动集团的发展。从那时起,伽蓝执著于两件事——创意和研发。通过创意将美学艺术融入到品牌精神、视觉表现和产品包装的每一个细节中。

  郑春影说,“我的目标就是希望有一天即使产品包装上没有LOGO,消费者也能识别出这是我们的品牌,甚至消费者仅仅凭一个包装碎片、一种独特味道就能识别出这是自然堂、这是美素!”

  伽蓝对品质的定义是“六觉六性”。“六觉”是从品的角度来定义:包括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和内心的感觉,是对艺术的最好诠释。“六性”是从质的角度来定义:包括合规性、安全性、温和性、功效性、稳定性、相融性,则是从科学层面对化妆品进行进一步要求。只有科学与艺术的完美融合才能够打造一流品质的产品。

  “从东方人的文化、饮食和肌肤特点出发,专为东方消费者研制世界一流品质的产品。” 是伽蓝研发的核心理念。为此,伽蓝集团的研发中心,特别聘请了一流水准的科学家团队,引进全球先进的设备、技术和优秀人才。“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伽蓝的研发是中国化妆品企业中最好的,这背后有我们的理念和技术作支撑。”郑春影说。

  为真正实现“打造中国人自己的世界品牌”这一目标,并践行研发核心理念,伽蓝集团投以巨资对美素进行二次升级换代,对植物智慧进行一次升级换代的过程中,并且毫不犹豫地退市了自然堂创始初期的系列,其决心不言而明。

  但这样的决定赢得的是公司的未来。

  如今,伽蓝已拥有两项世界尖端技术——3D皮肤细胞模型和借助航天科技开展空间生物科学研究。掌握了60种科学验证手段,保证每件产品的上市前都要经过六十种、上百次、甚至上千次的科学验证,截止当前,集团共进行发明专利申请103件、PCT申请1件,获得中国发明专利授权24件、实用新型专利授权3件、日本发明专利授权1件。

  用企业社会责任立品牌之魂

  17年的发展,伽蓝已经拥有四大品牌,建立起两万多个销售网络,有近八千员工,成为中国最大的专业化妆品牌集团之一。此时,企业的一举一动此刻都会社会产生影响,价值观的问题显得尤为突出。

  伽蓝相信,只有构建起一个共同的价值观,才能整合成一个具有强大竞争力的实体,才能成就高尚使命,实现共同发展的愿景目标。

  那么让一群平凡的人做成不平凡的事的价值观和使命又是什么呢?

  使命的第一层涵义是社会责任。伽蓝强调,在发展业务的同时,要把东方的价值观和艺术传遍世界。

  张岱年先生在《中国哲学大纲》一书中概括中国哲学的特点是:“合知行”“一天人”“同真善”。“一天人”即天人合一,指出人与自然本就是一体,自然是人的根本。

  当中国走过温饱,对富裕的认知由豪车名表回归到人本身的舒适和自在,奢华的定义正在全然发生改变。东方的价值观和艺术观无不围绕着身心灵的平衡,取之自然,尊重自然,从而达到内心的平衡与至善,而这也正是伽蓝追求的臻境。

  2011年,伽蓝集团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正式签约,成为其在华合作的唯一一家民营企业,并陆续开展了两期项目的合作,各为期四年。“美素野生小玫瑰种植园”是开展的第二期合作项目,始于2015年。其实开展此项目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伽蓝集团旗下美素品牌的瑰蜜凝颜系列产品,灵感源自云南彝族的千年美颜古方“女儿蜜”。伽蓝集团希望能够以公平贸易原则为彝族女性提供就业机会。

  这就是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经由和谐,大自然以上乘之物回馈伽蓝的消费者,而自然之物的缔造者由此获得了永续发展的生机。

  使命的第二层涵义是帮助消费者实现更加美好快乐的生活。

  美好而快乐是个因人而异的事,与享乐、与阅历有关。大多数人有共识的是,当进入价值驱动的时代,消费者需要与品牌有情感共鸣。这种共鸣来自于价值观的认同,精神的认同,这才是愉悦的源头。让消费者与品牌共同参与有共情的公益活动,这种喜悦感要远胜于对产品功能的追求和对品牌的炫耀。

  为此,伽蓝集团旗下自然堂品牌携手国家环保部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于2016年发起成立“喜马拉雅环保公益基金”,旨在保护喜马拉雅冰川,保护水的源头,并宣布将自然堂新品面膜——喜马拉雅膜法前100万片的销售所得,作为 “喜马拉雅公益基金”的启动基金。第二年,自然堂在西藏日喀则亚东县,种植了66万平方米牧草,用实际行动回馈自然、保护自然。

  人与自然的共生、互助关系通过伽蓝的产品而建立,内心得以舒展,身心灵得以和谐,造物者、艺术创作者以及消费者皆从中受益。

  “如果说一个品牌和人一样也是有三观的,三观契合,消费者就以使用你的品牌为傲,不再是简单地满足使用功能。”郑春影说。为此,在发展业务的同时,伽蓝矢志造福人类的公益事业,致力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创新,消除赤贫,保护环境可持续发展。

  义利并举、公益与商业相融合的商业模式在国外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但是在中国,这一模式刚刚兴起,这也是受中国经济发展和消费者意识的大环境而定。伽蓝集团作为中国企业中的先行者,不再将财务回报作为第一位的考量,而是在社会和环境影响力方面作出尝试与努力。

  “一个只想赚钱的企业没有未来,企业要承担起改善社会民生、有利环境发展的社会责任,这不是作秀,而是企业发展的必由之路。”郑春影说。

2018-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