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内容

MAGAZINE

自动驾驶临近 高精地图上演“抢滩战”
石雨峰浏览次数:
  高精地图,目前在国内一般指自动驾驶地图。和给人看的导航地图不同,高精地图的使用者是计算机,它的作用主要是为自动驾驶或辅助驾驶提供帮助。目前中国的高精度地图企业主要包括传统图商、初创公司、技术服务提供者、出行/物流服务商四种。业界普遍认为,高精地图是实现 L3 (SAE 分级)及以上级别自动驾驶所必须的“基础设施”。

  虽然关于高精地图的定义和应用场景都还没有完全明确,但随着 L3 级别自动驾驶实现日期的临近,巨头和创业公司都开始在这一领域“抢滩”。

  2018年7月26日,高德地图首次对外展示了基于高精地图和高精定位的一体化解决方案的实际定位效果,并宣布了未来其在高精地图上的发展路线图;8月,高精地图初创公司宣布已经完成秦岭终南山隧道测绘工作……

  自动驾驶的“必选项”

  按照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 SAE )的划分,自动驾驶级别分为5级,通常 L3 级别被认为是自动驾驶和辅助驾驶的分界线,从 L3 开始,在一定条件下,汽车可以完全交由自动驾驶系统进行操控。高德地图有关负责人告诉《商学院》记者,目前业内的共识是,要想实现 L3 及以上自动驾驶,高精地图是必选项。

  高德高精地图团队负责人谷小丰曾解释认为,人类驾驶员的驾驶行为可以分解为观察、听,对比记忆,思考判断,操控几个步骤。而自动驾驶也可以按照类似的逻辑分解成感知、高精定位、决策、控制四个步骤。高精地图其中的作用有辅助感知和超视距感知、确定车辆在地图中的位置、车道路径规划等。

  在普通的导航地图中,定位主要依靠 GPS 和 IMU(惯性测量单元),但对自动驾驶来说,它们的定位精度还不够。高精地图的高精定位原理是,通过将环境感知后形成的矢量数据和高精地图的矢量数据进行匹配,从而确定车辆在高精地图中的位置。在目前比较有代表性的矢量高精地图中,内容主要包括道路属性、车道模型、交通设施模型等内容。

  高德地图有关负责人向《商学院》介绍,高德地图大约从2013年开始预研高精地图,2014年11月,高德地图获得自己的第一个商业订单,这也是高精地图全球范围内的第二个商业订单。此订单即为2018 CES ASIA发布的上汽通用凯迪拉克超级智能驾驶系统(Super CruiseTM)。

  “高德地图作为上汽通用汽车在华合作伙伴,为超级智能驾驶系统提供覆盖国内绝大多数的高速公路、城市快速路,以及与高速公路相连的所有城市高架道路的高精地图数据,并通过OTA远程升级技术,实现云端更新,保证系统可靠性与安全性。”高德地图有关负责人表示。而具体的应用场景包括提前在收费站或下匝口前提示驾驶员接管车辆;结合道路曲率数据调整车辆速度,提高弯道行驶的安全性和舒适性等等。

  腾讯自动驾驶实验室总监苏奎峰在2017腾讯合作伙伴大会上的演讲中表示,高精度地图可以提供定位保障,另外它也是传感器的一个补充。在这方面,它更强调在感知失败的情况下,车辆如何正常行驶甚至靠边停车。“我们更希望它解决车辆最后‘保命10秒’的问题。在自动驾驶感知目前而言,无论是传感器还是算法,都存在很多问题。都需要高精度地图和高精度定位解决。”苏奎峰说。

  公开资料显示,京东地图是面向机器人和智能驾驶的高精度地图,主要为各类机器人实现自动驾驶功能提供导航能力。在京东的各类机器人中,高精地图有广泛的应用空间,例如自动驾驶火车需要市政道路、高速公路高精地图,配送机器人需要园区道路、非机动车道、市政道路高精地图等等。目前,京东地图已经正式向国家测绘管理部门提交了甲级导航电子地图制作资质申请,下一步将从自身应用走向对外。不过京东有关负责人暂时并未向记者透露更多详细信息。

  初创企业是否还有机会?

