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大疆掘金“无人机” 市场爆发尚需时日
梁伟、董枳君浏览次数:
  无人机的发展和应用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热点。在无人风口下,无人机行业应用正在重建我们的工作方式,并成为突破行业原有能力天花板的一项“黑科技”。无人机在物流配送、航拍摄影、农业植保、信息测绘与电力巡检等诸多行业大显身手后,或将向其他行业伸。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预测,到2020年全球民用无人机市场规模预计可达259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2%。随着更多前沿应用的拓展,消费型无人机将可能成为人们的生活必需品。

  无人机,或者说无人机飞行平台是非常基础的边缘计算工具。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池向《商学院》杂志记者表示,“所谓无人世界就是数据世界,除了互联网上的数据,世界上还有很多数据没有被录入到计算体系里。无人车也好,无人机也好,都是数据体系拓展出来的新大陆。”

  布局空中“航线”

  近期,巨头们对无人机物流的热情空前高涨起来。一些物流与电商企业紧锣密鼓地布局无人机物流领域,试图在地面交通一片“红海”的情况下,转而拥抱无人机物流蓝海,人人都想抢占先机。

  在业内看来,未来,物流将是无人机的一个刚性应用,正如京东在前期对无人机物流的技术研发以及“618”期间的成功实践。目前,顺丰、通达系列、京东、苏宁等企业的无人机物流“大战”已经打响。

  中通快递集团发展研究中心业务创新部总监王琪向《商学院》杂志记者表示,“使用无人机配送时效可以提高50%~60%左右,以去年7月在浙江乐清配送为例,试运行路线是从乐清天成工业园区天工二路到乐清第一经济开发区,全程直线距离14.1公里。如果由快递员派送,在全程不堵车的情况下,最快需要50分钟,而采用无人机投放,只需要20分钟时间,全程配送时效提高60%。”

  记者了解到,中通快递2017全年业务量达到62.2亿件,同比增长33.4%。然而,部分省市的交通欠发达地区存在派送困难,配送成本较高的问题。此外,一些偏远山区人口密度小、地域空间广,物流总量小,网络未全面覆盖,当地人收到网购物品的时间比发达地区要长很多,选择无人机配送能进一步扩大网络覆盖面,降低成本,提升服务时效。

  关于外界对无人机物流运送成本的质疑,王琪回应说:“以目前在天津开展的无人机物流配送试点为例,单次飞行运输成本约15元,成本主要包括电费、耗材(电池为主)、人力等经营性成本,如果载重量合理利用,预计平均成本小于5元/件,同期其地快件地面运输单票成本与现有无人机运输成本相比大概高50%左右。”

  京东同样对无人机物流充满期许。在多个场合,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从不掩饰未来京东在无人机领域的大手笔投入。一定程度上,刘强东微头条的内容,也是观察京东战略的一个窗口。最近一个多月,京东无人技术,尤其是无人机相关内容是刘强东反复提及的关键词。

  在刘强东看来,以京东在地面物流的积累,进一步优化、提速,或向更偏远地区延伸,都会受到现实牵制,而将目光投向天空,空中物流仍处于待开发状态,不受地形与区域限制,这或许可以走得更深更远。

  8月20日上午,京东集团与中国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航空工业综合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无人机检验检测能力、标准研究、质量工程、适航性与安全性四个方面展开合作,成立无人机检验检测中心,共同推动建设无人机行业标准、国家标准、国际标准,构建适航保证体系和无人机安全性仿真平台,巩固双方在无人机领域的引领地位。

  今年618期间,刘强东晒出了京东最新下线的一架重型无人机的照片,目标有效载重量为1吨~5吨。这是京东自主研发的第一架重型无人机。同时,他还宣称京东超重型无人机项目已正式立项,目标有效载重将达到40吨~60吨。

  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3月以来,京东的无人机服务已初具规模,在全国各地投送物品,累计飞行时间已逾三十万分钟。一年多来,京东在陕西与江苏,类似用于末端配送的小型无人机早已常态化运营。据京东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其无人机总计飞行两万余架次,总航时40万余分钟,总航程超12万公里。

  如今,京东正试图打造一个干线、支线、末端三级无人机智慧物流体系。京东无人机已经建立了无人机标准体系框架,编制发布了多项企业标准,在保证自身产品和服务规范化、标准化发展的同时,京东无人机希望将现有成熟的技术产品和丰富的经验总结出来,形成物流无人机行业标准。

  记者了解到,相比汽车和人工配送,无人机虽然直线距离更短,更快,但京东无人机不直接向C端用户配送,而通过乡村推广员完成分发。与乡村相比,无人机在城市运行难度无疑更大,一方面城市人口密集,建筑群体多,尤其有高层建筑,这都决定了运行环境更为复杂,另一方面,空域管理更严格,甚至有很多禁飞区域。

  为配合无人机发展,京东在西安与宿迁建立了两个飞服中心,培养无人机飞手。培训完毕,一部分飞手将加入京东。京东发现,虽然培训的是物流无人机飞手,他们也可以做农业植保。

  为植保插上翅膀

  2018年3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副局长李健在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发展国际论坛上引述相关研究结果称,“无人驾驶航空器实现初步普及,大概需要5~8年。也就是说,到2022年,在农业生产、娱乐航拍领域将率先实现初步的行业普及。”

  农业生产与娱乐航拍两大领域已经成为无人机主要的“练武场”。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对2017年无人机培训机构毕业学员在各行业应用作了统计,87.82%的训练机构培养出学员应用于航空拍摄;78.17%应用于农林植保。同比上半年,农业植保的行业应用需求量有显著增长。

  2017 年农业部官方网站发布了《农业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中国民用航空局综合司关于开展农机购置补贴引导植保无人飞机规范应用试点工作的通知》,将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东、重庆等 6 个省(市)选为植保无人机补贴试点省(市)。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上半年,中国注册的植保无人机企业超过600家。

  “无人机应用的趋势应该是填充那些没有人愿意从事的职业。比如月薪一万都招募不到的爬铁塔的工人,或者打药的短工。如果这个领域已经失去了对职业人士的吸引力,那么这个领域就会有无人机的机会,应用得也就会更多。”谢阗池说。2015年大疆科技正式进军农业,并推出了MG-1机型,2016年推出了升级版本MG-1S。

  专注于植保无人机的极飞科技在新疆组织的“百团大战”完成了200万亩的棉花落叶剂喷洒作业,安阳全丰在河南完成了100万亩的集中连片统防统治作业。“2016年极飞植保无人机收入是4700万元,2017年是3亿多,增长几乎达到七八倍。”极飞科技创始人、CEO彭斌曾表示。《商学院》杂志记者联系到极飞科技相关负责人,就植保无人机的规模使用和应用前景提出了问题,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现任新疆龙航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暨培训师的戎梦雅告诉《商学院》杂志记者,“按照一天的工作量来算,一个人一天最多喷洒农药10-15亩。而植保无人机每小时可喷洒60-90亩,一天能稳定完成五百亩的农药喷洒。“植保无人机能够帮助到务农的爸妈,也能让更多的农民享受到农业科技化带来的便利,我感到很幸福。”

  “4月底成立无人机飞防联盟后,通过普及农业知识,飞手们的技术也稳定了许多。我们培训了65名持有正规飞行证的飞手,以及上百名新飞手使用无人机。从成立到现在,联盟成员作业亩数已累计超过30万亩。农户对植保无人机进行作业的认可度越来越高。” 戎梦雅介绍说。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7年,新疆、河北、河南、湖北等农业大省,植保无人机已经能大规模作业了。整体上来看,在内地300亩以上的大户,以及新疆和东北1000亩以上的大户对植保无人机接受程度比较高。

  “随着无人机市场的拓展,新疆地区大规模使用植保无人机已经到了一个成熟的时机。”戎梦雅向记者介绍,现在新疆过半的农田都已经接收和认可使用植保无人机进行施药飞防。农户对植保无人机的认可度也非常高。从2015年植保无人机在市场上兴起,直到2020年,植保无人机市场将会处在一个持续上升的阶段。

  无人机将飞向何处?