  2017年,前百度副总裁、LBS业务集群负责人刘骏从百度离职,随后创立高精地图公司宽凳科技。2018年年初,这家初创公司宣布完成了由IDG资本领投的数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宽凳科技官网的介绍显示,“宽凳科技致力于通过智能众包高精度地图商业模式推动自动驾驶的广泛应用。核心技术包括深度学习、图像识别、三维视觉、智能机器人、地图构建以及基于此的大数据云服务。”

  宽凳科技创始人兼CEO刘骏告诉《商学院》记者,他看好高精地图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广阔的市场前景,刘骏举例道,在传统汽车中有10%有车载导航功能,在这10%之中,真正被用户使用的又只有10%。但未来,无论是共享车还是私家车,都会是自动驾驶汽车,而高精地图对自动驾驶汽车来说是刚需,这也就意味着,未来高精地图会有相当于导航地图100倍的市场。百度集团前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将来中国高精地图业务可能比百度当前搜索业务规模还大!”

  另外,高精地图是一个新的领域,无论是巨头还是初创企业都在经历“从0到1”的过程。“现在大家都在做高精地图,但市场上还没有一张真正意义上的高精地图。”刘骏说,他们希望能够解决规模化地图生产的瓶颈问题。据悉,宽凳科技已经启动“百城百万计划”:投入上亿元,实现100个城市,100万公里道路的高精度地图绘制,完成中国道路“主动脉”的铺设。

  但就像前文所述,巨头也看到了机会,并且在数据积累等方面有先发优势。高德地图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高德地图是目前国内唯一拥有高精地图商业化经验的地图厂商。另外,高德地图在高精地图采集总里程、精度和采集设备专业性等方面居于国内领先地位,同时依托高德大数据平台和阿里云计算平台,和阿里巴巴丰富的生态资源建立了完整的高精地图自动化采集更新发布流程。

  但刘骏认为,作为初创企业,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比如巨头和车企在自动驾驶上会存在一些纵向竞争关系,但宽凳科技非常专注,因此车企在与其合作时能够免去一些顾虑。“我们叫宽凳科技,也是希望能够为合作伙伴提供宽广的支撑,就像一起坐在一个很宽的凳子上一样”,刘骏告诉《商学院》记者,已经有多家车企在和宽凳科技合作,但具体的名单目前还不方便透露。刘骏还表示,宽凳科技在高精地图规模化生产,定位技术方面也有一定优势。

  在刘骏看来,目前高精地图的商业模式主要还是卖地图,但随着自动驾驶的普及,终端数量会越来越多,这也将在商业上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未来的合作模式与商业模式将发生变革,传统意义上靠卖数据赚钱的图商将不复存在,图商将转变为大数据服务商。”高德汽车事业部总裁韦东曾这样说道。

  高精地图的挑战

  高精地图的发展本身也会遇到一些挑战,谷小丰在上述公开课中就提到,关于高精地图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精度到底有多高,目前仍然只有初步、阶段性的答案,不同传感器对应的高精地图也不同。另外,数据更新要多块,要如何更新,也仍然在探索和尝试中。

  除了技术方面的挑战,政策方面,高精地图也面临着绕不开的挑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相关规定,车载传感器采集地标信息并由自动驾驶软件开发人员编制地标地图的行为,属“对地标人工设施的形状,大小,空间位置的采集及数据处理”的测绘行为,需取得测绘资质证书,且由取得相应职业资格条件的专业人员进行,实行测绘成果汇交制度。这也就意味着图商采用“众包”方式去测绘存在一定的政策风险。

  除此之外,地理信息偏移、地图审查的要求也有一些和发展高精地图不匹配的地方。谷小丰举例道,比如在现行法规中,道路的最大和最小曲率不能在地图中表达,而这些内容对自动驾驶往往是非常重要的。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关于审慎放开地图精准测绘,降低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壁垒》提案中就指出,“就国内现状而言,通过审慎放开地图精准测绘,降低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壁垒,对于加速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刻不容缓。”

  对此李书福提出了三点建议,“审慎对进行自动驾驶开发技术的企业提前、有条件地开放地图测绘资质,并进行有效监管;研究如何就自动驾驶技术取消偏转要求,降低先进技术开发中不必要的技术壁垒;推进自动驾驶地图保密处理技术与公开使用的相关法律规范。在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的同时,强化地理信息的公共服务属性,推动地理信息资源向社会的有序开放。”

  “自动驾驶行业具有很复杂的技术,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也有很多新的商业模式去探索,也需要新的法律法规配合,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全面的产业合作才能够成就最后的自动驾驶。”谷小丰说。

2018-09-04