  目前,随着无人机向多个行业的渗透,无人机市场也开始出现产业逐渐明晰、需求不断涌现,技术标准逐渐成型、市场不断细分的形势。无人机厂商已经不仅仅关注于无人机本身,而是提出了针对多个行业的整体化解决方案。综合分析认为,当前全球工业无人机行业正处于行业成长期,未来发展前景广阔。

  大疆创新总裁罗振华曾公开表示,“我们有一个提法,叫做‘+无人机’而不是‘无人机+’”。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不是无人机改变了影视行业,而是影视行业通过无人机等工具,在自我进化,自我重建。包括成熟的导演、摄影师利用无人机来实现更多的创意,也包括更多的青年创意者借助无人机、稳定器等产品开始创作自己的作品。这就是影视+无人机。

  在谢阗池看来,无人机的行业应用应该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是某些行业自发地使用了无人机。玩家们先把无人机用在自己的工作中,产生了不错的效果,大疆从中受到了启发,之后才做出更专业的产品来。”

  目前,“行业+无人机”正在诸多领域施展拳脚。深圳市南山区具有“耕地农田分布广,三山一水建筑多”的特点。在18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存在商区、住宅密集区、耕地、水源和环境保护区等多种土地类型。查违任务重,难度大。而南山区现有一线执法人员仅38人,依据传统人工查违方式,平均每人需要巡查超过60平方公里的土地,人力明显不足。

  用无人机进行查违后,大大提高了执法效率。南山区的18名查违执法人员在大疆慧飞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中心进行无人机飞手培训后,平均一名执法人员运用无人机对1平方公里区域进行全覆盖巡查仅需约30分钟。在现有一线执法人员普遍不足的情况下,有效提高了执法效能。无人机还能利用空中优势,弥补地面巡查手段的不足,发现执法人员难以到达的传统巡查“死角”。4K高清镜头能帮助发现平时难以发现的蛛丝马迹,轻易突破伪装。

  “无人机行业应用是个巨大的金矿,但要说爆发增长,至少也是两三年后的事情。在未来两三年,无人机企业的主要收入仍然来自 C 端,B 端较少。但使用无人机开拓业务的机构收入水平会有很快的提升,这个趋势已经可以看见苗头了。” 罗振华表示。

  此外,虽然适合无人机应用的场景比较广泛。但受应用成本的制约,无人机对于一些行业来说还不是刚需。这就好比“现在基本已经普及的电脑,30年前还只有一些银行愿意配置。这与电脑、互联网早期投入市场的逻辑是一样的。”

  记者在全球无人机网获知,可以从搭载设备、用户群体与使用条件三个角度对消费级无人机与工业级无人机进行区分。然而,在现实的应用场景中,二者的界限并不是很分明。

  今年的 1 月 23 日,大疆发布了御 Mavic Air, 一款可以装进口袋里的航拍无人机,再一次重新定义了消费级无人机所能达到的便携性。今年 5 月大疆参加微软 build 大会,用Mavic Air演示了如何使用无人机搭载微软 Azure IoT,利用人工智能实现管道巡检的隐患自动识别。

  这可以说是目前最前沿的无人机行业级应用,但现场演示是使用 Mavic Air 来实现的。小型的无人机成为强大的边缘计算设备,但特定场景下执行行业级任务毫不逊色。正如计算机和手机一样,无人机在计算能力上越来越强大,同时被要求越来越集成,越来越小。

  “工业规格远比消费电子规格复杂的多,只有在消费电子这个层次已经做到最稳定成熟了,才能向更高层次技术发起挑战。”谢阗池进一步表示,区分B端个人用户与C端企业用户的主要方式在于购买和使用的是产品还是解决方案。一般来说,企业级产品还需要包括服务在内的完整解决方案,这涉及实施部署、共同开发,以及第三方生态伙伴介入等内容。

  “要说工业级的爆发增长,至少也是两三年后的事情。如果你问我无人机未来最大的产业应用和商业机会在哪里。我们真的不知道,但这不妨碍我们心怀激动地推动那个时代早日到来,我们亲自看一看。” 罗镇华表示。

201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